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一十八章 庄主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一十八章 庄主

  但是,秋桐带着张小花没走多远,就改变主意了。

  欧燕之前并没有跟秋桐说过要给张小花拿什么书籍,而且庄主的书房,在没有庄主的同意,贸然带旁人进去,很是不妥。

  所以,秋桐带着张小花来到大厅外边。

  刚刚走近大厅,张小花就听到里面有两人在说话,一个声音极其的好听,似出谷的黄鹂,让人久听都是不厌的,而另外一个虽然也吐字圆润,不急不慢的,却还是没有那种扣人的韵味。

  张小花不由的就以为说话好听的就是庄主欧燕。

  其实在来内院的时候,张小花就开始猜测欧燕的容貌和声音,自己来浣溪山庄数月之久,欧燕待自己是极好的,自己竟没见过人家,这次来,既是还书借书,更是要当面感谢对自己的照顾。

  秋桐让张小花等着屋外,自己进去禀告。

  秋桐进了大厅,里面两人的说话声也没有了,张小花听到秋桐在里面说:“庄主,药田那边的张小花过来还您的书,还想再借一些,您看要借他什么书籍?”

  这时的张小花更是竖起了耳朵,想知道是哪个声音回答。

  可惜,令他失望的是,那个温润的声音响起:“咦~,这么快就看完了?莫不是这小子瞎胡翻翻的吧,让他进来,我问问,若是真的看完,弄懂了,再借不迟。”

  原来,那巨好听的声音,竟然不是欧燕的说话声。

  秋桐出来示意张小花进屋,等张小花小心的进了屋,这才看清,大厅的正上方坐了一个二十来岁,长的甚是端庄秀丽的女子,那气质竟然如刘倩般,皮肤皆是白皙莹润,若不是当前这位是丹凤眼,而刘倩是杏仁眼,张小花真要脱口而出叫声“大嫂”的;而大厅的侧面,则坐了一位面貌普通的中年女子,长得很是黑糙,衣衫虽然艳丽,却掩饰不住似桶的腰身。

  张小花不禁一愣,难道刚才那绕梁三日的声音莫不是这个女子所发出的?

  这时,欧燕说话了,道:“你就是张小花吗?”

  张小花连忙收回目光,深深施礼,道:“是的,庄主姐姐,我就是张小花。”

  欧燕有些楞,差点笑出声,道:“姐姐?呵呵,好久没人叫我姐姐了。张小花,你的小嘴还真是甜。”

  张小花倒是没觉得,不禁挠头,道:“有什么问题吗?庄主姐姐。”

  欧燕倒是没有恼的,只是问:“你怎么想起叫我姐姐的?”

  张小花奇说:“庄主比年纪大,我自己是要叫姐姐的,更况且,庄主跟我大嫂长的很像,刚才我就差点叫大嫂的,对了,我大嫂叫刘倩,她跟我大哥结婚前,我就叫她刘姐姐的,所以,我感觉庄主很亲切,当然更应该叫姐姐的。”

  旁边的那个黑糙的女子说话了,清脆的声音在张小花耳边响起:“呵呵,这个小花,还真是有趣,好久也没见过如此纯朴的孩子了。”

  张小花看着这个女子,不禁说:“姐姐的声音真是好听。”

  欧燕笑了,说:“你就叫她秦姐姐吧,多叫几声,她就多跟你说几句话,让你多多的听听。”

  那女子原来是缥缈派鸣翠堂的秦大娘。

  张小花听了,老老实实的对那女子说:“秦姐姐好。”

  秦大娘不由一愣,笑着说:“别人都叫我秦大娘的,你小子,居然叫我姐姐,也罢,听起来很是舒心,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姐姐的,尽管开口就是。”

  欧燕更是笑了,说:“张小花,还不快谢过秦姐姐,她可是不轻易开口的。”

  张小花倒是一头的雾水,施礼道:“谢谢秦姐姐。”

  其实他心里都是不以为然,天上不会平白的掉馅饼,自己跟人家初次见面,断不会为一个称呼就帮自己的,也不知道欧燕是什么意思,大抵是说着玩吧。

  众人又调笑着说了几句。

  欧燕才问起张小花:“张小花,这几本书你都看过了?看懂没有呀。”

  张小花老老实实的说:“看过了,庄主姐姐。”

  欧燕这次有些皱眉头,道:“庄主姐姐听起来挺别扭的,你叫我欧姐姐或燕姐姐吧。”

  张小花想了想说:“知道了,欧姐姐。”

  欧燕却是不太信张小花的话,说:“张小花,这看书最忌讳的就是不求甚解,贪多嚼不烂,上次听何天舒说你已经读了不少的书籍,这次拿了这么多书,这么快就看完,你能记得住,读得懂?”

