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三十章 分别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三十章 分别

  其实小梦还是想多了,张小花只是有感而发,他自小没什么女孩子的玩伴,这十几日间正是他的身体最虚弱的时期,突然有一个年纪相若的女孩子照顾他,陪他说话,感觉极是良好,自然会想到时间长了,又是什么感觉的,他现在哪里知道什么跟什么呀,当然更不知道什么叫“情窦初开”。

  然后,张小花又说:“在这荒郊野外能陪你们救下,也算是缘分,不过,今日一别,却是不知何日才能得见?看静轩师太的意思,你要好好的习武的,等你武功大成了,到江湖上行侠仗义的时候,也许能见上一面吧。”

  小梦想了想,说:“小花哥哥,师太在哪个门派,我是不知道的,那你能告诉我你在哪里吗?”

  张小花默然,道:“我没有加入任何的门派,也只会练一些残缺不全的拳法,其它的事情,我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了,这关系一些人的安危,我还是不说的好。”

  唉,可怜的张小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女孩子的心事?你就不能多说一句吗?

  不过,也正是他这样的举止,让小梦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吧。

  小梦点点头,说:“我知道小花哥哥是鲁镇的,住在郭庄,这就可以了。”

  然后,小梦咬了咬,下嘴唇,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伸到眼前,颤声对张小花说:“小花哥哥,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的,这是我在自己的荷包中发现的,我随身带着的东西,我记不住它是什么来历的,不过,我看起来有些亲切,想必是我自己的东西,如今就送了给你吧,留作纪念。”

  张小花定睛仔细看时,却见如玉的柔荑正拿了一对珠花,心中不由大惊,连连摆手道:“如此珍贵的东西,我怎么敢收?”

  小梦气道:“这有什么好珍贵的?是因为值钱吗?可就算是值很多的银两,可是没有人用,随便扔在哪里,又值几分银子?可就算是不值钱的东西,有人珍惜了,不是比这个没人要的东西,更珍贵?你若是不要,我就把它丢进河里算了。”

  说完,作势就要扔,张小花见状,赶紧说道:“别扔啊,我要就是了。”连忙用手接了,心里暗自嘀咕:“这怎么也得值四五两银子的,平白丢进水里,岂不是可惜呀。”

  小梦哪里听得到他的想法,见他接过,也是嫣然一笑。

  不过,接着,张小花在身上翻了个遍,然后很是尴尬的取出自己的那个玩具小剑,递给小梦,小梦不知为何,伸手接过,却不料那玩具很是沉重,一不留神,差点滑落在地,小梦用了劲儿,才拿在手中,就听到张小花歉意的说道:“古人云的好,来往非礼也,遍搜我的全身上下,也就这一件东西,就送了你做纪念如何?”

  小梦看着这个异常沉重、黑乎乎的东西,哭笑不得,说:“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让我怎么拿呀。”那个“重”字,发音很是重!张小花挠挠头,双手一摊,道:“可我就这么一件东西的。”

  小梦见他送的真切,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说:“那我就收下了。不过,这个小东西也太重,我拿着不方便的,就先寄存在你哪里如何?”

  说完,费力的递了过去,张小花歪头想了想,也就顺手接了,说:“那就一言为定啦,这个东西从现在开始就是你的了,我只是暂且保管。”

  小梦微笑的点点头。

  可张小花把小剑放入怀中,依旧觉得不太合适,又歪了头,想了片刻,一拍额头,说:“有了。”

  然后,从手中的一对珠花中,取出一个,交给小梦,说道:“你这珠花送了我,就算是我的,我再分你一个,咱们两人一个一半如何?”

  小梦听了这话,满面的红霞,似乎要滴下血来,看着眼前小手上的珠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自己不过是想给记忆中第一个玩伴一个纪念而已,可这张小花似乎是误会了什么,这一对的珠花要是男女各拿一个,那又成了什么?!意味着什么?张小花是在暗示什么吗?自己是接还是不接?自己要跟他说明吗?自己对张小花有那么一丝的好感,可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似乎,这接与不接,都是个问题!

  不过,旋即,张小花后面的话,落入她的耳朵:“这对珠花怎么也得值四两银子吧,我留一半,也就是仅仅二两银子,心里也算是安稳吧。”

  小梦脸上红霞未落,狠狠瞪了张小花一眼,跺了下脚,一把夺过张小花手中的珠花,嗔怪道:“安稳你个死人头。”

  说完,转身跑回草堂。

  张小花不由愣住当场,喃喃道:“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俺好心还你一个珠花,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

  随后,张小花下意识的看看天色,嘟囔道:“这天也没下雨呀,干嘛着急忙慌的回去?也不用收衣服呀。”

  直到晚间休息,小梦也都是一个冷若冰霜的脸色,没给他任何的笑颜,张小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什么怎么得罪了人家。

