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失踪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超品教师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失踪

  早在黑衣老者施展轻功飞入营地的时候,石牛、秦大娘和何天舒就想摆脱对手的纠缠,回援欧燕,只是,黑衣人早就将他们的情况摸得门儿清,这三个黑衣人都是针对缥缈派的三人而专门派来的,武功也是不凡,急切之间,竟也摆脱不得。

  但,众人在生死拼斗之余,也都急切的望着欧燕那边的情况,长歌等女弟子的反抗,还有张小花的出现,三人也都是看着眼里的,只是,黑衣老者超强的内力,恐怖的铁布衫功夫,就算是石牛自己上去,也未必能讨得到便宜,所以三人,也包括山庄的弟子,都是心如死灰,恐怕今日山庄的这些人都要埋骨此处的,可最后情况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居然缥缈派还有援兵到来,特别是山贼甲的响亮一嗓,重新唤起了浣溪山庄众人求生的意念,众人是越拼越勇,与之相反,黑衣人则改变了策略,边打边退,向营地外的马群靠近。

  而缠斗石牛等人的三名黑衣人,也是心存退意,等黑衣老者施展轻功向张小花追去的时候,他们皆虚晃一招,退出圈子,向马群跃去,若这时石牛等人想留下这三人,也并非难事,可缥缈派的三名主力又岂是恋战之辈,他们的任务是保护欧燕,见对手撤退,也不追赶,立刻施展轻功向黑衣老者飞奔过去,在他三人心中,这黑衣老人起先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消耗他们的战斗力,其目的就是想生擒欧燕罢了,如今虽说他们离欧燕尚远,肯定是来不及相救,可三人若是一起围攻黑衣老者,也未必就不能再把欧燕夺过来的,更况且,那援兵马上就到,也许是派中的长老呢。

  这是秦大娘等人打的如意算盘,可是,就在他们还在中途的时候,就听到秋桐一声高呼,这才注意到黑衣老者淡金的手掌,三人心中皆是大惊,这老者哪里是要生擒欧燕,这分明就是要她的命吗!

  于是三人的脚步又加快几分,可是,如此远的距离有岂能一瞬间掠过?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悲剧的发生。

  然而,他们猜到了故事的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尾。

  直到那黑衣老者瘫倒在地上,张小花被震飞在半空,欧燕被掌力震的晕了过去,这些都是电光火石般发生的,他们还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欧燕得救了!

  等三人赶到现场,一切都已经结束,秦大娘赶上前去跟秋桐一并观看欧燕的伤势,石牛小心翼翼走到黑衣老者的前面,远远的看着他的尸体,确认他是否真的死去,而何天舒则觅着张小花震飞的方向,去寻找张小花。

  这时,那群尚存性命的黑衣人,已经都回到了马群,皆翻身上马,浣溪山庄的众人并没有追赶,只是都手拿武器,站在营地的前面。

  那雨依旧不间歇的落下,雨声也不能掩盖那愈来愈近的马蹄声,那个伪装成劫道强人的三个当家的,都看到了黑衣老者的死亡,虽说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人已经死了,这是事实,单靠他们这些人再要去欧燕的性命,那是很不现实的事情,更不要说马上就要来的缥缈派援兵,于是,那“大当家”的略微一思索,一摆手,做了个手势,当先当先打马向另外的方向飞奔而去,余下众黑衣人,也不理会营地中的尸体,也都打马尾随而去。

  持刀持剑站在营地外的众人,见黑衣人离去,不由欢呼起来,甚至有不少的人,一松劲儿就瘫倒在地上,刀剑都扔在了一边。

  而同时,那远方的马蹄声终于到了近前,马上之人见到营地的帐篷,赶紧大声呼喊:“可是缥缈派的兄弟?”

  不正是前几日见到的蓝东的声音?

  有认识蓝东的弟子,也赶紧回应道:“蓝兄弟,你总算是来了,正是我们。”

  蓝东听到回应,心中的大石落下一半,甩镫下马,看到众人的狼狈样,心头又是一紧,急忙问:“欧庄主何在?”

  众人指了欧燕的所在,蓝东立刻奔了过去,全不顾地上的泥泞。

  等蓝东赶到,秦大娘已经给欧燕把了脉象,蓝东见到欧燕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急声问道:“庄主伤势如何?”

  秦大娘皱眉道:“性命应当无恙,只是庄主身体本就弱,如今被那老贼掌力伤了,受了不轻的内伤,需要将养不短的时间才能痊愈呀。”

  蓝东听了,那忐忑的心,这才放回到自己的肚里。

  这时,石牛也走了过来,秦大娘半信半疑地问道:“那老贼可是死了?”

  石牛嘴角一翘,说道:“正是死了,半点不假,一剑穿喉,死得不能再死了,嗯,而且死不瞑目。”

  随后又问:“庄主如何?”

  秦大娘笑道:“多亏张小花替庄主挡了这掌,最后一掌也是拍向张小花的,庄主只是站在旁边受了牵连,不妨事的,大概明天就能醒过来吧。”

  石牛诧异道:“明天才能醒?这还不严重?”

