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调查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三十二章 调查

  晚间,张小花终于吃到了朝思暮想的兔子肉,不过,并不是红烧的。张小花虽然出身贫苦人家,从小就帮着家中干活,可毕竟也是男孩子,干得活儿也都是田间地头的,这灶台的细活儿,还是比较陌生,最靠近的也就是在家往灶台上挑泉水了。

  是故,虽然想着是红烧的,最后也就是简单的削了兔子的皮,学着爹爹处理鸡的方式,简单的把野兔清理了,就放到锅里煮了,等水开肉熟,虽说没有放什么作料,可闻起来也是清香四溢的,张小花不由的食指大动。

  然后,张小花闭着眼睛,心里默默念叨:“我吃的是红烧兔肉,我吃的是红烧兔肉。”然后,也不怕烫,从锅里捞出一整个兔子,放开了腮帮子大嚼,吃得是满嘴流油,不亦悦乎!

  直到张小花把整个兔子的肉都吃光,还恋恋不舍的把精光的架子舔了又舔,这才随手把骨架仍见眼前的河流中,可是这冬日中,那以往奔流的河道早已结了冰,只听“咔嚓”一声,那骨架却是扔在了冰上,想要消灭吃荤的罪证,也是不能,只是,彼为鱼肉,我为刀徂,我又何惧?天道使然,弱肉强食,这样的法则依然适用于江湖的。

  且不说过了口腹之瘾的张小花,一边摸着圆滚滚的肚皮,一边拿了一个小棍儿,悠闲的投着牙花子,望着外面夜空犹自未停的大雪,暗自揣摩“蓦然回首它在灯火阑珊处”的精髓,单说那远在北方的缥缈派议事堂,欧鹏正召集师门的几个弟兄,想要找到别人扔出去的“骨架”。

  缥缈山庄并没有下雪,但也是彤云密布,寒风呜咽,议事堂的门虽然有厚厚的布帘挡了,但仍是难掩寒流的侵入,只是,此时,议事堂中气氛异常的肃冷,让人觉得比之外面还要冻入骨髓几分。

  议事堂的正前方,欧鹏欧大帮主,正阴沉着脸,坐在那个依旧的位置,摇曳的灯光,不时让阴影掠过他的脸庞,更添几分的狰狞,也许这时才尽显上位者的威严。

  此时的议事厅,众人皆是沉默,无人敢发出一点的声音,过了半晌儿,欧鹏咳嗽一声,温和的问起:“大师兄,燕儿的身体如何了?”

  平日看起来很不起眼的胡老大,如今也是板着脸,说:“燕儿身体本就虚弱,在出外的夜间,淋了大雨,已经感染风寒,再加上被黑衣老者的掌风波及,伤了内脏,这病伤交加,颇为严重。听秦堂主说在途中已经昏迷过的,醒来后又沿途找大夫治疗过,二弟赶过去后,也用内力给燕儿疗过伤,吃过派内的伤药,回来时已经好了不少,如今派中的医师已经看过,也延请了平阳城的大夫过了诊治,现在已无大恙,等在休养一段时间,应该可以痊愈的。”

  听到欧燕身体大好,欧鹏的脸色这才稍敛,对胡老大说:“大师兄,这段时间我这里比较忙,麻烦你多费点心,多照看燕儿那边的事情。”

  胡老大点头说:“燕儿是我们的心肝宝贝,你就放下心吧,到了咱们的地盘,我不会让她再受半点的委屈。”

  欧鹏点点头,又冲执法堂的刘玉州刘堂主问道:“黑衣人的来历追查的如何了?”

  刘玉州迟疑了一下,说道:“属下接到帮主的指示后,立刻就亲自带领下属调查此事,属下知道大小姐一行返程以稳为重,怕时间耽搁过久,虽说这天气已经转冷,那黑衣人的尸首也是会腐烂坏掉的,所以就预先迎头去接了大小姐一程。那些黑衣人的尸首,属下都亲自检查过,脸上、身上的特征,也都自己看过,让下属登记画册,备了案,只是这些人中,黑衣老者的面容已毁,看不出是什么人物,而其他几人皆是平庸之辈,虽然已经画了像,交门下弟子,暗中注意,可茫茫人海,找这几人的来历,难度不小。”

  欧鹏怒道:“找,一定要找,有难度不代表不可能,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就要把他们的幕后指使揪出来。”

  刘玉州赶紧躬身答道:“谨遵帮主指示。”

  欧鹏平息了一下情绪,接着问:“还有其它线索吗?”

  刘玉州摇摇头,道:“这些黑衣人的穿着,使用的兵器,都是极为普通的东西,在江湖中很是常见,并不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而且,他们随身根本就不带任何的东西,属下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无法找到有用的东西。”

  欧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难道就没有一点的头绪?”

