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败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败

  那军师似乎没有诡计被戳穿的尴尬,只是摇头,道:“唉,真是不可与夏虫言冰的,时间如此宝贵,你们竟如此浪费,还如此小视我们的人品,也忒小看我们这新时代的山大王了,算了,既然你们远道而来,给我们送物资的,也就将就一下,且听你们一回吧。”

  随后,圈马来到大头领身边,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一阵,那大头领点点头,军师才重新发话,道:“既然决定了,你们第一场要派谁人出战?就是这个大块头吗?”

  石牛怒目一睁,昂首就要走向前去,却被秦大娘叫住了。

  石牛纳闷的回到马车旁,欧燕说道:“石牛不必生气,咱们左右不过是讨了乐趣,那山贼中难不成还有人能胜得过你跟秦大娘?不过,倒是怕他们用诡计,还是让何天舒先去探探风头吧。”

  石牛一愣,道:“何天舒?他行吗?”

  秦大娘笑着说:“何天舒虽说不是派内高级弟子,但也算是队长级别的,比其他弟子强上不少,他上前去正好合适,想必这草莽之中能胜他的也是不多。就算是他输了,咱们也不必担心,不还有你吗?就看看这三个人,都未必是你的对手吧。”

  石牛这方面的主意倒不多,说:“这路上本就是你们拿主意,你说行就行吧。”

  然后,秦大娘将何天舒叫到车前,也是一番的嘱咐,何天舒对于让自己出马也略有准备,遍观山庄的人,自己现在也是位列第三的高手,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一把暂时的满足。

  等何天舒仗剑来到阵前,冲着那马上的军师说:“在下姓何,过来向诸位讨教,不知哪位下马赐教?”

  那军师上下看了何天舒几眼,笑道:“眼前这位器宇轩昂,必是个高手,我们自然会认真对待,稍等。”

  然后,冲旁边一位一拱手,道:“还请二当家的出手,让他们知道您的厉害。”

  那旁边的二当家则不言语,拿了朴刀,甩镫下来马,走到何天舒跟前,摆开了架势,道:“请。”

  何天舒见人家准备开打,自己也就不再客气,也是手捏剑诀,挺身一剑刺入那人的招式之中,于是两人你一招我一式,打将起来。

  何天舒虽然上手时很谨慎,其实内心也是有些轻视的,作为缥缈派的弟子,一向都是骄傲的主儿,虽说他不是帮中的核心弟子,可一向很有自信,并不认为这打劫的莽汉会是自己的对手。

  可几招过后,他却发现,那人并不像自己想象般的不堪,人家攻防有道,对打之中游刃有余,何天舒不由立时收蹑了心神,认真对待起来,剑招更是“刷刷”一招接着一招,围着二当家的不停进攻,而二当家的见何天舒招式变化,也是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刀势大开大合起来,竟是以攻为守,让何天舒没有占得一丝便宜。

  浣溪山庄的众人跟何天舒初时心情一般,可等看到何天舒并没有占得上风,这才有些心惊,等仔细看了那强人的刀法,更是诧异的。

  欧燕眉头皱着,对秦大娘说:“秦大娘,这草莽之中何时出了如此高手?难不成几日不见江湖中的武功都有大大的进步?我缥缈派的弟子居然连一个劫道的都拿不下,这太阳是打西边出了的?”

  秦大娘也是一脸的迷茫,道:“庄主明鉴,还真是这样,瞧这情形,这强人不比何天舒弱,这等身手怎么能落草为寇?确实奇怪。”

  古人云的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众人都是担心之余,只有张小花是一脸的不解,为何?

  自何天舒跟强人开打之时,张小花就一个劲儿不停的在心里念叨:“这何队长是干嘛呀,怎么净跟他逗着玩?就这招,用渝老教的那个剑招的第三个变化,不正好从他的侧面刺入吗?咦,还有这招,他都挥刀前砍了,用剑招的第十个变化,身形不正好探入他的怀中,一剑即可伤敌?晕~还有这招,用第一个变化呀,多么的简单呀,嗯,估计是何队长逗他玩吧。”

  其实,且不说张小花这种纸上谈兵的主儿,只是在旁边看了,才知道怎么做,若是真的让他上前迎敌,人家一挥刀,他就不知怎么办了,更别说从心里想起什么招式;而且,古人云的好,旁观者清,身处战团之中,时时都有生命危险,哪里有太多的闲暇观察别人的思路?