  秦大娘道:“这不比咱们预料的强多了?”

  石牛也点头,道:“没错,多亏了张小花。”

  “张小花?”蓝东一阵的纳闷,自己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听这个样子,武功一定厉害,可是,师叔中好像没有这个名字呀,难道是派中的长老?难道长老已经赶到自己的前面?不可能呀,自己从镇上可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的,那长老是用飞的吗?

  正在蓝东诧异的时候,何天舒从黑暗中拖住沉重的步伐,飞奔过来,边跑边喊:“张小花不见了,估计是掉到河里,赶紧找懂水性的兄弟到河里找找。”

  “什么?!张小花掉进河里了?”秦大娘、石牛和秋桐都是一阵惊呼。

  欧燕被黑衣老者的掌力扫中,都已经是如此严重的伤势,那张小花可是实打实的被淡金掌击中胸部的,那又是怎样的重伤呀。

  而这样的伤势,又掉进湍急的河流,张小花,他还能……

  想到这里,众人皆不敢往下想了,秦大娘赶紧说:“石牛,你找山庄懂水性的兄弟,赶紧在周围寻找。蓝东,你派一部分随行的弟兄,骑马沿着河流向小找找,看沿途或河里有没有。”

  石牛和蓝东都领命起身,不过,蓝东走了两步,又回转过来,问道:“秦堂主,不知这张小花是什么样子的?”

  秦大娘这才想起来,蓝东怎么会知道张小花呢?连忙歉意的说:“就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受了重伤,一见到就会知道的。”

  “十二三岁的孩子?”蓝东一阵的脑晕,有些怀疑秦大娘是否说错。

  秦大姐见蓝东愣住那里,皱眉道:“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还不快去找。”

  “哦,好的,我们上派人去。”蓝东如梦初醒,赶紧起身去分派人手。

  秦大娘和秋桐这才小心翼翼的把昏迷中的欧燕抬回帐篷。

  大雨如注,夜色如墨,天地间无尽的黑暗。

  已经过了子时,可浣溪山庄的营地依旧人声嘈杂,刚刚经过敌袭,谁也不能保证敌人不会再次回返,而蓝东带来的弟子也仅仅十数个而已,也都是普通弟子,武功平常,黑衣人刚才匆匆撤走,一方面是因为蓝东的到来打破了他们实力的优势,他们不知道缥缈派后援到底有多少人,更总要的一方面则是,主持大局的黑衣老者,也是最有可能擒拿欧燕的人,被一个不起眼的少年杀死,这让他们筹划多日的计划被打乱,不得已,才撤退的。

  若是,他们摸清了缥缈派如今的实力,马上返回也是未必的,所以,除了受伤的弟子回到帐篷休息外,其他弟子也还是心弦蹦的紧紧,警戒在四周。

  虽说,浣溪山庄的这个营地靠着河边,已经是很不安全,可,这黑暗的夜间,敌人也许还在窥探,诸多的因素都决定了暂时还不能贸然的挪动,只有等天色大亮了,再做打算。

  基于同样的缘由,前去寻找张小花的弟子,也并没有多少。

  其实,现在营地中的众弟子,都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们也知道,张小花救的不仅仅是欧燕一人,他救的也是整个营地的所有人。那黑衣老者的武功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就算是蓝东他们援救及时,可他们十数个人也远远不是黑衣老者的对手,众人的下场不免跟欧燕一般,都是被毙在掌下的。

  他们知道张小花被黑衣老者的淡金掌击中在胸膛,心里早已知道他十有八九就当场被击毙的,就算是还有一口气,这重伤的身体被卷入河中,只有一分的生机也是泯灭了。

  他们也愿意都去河边,顺了河水寻找,只是,河水湍急,张小花早不知被冲到哪里,而且,天地漆黑,还是瓢泼的大雨,火把都被浇灭,哪里来的灯火去找?何天舒带的几个人,还有骑马下游去的人,心里虽说焦虑,可也知道,这是尽人事,听天命的。

  刚开始,何天舒还很是大嗓门的喊了几声,几个弟子也是跟着喊,可突然,何天舒意识到什么似地,紧闭嘴巴不再叫喊,同时也阻止了别人的喊声,那些弟子刚开始很是不解,还想问问缘由,可看着何天舒紧绷着的脸色,也就不敢多问,再细细一想,不由的暗自佩服何天舒,真不愧是做队长的,我们这么一喊,不就是让黑衣人知道了行踪?何队长还真是心思缜密呀。

  何天舒哪里知道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一下子拔高不少,只是一味的想,唉,已经过了子时呀。

  随流而下寻找张小花的弟子,黑暗中并不能看多远,而且营地的安全更是重要,于是,不多时,他们就回转了,何天舒见他们回来,也不再寻找,招呼河里的、周近找寻的人,一同回了营地,满心的黯然。

  等何天舒回到营地中央的帐篷中,秦大娘和秋桐赶紧迎了上来,满脸的殷切,问道:“可曾寻到?”

