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二十八章 漂流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二十八章 漂流

  欧燕的车队在路上又行了几天,接援的派中长老虽然还没有到,不过,周围几个城镇的莲花镖局和缥缈派的据点,都有精英弟子过来,欧燕的安全算是有了保障,而后,秦大娘就发出指令,要求四近的派中弟子,沿着河路,寻找张小花的人,或者遗体,找到有重赏,于是,除了有任务的弟子,其他人等都沿着河流一路找去。

  可是,直到第七天,从平阳城赶来的李剑李老二和柳轻扬刘老五接到欧燕的马车,那张小花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

  张小花,到底是死?是活?

  且说,那日,那夜,那刻,张小花被黑衣老者一掌打在胸前,当即就昏死过去,身体被震的飞出,斜斜得落向河边,张小花背着欧燕本就是奔着河流去的,他们交手的地方已经离河流不远,张小花身形幼小,黑衣老者掌力浑厚,这一掌虽说不能直接将张小花打入河流,却也只剩下半个胸脯留在河岸上,那时的河水是如何的湍急呀,不消一刻,那河水冲了张小花的双腿,就把他拖入河流,等何天舒寻觅过去的时候,张小花早不知被冲了多远。

  说来也是张小花运气,这黑衣老者的掌力如是再加半分,张小花就直接“扑通”掉进河流,那十有八九就是直接沉了,然后再冲走的,而张小花这双腿先是入水,上半身后被拖入水中,这头部却是露在了水面之上的,否则,就算是不被黑衣老者打死,这河水也要把他淹死的。

  失去知觉的张小花,身体是极其的放松,于是很容易的就浮在河水之上。而此时,子时已到,昏迷中的张小花又是一个闪烁的美梦,只是,不知他是否能看得到。

  黑暗中,张小花就漂浮在水中,顺流而下,飞流直下三千尺呀。不过,这张小花的漂流又是与别人不同,大凡是有人落水,先是漂上一段时间,要么沉入水中,要么就靠了岸边,搁浅在那里,这也是秦大娘她们所想象的,是故让弟子沿河查找。可这张小花倒好,也不知道是个子还小,或者是身体轻浮,也或者是正在做闪烁的梦,他那小身板好像没有重量般,就在河流中中浮在,而他牢牢攥着左手中的小剑,似乎也没有了往日的重量,张小花的身体就像一块轻飘飘的木板,河水有多湍急,他就有多迅速。

  所以,当第二次何天舒找人寻找时,张小花早就被冲到了他们想象不到的远方,而后来蓝东指派的人手,也不过根据经验,找了他们认为够“远”的距离,而这个“远”,却是张小花早早就超越了的。

  天亮时,那雨还是未停的,河水愈发的急,张小花就这样在河流之上,不知道漂流了多远。

  快到傍晚时,张小花终于漂到到一个迂回的河湾间,这里也不知道离张小花落水的地方有多远。

  河湾旁是个简陋的草房,周围有几个篱笆将之围住,从草房的空地间有个搭好的木头架子伸入河中,此时,正有一个年纪大约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坐在那里,手拿一个钓竿,一只手托了腮帮子,眼睛无神的望着前方,那女孩穿着鹅黄色的衣服,很是整洁,乌黑的头发长长,从头顶用手帕束了,随意的飘散在脑后,女孩的脸是鸭蛋状,眼睛大大,有细微的眼袋,皮肤白皙,嘴角有颗殷红的美人痣,这女孩长的不是极其美丽,不过,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上扬的柳眉,却将她逼人的气质表现无疑。

  小女孩这等年纪,还未到思春的季节,却又为何愁上眉梢?

  这时,小女孩手中的钓竿似乎钓上大鱼般,往外滑去,那女孩似乎并未知觉,突然,一个慈爱的声音自草房中,传来:“傻孩子,再走神,不仅鱼钓不上了,你的鱼竿也要被鱼偷走了。”

  那小女孩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握住正要脱手的钓竿,等她抬眼向河中看时,不由一声惊呼:“师太,是个死人。”

  “咦?”屋里之人惊异一声,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五旬老妇人,穿着极干净的月白色衣衫,腰间居然悬了一柄长剑。

  那老人快步走到架子前段,仔细看时,那钓竿的尽头,鱼钩上面,不正是晕迷中的张小花?