  张小花有些急,说:“真的,欧姐姐,我全懂的,可是就是因为我把这些书都看懂了,才发现自己不懂的也太多了。”

  欧燕听他这么说,神情倒是一松,说:“这样啊,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说完,欧燕翻翻那些书,从里面挑了一些问题,让张小花回答。

  在张小花眼中,这些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在书上都写的清清楚楚,所以他不假思索就回答出来,很是流利。

  欧燕见张小花回答的迅速,几乎就是接着自己的话语说出的,很是高兴,又拣几个并没有在这些书中的问题,让他回答。

  这次张小花倒是思索一下,根据自己读到的知识,回答出自己认为合适的答案。

  欧燕听了,更是高兴,指出张小花回答的不妥之处后,说:“张小花,看不出来,你居然真的对这些说掌握的很是精通,很好的,你且等着,我再给你多拿些书籍出来,你好好的看看,有不懂的地方,就过来问我。”

  说完,向秦大娘告罪一声,满脸笑容的带着秋桐先出去了。

  大厅之中,就只剩下秦大娘和张小花两人。

  秦大娘见张小花低眉顺目的站在那里,就跟他拉起家常,问起张小花的近况。张小花对这位说话很是好听的姐姐,也不避讳,将自己如何来的平阳城,如何来的浣溪山庄,还有自己受伤等事情说了一遍,唯有北斗神拳和剑招的事情没有说出来,秦大娘听了张小花的遭遇,也是唏嘘不止,更是想到了自己幼年的经历,不由对张小花更有了亲近之心。

  正说间,欧燕回来了,后面的秋桐竟然拿了个白布的包裹,很是沉重的样子,张小花赶紧跑过去接过来,入手也是一沉,想来里面装了不少的书籍。

  欧燕坐到座位上,说:“张小花,这些是我根据你的情况,挑出来的书籍,你好好的阅读。刚才,听秋桐讲,你居然懂得理论结合实践的道路,真是不错,要沿着这个大道,继续走下去,能走多远走多远,对你,对咱们山庄都是有好处的。”

  张小花笑道:“好的,欧姐姐,我会努力阅读,好好实践,希望能帮助欧姐姐解决种子的问题。”

  一说到种子,欧燕难掩眉间一缕愁容,说道:“你的期望是好的,不过,若是光看这些书就能找到原因,我早就从里面找到了。”

  张小花有些尴尬,这个决心看来表的不是时候,道:“古人云的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大家一起想办法,未必就没有希望的。”

  欧燕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很多的事情,不是人多就能解决的,还是要有高级人才才能处理的呀。”

  然后,欧燕沉吟片刻,说:“张小花,你先看看这些书籍吧,等过段时间,我带你去看看真正的专家,人家是怎么侍弄草药的吧。”

  听到这席话,秋桐脸色一变,说:“小姐,你决定自己去了?”

  秦大娘也说:“燕儿,你要想清楚,路途遥远,千里迢迢,你这身体能吃的消吗?”

  欧燕笑道:“秦大姐不必替我担心,路途虽然是远了点,上次秋桐不也是走了一遭的?我这身体并不比秋桐弱到哪里,我怎么去不得?”

  秋桐央求道:“小姐,还是我再去一趟吧,您肩负山庄的命运,还是呆在山庄主持大局的好,这些跑路的活儿,还是让我们去做吧。”

  欧燕苦笑着说:“眼见着就是一年过去,这些种子依旧没有动静,这可是关系到缥缈派实力提升的大问题,我当日可是在大哥面前打了包票的,若不能解决,我岂不是成了派中的罪人?”

  秦大娘也劝道:“这些种子早已失传,具体的种植方法,也许早就没了,你当日在帮主面前虽说打了包票,可是大部分不也都种植出来,何必在乎这一点点?”

  欧燕更是苦笑道:“正是这一点点才是重中之重的,上次秋桐去了那趟,人家闭门不见,想必是认为咱们不够重视,若是我再不去,这条门路岂不是也断绝了?”

  秦大娘和秋桐见劝阻不了欧燕,也就不再说话,只有张小花听这三人说来说去,如听天书般,不知在说什么,似乎是自己受伤的那段时间,秋桐不是说她去了南方,没有来看自己吗?听这个意思,是去请人解决种子的问题,可人家觉得秋桐身份不对,闭门不见,秋桐空着手回来了。现在欧燕要亲自去,嗯,听欧燕的意思,还要带自己也去,另外的两人觉得欧燕身份尊贵,怕出意外,这才阻止吧。

  张小花想明白了,又看到三人有些兴趣索然,赶紧谢了欧燕的借书,就要告退。欧燕笑着又鼓励了几句,这才让秋桐带他下去了。

  秋桐心情不是很好,沉着脸带张小花来到秋菊她们的那个院子,说:“张小花,下次要找我或者庄主的话,就不要再贸然的往里面闯了,虽然你年纪小,但还是要遵守山庄的规矩,在这里等看到秋菊或别的人,让她们进去找我,好不好?”