  何天舒默然摇摇头。

  秋桐的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牙齿把嘴唇咬的紧紧。

  秦大娘也喃喃道:“可怜的孩子。”

  众人也是沉默。

  过了半晌,何天舒问道:“庄主还好?”

  秦大娘点点头,道:“还好,没什么变化,具体情况要等天亮,找大夫看了才知道的。”

  何天舒道:“庄主无恙,也是张小花的心愿,我先去外边警戒了,万一这黑衣人再回来,可就麻烦了。”

  说完,何天舒就要走出去,正在这时,石牛从外面进来,看到何天舒在,也是问道:“还没找到?”

  何天舒道:“没。”

  石牛也是叹口气,转头对秦大娘说:“那个老贼,我已经检查过了。”

  秦大娘和何天舒眼睛一亮,齐声问:“是谁?”

  石牛摇摇头说:“这人脸上有旧伤,面容早已毁掉,看不出来是谁。这淡金掌和铁布衫也不是极高级的武功,江湖中练这武功到他这个水平的,没两百也有一百,不太好找的。”

  秦大娘点头道:“其他尸体呢?找到什么线索没?”

  石牛还是摇头,道:“这些人都经过严密的训练,穿着都是普通的夜行衣,身上没有带任何的东西,兵器也都是江湖中常见的,难以发现什么的。”

  秦大娘想了下,说:“无妨,把这些尸体和兵器都保存好,带回缥缈山庄,咱们分辨不出,派中自然有专家来鉴别,这些事情就交给他们吧。”

  石牛应了声,就要出去。

  这时,秦大娘又叫着了他,问道:“那老贼是怎么死的?”

  听到这问题,何天舒也是急切的望着石牛,想知道答案。

  石牛的脸色有些古怪,说:“那老贼身上有两个伤口,一个是左掌,好像被一个东西穿透的,一个是喉咙,好像是被剑刺入,一剑封喉。不知道张小花是怎么办到的,那时候天色黑,我是没看清楚的,你们呢?”

  秦大娘摇摇头,笑话,天黑成那样,还下着雨,虽说内功深厚的时候,能暗中见物,可自己不是还没到那个水平吗?

  石牛听了,苦笑道:“那就只能成谜了,这张小花恐怕是凶多吉少呀。”

  唉,这厮倒是心直口快的,说得大家均是黯然。

  这时,何天舒突然接口问道:“石师兄,那老贼手上的伤口是不是也跟长剑一般,只不过是比普通的长剑窄?”

  石牛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点头道:“是啊。”

  何天舒眼睛一亮,又问道:“那,咽喉上的伤口是不是也比普通的长剑刺的伤口要小?”

  石牛似乎明白了点,说:“是啊,何师弟,你说的很对,那这些到底是用什么兵器杀的老贼?”

  何天舒苦笑着,把自己买长剑时,人家送了个玩具小剑给张小花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个事情不说便罢,说了之后,众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个玩具小剑无锋无尖的,如何能刺入老者的咽喉,如何能穿透老者的手掌?可别忘记了,人家可练的是淡金掌和铁布衫呀,就连长歌这等女弟子的长剑都是无法刺入老者的身体分毫的,这张小花是如何做到的?

  这,还真的是谜了。

  天终于亮了,可雨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在缥缈派弟子的戒备下,黑衣人再没有回返,众人不觉都送了口气,那难熬的、人很多弟子都难以忘怀的一夜,终于过去。

  欧燕依旧在昏迷,不过从脉象上看,还是很平稳的,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庄主昏迷,自然是秦大娘指挥一切的,这营地是万万不能再呆,而欧燕这个样子,估计南下也是不行,而且还有不明身份的黑衣人隐在一侧,就算是欧燕身体无恙,远在平阳城的欧鹏也一定不会同意欧燕再去的。于是,等天色微亮,秦大娘就下令收拾营地的东西,火速返回。

  回程自然不能再走老路的,秦大娘按蓝东的指引,就近上了官道,重新拟定回平阳城的行车路线,宁愿绕远,也绝不走小道,宁愿慢点走,也要在城镇投宿,而且,蓝东也赶紧把车队遇到的劫杀报给上头,请求赶紧加派人手过来接应。

  欧燕醒来,已经是下午时分,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张小花的情况,等她听完秦大娘的解释,心里也是黯然,众人的决断是没什么错误的,而现在要分出人手找他,也不太现实,等会合了缥缈派来人再说吧。

  而对于秦大娘自作主张返回平阳城,欧燕也没有太大的异议,自己此次出来,欧鹏本是不答应的,自己软磨硬泡才争取来,想着自己就一个庄主而已,也没有什么江湖恩怨,能有什么危险?

  可残酷的现实告诉她,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任何在江湖中生存的人,在任何时刻都不能忘记这个残酷的斗争铁律。

  可是,就算是欧燕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得罪了那方的神圣。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道侣天下第一了了随笔江南第一媳大枭雄系统放浪形骸歌慈悲城西厂世界修仙行凡人生存秘籍结爱:南岳北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