  次日醒来,张小花发现炕边放了一个小小的布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些散碎的银子,心里不禁有些温暖,同时也有一丝不妙的预感,于是,手拿着布包,赶紧出去,果然,人去屋空,静轩师太跟小梦早在天亮之前就走了。

  张小花手中拿着有些温暖的布包,心里明白,静轩师太真是好人呀,昨日都已经送了些银两,如今临走了,还怕自己不够用的,下次见人家一定要加倍的还人家银钱

  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那包着银两的布包,正是小梦平日所用的手帕!这样正常,只要跟银子在一起的东西,这厮也只有看银子的眼光。

  张小花站在草堂的门口,怔了片刻,这才回了神,怅然回屋,师太出发,必定是来过自己屋的,想必是为了道别,可居然唤不醒自己,想必也是诧异的,这样也好,悄悄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省得再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了。

  而此时,数十里之外的一人,也在想:“这张小花睡觉怎么像是猪一般,怎么叫都是不醒?”

  这平日三人出现的草堂,突然少了两人,寂寞是大增的,这段时间小梦是不离他的左右,经常说话,虽说平日静轩师太并不在草堂内出现,可张小花早晚总能见到她,于是觉得平日也是有人影在的,今日就剩下自己独守这个草堂,不一刻就觉得无聊。

  张小花自认字以来,都是用读书打发闲余的,如今这简陋的草堂哪里来的书籍?

  于是他又来到草堂前的空地,想摆开架势,练练北斗神拳,可刚打几个招式,做一些辗转腾挪的动作,体内就传来一阵的剧痛,他只好面脸冷汗的停了下来。

  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随后,张小花看到草堂外不远处的小山,有了新的想法。

  自己到这个草堂已经很长时间,可从来都没有出过草堂几步的,如今正好依然,去后面走走也是好事。

  于是,不多时,张小花就拿了从草堂找到的一个小棍子,权当拐杖,用左手拄了,一步一个脚印,转向后山。

  可是当他刚刚转过草堂,却发现草堂的后面是一个相当高的山坡,以他现在的病体,想翻过去,有一定的难度,不得已,张小花就顺着山坡往旁边走,只想找个坡度稍微缓一点的地方,果然,再往前面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山坡有处稍缓,张小花左右打量一番,这才小心的拄着小拐杖,艰难的爬了上去,等他爬上高坡,眼前却又是一番景象。

  这是一个种满树木的平洼之地,冬日的萧瑟吹得满眼的树木,都只剩光秃秃的枝丫伸向天空,地上满是落叶和杂草,草堂里看到的小山就在视野的尽头,也是树林的尽头,一眼望去,也不知道有多远。

  张小花又沿着高坡走了一阵,找到一个能下去的地方,这才滑下高坡。树林里满是落叶,走上去甚是舒服,张小花就一般四周看着,一边往前走,树林中不是有些许的鸟叫,“叽喳叽喳”很是动人,间或也有小动物在树枝间跳动的声响,张小花听得真切,应该是小松鼠吧,甚至他又走片刻,都听得树林间有树叶和杂草的急促响动之声,张小花刚开始以为有人跟自己一样的走动,可声响急促而且时响时不响的,听了一阵,方恍然大悟,估计是一些小兔子在找过冬的食物吧。

  想到小动物,张小花不由一阵的往下吞咽唾沫,这草堂的生活很是恬淡,就连肉食也是省了,自己已经有许多的日子没有闻到过肉香,馋啊,若是能抓个兔子之类的,开开荤,那该有多好?

  只是,自己的伤势?张小花看看手中的小拐杖,暂时熄了这个心思。

  张小花又前行一阵,再抬眼看那小山,依旧在前方不远,这才明白书上说的看山跑死马的真谛,若自己还执意向前,今日可就要累死一个张小花了。

  远就远吧,自己左右不过是出来走走,断没有累坏的道理,随手在地上捡了几个干枯的树枝,转身就回了。

  就在这时,张小花想到一个问题,那静轩师太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在这个鸟儿天天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好忙活儿的?不过,师太的轻功了得,活动的范围自然就广,也许在找什么东西?也许在找寻什么人?

  也许是在想问题,也许是因为走回头路的缘由,不多时,张小花就回到了高坡的前面,望着这个自己要艰难爬才能上去的高坡,张小花不由的摇头,静轩师太做什么事情自然有人家的道路,自己这不是替古人担忧?

