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二十章 玩具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二十章 玩具

  石牛平稳地驾驭着马车,穿过不短的小道,很快就驶入平坦的大道,这时的官道人和车也还不多,石牛赶着马车愈发的加速。

  后面的三辆马车也是不停的追赶,可很快就显示出驾车人的水准,这三辆马车被远远的落了下来。

  石牛似乎并不知道,依旧快马加鞭,很是享受这种久违的感觉,好在心细的秋桐发觉,这才阻止了他,石牛不好意思的说:“好久没驾车了,一不小心,一不小心啊,以后我慢点赶车。”

  石牛放慢了速度,后面的马车这才赶了上来,车里的秦大姐皱着眉头,说:“石牛,快点赶路是对的,但一定要保证庄主的安全,如你这样,庄主岂不是没有人来保护了?”

  这话石牛有些不是太爱听,道:“如果是遇到敌人,就靠后面的那些人,怎么够看?不还是要靠我们出力?”

  秦大姐笑道:“就知道跟你这种人说话艰难,这江湖中不光是有武力,还要靠脑子的,古人云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还是小心的好。”

  石牛对秦大姐也是有些畏惧和敬佩,不再说话,只是小心控制了马车的速度,让后面的马车不必费力追赶。

  车行不久,已经离平阳城远了,那官道上少了行人,多了车辆。

  路边也多是田野,不时有村庄在视野中出现。

  高高的艳阳,照耀的大地,又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

  似乎是情绪高涨,石牛边赶马车,边唱起了歌“妹妹你做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石牛的嗓音如他身材般高亢,四辆马车上的人皆能听到,不由都对他有刮目相看的感觉,想不到这么粗鲁的汉子居然还有如此的柔情,几个女弟子的眼中也现出了温柔。

  可惜没过多久,石牛的尾巴就露了出来,这石牛竟然只会这一首歌,一路上,从早到晚,只是翻来翻去的唱这么几句,唉,即便是美味的佳肴也禁不住天天吃的,更何况是那简单的几句歌谣?

  等到晚间要投宿的时候,除了石牛,众人都有口吐白沫的心思了。

  长途行路,最重要的是安排好食宿,好在这条路是秋桐前段时间走过的,早在出庄之前,众人已经把行走的路线,休息、打尖和住宿的地方都商议好了,只按照计划行事即可。

  这天夜里一行人住宿的地方是个小镇的客栈,虽说是客栈,却比张小花以前住得车马行的地方要好的多。

  浣溪山庄的人把客栈唯一的小院都给包了下来,让客栈那胖乎乎的老板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人前人后的忙乎,唯恐有哪里得罪了难得一见的贵宾。

  可惜,山庄的人一进小院,就有两名弟子把守了院门,禁止别人出入,就是客栈的老板都被拦在了门外,而众人的吃食也都是由专人到镇上采买,让守在门外的老板丝丝心疼,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不过,转头再想,人家住店给的银两远超自己的心理价位,赶紧就打消了抱怨的念头。

  虽说天色已晚,可是山庄的人还真是有真本领,不多时就从镇上买了不少的东西回来,由跟随的厨师整理开火,也是不多时,就弄出了两三桌的吃食,张小花不是山庄的小厮,却也不能如何天舒般到大厅与欧燕等人一同进食,就在小屋中同一众人简单的吃了。

  吃过饭,小院各处已经点燃了灯笼,这个院子也是不小,屋子很多,张小花居然能跟何天舒两人住一间。等张小花就着灯火,准备看书的时候,何天舒叫住了他,说:“张小花,想不想跟我出去一趟?”

  张小花愣住了,说:“都这么晚了,还不早点睡觉,出去干嘛?”

  何天舒笑道:“自然是有理由的,你去不去?”

  张小花皱皱眉头,突然想到了马景,难道何队长也有这样的癖好?

  张小花劝道:“何队长,都走了一天,您不累吗?还是早点休息的好,再说那些地方听说也不干净,还是少去为妙。”

  何天舒一愣,旋即展眉大笑,一个爆栗凿在张小花的头上,说:“你这小孩子,知道的还挺多,都说书生心眼多,果然是不错的,没认字之前的张小花可是不知道这些的。”

  张小花捂着脑袋,委屈的说:“知道又怎么了,总比你去那里的好吧。”

  何天舒笑道:“你想哪里去了,我看这天色还尚早,古人云的好,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今日你可否练拳?咱们出去疏松筋骨总是可以吧。”

  张小花这才明白何天舒的意思,更是不好意思,说:“还是不去吧,这都几时了?我还想早点睡觉呢。”

  何天舒道:“张小花,说起练功的时辰,这你就不懂了,这练功的时辰,最好是子午卯酉四个时辰,子时是阴阳交替的时候,这时练内功最是合适,你虽然不会练内功,就是练拳法,也是很有益处的。算了,你去不去吧。”

