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山洞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三十一章 山洞

  张小花走了一个上午,漫天的雪似乎没有停的迹象,脚下越走越不方便,不时还有要滑倒的趋势,张小花只有小心的倚重于那个小拐杖了。

  树林中,满世界都是雪和枝桠,除了雪花“索索”的下落,就是张小花脚踩着雪地上“吱吱”的声响了,在这种环境中,其实是分不出东西南北的,不过分与不分对于张小花这个路痴来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他只抬眼看那小山即可,这不,一阵子不看,这蓦然抬头,发现竟然离小山近了不少。

  可张郎之意不在山,在乎可吃的动物也,这走了许久,竟没有发现以前在郭庄山上常见的野兔子,即便是树上跳动的松鼠,也是罕见,如何能擒来食之?

  张小花越发的诧异,不过,若是树洞中冬眠的松鼠知道了张小花的想法,说不定集体从冬眠中醒来,一起来咬他的,俺们平日在树上跳舞,你欣赏也就罢了,如今大雪封山,俺们睡个觉,你也想来吃俺,还让俺们活不活了?

  李锦风书生若是知道,只会偷偷塞本《人与自然》给他,然后暗自羞愧,教不严师之惰呀。

  张小花就这样一边左顾右盼,一边不断前行,正走间,突然,他的眼皮一跳,立刻停下脚步,眯了眼往前方看时,不由心中大喜,那前方几十步远处,不正有一只灰色的肥大野兔,在哪里发呆?那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红烧兔腿?

  既然发现猎物,张小花开始小心翼翼的前行,轻手轻脚的,唯恐打扰了那呆兔的意境。

  可惜,张小花虽说小时也有追鸡赶兔的经验,可那仅仅停留在孩童时代的玩耍,说到真正的打猎,在这雪地中擒拿了这只呆兔,他还远远不是对手,你看,他还刚刚欺近几丈之内,那兔子长长的耳朵一晃,立刻从天兔合一的境界中脱出,再也不是一只呆兔,这一刻它继承了兔子精灵的光荣传统,兔八哥、兔子罗杰、流氓兔在这一刻灵魂附体,这一刻这只呆兔不是一个兔子在面对张小花,它是所有被狩猎的兔子,这一刻,它逃跑了,飞速远离张小花而去。

  兔子快跑!

  眼见到嘴的红烧兔腿逃跑,张小花岂能干休?立刻也是撒丫子追了上来,早把身体受伤的情况抛在脑后,唉,有的时候,人的欲望还是蛮能控制身体的呀。

  于是这一人一兔就在这漫漫雪野上,展开了一场追逐赛。那兔子倒是机灵,跑的飞快,不时还要转换方向,让张小花追的很是辛苦,而反观张小花,虽说跑的不是飞快,可胜在持续的发力,这扎马步一扎就是半天的身体素质可不是用来让人看的,追了一阵,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体内伤病未愈,不时传来疼痛,不能让他十分的发力,只有保持一定的速度,追在兔子之后,只等那兔子疲了,再一举擒获。

  张小花小算盘打得是噼里啪啦的响,战略方针制定的也很正确,果然,追了一会儿,那兔子的步履就稍稍的慢了下来,张小花心里暗笑,脚下愈发使力。

  可追着追着,张小花突然眼前一亮,前面是一个平坦的开阔之地,平地的不远之处,就是自己一直想来看看的小山峰,原来在这人兔追逐之中,他早已不知不觉跑出了大树林。

  但是,猎物当前,张小花也顾不上欣赏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景象,只向着那也略微发呆的兔子追去。

  那兔子也毫不含糊,听得后面的声响,也是加把劲,斜刺里就往小山峰跑去,不多时就跑到了山峰的前面,那兔子也是一改刚才的迅疾,跑得慢了下来,想必是被张小花追得没了气力,可眼前的山峰不比草堂后面的高坡,是很陡峭的,那兔子哪能爬得上去?

  本以为是逃生的门路,到了近前却发现是个绝境,那兔子稍微停了停,沿着山峰就往一个方向奔去。

  张小花自然是一路追了过去。

  眼睛那兔子是越跑越慢,张小花是追的越来越近的,只差几步,张小花就能探手捉住了。

  可,就在这时,那兔子突然停了下来,鼻子在周围嗅了嗅,长耳朵一转,回头看了张小花一眼,转头就向山峰撞去。

  后面的张小花看了,不禁大乐,这呆兔莫不是被自己追的傻了?自个儿去撞石头?古人云的好,守株能待兔,真是诚不欺我!

  可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却是让张小花大跌眼镜的。

  那呆兔撞上山石,并未如张小花想象般,头颈断裂而亡,反而,感觉有道微弱的光华一闪,那灰色的兔子,被张小花追了一个上午的兔子,居然不见了!