  刘玉州低声说道:“属下无能,暂时没找到其它的线索。”

  然后,又张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欧鹏不禁大皱眉头,说:“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你现在的责任很大的,必须要找到是谁在背后捣鬼,咱们缥缈派可不是任人欺负的旁门小派。”

  刘玉州赶紧躬身道:“属下从浣溪山庄的下属和鸣翠堂的女弟子那里多少了解了一点当时的情况,可还想再具体的了解,秦堂主和石牛这几天被帮主留着,属下一直没有机会找到他们,您看今天是不是再让他们把当时的情况描述一遍,正好诸位长老也在,帮属下好好分析,您看如何?”

  欧鹏点头,道:“如此甚好,我也听得一些情况,总觉得有些蹊跷,今日就让他们好好的讲讲,诸位也参谋参谋。石牛,你就把具体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讲一遍吧。”

  石牛摸摸光脑门,道:“大帮主,要全部都讲吗?”

  欧鹏瞪了他一眼,道:“废话,全部都说。”

  石牛想想,于是,开口道来:“话说那天我驾驭马车,载着欧庄主和秦堂主出了浣溪山庄的大门……后来,我觉得心情爽快,就不由自主唱起了小调,起初她们很是夸奖我,可唱着唱着,她们就有点不爱听了,可是,帮主,天可怜见的,我就会这一个曲子呀,想让我唱别的,我也唱不出来呀。”

  众人听得是面面相觑,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那柳轻扬嘴里的酒差点都吐出来,随后,大家皆忍俊不禁,掩嘴偷乐。

  欧鹏也是哭笑不得,摆手说道:“石牛,捡重要的说。”

  石牛皱眉道:“大帮主,您不是让我都说吗?”

  欧鹏“呸”道:“是要都说的,可也要把跟庄主遇袭前后的事情全部说,你刚驾车出去的时候,黑衣人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有什么好说的?还有你唱歌的事情,跟遇袭有什么关系?”

  石牛委屈的回答:“我哪里知道什么事情跟黑衣人有关呀,说不定是我唱歌唱的好,他们嫉妒呢?也说不定我驾车出去的时候,黑衣人就知道了呢。”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那欧鹏眼珠一转,点头道:“说得有道理,刘玉州,你明白了吗?”

  刘玉州点头道:“属下明白。”

  石牛诧异的问道:“刘堂主,你明白什么了?我怎么不明白?”

  欧鹏摆手,道:“没你的事情,你还是说吧。”

  石牛又不厌其烦的问道:“那,还是都说吗?”

  欧鹏想了片刻,道:“还是都说吧。”

  石牛又追问道:“真的都说?”

  欧鹏恼怒道:“让你说你就说,别那么多废话,就算是你上茅房,也要说。”

  石牛满面通红,迟疑道:“这个,这个不用说吧。”

  欧鹏咬牙,就要暴走。

  石牛见状,赶紧又老老实实的说了起来。

  别看石牛心粗,是个莽撞的汉子,可说起沿途的事情,也是事无巨细,徐徐道来,竟也煞有其事的样子。

  等说到沿途每到一个地方,浣溪山庄有个叫张小花的少年都要出去找地方练武时,欧鹏不禁皱了眉头,疑惑的看向秦大娘,说:“这个叫张小花的少年,名字怎么这么熟?”

  欧鹏的话音未落,刘玉州立刻站了起来,急声说道:“秦堂主,这个少年每天都出去,你们就没有跟着看看?很有可能就是黑衣人的内应呀,这人现在在哪儿?我得把他抓来好好的拷问一番。”

  正说得酣畅的石牛,被欧鹏打断,自然不敢说什么,可这时听到刘玉州的喊话,立时就不干了,怒声道:“你怎么这么说张小花,我敢保证张小花绝对不是黑衣人的内应。”

  刘玉州说:“但凡内应,自然掩饰的极好,怎么可能让你知道?石牛你比较心粗,当然发现不了,可不要因为个人感情,就随便担保的呀。”

  这时,一个黄鹂般鸣叫的声音,响起:“刘堂主,我也跟石牛一般的想法,我愿意用我的身家性命担保,这张小花绝对不会是内应。”

  刘玉州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秦大娘说话了,他皱眉说:“秦堂主,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在找线索,任何可以的蛛丝马迹我们都要怀疑,宁可错杀一个,不可放过一个。”

  秦大娘却是有些急了,一口气说到:“那好,你听说一个内应做到最后,会杀了自己的人;一个内应做到最后,会为了救自己要杀的人,不顾自己不会武功,舍了自己的命挡住别人的身前吗?”

  刘玉州一愣,纳闷的说道:“秦堂主,您也不必激动的,说到张小花,您怎么说这么多的话呢?”

  石牛在旁边瓮声瓮气打断了他,说:“张小花就是最后挡住欧庄主前面,杀了黑衣老者的那个人。”

  刘玉州恍然,起身道歉说:“秦堂主,莫怪啊,在下还不清楚这些事情。”

  秦大娘缓了口气,展颜说道:“不怪,不怪,刘堂主,在下也是有些心急了。其实,张小花出去练拳法的时候,我也派人看过的,的确是在练一些乱七八糟的拳法,估计他是怕人笑话吧,这些我也都问过药剂堂的何天舒。”

  欧鹏听了,也是恍然,笑道:“嗯,这么说,我也记起,这个名字燕儿回来的时候提过,说是救了她的命,好像是被黑衣人打伤后跌入水中,也不知道现在找到没有?”

