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劫杀(一)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超品教师
  第一百二十四章 劫杀(一)

  浣溪山庄的众人又岂能知道发生在远处的这些事情,他们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刚才的事情,想着石牛的威风,深深感到羡慕,很多人都暗下决心,回到派中要更加的努力,争取自己以后也有如此威猛的一刻。

  只有石牛还是如前般,稳稳的驾车前行,似乎没有被别人当做偶像的觉悟,也好在这时刚刚经过所谓的大战,还没有心思扯了嗓子唱他那拿手的歌曲,否则,刚刚在众人心中建立的形象,说不定立刻就会倒塌的。

  当然,山庄的众人中,也不都是兴高采烈,也不都是心静如水,唯一不高兴的,也就是何天舒了吧。

  何天舒在缥缈派的弟子中不能说是特别的出类拔萃,可也算是一个佼佼者,虽说被“发配”到浣溪山庄来中药田,可他的武功还是摆在那里的,要不怎么能当队长?他原本就知道自己跟石牛是有差距的,只是差距的多少还是不自知的,如今看来,自己跟人家打了半天都不分胜负,而且看起来好像还有余力的,可石牛呢,跟人家的老大比试,只一掌就把对方震飞,负伤吐血,如今看来,自己跟石牛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儿的,看来自己以前还真是夜郎自大了。

  今后,自己的路还要走很远呀。

  这里面,还有一个跟众人不是很相同的,一个非主流,那就是没心没肺的张小花,这位仁兄本就不怎么系统的学过武功,自然不知道其中的艰险,特别是当他看到石牛把那强人一掌打飞,似乎想到了自己以前的遭遇,当即就没了兴趣,于是在别人讨论的时候,他已经无声的拿起了书籍,自顾自的看起来。

  甚至对于何天舒的妄自菲薄也是没有注意的。

  劫道的事情,就如河中的浪花,一翻就不见了,很快就仅仅成为众人饭后的笑料,甚至就在下个小镇,有缥缈派弟子接应的时候,也仅仅是当做一个消遣提了提。

  不过,说着无心听者有意,这个小镇中缥缈派的弟子蓝东却是一个细心的人物,他听了后就感觉不是很对,浣溪山庄的人不清楚,那很正常,他们毕竟是外地来的,自己在这里经营数年,怎么就没听说过有什么劫道的山贼?而且还是无功不一般的那种?

  他的心里面立刻就打起了小九九,不过,这些心思他是不能明着跟欧燕她们说的,毕竟人家已经断言,这就是一群蠢贼,况且,也保不齐就在自己不注意的时间出了这么一群山贼呢?

  他所能做的,就是赶紧把自己的想法写了纸条,赶紧上报自己的领导,让他们来做决断,而且他也相信,只要自己的领导看到关于欧庄主的消息,立刻就会上报派内的高层,必定不敢耽搁。

  等这个消息传出之后,他才稍稍放了心,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个机会,向鸥庄主或者是石牛等人,说明一下,好提高警惕。

  只不过,当他把这些情况跟欧燕等人说时,还真没出乎他的预料,欧燕和石牛并没有当做回事,只有秦大娘稍稍皱皱眉头,想说些什么,可看看欧燕坚定的眼神,也就闭了嘴,她知道,欧燕是一心想去回春谷的,这时说什么她都不太会相信。

  不过,话再说回来,这欧燕去回春谷,有谁会知道呢?

  就算是被人知道了,他们又有什么理由来阻止呢?

  他们难道是吃饱了撑的??

  蓝东见自己的话没有引起重视,也就不再多言,只是在欧燕她离开的时候,提出派弟子送上一程,不过,也被拒绝,因为小镇的缥缈派弟子本就不多,武功也是一般弟子的水平,只有这个蓝东倒是如何天舒一般,但也不能长久的离开小镇,除非他去护送还有点意义,别的人都是尽尽心意。

  欧燕则是以不想影响缥缈派的日常运作为由,拒绝了蓝东的好意。

  于是一行人,又驾了车马,一路前行,而那蓝东则回了小镇,依旧自己的日常营生。

  直到欧燕她们走后的第二日晚间,缥缈派才有消息传来,等蓝东打开信鸽传来的纸条,不由的脸色大变,只见上面写道:“缥缈山庄已派出长老前往支援,接到消息立刻派出手中全部力量,前去保护庄主安全,沿途缥缈派的力量皆以庄主安危为重。”

  蓝东不由的心中叫苦,这距离欧燕她们离开已经有两天一夜的时间,谁知道又遇到什么事情了?他赶紧又把这个情况简略的写了,把信鸽放了出去,给下一个小镇的缥缈派弟子传出消息,可是,这里早已不是缥缈派的势力范围,缥缈派的人力分散的很广,另外的小镇离这里也不是一般的远,能不能赶上这件事情,还是个问题,只有先发了消息再说。