  张小花跑到近前,不相信的揉揉自己的双眼,怀疑自己是否眼花,若不是眼前雪地上还有那呆兔跑过的痕迹,张小花真的以为自己这一个上午就是在做梦。

  张小花傻呆呆的走到哪野兔消失的那面山石前面,他不敢用手去摸,只是拿着那个小拐杖,用力的往山石之上戳了戳,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呀,拐杖也没有消失掉,于是他又在左近的石壁上东戳西戳,果然,很快他就发现了异常,那兔子消失的地方,大约有半人高的一个圆形的区域内,虽然拐杖戳在上面没有异常的感觉,可是却不见上面有雪花飘落,或者有碎石子或泥块从上面掉下来,而旁边则跟张小花的认知是相同的,可以把雪花抚落,用的劲儿大了,也有些许的泥巴从上面掉落。

  很明显,事出寻常即为妖,这里有蹊跷。

  然后,张小花又用拐杖往下面试探,在兔子痕迹消失的地方,有大概一尺见方的区域,那拐杖是可以伸进去的,就好似这里有个眼睛看不见的洞一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拐杖轻易的伸进石壁之中,张小花犹自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拐杖眼看就要到头,那洞还是不见底,等石壁还要接近我杖的手,张小花停了下来,又犹豫片刻,接着往里面伸,知道自己的手也消失了,只留下手腕突兀的插在石壁之上,他才真正的相信,这里的确是有个洞口。

  等张小花把拐杖和手从里面缩回来,就站在那大雪之中,仔细的思考起来。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自己是否要冒险钻进去看看?

  少年郎的好奇,张小花一丝都不少,可是若仅仅为了一个野兔或者一丝的好奇,就要让自己去钻一个未知的小洞,还是看不见形状的小洞,那张小花是万万不干的,好奇害死猫的道路,他还是知道的。

  不过,若是这样就空手回草堂,也不是张小花愿意做的,思考片刻,张小花就大模大样的返回了树林,可走到大约一半的距离,张小花一个俯身,爬在雪地上,悄悄的探起脑袋,正好,能看到那个石壁的地方。

  张小花做起了守株待兔的营生。

  可是等了一阵儿,那野兔也不见出来,张小花就有些心烦意燥,也许是这个兔子太聪明,躲了进去就在里面逍遥自在了,也许是里面本就危险,那兔子早就送了性命,也许里面另有出路,那兔子早就跑了?想着兔子已经跑了,自己还傻呵呵的爬在雪地上,张小花就想起来,可正在这时,突然,那坚硬的石壁上突兀的探出一个野兔的脑袋,远远看去,很是诡异,那野兔脑袋顶着长长的双耳,左右观察一番,就缩了回去,然后,整个身子就从石壁中跳了出来,顺着小山峰,往远处跑去。

  见野兔跑出来,张小花并没有马上去追赶,而是在那里伏着,又等了一阵儿,确定那石壁不会再跳出东西,这才慢慢的走了过去。

  其实,刚才张小花伏着雪地上,已经打好主意,若是那兔子能从里面出来,想必是没有什么危险的,而且也没有另外的通道,十有八九就是一个封闭的地方,而且,那洞口刚一尺见方,稍微大点的动物,也是钻不进去的,想必也没有什么危险。

  若是兔子进去就不出来,那张小花可是没有什么胆量进去耍耍的。

  走到石壁的近前,张小花又停住脚步,蹲下身,再次把拐杖伸了进去,这次他是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一个狭长的通道,还是一个可以让人立起来的空间,果然,等他的手也伸进去,一用力,拐杖竖了起来,并没有碰到什么障碍,张小花心里就有数了。

  接着,他掏出怀揣的小剑,拿在左手,右手拿了拐杖,先是伸进去摇晃片刻,然后,牙一咬,身子伏在雪地上,向那一尺见方的石壁生硬硬的爬了过去。

  伏在地上的张小花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进入另外一个所在,这眼前不就是一个山洞吗?自己正伏在山洞前面的雪地上。

  等张小花站起身来,仔细观看,身后是个如浓雾般的东西,有光线从外面透入,但是看不到外面的情景,雪花也还是如外边般大,从头顶浓雾处飘落,雪地上还有刚才野兔蹦跳的痕迹。

  眼前呢,则是一个山峰上常见的小洞穴,比张小花稍微高一点,里面却是漆黑一片,看不清楚,而野兔的痕迹则通往里面,很杂乱,想必野兔也是几进几出的。

  见到此般情景,张小花心里又是绷定几分。

  不过,他还是把自己手中的拐杖先行扔了进去,就听到里面“咣当”的声响,在没有其它的声音,这才从怀中取出生火用的火折子,小心打着了,右手拿着,左手依旧是那个小剑护卫在胸前,一步一步的走进黑漆漆的洞口。

  等他走进山洞,小心的用火折子四周看过,这才彻底的放心下来。

  这是个平常的山洞,大小如一个小屋般,最里面有个长方形的石条,石条的旁边有个石桌形状的东西,四周还有几个小石凳,石桌上放了一个钱袋和一个小方石块,其它就空空如也,再就是地上躺着的那个小拐杖。

  看到眼前的情景,张小花暗自皱眉头,这是什么地方,弄得如此神秘,里面缺什么都没有,只有个钱袋?