  当然,张小花能看出这些,更多的,则是渝老教授的剑招变化也确实是一等一的高招,是人家自己保命的东西。

  正在张小花腹诽的时候,场内又有了新的变化,何天舒见久攻不下,不免心里暗恼,似乎脸面有些聒噪,身形一展,又是一套缥缈派秘传的剑法施展出来,这剑招一出,二当家的就不免有些吃紧,左挡右挡,竟然节节败退,可等退了一阵之后,也是刀法一变,一改大开大合的风格,也是跟何天舒刚开始般身形游走起来,刀势也是有些诡秘,不多时,又挽回了颓势。

  两人这样斗了半晌,还是未见输赢,浣溪山庄众人的心有些放下,只有欧燕和秦大娘疑惑不定,不知道贼人是什么来头。

  这时,那旁边的军师说话了,道:“停,停下来。”

  那二当家的听了这话,用朴刀将何天舒的长剑一磕,随后身形一展,退出圈外,默然的看向军师,何天舒见人走了,也不追赶,只是摆了守势,小心的戒备,怕有什么诡计。

  那军师高声说道:“这位兄弟武功居然如此之高,竟能跟我们二当家的平分秋色,真是意外呀,不过,两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打将下去,不免耗费时间,不如这局算平手如何?”

  何天舒不解,回头看看秦大娘,秦大娘身在旁边自然看得清楚,那人确实不比何天舒差的,此时提出平手,倒是对自己有利,于是她也大声说:“好的,军师快人快语,那就这么定吧,稍事休息,咱们就准备第二场。”

  何天舒收了长剑,走回马车,那二当家也重新上马,回到他们那边。

  秦大娘等到何天舒走近,悄声问:“何队长,你看对方身手如何?”

  何天舒有些脸红,道:“此人厉害,跟我斗了半天,还意犹未尽的样子,也许还有后手,这是哪里来的强人,真是费解的。秦堂主,在下有负众望,没有拿下这局,惭愧呀。”

  秦大娘笑着说:“何队长不必介意,本就是消遣,你没有任何闪失的回来,就是很好的,不必在意的,这一山还比一山高,江湖中总会有异人存在,何队长也不用妄自菲薄。”

  等过了一会儿,那军师又高声喊道:“对面的,你们可商议完毕?咱们这就开始第二场的比试如何?”

  秦大娘看看石牛,说:“这场你上还是我上?”

  还没等石牛回答,欧燕在旁边说:“石牛,你上去吧,秦大娘不喜在人前赌斗,你若是赢了,咱们就稳操胜券,最不济就是平局,我们就放弃第三局,看这群强人有何打算?”

  石牛听了,点点头,稳步走上前去。

  那军师看石牛上去,悄然一笑,对着大当家的说:“大当家的,现在就看您的了,让他们看看您战斗的英姿吧。”

  那大当家的呵呵一笑,也是甩镫下马,拿着朴刀,向石牛走过去。

  等走到近前,那大当家虽然个子不矮,可在石牛面前依旧是低了半头,他微微扬了头,看着石牛默然的眼神,笑着说:“这位兄弟,高姓大名?可否让我知道?”

  石牛摇摇头,并不说话,那大当家也不勉强,道:“那,就请这位兄弟出招吧。咦,你不用兵器吗?”

  石牛听了,依旧摇头道:“我的拳头就是兵器,你小心就是。”

  大当家眯着眼睛说:“既然这样,在下就不客气了。”

  说完,拿着朴刀搂头就砍,石牛见刀势凶猛,也不害怕,身形略微一侧,躲过刀锋,一拳向刀背砸去,大当家哪能让他得逞,手腕一转,招式变化,刀锋向石牛的手腕削去。

  石牛虽然神经大条,可并不表示他就很笨,他的大力金刚手虽然现在已经不惧怕兵器,可谁知对手的朴刀是否就是罕见的神兵利器?若是因为大意而受伤,也对不起石牛几十年的江湖经验呀。

  石牛也赶紧变招,躲过刀锋,一掌向大当家的胸口印去,大当家的有些躲闪不及,左手握拳,向石牛的手掌直击过去,于是,这两人刚动手没几个回合,彼此就直接拳掌接触了。

  而很简单的拳掌对击,结果却出乎众人的意料。

  那大当家的拳头击中石牛的手掌,竟如张小花跟余得宜那天一样,当下就斜斜得飞了出去,身子在空中的时候,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大当家的倒没有如张小花般当场就晕过去,而是,快步走到自己的马匹前,拾镫上马,冲军师一摆手,那军师一声大喊:“扯呼~~”

  随后,二当家和没有出手的三当家,以及余下的众人,都一哄而散,向树林中跑去,快如退潮的海水,一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留下浣溪山庄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都是望着前方那片空地,前一刻还是有很多穷凶极恶的强人,要来抢劫他们,而且还煞有其事的提出三场比试,现在却是一个人毛都没有,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

  稍等片刻,众人齐声欢呼起来,就好似刚刚真的经过生死决斗。石牛却没什么太过得意的,举起手掌,上下看看,这才转身走了回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对自己的战绩并没在意。等石牛回到马车前,秦大娘关切的问:“石牛,那人没使什么暗算吧?”