  张小花笑道:“知道了,秋桐姐姐,别不开心了,我相信肯定有解决的办法的。”

  秋桐强展笑颜说:“知道了,小花,你也努力吧,希望你能帮得上忙。”

  看着张小花拎着一兜的书籍走远了,秋桐这才回身快步走了。

  张小花左手拎着一大兜的书籍往回走,也亏了张小花单臂有五百斤的力气,这才显得举重若轻,换了别人,还真够呛,也不知道刚才秋桐是怎么从书房拿到客厅的。

  等张小花回到屋里,把那包裹扔到炕上,喝了点水,打开看时,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我的乖乖儿,还真不少,大致数数有几十本之多,怪不得如此沉重。”

  不过,旋即张小花又是喜上眉梢的,这么多的书籍,漫漫长夜有所依靠了。

  晚间,等张小花练完武功,随手打开一本书的时候,突然发现跟以前的书籍有些不同,首先,以前的书籍都是较为基础的,而现在这些书籍,明显就是比较深奥一些的,正合适张小花如今的水平,随便看看,都是正挠了张小花的心痒之处,让他不舍得放手;其次,以前的书籍每页的空白之处都是洁净如初的,而现在的这些书籍,每页的空白处则或多或少都有娟细的小字写着那里,少的地方聊聊几个字,多的地方则密密麻麻写得满张都是,张小花眯着眼睛仔细看时,方才发现这些字写的都是本页阅读时的心得体会,这种阅读方式张小花是第一次遇到,不觉眼睛一亮,仔细阅读起来。

  张小花越是阅读,越是心惊,对这个写字的人愈发的敬佩,这些空白处的注解不仅写出了本页的重点,甚至引经据典,触类旁通的写了很多的东西,足以说明阅读者知识的渊博,看着看着,张小花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把手中的书本放下,又从炕上捡起一本书,打开来看,果然,那本书中也是有密密麻麻的注解,随后张小花又随便捡了几本,都是如此。

  张小花恍然,如此娟秀的字迹,非庄主欧燕莫属了。看看这么大一堆的书籍,她居然都能如此详细的看过,张小花打心底里感到佩服。

  还有一点,那就是满心的感激之情,这个庄主姐姐还真的把自己不当是外人,自己平日读的书籍,都不吝啬的借了自己,这一刻,张小花可真的把欧姐姐跟自己的大嫂放到了同一个高度了。

  有了足量的书籍阅读,张小花的生活离开就丰富起来,药田干活,树林练武,灯下读书,三点一线,张小花一点都不寂寞的。

  只是,在闲暇之余,张小花也是有丝丝的期待,远行!

  上次秋桐姐姐远行去了几个月,说是南方,真想出去看看的,自己有生以来最远这才来的平阳城,也不过几日的路程,从书本上看,这南方气候,生活习惯等方面跟平阳城这里都是迥异的,而且很多的药材跟平阳城也是不同,若是能亲自去看看当然是比光看书本要强的。

  古人云的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种追求,现在的张小花居然也有了,书卷真是陶冶人打好东西呀。

  然而,远行并没有因张小花的想念而很快到来,又是过了数日,没人任何的消息,渐渐地,张小花也就不惦记了。

  这天张小花一如既往的在田间劳作,就看到何天舒带着几个人过来,当前两人皆是须发皆白的老人,后面则是几个稍微年轻的人,有些是显得文质彬彬,有些则显得孔武有力,不过他们的态度跟何天舒一样,对那两人都是毕恭毕敬的。

  张小花叹口气,从没见过何队长这样子过,想必这两位就是药剂堂的高层了,左右自己也不是缥缈派的人,也不用毕恭毕敬的给他摆那个姿势,是故,张小花低着身子,小心的送送土,锄锄草,仔细的看着每一株草药,观察着它们的状态。

  可惜事与愿违,何天舒远远就看到他了,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正引着那群人往这边走来,待得走近,何天舒才叫:“张小花,你过来一下。”

  张小花无奈的抬头,拎了小锄头,走了过来。

  看张小花走近,何天舒对他时候:“张小花,快来见过我们药剂堂的白堂主和何长老。”

  张小花赶紧深施一礼,道:“见过白堂主,何长老。”

  何天舒陪笑着,对那紫脸膛的老人说:“白堂主,这就是我跟您提过的张小花,很是踏实能干的,而且极其聪明,已经看了不少关于药草的书籍了。”

  那两人并没有还礼,只是那白堂主,拿手稍微的挥了挥,而何长老则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而何天舒还是有些不知趣的说:“白堂主,你看,张小花很有向学之心的,咱们堂中很多的书籍,您看能不能借出一二让他开开眼界?毕竟也是在药田劳作的,多学一点,总归是好的。”

  白堂主还没有说话,旁边的一个中年人开口了,道:“何天舒,我看你是在浣溪山庄待的时间长了,早就忘记了咱们缥缈派的规矩吧,这堂中的藏书如何能对外人开发?”

  何天舒苦笑着说:“我知道这个规矩的,常师兄,可这张小花不也是浣溪山庄的人嘛,手起来也不是外人吧。”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