  他倒也没急着去拿那个钱袋,石桌上放着呢,早晚是自己的,看心情拿就是了。于是,他犹自不死心的,拿了火折子,在山洞内仔细的看了一遍,甚至还拾起拐杖在石壁上敲了敲了,可除了看到石壁上有些球形的凹坑,什么都没发现,那个凹坑,有些高,张小花手指够不着,他特意用拐杖使劲的顶顶,也没别的发现,这才死了心,来到石桌的前面。

  张小花拿了小剑,挑着那个钱袋,动了动,看没什么异常,又动了动那个小方石块,也很正常,这才把小剑重新揣入怀中,用左手拿起石块,就着火折子,在眼前仔细观看,可是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就看不出跟河边的鹅卵石有什么区别?难道就是因为形状不同?

  张小花没好气的把那石块重新扔在石桌之上,满怀期望的拎起那个钱袋,可是,当他轻飘飘的拿起时,那心也立刻轻飘飘起来,满腔的热情化作雪水,本以为这钱袋里怎么也得装上几个散碎银子的,最好能装上几块金子,那才是好,可入手的第一个感觉就告诉他,你失望吧,这里是空的。

  张小花犹自不死心的使劲捏捏,也没能从里面捏出什么东西,然后口朝下抖落抖落,也没抖落出一根兔毛。

  张小花不禁满腔的懊悔,早知如此,还不如先把那只呆兔逮住了,好歹晚上也能有个口福,这可好,一个空钱袋,一个破石头,空忙活儿了,还外带在雪地上爬了不少的时间。

  张小花撇撇嘴,正想把那钱袋扔回石桌,可两个指头一捻,感觉这个钱袋的布料还是不错的,蛮细腻,再说自己也没有钱袋,这师太送的银子也还抱在一块布中,如今正好,张小花就把火折子放到石桌上,从怀中取出散碎的银子,一股脑儿都倒入那个钱袋,把口系了,在空中上下抛了抛,然后接住,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呵呵,总算是不虚此行。

  然后,张小花就要取石桌上的火折子,这时他的眼睛有落到了那块石头上,你说这若是一般的石头,人家能无聊的放到桌子上?也许里面有什么玄机自己美看出来?算了,宁可看错不能放过的,如宝山哪有空回的?就算是小石块,自己也要拿走的。于是,张小花重新又拿起那个小方块石头,扔进钱袋之中,都揣入怀中,这才拿起了火折子。

  又四处打量一遍,才姗姗走出山洞。

  张小花望着山洞前面不可思议的浓雾,很是奇怪,这么神奇的地方,这么就没什么神奇的东西留给自己呢?就算是留一满满钱袋的金子,自己也不会惊讶的,可偏偏就是一个空钱袋。

  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浓雾为什么会有一个一尺大小的洞口能钻进来呢?那肯定是有人来过的,既然有人来过,那这么可能还会有东西留给自己?这空空的钱袋,必定是别人拿了里面的银子,随手丢下来的,而那白色的小方石块也必定是人家扔了不要的,张小花,心里叹口气,算了,时运不济,就算是捡个钱袋也是不错了,总对得起自己那些散碎的银子。

  稍微定了定神,张小花这就准备出去了,洞口的雪下得更是大了,刚才进来的痕迹有些要被掩埋掉了,张小花重新拿了拐杖,俯下身体,慢慢的从那个看不见的洞口钻出,于是,外面的石壁又出现不可思议的一幕,先是一根棍子从坚硬的石壁探出,然后又从里面探出一个少年的脑袋,随后,慢慢的爬出,直到整个身子出来。

  好在这荒郊野外没有旁人,不必骇世惊俗。

  等张小花爬了出来,在左右看看,天色已经不早,山林还是那个山林,依旧是没有野兔子,张小花拍拍身上的雪花和泥土,看看身后那个跟山峰其它地方没任何区别的石壁,沿着尚未被雪花掩埋的脚印,原路回去了。

  等张小花走后,雪花越发的大了,不多时,那后落的雪花就把张小花的脚印掩埋起来,不到暮色降临,已经是看不到任何的痕迹,只留下平白的一个空地。

  而这时,可怜的路痴张小花,还依稀辨认着快要被雪花掩埋的脚印,快速奔向草堂,边跑还边暗自祈祷,千万千万,不要迷路呀。

  或许是张小花的祈祷起了作用,或许是因为早先已经来过这个树林好多次,等暮色来临之时,张小花的眼前出现了高坡。

  张小花不由心中暗喜,紧绷的心情放松下来,可这时,右脚突然踢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不像是石头,也不像是树枝,等张小花用手捡了起来,凑到眼前,才依稀看到,那竟然是一只冻死了的野兔子。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