  张小花犹豫了一下说:“何队长,我这人睡的早,好像没有捱到过子时。好吧,反正今天中午和晚上都没有练拳,我就跟你去吧。”

  于是何天舒就带着张小花走了出来,小院的外面有一些弟子在戒备,何天舒跟他们说了,这才出了小院。

  刚出小院,就碰到了胖乎乎的店老板,看到小院中有人出来,胖老板堆着笑脸迎了上来,待听到何天舒想找一个有树林地方,却是一愣,仔细想了半天才指手画脚的指出位置,甚至想让一个店伙计带他们去。

  何天舒自然是不想让别人跟着,拒绝了胖老板的好意,带着张小花就出了客栈。张小花是不怎么记路的,刚才店老板说的他基本都没听到脑子里,有何队长在前面带路,这种事情就不用他操心了。

  可是没过多久,张小花就觉出不对,前面的何天舒每走到街口都是要踌躇一下,才举步的,张小花就怀疑何天舒是否是迷路了。

  果然,又走了几条街,何天舒停住脚步,回头问张小花:“咱们走的路对吗?”

  张小花翻翻白眼说:“都是你在前面领路,对不对,我这么知道呀。况且,我是天生的路痴,从药田到山庄的门口都记不住,更别说是这个陌生的地方了。”

  何天舒苦笑道:“看了得找人问路了。”

  可是这会儿的天色更晚,路上本就人少,谁也不知道何天舒走到哪里,一片黑漆漆的,上哪里找人打探?

  何天舒看看四周,指了前面的一个小灯笼,说:“走吧,到那里看看,随便找人问问吧,不行就回客栈吧。”

  张小花自然没有异议,跟着何天舒就向灯笼处走去。

  等走到亮光处才发现,这居然是个小小的兵器店,这么晚了还没有打烊,何天舒心里也是奇怪。

  何天舒走进店里,里面虽说不是漆黑一片,却也只有一盏油灯,看得并不仔细,只不过,一走进小店,就能闻到一股子酒味,再看时,一个铁匠打扮的人伏在案上睡的正酣。

  两人恍然,不是店主勤奋,而是睡得太早,忘记关门。

  店里摆了不少的刀剑等物,想必是这铁匠打造的,何天舒也没有急着上前去叫醒主人,饶有兴趣的拿起一把钢刀看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就如读书人,在街上遇到书店一般都会进去看看,不过是否会买书,但找几本书翻翻却是免不了的,习武的人也一样,进了兵器店,不拿几样兵器鉴赏一下,也是不行的,这可不是附庸风雅,想必是人的同性吧。

  不过,等看了手中的钢刀,何天舒随意的神情收敛不少,想不到自己随便走进的小店,兵器的质量竟然不错。

  随即,何天舒就认真的挑选起来,想好好的找,看有没有更好的东西。

  张小花却对这些不感兴趣,不过,街道很是冷清,还是店内好,有呼噜声,有人影,他也随便走着看看。

  何天舒是使剑的,挑选的当然是钢剑。

  他从架子的一端挑到另一端,却没有更好的发现,要说剑的质量,还真没的说,挺好的,不过,比起何天舒自己使用的剑,还是差了一点,很难让他生出掏腰包的念头。等他走到了尽头,看到架子的底层放了一个匕首一样的东西,黑乎乎的看不真切,于是他就弯腰从架子上拿了起来,那匕首入手一阵的冰冷,还颇为沉重,等何天舒拿到眼前,才看清楚,这不是一把平常所见的匕首。

  与其说它是匕首,不如说它是一把小剑,普通的匕首都是有个木质的手柄,前面是锋利的刀刃,而这把匕首则是跟宝剑一个样子,剑柄和剑刃是一体的,都是用一种金属铸造而成,不过那剑刃和剑柄的比例并不协调,剑柄比常见的宝剑小了一号,而剑刃却是比常见的剑刃小了很多,何天舒小心的用手摸摸剑刃,似乎并没有开刃,他不由的皱了眉头,这是什么东西?

  小孩子的玩具吗?

  他抬头,正想叫醒店主,却看到张小花无聊的转来转去,然后回头看看自己手中那个小了一号的剑柄,就叫了声:“张小花,过来一下,给你看个好东西。”

  张小花应声过来,看着何天舒递过来的东西,奇怪道:“何队长,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一把玩具小剑?不过比我小时候玩的大不少的。”

  何天舒笑着说:“估计是铁匠没事儿打了玩的,你拿去看看,喜欢的话,我买给你玩。”

  张小花并没有接,说:“我又不是小孩子,要买就给我买真的宝剑吧。”

  何天舒说:“你又没学什么剑法,买宝剑干嘛?况且……”

  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本来他想说的是,你的手还能用剑吗?但一想到这样说一定会伤了张小花的心,这才赶紧住了嘴。

  张小花却没明白,问:“况且怎么了?”