  那小女孩看着张小花的“尸体”,难过的说:“可怜的孩子,估计跟我差不多,就这样落水去了,家里人找不到他,一定很伤心的。”

  说着,似乎触动了心里的什么,脸上的愁容愈发明显。

  师太看着水中的“尸体”,道:“那咱们还是把他打捞起来吧,虽说不知他从哪里落的水,不过,昨夜雨水很大,这河水也涨了不少,却是不好找他的来处,不若咱们把他就地掩埋吧,也省得泡在水里,成了鱼鳖的食物。”

  那女孩凄楚的神色并没有减轻,只是点点头,用力往回拉那个钓竿,等顺着水流把张小花拉到岸边,师太走到近前,也不避讳什么,伸手就去拉张小花的手臂,好在那水上的架子不是很高,今日这水也是涨了不少,师太稍微探身就抓住了。

  师太抓了张小花的手臂,正要运劲往岸上拽,突然神色一喜,叫道:“他还活着。”

  那女孩听了,也是高兴不少,赶紧过来帮忙,不过,她个子小,力气也小,能帮上什么忙?而且张小花身体也不重,那师太一只手就把他从河中拎了出来,只不过比刚才更加小心罢了。

  师太见小女孩想帮忙,就笑着说:“你去烧水,熬点姜汤吧。这孩子也不知道在水中泡了多久,必是有寒气,喝点姜汤驱寒。”

  小女孩一听,蹦蹦跳跳的跑开了,眉梢间的忧愁似乎也少了点。

  等师太把张小花抱到草屋,换掉湿衣服,用厚厚的棉被包了,再仔细的把脉,运内力在他体内探视一番,神情就更加严肃了。

  这时,她看到张小花左手死死攥着的小剑,试探着用手拔了拔,居然没有拔动,就把张小花的左手,连同手中的小剑都放进棉被中。

  等那小女孩端着碗走进草屋的时候,师太的没有还皱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那女孩小心的问:“师太,他怎么了?还能救吗?”

  师太见女孩担心,展颜道:“他不是平白落水的,而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被人打下河流的。”

  那女孩一听,难过更甚,道:“他跟我差不多大小,又能得罪什么人?必定是坏人害他如此的,师太不是武林高手嘛,一定要救醒他呀。”

  听了女孩这话,师太心中不由暗自惭愧,自己真是在江湖中时间长了,考虑的太复杂,刚才居然想这个少年是否是坏人,还没有一个小女孩看的清楚,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呢?

  既然这样,自己又怎能不救?

  于是,师太吩咐小女孩出去拿个木盆放到炕前,然后把张小花扶了起来,摆了个五心朝天的打坐姿势,然后端坐在张小花的背后,双掌顶在他的后背,随即运起自己师门独特的疗伤心法,帮助张小花治疗淡金掌的伤势。

  不多时,张小花脸色逐渐红润,头上有淡淡的热气蒸起,只见那师太右掌一抽,立刻张小花的后背,随即又是一用力,“啪”地一声拍在他的肩膀上,张小花的嘴应声张开,从嘴里喷出几大口鲜血,正吐在木盆之中,鲜血中大部分都是黑色的已经凝固的血块。

  见张小花吐出血块,师太才长出一口气,收起双掌,在小心的把张小花平放在炕上,这时的张小花脸色略见红润,鼻息也是稍稍的平稳,额头见了也许的细汗,眼见着是有了一点活人的迹象。

  小女孩赶紧把木盆端了出去,将污血倒入河水中,回到屋中,小心的问:“师太,这就治好了吗?”

  师太笑道:“哪有那么简单?我只不过是把堵塞的污血逼出罢了,他没有练过内功,经脉是堵塞的,用内功疗伤作用不大,如今只有药石治疗才最佳,那可是大夫的本领,我可做不来,可这荒山野外的,哪里去找大夫?最近的集镇也是一日的路程,那还是要施展轻功才行,他这个伤势如何能受得了颠簸?怕是不到集镇就要送了性命。”

  小女孩皱眉道:“那该如何是好?”

  师太又道:“这孩子也不知道被哪个贼人所伤,这出手甚是毒辣,这体内的器官皆是移位,心脏之地若是再重半分,也早死了,不过估计是被打入河流的,这段时间在水中漂流,倒是如睡在炕上,体内的各部分器官没有再受到伤害,已经在稍稍的恢复的,我这里还有几颗疗伤的好药,一会儿就给他服用,看看效果,如今之计,只有静养了,看看他的运道如何。”

  小女孩似乎是听懂,稍稍点头,看着旁边已经凉了的姜汤说:“这个还喂他喝吗?”

  师太笑道:“这个却是不行的,刚才以为是失足落水,姜汤可以驱寒,而今却是内伤,这姜汤是刺激的东西,让他喝了岂不是要命的?你还是再换一些白水,等会儿喂他吃点丹药吧。”

  小女孩依言去取了白水,师太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瓷瓶子,小心打开,从里面倒出一粒拇指肚大的黑色药丸,然后撬开张小花的牙齿,将药丸塞入嘴中,用白水冲了下去,看看张小花尚有吞咽的意识,师太的信心有多了一分。

  张小花的到来并没有给师太和小女孩的生活带来太多的影响,师太依旧是每天早上出去,傍晚回来,只在晚间才看看张小花的情形,喂他吃一颗药丸,小女孩则在草屋内,不是发呆就是毫无目的的东窜西窜,更多的时候,还是拿了钓竿坐在河边,满怀心事的钓鱼。

  唯有那河水每日都是湍急,也不知道哪里下得雨水多了,不过,河里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出现,她的鱼始终也没有钓到。

  如此又过了几日,这天愈发的冷,快是要入冬了,小女孩耐不得冷,已经想要在草屋内生炉子了。师太原本平和的心情,开始烦躁,眉头也不时的皱起来,想是遇到了极大的难题。

  小女孩好似也注意到师太的情绪异常,极是想问问,却不知如何开口。

  这天晚间,等师太把最后一颗药丸喂了张小花,那小女孩问道:“师太,您的药丸没了,明日还怎么喂他药?”