  胡老大接口说:“还没找到呢,已经派人和联系有关的势力帮忙寻找。”

  随后,稍微迟疑一下,又说:“不过,已经找了下游几十里的范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已经快一个月了吧,估计已经没有希望再找到了。十有八九被那黑衣老者当场就击毙的,这尸身早沉在河流之中喂了鱼鳖。”

  欧鹏点点头,说道:“嗯,人家怎么说也救了燕儿一条命的,要好好的抚恤。”

  胡老大应允道:“如今正是新年,派中正忙,这种事情现在也是不好通知的,而且他有个哥哥在莲花镖局当趟子手,现如今正出长镖,等回来再说吧。”

  欧鹏不动声响的点点头,然后示意石牛接着说。

  石牛会意,狠狠的瞪了刘玉州一眼,接着刚才的话语,把一路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得石牛说完,胡老大先开口了,说道:“这前奔的劫道,应该跟咱们刚开始的推测是一致的,是为了探测咱们的势力,秦堂主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武功底细人家是必然清楚的,而石牛在江湖中名声不显,可跟咱们熟识的帮派,或者注意咱们的帮派,想必也是不陌生,这第二场的比试,跟石牛雨夜中的较量,明显就是两个情形。估计他们是没有料到药剂堂那个何天舒,这小伙儿的武功虽说不是顶尖,可以正好是他们的一个障碍,让他们的实力不能稳稳的压住咱们一头,所以那次劫道没有真正的动手。”

  欧鹏接着胡老大的话说:“所以,他们又赶紧找了这个武功高绝的黑衣老者,做了万无一失的安排。让跟秦堂主他们武功差不多的人拖住石牛他们,然后让黑衣老者擒拿或者击毙燕儿,呵呵,好计谋,好策略呀。”

  胡老大也笑着说:“不过,他们没想到,被咱们的弟子看出了端倪,派出后援前去搭救。”

  欧鹏也有了些笑意,说道:“是啊,这叫蓝东的弟子,很是不错,精明,心细,他随车队回派中了吧,让他交割一下,另选弟子去下面,把他留在派中吧,着重培养一下,应该可堪大用的。”

  胡老大说:“是啊,这次却是多亏了蓝东,没有他的消息,咱们也还蒙在鼓里,老二和老五也不能及时赶到的,给他奖励是应该的。”

  这时,石牛开口说话道:“大帮主,我觉得这次功力最大的应该是张小花,要不是他杀死那个黑衣老者,不仅是庄主有难,就算是蓝东他们赶到,恐怕……”

  听了这话儿,欧鹏点头,说:“这话却是没错,不过,这人已经去了,谈那些功力也是枉然,张小花也不是咱们缥缈派的人,你让我如何表彰?不若多给些抚恤来的实惠。”

  石牛挠挠头,道:“反正大帮主知道谁最有功劳就行,其他石牛都没有意见。”

  刘玉州又开口了,说:“帮主,听石牛刚才的描述,我感觉应该是咱们熟悉的帮派,或者是江湖中的有名门派,他们的武功和人手,我们都很熟悉,自然不能拿出手,这才从别的地方,找一些见不得光的人,来给他们效力,这才造成了夜袭时的人力不足,否则单靠大小姐那些人,黑衣人未必就会用什么计谋和策略的,直接武力就行了。”

  欧鹏笑道:“刘堂主所言极是,这般说明,你自然是有了一定的腹案,这查明缘由的事情就交你去做了,希望早日能水落石出。”

  刘玉州苦了脸,说:“好,属下尽力而为。”

  随后,欧鹏又看看石牛和秦大娘,说道:“秦堂主,石牛,你们此前甚是辛苦,可是,途中遇到情况却是不细加分析,沿途计划安排也是屡出破绽,你们说,你们该当何罪?”

  秦大娘苦笑道:“帮主所言极是,是属下粗心了,若是稍微留意,早就发现其中蹊跷,不至于到最后差点不可挽回的结果。属下愿意领罪。”

  石牛也是摸摸脑袋,说:“大帮主,俺也知道错了,愿意领罪,不过,怎么罚都可以,就是千万不要罚俺不喝酒。上次俺跟着大小姐出去,一路都不敢敞开了喝的,若是现在还不让俺过瘾,俺可就会憋坏的。”

  众人皆笑,议事厅的气氛这才活络开来。

  欧鹏笑道:“你们二人一路随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过,咱们缥缈派一向赏罚分明,总不能给个功过相抵的事情,你等回头到执法堂领罚吧。”

  秦大娘和石牛赶紧躬身施礼,道:“知道了,帮主。”

  随后,欧鹏摆摆手,让刘玉州,秦大娘还有石牛等人先行下去。

  等人走了,欧鹏才对胡老大说:“大师兄,这一年快似一年,转眼间,又是一个正月十五了,所有的事情都要规划一下了。”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