  等做完这些事情,蓝东立刻召集小镇中所有的缥缈派弟子,骑了骏马,沿着欧燕她们的路线,一路追了下去。

  欧燕一行人辞别蓝东等缥缈派的弟子,还是按照计划的路线,马不停蹄的继续前行,只是经过了打劫的闹剧,他们也是越发警惕,遇到一些疑似的地方,都是先派人打探后才通过的,这样,几天过去,也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于是众人悬着的心也就渐渐的放下。

  其实就他们而言,这江湖中的劫杀真的不算什么,石牛和秦大娘,哪个不是从血雨腥风中走过的?只是这次明显的人手不够,也还要保护欧燕,所以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不敢出任何的纰漏。

  如此又前行了三天,这日傍晚,夕阳西下,暮霭沉沉,眼见着又是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看看地图,离下一个集镇还远,想必今夜是要露宿野外了,于是秦大娘赶紧就吩咐石牛一路走来,好生找个能歇脚的地方。

  等到天色渐渐黑下来,马车终于走到一条小河旁边,河边是个宽敞的空地,正好能搭了帐篷,于是众人就停了马车,把一应事物从车上拿下来,准备夜间在此露宿。

  虽然扎营、埋锅等事情,跟张小花并没有太大关系,不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张小花跟大家也很和睦,怎么会不去帮忙呢?别的不说,这力气张小花可是一大把的,帮助众位男女弟子搬东西,扎帐篷等,忙前忙后,让大家越发的喜欢这个勤快的孩子,等众人忙完,天色已经黑透,一干人各有分工,一众男弟子四周警戒去了,女弟子和一些山庄的人生活做饭,倒只剩下张小花一个人无所事事了。

  张小花看看离吃饭尚早,就抬眼四处观望,见不远处有黑乎乎的一片,似乎是个小树林,心里一动,不如趁这个时间,到树林中捡些柴火,一并把今日的功课给做了。

  想着,张小花就起身,准备往外走,刚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秋桐,旁边还有欧燕和秦大娘。

  张小花赶紧停了脚步,笑着向她们施礼,分别问候了,秋桐才问:“张小花,你好像要出去?”

  张小花笑着说:“我看这离吃饭的时间还早,就想去那边的树林中找些柴火回来,等晚间好用的。”

  秋桐说:“真是个乖孩子,还知道去拾柴火呀。”

  张小花连忙谦虚道:“没什么的,秋桐姐姐,这个我在家时常做的。”

  这时,欧燕问道:“拾完柴火,是不是还要练些功夫?”

  张小花一愣,问道:“欧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欧燕笑道:“你这一路行来,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出去找地方练功夫,怎么会瞒得过我们的耳目?不过,张小花,你还真的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勤奋的很,而且听何天舒还说,你每天都是看书的,我借你的书籍,你已经看了不少呀。”

  张小花脸上有些发红,不好意思的说:“欧姐姐,我也是没办法,就学了一点七零八碎的拳法,还怕练不好,只有自己偷偷的打拳,还有那个剑招,也是渝老教授的,不让别人知道,我也是怕自己忘记,只好避着旁人的。”

  欧燕“扑哧”一笑,说:“我可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很欣赏你的勤奋。渝老的剑法,我自然是知道一二的,你尽管练,还跟以前一样就是,别人其实也没怎么偷看你的,看你如此向武,等这件事完了,我向哥哥进言,看你是否有好的机缘吧。”

  欧燕的哥哥是谁?那可是缥缈派的大帮主呀,随便一句话,就能圆了张小花的梦想,这时的张小花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楞在那里了。

  秋桐见张小花那个傻样,小声说:“张小花,你还不快谢谢小姐?”

  张小花如梦初醒,一脸的兴奋,欢喜道:“谢谢欧姐姐,若我有机缘,一定好好的练武。”

  欧燕说:“张小花,你不必高兴太早,我只说说,能不能成,还是要看你自己呀。”

  张小花说:“有这个机会就行了,欧姐姐,我一定会尽量争取的。哦,对了,还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的。”

  欧燕奇道:“还有什么事情?说吧。”

  张小花讪讪的说:“那个,您借我的书籍,何队长也想看看,您看行吗?”

  欧燕乐了,说:“没关系,何天舒也不是外人,药剂堂的人想学学种植之术,只要他不外传就是了,对了,也不要损坏了我的书,否则可就不让他看了。”

  张小花这才放下心来,自从何天舒送了他小剑后,他就一直想找个机会跟欧燕说何天舒看书的事情,可这一路走来,也没有太好的机会,今日总是时完了心意,内心不由一阵的轻松,古人云的好,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不余欺也。

  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张小花,你的右手恢复的如何了?拿剑还行吗?”

