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二十二章 劫道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二十二章 劫道

  赶路的日子是极其乏味的,不过,张小花的要求不高,每日都有书籍读,倒也不会介意是否再马车上还是在自己的小屋中。

  反倒是不用下田干活,他读书的时间还是多了。

  马车又前行了十几天,这段时间里石牛的歌声是不断,众人从开始的欣赏,到后来的讨厌,到最后的忍无可忍,鸥庄主也终于出手了,在庄主的阻止下,石牛倒是停了那么半天,可是等到快晚间的时候,看到天边绚烂的晚霞,石牛还是没有忍住,又拉开了歌喉,弄得欧燕哭笑不得,只有让秦大娘陪着说话,心里才稍解烦闷,而后面的众人,一则稍稍的拉开距离,二则听得时间长了,也就熟视无睹,就当是一个巨大的人形乌鸦在聒噪吧。

  刚开始的几天,每日晚间投宿后,张小花都要拉着何天舒出去找地方练拳的,可何天舒似乎吸取了第一天出门的教训,总是推辞,张小花只有自己出去练拳,如此几天,他就奇怪了,在行车中偷偷的问何天舒缘由。

  何天舒笑了笑,就问张小花是否看到随行的其他弟子是否也出去练拳,或者在院子中练拳?张小花仔细的想过后,还真没见过他们练拳的。

  何天舒这才说出缘由,原来何天舒和这些弟子一样,都是练内功的,古人云的好,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这内功的修炼大多都是打坐,聚气,内力搬运的功夫,其实打拳都是为了活动筋骨,就像浣溪山庄的聂小二等人,也都是晚间修炼内功的,而早晨和傍晚的练拳,一则是活动筋骨,二则是熟悉拳法,这出了远门,没有活动的场地,打拳自然就可以取消的,专一修炼内功心法即可。

  而且,据何天舒所言,内功修炼到一定的地步,都可以代替夜间的睡眠,只要夜间打坐几个时辰即可。听得张小花一阵的艳慕,要是自己坐坐就能不睡觉,那该多有意思呀,不过想想自己那到点就要睡觉,一睡着就叫不醒的习惯,心里又不免的沮丧。

  缥缈派的弟子是不用早晚练拳,而张小花不行,他可不会内功心法,只能找地方练拳,而且他还怕人家看到,每到一个地方,吃完晚饭,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个稍微隐蔽点的地方,可以练拳。

  而自从张小花得到那把玩具剑之后,张小花的剑招愈发的进步,十六种变化了然在胸,一经意动信手拈来,随意无比,而且那角度和速度更加的迅捷和诡异,小剑如他自己的手臂般灵活,暖流也粗壮了不少,威力也超乎张小花的预期,自从一次在郊外练剑,畅意的一剑,将一棵大树从中穿出一个碗口粗的大洞后,张小花就再也没有用全力刺过任何的东西了,他唯恐把大树弄倒了,人家找他赔钱。

  不过张小花的烦恼也很快就没有了,南下的路途并非都是官道,走了几日,就开始走一些土路和山道了,而且,夜间投宿也并非都是小镇的客栈,有时也都是自己扎了帐篷,露宿野外的。

  话说这日,石牛当先驾着马车,一行人来到一座山前,山不是很高,却只有一条仅供马车前行的小道,蜿蜒着盘着山行,山上有很多的灌木和干枯的树林,一眼望去,什么都看不真切。

  石牛赶着马车停了下来,回头问道:“秋桐姑娘,上次到这里是怎么走的?这山很是险要,若是有人埋伏,咱们可是铁定吃亏的。”

  秋桐看看那山,皱眉道:“上次就是穿山而过的,也没什么危险,好像从山脚还是有条道,不过,要绕行很远,以前问过向导的,说大概要多花一日的功夫,我上次就是赶时间,就没走旁处。”

  秦大娘想了想,说:“这次有庄主在车上,还是不要涉险的好,看着山形,如果有个大石砸下,任多高的武功都是枉然,还是绕行吧。”

  欧燕不太同意,觉得为了安全而绕远不太划算。

  秦大娘却道:“左右不过是多走一日的路程,这到回春谷也不是几日的事情,而你那种子冬天也不会发芽吧,又何必为了不在意的一日而白白的冒风险?”