  石牛摇摇头,道:“没有,不过看这人的刀法,似乎不简单的,怎么内力如此之差?我这大力金刚手虽然是厉害,能伤筋挫骨的,若有高深的内功,必是能抵挡的住,看他这样子,并没有习得很深奥的内功心法,应该是江湖中极为普通的功法。”

  秦大娘点点头,道:“估计这个大当家的跟二当家的武功是差不多,那二当家能跟何天舒斗个旗鼓相当,比起你当然就差远的,这一掌震飞也是可能,不过,我总觉得这群山贼很是蹊跷,弄了这个三场两胜之局,如此就这般虎头蛇尾的收场,颇为怪异。”

  秋桐在一边小声的说:“也许,他们见识了石大哥的武功,知道自己绝非力战之敌,就此吓跑了,也未尝可知的。”

  欧燕笑道:“估计就是如秋桐所言吧,你们走江湖时间长,习惯了深层次的思考,而很多的事情,也许从简单的角度来看,这就是一群自作聪明的山贼,先开始用空城计,吓唬咱们,然后就是一群人都杀出来,看我们的反应,若是我们退缩,想必他们就会一拥而上的,但看到我们强硬的准备反击,这才摆下诡计,挑战我们,等到看清楚我们的实力,就立刻逃跑,急急如丧家之犬。”

  大家听了,这才恍然,齐声赞同,虽然秦大娘依旧有些怀疑,但毕竟危机已过,多说也是无益的,也就闭了嘴。

  强人虽然撤走,可这树林还是要通过的,为了防止林内有埋伏,何天舒和几个弟子还是先行施展轻功到林内一探,林子虽说不大,可也不是很小,一盏茶的功夫他们才安然回来,那林中果然空空,并没有半点人影。

  于是,众人这才重新收拾,一众弟子都下了马车,手持了武器,徒步前行,可一直等马车缓缓的过了树林,也未见任何的埋伏,这才相信那群山贼真的是跑了。然后,众人都上了马车,一路疾驰而去。

  离这座树林不远处的一个山谷内,那群山贼都下来马匹,盘腿坐在草地上,那军师笑着对大头领说:“老赵,我这军师扮的如何?”

  老赵笑了,说:“很好,不枉人称奇才,这一手,是我等学都学不来的。不像老洪,一脸的死人相,什么话都不敢说,唯恐露出什么马脚。”

  那三头领没好气的说:“我本来就是不是来演戏的,打打杀杀还行,让我扮山贼,不好入戏的。你们非得让我来,那我只好就不说话了。”

  那二头目说:“这缥缈派的弟子还真是了得,刚才跟我交锋的那个姓何吧,名不见经传的,居然一手好剑法,差点逼得我使出绝招,好在齐秀才阻止的及时,这才没有露了马脚。”

  齐秀才说:“我就知道,马哥不服输的,事先说好的就是探听他们的实力,落败了也不打紧,马哥又何必当真?不过,老赵,那个石牛真得那么厉害,一掌就能把你打得吐血?”

  老赵看看几个人的关切,神秘的笑笑,说道:“你们还真以为我被那个石牛能把打伤,那我们这场戏就极度成功的。据可靠的情报们这个石牛是他们这一行人中,武功最高的,若是真正的全力应付,百十招之内也未必能分成胜负,不过,若是要一掌就把我给震吐血,那他倒是痴心妄想,我不过是咬点舌头,吐出一点血丝罢了。”

  众人这才恍然,一起竖起了大拇指。

  随后,那齐秀才又道:“这群人中除了石牛的武功最高,我们已经心中有底,其次就是秦大娘了,她的武功我们早有分寸,不过,据情报,她这些年也是勤学苦练,不会有太多的出入吧。”

  老赵眯着眼说:“这个主上说过,不必太过试探的,这个女子历来狡猾,怕别她看出什么破绽,她的武功有些增长,但远远比不上石牛,你们放心,不过,这多出来的姓何的,倒是棘手,虽说不能武功不是太高,可也牵制咱们一个好手,如此一来,咱们的人手倒是不够,其他的弟子想必也就那个样子,咱们手下的弟兄就能应付,齐秀才,你看怎么办?是等主上再派人过来,还是……”

  齐秀才笑道:“这个,诸位就不用担心了,主上自有安排的,咱们的行动要做就一定做到万无一失,一击必中,不能有任何人逃的出去,否则万一让缥缈派的欧鹏查出此事,可是非同小可的。其实他们的实力也就是这样,主上有一万种办法搞定,不过是为了不露破绽,这才小心翼翼,诸位先养足精神,等主上的下一步计划吧。”

  众人皆不言语,静坐起来。

  那齐秀才则走到偏僻之处,拿出纸笔,在纸条上写了些什么,随后,叫了一个锦衣的汉子,把纸条交给他,又在耳边叮嘱一些,这才让他走了,那锦衣汉子从树上解下缰绳,骑上马匹,向一个方向疾驰而去,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可见骑下马匹很是神俊。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