  张小花感激的看着秦大娘说:“秦大姐,谢谢您的关心,还好了,现在恢复的很快,已经能握住剑了,只是还不灵活。”

  秦大娘道:“手指不灵活还真是习剑的一大缺憾,你好好的练才好,也要注意适度,不要太过劳累,伤了手指,可是不妙的。”

  张小花笑着说:“我知道的,一直都做恢复性的练习,等感觉疼了,就立刻停下。”

  四人又说了几句,张小花这才告辞出去,不过,刚走几步,欧燕又再后面叮嘱几句:“张小花,不要走的太远,练完早点回来,今天晚上可能有暴风雨。”

  张小花闻言,抬头望天,果然,天上阴沉沉的,平日灿若珍珠的星辰,渺无影踪,就连圆月,也是不见的。

  张小花笑着说:“知道了,欧姐姐,我练完就回的,还等着吃饭呢。”

  说完,冲她们三人挥挥手,一个人向那片黑暗的地方走去。

  等张小花走到那地方之后,才发现,并不是一片树林,而是一座不大的山丘,柴火是拾不了的,可并不耽搁他练拳。

  于是,张小花先是拿出心爱的小剑,将拿剑招轻松的练习一遍,这剑招经过许多日的修炼,如今更是精进,比之第一次拿着小剑就把竹子捅出来个大洞不同,这段时间张小花主要练习对小剑力道的控制,如今这劲道则是控制的很是精妙,力道大时,能很轻易的将眼前东西,比如石头或者大树,刺出很大的洞,力道小时,则能在相同的速度下,轻轻在点击大树,仅仅留下轻微的一个小点,这,也算是张小花在剑招练习熟练之后,自己琢磨的一点小技巧吧。

  欧燕说的没错,等张小花刚把自己的北斗神拳练习九遍,那熟悉的凉流游遍自己的全身,那滴滴雨点就“噼里啪啦”地滴落下来,今日的功课既然完毕,张小花自然也就不再多呆,快步跑回营地,可刚跑一半,他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由停了下来,任由雨点愈发密集的滴在自己的身上,可是等他静下心仔细听时,除了前方山庄篝火旁,大家急促的脚步,还有众人喊着“下雨了,收衣服“的叫声外,似乎没有别的动静,雨点滴落的啪嗒声,或是沉闷或是清脆,掩饰了世间其它的动作。

  雨势愈发的大,张小花也不敢多停留,赶紧冲回营地。

  而在他刚才练拳的小山丘上,一个身穿夜行衣,脸上蒙着头套的人,悄然探出脑袋,冷漠的看着他的背影,然后要看看滴雨的夜空,满意的笑笑,一俯身,施展轻功远去了。

  张小花跑进营地,正是一派的鸡飞狗跳,这雨下得太过迅速,虽说众人已经有所准备,可依旧被暴雨搞了个手忙脚乱,等众人七手八脚把东西都收拾停当,那大雨已经是如流水般泼落下来。

  张小花是跟何天舒一个帐篷的,等他进来时,何天舒早就把东西都收拾好了,笑着说:“又去练拳了?淋了个落汤。”

  然后,随手递了个干毛巾给他,张小花笑着接了,道:“练拳的时候还刚开始下,这雨是帮他们收拾东西浇的。”

  然后,张小花用干毛巾将头上的雨水擦干,这才想起来,说:“刚才我见到庄主了,她说同意你看她的书,不过,不能外传,也不能把书弄坏了。”

  何天舒说:“那我的感谢你了,小花。”

  张小花倒是奇怪,说:“这种事情你自己跟庄主说不一样吗?干嘛还要我替你说?你天天都能见到的,我这都耽搁了好几天,今日才看到庄主。”

  何天舒尴尬地说:“这个嘛,你还小,不太懂的,欧庄主毕竟是浣溪山庄的庄主,而我则是缥缈派药剂堂的弟子,贸然提起,恐怕不妥的。”

  张小花似乎明白的点头,然后想起什么似地,说:“对了,还要谢谢何队长在庄主面前的美言呢,庄主说等这件事情回去,找机会跟欧帮主说说,让我学习武功呢。”

  “啊?真的?”何天舒好像也不太相信似地,反问道:“庄主真的这么跟你说?”

  “是啊!”张小花也高兴的点点头。

  何天舒笑道:“我说你的,不过都是实事求是的事情,你能得到庄主的青睐,那是你的机缘,以后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报答庄主的。”

  张小花道:“那是,我肯定会的,庄主就像我姐姐一样,我一定会报答的。”

  何天舒又说:“不过,练武是要靠机缘,你身体现在还没好,就算是练武,也未必有成,要心里有准备;而且,缥缈派中想你这般勤奋的弟子也多的很,你不过是在浣溪山庄罢了,跟马景他们比着,显得很是刻苦,以后还要多加努力啊。”

  张小花脸色一整,说道:“我知道的,何队长,你们对我都很好,我一定会努力练武的。”

  何天舒笑了,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如你般热血,好好干,我看好你哟~”

  随后,他又皱了眉头说:“这雨下得如此大,咱们的营地还是靠了河边,半夜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我得去找石牛他们商量一下。张小花,你早点休息吧。”

  正说间,突然,在帐篷外面,那哗啦哗啦的雨声中,似乎又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何天舒和张小花警觉的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向帐篷外走去。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道侣天下第一了了随笔江南第一媳大枭雄系统放浪形骸歌慈悲城西厂世界修仙行凡人生存秘籍结爱:南岳北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