  车内的众人也都赞同,好在欧燕也是从善如流的人,并没有固执己见,见众人劝说,也就同意绕行。

  等马车顺着山前的小道走得远了,那山上的丛林间显出几个黑色衣装的男子,看看渐远的马车,打了手势,皆施展轻功,向山上跃去。

  马车上的人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谨慎而躲过一劫,依旧如前般行进。

  而第二日,他们就绕过了这个山脉,重新进入计划的路线。

  接下来的路程依旧不是官道,一直在山间和树林中穿行,不过没有这次的险峻,但,石牛、秦大娘还有其他的弟子也都万分的小心,唯恐出现什么意外。

  但是,天不遂人愿,这日,正行进在到一片树林前,虽然江湖中有云:“逢林莫入”的,可看看眼前这座树林,树也不多,树叶也都掉的差不多,冷风出过,呜呜作响,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危险的,于是众人也就放松了警惕。

  就在石牛唱着歌谣,驾车走进树林时,“嗖”的一声,一只响箭自树林中射出,钉在马车前方十来丈的地方。

  突如其来的箭打断了石牛的歌,他立刻倒吸一口冷气,嘴里“于”一声,用力拉住马的缰绳,生生将马车停下,车里的众人都是在闲谈,这些都统统住了嘴,就算是后面车内的张小花等人,也被这突然出现的状态吓得一愣,很多的弟子,也都在愣神之余,立刻抽出自己的兵器,跃出了马车,准备迎战。

  就在众人紧张之余,从那树林中打马出来一个人,身形高大,穿着很是简陋,手中持了一杆枪,坐下的马儿并不神俊,只“滴答滴的”慢慢的前行,等走得近了,众人才看清楚,那人是一张国字脸,脸型消瘦,眼神很是灵活,眼珠子盯着这四辆马车“滴溜溜”乱转。

  等他走到那响箭跟前,这才停住,双手一端枪,众人大惊,想到:“难不成这人就单枪匹马来挑战我们?”不由,都手中攥紧了武器,可是,停了会儿,也不见那人催马,正纳闷间,就听得那人一声大喊,嗓音比石牛都要高,叫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声音是极其的洪亮,震得树林间竟还有些鸟儿飞起,只是,马车上的众人则看着这个人,心里都泛起了笑意,好像都在看一个笑话,并不答话。

  那人见自己喊话,对方并不答应,而马车上那赶车的大汉,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冷冷的盯着自己看,不由大怒:“看什么看,刚才唱歌的是不是就是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难听之极,没来由污了我的耳朵,快拿银钱出来,我就放你们过去,否则……”说到这里,手中的长枪,空中晃晃,以示威胁。

  石牛本想看看这劫道的有什么本领,可听他说自己唱歌难听,简直就是揭了自己的逆鳞,心中大怒,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赤手空拳的向那强人走了过去,那人见马夫从车上跳下,径直奔自己而来,不由一愣,等石牛走得近了,手中长枪一抬,一手拉了马的缰绳。

  浣溪山庄的众人都以为他要打马前行,拧枪刺向石牛,虽然众人皆知石牛一身的外家功夫登峰造极,可赤手对阵长枪,众人也还是替他捏了把汗的。

  然而,那人一拉马缰,并不前冲,而是马头一带,打马回去了!

  不仅是石牛,就是围观的众人也是哗然。

  这是干嘛?

  正在大家愣神的功夫,那人就回到了树林间,一溜烟间不见了踪影。

  石牛皱着眉头,正待回身,就听得树林间一阵的锣响,又从里面冲出四匹大马,马儿身后则是十来个挥舞着兵器的大汉,随着马儿奔将出来。

  马上之人来到石牛的前面就停住了,一排四个人,除了最靠边是个文弱书生打扮外,另外三人皆是粗壮的汉子,劲装打扮,手中都是拿着一把朴刀,立在马上并不搭话。

  那书生则策马上前一步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居然胆子不小,在牛二面前也还沉得住气,想必也是练家子了。”

  石牛皱眉,道:“你管我是哪里来的?如是识相,赶快让开道路,让我们通行,否则就不要怪我等不客气。”

  那书生还没笑呢,旁边围上来的那群强人倒先哄笑起来,似乎还从未见到如此嚣张的被抢劫者。

  书生又说:“这位兄弟,我观你身材高大,器宇轩昂,想必是练武的,有几手绝活,不过,你没看看对面的对手吗?这可是我们三位当家的,还有十来个弟兄呢,就算你有高强的武功,一身的精钢,又能捻几根钉?不若,早些留下金银,大家彼此有了脸皮,以后也好相见的。”

  石牛“噗嗤”笑出声来,道:“你石爷爷从来都是抢别人的主儿,哪轮到别人在我面前聒噪,惹我兴起,直捣了你们的老窝,席卷你们的金银。”

  这时,正中马上那人皱眉道:“军师,何必跟他啰嗦,我等一拥而上,还怕他的武功,先抢了马车,有钱就抢,有女人就掠了,岂不是痛快?”