  师太把了把张小花的脉,又输了一股内力在他体内查看,说:“这药丸就这么多,若是能有效果,这些就足够,若是没效果,再多也是无用的。”

  小女孩有些担忧了,说:“那他现在如何?有效果吗?可别让咱们巴巴把他捞上来,在给埋了,多不值呀。”

  师太笑了说:“救人是在过程,并不一定是有结果的,存了慈悲的心,就可以的。不过,你也别担心,这孩子恢复的很快,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性命应该是无忧的,只是不知为何一直不见醒来?若这般下去,可不是办法的,我还要赶在年前回到派中,你也要跟我一起前去,可不能再留你在深山的。可,若是他还不醒,难不成要咱们带他一起走?”

  小女孩笑道:“那就一起带走吧。你收我一个是收,再收一个也是收嘛。”

  师太拍拍她的小脑袋说:“你倒是说的轻巧,我师门中一向收女不收男的,即使是男弟子,也多属外门,更况且,我也从未想过收个男弟子的。”

  小女孩摊开双手,道:“那只有把他一起带了,送到最近的集镇,任他自生自灭吧。”

  师太说:“你也别想什么激将之计,先别说送他到镇上,自生自灭的话,他这个情况,也就是到了镇上,就会自灭的。”

  小女孩眨巴眼睛一下,说:“那,也许你办完事之前,他也许就好了呢?”

  师太笑道:“没什么也许的,我找那地方都……”说到这里,突然醒悟,苦笑一声,道:“你这丫头,想问就直接说嘛,干嘛还拐弯抹角的,不过,这件事情,却是牵扯甚多,暂时不能让你知道的。就算是别人问起,你也不能多说一点的,知道吗?”

  小女孩不以为然道:“知道了,师太,我给你保守秘密就是了。”

  师太知道她并没有上心,也不点明,接着说:“我的事情,这次看来是又办不成了,不过,我早有心理准备的,以后接着办就是了,我们再等几日吧,看看这个时间,回山也来得及。”

  小女孩撅撅嘴说:“我听师太的,反正我也没地方去。”

  师太摸摸她的脑袋,慈爱的说:“没关系,以后你就有地方去了。”

  又过两日,这天凌晨,当朝阳飞撒出无穷的光芒,草屋炕上,一直昏迷不醒的张小花突然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眸子中,一团闪烁,一闪即逝。

  初醒的张小花看着映入眼帘陌生的草堂,很是奇怪,不过略微回忆,就知道大概的情绪,他尝试翻身坐起,可是只稍稍的抬起胸脯,立刻觉得胸前疼痛难忍,不由呻吟一声,又躺回炕上,于是他转转脑袋,打量了一下四周,张开口,想叫人,可刚想说话,胸口竟也疼痛,不能大声叫喊,只好轻轻的呼唤几声“有人吗?”

  那声音极弱,如同猫叫,谁人又能听得见?

  好在张小花的胳膊尚能动弹,刚想活动,却发现自己的左手还死死攥着那个小剑,张小花无限感慨的把小剑艰难的拿到眼前,看着熟悉的玩具,他心里再一次把疑问起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是玩具吗?平日练剑招的时候,刺入大树或者石头,倒也能理解,可那黑衣老者的武功,可是连缥缈派的弟子都没法用长剑刺入身体的,这把小剑居然能轻易的刺进去,真是匪夷所思的,更况且,这把小剑可是没开锋的呀。

  张小花正想间,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你醒了?”

  张小花转头一看,门口正站了一个身材跟他差不多的小女孩,鸭蛋般的脸庞,被冻得有些红润,大大的眼睛,正闪着一丝的惊喜,手里则拿着一个钓竿,张小花一阵的纳闷,这是渔家的孩子吗?一大早就要去钓鱼谋生?不过,看她长相不算太美,可眉宇间的气质却骗不得人,哪家渔民的孩子有这等逼人?

  果然,那女孩赶紧把钓竿放下,叫声:“你等着,我这就告诉师太去。”

  说完,一个转身,跑了出去,那乌黑的头发飘飞,留下一抹靓丽的风景。

  不多时,师太疾步走了,欣喜的说:“老天保佑,你终于及时醒来,让我先看看。”

  说完,走到张小花的炕前,把了脉,又输了一缕真气到张小花的体内,然后,说道:“不错,孩子,你恢复的很好,这十几日间,竟能恢复小半的伤势,你这身体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呀,生机充沛呀。唉,年轻真好。受伤都能恢复的如此快。”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