  何天舒连忙掩饰,说:“况且,这宝剑也不知道多贵,我还是考虑考虑吧。”

  张小花“哧”了一声,转身要离开,说:“那这个玩具我也不要的。”

  不过,他转身的时候,却是不小心碰了一把加上的宝剑,“咣当”一声,剑落在地上,声响不小。

  那睡着的铁匠,听了声音蓦然抬头,喊道:“抓小偷~”

  等他看到拿着小剑的何天舒和站着的张小花,赶紧抹去嘴巴的哈喇子,笑着走过来,说:“不好意思,客官,您相中了什么?刚才是我做梦,抱歉抱歉。”

  张小花弯腰,用左手把掉在地上的宝剑捡起来,握住手里,说:“你要是再不醒,我们真把这剑就拿走了。”

  那铁匠笑着说:“看两位器宇轩昂,怎么会是那样的人?说笑了说笑了。”

  那店中光线暗淡,还是能看出别人的气质不凡,这铁匠的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铁匠看到何天舒手中那的小剑,说:“客官真是眼光独到,这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传承了百年,今日被你一眼就相中了,在下说不得就要忍疼割爱了。”

  何天舒笑眯眯的用手捻了一下小剑上的灰尘,说:“这就是镇店之宝的待遇?怎么也不拿个东西遮住呀。而且,你这镇店之宝拿来干嘛用?是匕首吗?怎么就不开刃?是宝剑吗?怎么这么小?”

  铁匠被问的说不出话来,讪讪的说:“好吧,那我只好说实话了,这是百年前,我爷爷的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当在我们店内的,说是仙家的宝贝,不信你掂量一下这分量,多重啊,普通的金属又这个分量吗?”

  何天舒依旧笑,说:“我就奇怪了,人家当东西怎么不去当铺,来你这里干嘛?算了,本来我还想看看买把宝剑的,我还是不看了,说着,作势就要把小剑放到架子上,准备出去。

  那铁匠赶紧拦了,说:“好了,客官,你真是厉害,我实话说吧,这是我从乡间淘来的玩具,看着分量挺重的,本想放到炉火中熔了打把兵器,可是怎么都熔不化,就扔在那里了,想着卖给小孩子玩,可是又太重,没有小孩子爱玩,扔在哪里好多年,客官,你看看别的兵器,要是相中了,买的多,我就把这个玩具免费送给你如何?”

  何天舒撇撇嘴,说:“还买的多?我看你这个店子如此偏僻,能有几个生意?而且我就一个人,能买几把宝剑?不过,看你的手艺还行,我先调调看吧。”

  说完,随手把小剑递给了张小花,张小花的左手正拿着宝剑,只好用右手来接,入手果然如那铁匠所言,有些分量,怪不得小孩子没法玩呢,然后,也随手把左手的宝剑递给了何天舒。

  何天舒接过张小花递过来的宝剑,仔细看了,说:“这把宝剑还真不错,掌柜的,价格如何?”

  那铁匠见何天舒相中,说:“客官,真是好眼光啊,这可是我店的镇店之……”说到这里,看何天舒一皱眉,赶紧改口,道:“哦,说错了,这可是我爷爷打造的东西,都在这里摆放了好多年了,您可是好眼光,就冲您的眼光,不二价,二十两银子。”

  何天舒笑了,说:“您的爷爷是否是欧冶子?”

  铁匠一愣,道:“不是呀。”

  何天舒道:“若是欧冶子,莫说是二十两,就是二千两,我也买了。不过,若不是,那价钱可就太贵了。”

  铁匠问:“那客官感觉多少银子合适?”

  何天舒道:“二两足矣。”

  铁匠怒道:“你这不是打发叫花子,一点诚意没有。”

  说完,故作夺剑状。

  何天舒也不动手,听任他把宝剑抓住,不过,铁匠并不拿过来,只是说:“客官如是有诚意,不妨再多加一点。”

  张小花在旁边看两人说话,感觉很是无趣,就把手中的小剑拿到眼前打量。

  这小剑虽然满是灰尘,不过,看上去整体黝黑,隐隐还有些许的反光在里面,张小花很是奇怪,就用左手的手掌拂去小剑上的灰尘。

  可是,当他的左手抚上小剑时,他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就好像这把小剑跟自己的左手有联系似地,而他把左手拿开,感觉就立刻没有了。

  于是,张小花就把这个小剑从右手移交到左手,入手的瞬间,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由心底而生,似乎,这小剑就是自己的左手,或者说自己的左手长出了小剑,很是奇异,等张小花用右手拂去剑上的浮尘,仔细看时,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只是黝黑的金属,并没有反射什么光线,偶尔也能从小剑的剑身看到一丝的闪烁,不知是否是在灯光下看的缘由。

  不过,不管这小剑是什么,玩具也好,匕首也罢,张小花决定自己一定要拥有它。

  这时,铁匠跟何天舒的交锋也基本落了幕,何天舒说:“这样吧,咱们也不多说了,彼此都让一步,七两银子吧。”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