  浣溪山庄等人本来是一些人在车外,一些人在车内,都是看热闹的样子,听强人头目如此说,很有侮辱庄主等人的意思,不由大怒,都拿了武器跳下车来,除了几个女弟子守着马车周围,其他人人等都排在了石牛的后面。

  而何天舒则低声吩咐张小花一声,自己也抽出长剑,守在欧燕她们的马车旁边,张小花并没有下车,走到马车的车首,跟赶车的弟子坐在一起,饶有兴趣的看着场内的情形。

  对面的军师看到马车上稀里哗啦下来不少手持武器的人,脸色也有些变化,随后,笑着对那首领说:“大头领息怒,如今的江湖已经不比以往,野蛮的打杀已经过去,现在都讲斯文,讲以武服人的,像我等虽说是劫贫济富,行那天道,也是要顺应时代的潮流,与时俱进,否则可就要被同行耻笑的,古人云的好,宁丢十两银,不丢一寸脸,就算是此次我们不能得胜而归,也要做一个有志向,有思想,有抱负的强人。”

  那旁边一个头领“呸”了一声,道:“老子以前畅快了打劫,如今怎么都成了什么样子?还要讲斯文,看人家给你讲吗?都拿了兵器,还不快动手?”

  大头领说话了,道:“老二,稍安勿躁的,现在不都讲集团化,规模化嘛,我们若没有了名声,谁人来投?若是我们自己不做大,最后岂不是要被别人吞掉的?我看军师所说有一定道理,若是不能以武服人,我们再动手不迟嘛,左右都是动刀的,换汤不换药嘛。”

  强人们的这些话,倒也不瞒着浣溪山庄等人,众人听的是一愣一楞的,不知所措,这到底是劫道的还是来传教的?

  这时,那军师又催马上前一步,对石牛喊道:“这位兄弟,你也看到了,我等非不讲究之人,但禀了替天行道的职责,不得已而为之,本是好说好商量,让你们拿了金银就放你们走的,看你们的架势,似乎并不乐意。好在你们运气好,遇到我等,在下不才,年前刚从海外学成归来,习得海外新型劫道手段,想在这里一展抱负,既然来到我的地盘,自然是我做主的,若是我等划下道来,你们过关,我们大头领是讲斯文的,必然放你们过去,若是输了,就不要怪我们粗鲁,留下金银美女。你们看如何?”

  这席话众人倒是听的明白,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回答?平日遇到劫道,大家刀枪上前见了真章即可,现如今,这个海归居然讲起了规矩,让大家没来由的心里没底儿。

  这时,马车内没有露面的欧燕,伸出手来,对马车外的一个女弟子招招手,那弟子探头过去,欧燕吩咐几句后,女弟子走到石牛旁边,也是一阵耳语。

  石牛听了,不禁大皱眉头,然后对那群强人说道:“好吧,我家主人说了,让你们划出道来,我们一并接了,倒要看看你倒是是公派出去的,还是偷渡出去的。”

  那军师一听大喜,道:“如此甚好,大家和和气气分出胜负,莫要流血,唉,现如今江湖中还是有些人动不动就要见血,就要舞枪弄棒的,多不好呀,就算是伤不到人,伤了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免不了破坏生态环境。哦,不多说了,在我们的地盘,我们有自己的规矩,看到你面前气势冲天的三位英雄了吧,这就是三关,若是你们有三人分别对我们的三位头领,你们胜两场,就算你们过关,若是你们败了两场,就要留下四辆马车和一众女子,你们看如何?”

  山庄的众人听毕,皆是一拍额头,额滴神呀,说了半天,不就是三场赌斗?亏了还是海归,不是偷渡的,就是野鸡门派出来的,弄得如此啰嗦,不过,劫道劫到如此境界,也算是一绝吧。

  石牛当然是不敢随便答应的,他快步走到马车前,欧燕打眼一看,这强人倒是会算计,自己这面加上何天舒,正好三人,就是再多一个,也不好凑的。不过,石牛倒是不愿意,道:“庄主,这群小崽子,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干嘛费这般的周折?”

  秦大娘笑着说:“我们出来这么久,都觉得闷的慌,整日就知道赶路,如今又现成的乐子送上门,干嘛不好好的享受?我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强盗了。”

  石牛本就是个不解风情的人,见庄主和秦大娘如此说,也懒得理会,就回到阵前,说:“好吧,我家主人同意了,不过,我们还有个问题,若是我们赢了呢?你们怎么办?”

  那军师似乎不好意思的笑道:“这个我们倒是没想过,不过我的地盘我做主,规矩就是我定的,你们赢了就让你们从我的地盘过去,这总行的吧。”

  石牛也懒得跟他多说,摆摆手说:“三场同时开始,还是一场一场的比?”

  那军师眼珠子转了转,说:“自然是同时开始的好,时间就是银钱,早比完了早休息嘛,你们也好早点过去,你看如何?”

  石牛正待答应,这时,从马车中传出一声黄鹂般的话语:“不妥。”

  那些强人听了,不禁都是眼睛一亮,目不转睛的望着马车,等待着美女的出现。

  可惜等到秦大娘的出现,一众人等都耷拉了脑袋,无限惆怅,声音这么好听,人怎么就这么平常呢?

  秦大娘站在车头说:“若是三场同时比试,岂不是要分成三个地方?如果你们手下不信守承诺,一拥而上,我们的马车不就危险了?我们建议还是一场接一场的比!”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