  张小花摇摇头,开始了自己的爬坡大业。

  走回草堂的张小花已经满身是汗,可身体也是异常的舒坦,生命在于运动,古人不欺余焉。

  余下的时光同样无聊,张小花拿了小梦留下的钓竿,想要去钓鱼,可草堂旁边也找不到合适的鱼饵,只好,学着小梦,扔了鱼线在河中,看着奔流的河水,祈祷着鱼儿上钩。

  想必是张小花的心不诚,他的祈祷上天没有听到,不仅没有送来鱼儿,也没有钓上任何的东西,不过,这无聊的时光就这么被张小花打发掉了。

  又过几日,张小花感觉身体大好,这才又尝试了打拳,虽说不少的地方,自己还不能完全施展的出来,不过,手脚也越发灵活,不复病怏怏的样子了。

  这天儿是一天冷过一天的,可张小花却有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记得去年入冬的时候,自己还是很怕冷的,早早就穿了棉袄,今年却不知如何,这冷风那个吹呀,雪花儿虽然还没有飘,这已经是冷了下来,自己还是穿着从浣溪山庄出来的夹衣,却没有感觉到寒冷?真的是怪咋的。

  难道这地方已经是南方了?冬天不似郭庄那样的冷?

  如此沉浸拳法几日,张小花的难题并没有找到答案,不过,打拳的问题随着时间而解决,张小花已经可以勉强打全一套北斗神拳了,要说这北斗神拳也是神奇,张小花不管是速度多慢,还是多快,只要他一遍一遍的打,到第九遍,那流动必然是出现的,当然差别还是在于流动的多寡。

  以前张小花在山庄练拳,只有早中晚,三次,二十七遍,能生成三股冷热不同的流动游遍全身,这在草堂的日子又不用种田,他就把所有的时间都用了练拳,可是经过他反复的实践,这才发现,这流动也不是无限制的出现,张小花每天练拳道九九八十一遍,全身出现九次流动之后,无论张小花在怎么快速或者慢速的打拳,那流动时决计不会再出来的。

  难道这流动每天就只能出现九次?

  其实,在练拳之余,张小花也尝试把渝老传授的剑招再好好练习的,这次在夜袭中能够杀死武功高绝的黑衣老者,完全就是靠了这个剑招,张小花深深体会到这十六个救命变化的重要性,如何能不再好好的练习呢?

  可惜,这剑法比不得拳法,基本都是在空中闪展腾挪的,张小花刚练一会儿,立时感觉身体吃不消,停了下来,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张小花停下来的同时,立刻就想到了,若是,自己在刺入黑衣老者咽喉那个变化之后,若是,立刻就施展其它的变化,那差点要自己命的一掌也许就不会拍到自己的身上吧,当然,这还仅仅是个想法,但仅仅有剑招的变化,却没有步法的改变,这剑法永远都只是同归于尽的壮烈,张小花的思想境界,估计还远远没有达到吧。

  张小花的拳法是一天一天的打,剑招也是慢慢的练着,身体也是一天好似一天,只是,他等的人儿,却一直都没有消息,不管是陆地上,没有什么人经过,就算是河流中,也不见有船只过来的,有时张小花都有些纳闷的,这静轩师太是怎么找到这个草堂的。

  张小花都有些嘀咕了,自己到底是等还是不等呢?也许当时应该跟着静轩师太一同离开了吧。

  就在张小花纠结的时候,新年的第一场雪终于下了,其实,至于是不是新年,张小花已经记不住了,不过,看到雪,自然想到万象更新的,就当它是新年的吉兆吧。

  草堂后面的树林,自第一次后,张小花也去过几次,不过都是空手而归的,如今大雪纷飞,倒是打猎的好机会,在一个清晨,张小花再次拿了小拐杖,径直来到草堂后面的高坡上,人都有一种习惯性,张小花也不例外,他走的还是初次选择的路线。

  等张小花走进这个雪白的世界,不仅为满世界的冰雕雪砌感到造化之奇,更为厚厚的雪地上留有不少动物的脚印而感到庆幸,估计这次不会空手而归吧。

  可是,等张小花真正走到树林中,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那厚厚的雪地,要么平摊如初,要么就是浅浅的无数细小的痕迹,哪里去找兔子等物的脚印?这苍茫的大地,似乎就只有自己的脚印从远方过来的。

  张小花略微思索一下,就辨认方向,朝着远方的小山走去,也许在那边会有自己可口的猎物吧。

  也许正是下雪,一路行来,张小花甚少听到鸟儿的鸣叫,估计都躲在窝里偷懒吧,就张小花的观察,雪地上也没有什么动物的痕迹,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这雪还在不停的下着,也许早就埋住了呢。

  走了半晌,那小山似乎还依旧在远方,不过,这次张小花是铁了心,想起那边打猎的,倒也没如前几次般早早的打退堂鼓,除非是在这树林中就能找到兔子。可狡猾的兔子素来都是三窟的,又怎能让没太多狩猎经验的张小花找到?

  于是,心高嘴馋的张小花只能在雪地上,艰难的跋涉。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