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内院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内院

  可是,等张小花把那几本书都看完了,这才发现,这些书似乎,太过基础了,他有一种很不解渴的感觉,若是用这几本书学到的东西来解决药材种子不发芽的问题,太痴心妄想。

  无奈的张小花只好把这些书扔在了炕头,等无聊的时候,再翻着看看。

  没了新书看的张小花再次过上那种单调的干活儿,练功的生活,看书固然是好的习惯,可倘若为了看书而买书,张小花是万万不干的,古人云的好,书非借不能读也,张小花是心有戚戚焉。

  而何天舒倒是看惯了张小花拿着书跑来跑去的样子,这没多久,就发现了张小花的异常,他饶有兴趣的问起,以为张小花自己知难而退,放弃了研究。然而,听到张小花的理由,开始并不是太相信的,可转念想到眼前这位是用《说文解字》来启蒙的,眉头就松开了,右手的响指一打,道:“这还不容易?”

  然后就在聂小二的耳边嘀咕片刻,聂小二边听边用眼角不是打量张小花,弄得张小花毛骨悚然,这是干嘛?等嘀咕完,聂小二领命而去,何天舒笑眯眯的对着张小花说:“好了,你等着吧,一会儿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张小花翻翻白眼,撇撇嘴,道:“搞什么手段呀?弄得如此神秘。我等着就是了。”

  这聂小二一去就是半天,傍晚前才两手空空的回到小院,看到聂小二空手而回,何天舒很是吃惊,问道:“事情没有办成?”

  聂小二说:“何长老说,本堂的书籍只供堂内的弟子观阅,不能对外借阅。”

  何天舒皱眉说:“你没找白堂主吗?”

  聂小二苦笑说:“找了,不过,白堂主没怎么搭理我,只是说你是重病乱投医,一个没任何基础的孩子,光看书怎么能解决问题,让你再想别的办法,还让我告诉你,他也正跟堂内的长老们讨论这个问题呢,让你别瞎胡闹。”

  何天舒的脸是一阵青一阵红,看着张小花的眼神,脸上很是挂不住,不过,他眼珠一转,好似有想到了什么,脸上轻松下来,说:“张小花,你先回屋吧,过一会儿,我就给你再那些书籍过去。”

  张小花好奇的看看他,点头应允,径直回屋去了。

  既然有人想给他找书看,他当然是却之不恭的。

  果然,过不多时,何天舒笑嘻嘻的抱了一堆的书籍回来了,咕咚咕咚就摞在张小花的炕上,拍拍手,说:“好了,张小花,书总算让我给你找到了,你好好的看吧。”

  张小花诧异的看着堆在自己炕上的书,好奇的问:“这么多呀,何队长是从哪里弄来的?”

  何天舒故作神秘道:“何某的手段多厉害,这点小问题这么能解决不了?呵呵,你好好的看,张小花,也不用在意我们堂主的话,我还是那句话,能解决是最好,不能解决也无妨的,就当你看书长见识了,而且……”

  何天舒沉吟一下,说:“江湖险恶,你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可依仗的?多学一点东西,也能好好的过活。”

  张小花这才明白何天舒的一片苦心,不由的大为感激,古人云的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自己跟何天舒非亲非故,只是在一起生活这一段时间,人家就百般照顾,教自己拳法不说,还为自己以后的生活指明道路,可见这险恶的江湖并不是只有陷阱和冷箭,也是有温馨的关怀。

  张小花笑着说:“知道了,何队长,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至少我也得多学点东西,是不?”

  何天舒点头道:“明白就好。你自己,我走了。”

  说完,笑笑,就往外走,张小花送他到门口,等他出了屋,正待回身,就见何天舒转过头来,说:“对了,张小花,我差点忘记了,拳法练习的如何?好久没在一起练了。”

  张小花笑眯眯的说:“还好了,何队长,我把您教我的拳法,还有我二哥教我的一些拳法,掺乎在一起,也能练习了。”

  何天舒笑道:“不错啊,张小花,会自创了,有出息,好好的练习,等有机会练一遍让我看看。”

  张小花笑道:“好的,没问题,何队长,随时都可以的。”

  何天舒说:“这次不会忘记了?”

  张小花说:“不会了,您放心。”

  何天舒说:“那好,等我有时间再看吧,你也,我走了。”

  说完,接着举步出屋,张小花看他走了,也正待回身,那何天舒又转过头来,说:“哦,差点忘记了,张小花。”

  张小花一愣,又转过身来,说:“什么事情,何队长?”

  何天舒说:“刚才的书是从庄主那里借来的,她听说是你看,很是高兴,说等你看完了,她那里还有,你尽管过去拿,找秋桐就可以的。”

  张小花听了,甚喜,说:“真的,那太好了,谢谢你啊,何队长。”

  何天舒笑了,说:“谢我作甚,好了,你快去。”

  说完,接着举步出屋,张小花看他走了,这次却不回身,静静的等着。

  何天舒刚要抬腿,想起什么似地,又转过头来,说:“哦,差点忘记了,张小花……”

  见张小花还站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并没有回身,一愣,说:“张小花,你怎么不去看书?”

  张小花笑着说:“我等何队长再跟我说‘差点忘记’的事情呢。”

  何天舒笑道:“这样啊,是这样的……”

  接着,神情甚是古怪,张小花一皱眉道:“怎么了?”

  何天舒撇撇嘴,道:“这次是真的忘记了,算了,不说了,等我想起再告诉你吧。”

  说完,转身出屋。

  张小花更是没有动身,静静的等何天舒出去,再跟着探了头出去,看着何天舒一边走一边拍着额头,等他进了自己的屋,张小花才放心的掩了门,去炕上看书。

  何天舒则是进了屋,还在想着,刚才自己要说什么呀?

  一直到了夜都很深,何天舒一直在辗转反侧,皱着眉头想,直到天际出现一抹鱼肚白,何天舒突然坐了起来,大笑道:“终于想起来了,我要告诉张小花别看书太晚,要注意休息。”

  有了新的节目,张小花自然是乐不思蜀的,每日都是看书习武,习武看书,只盼这样的日子长久远,可是越是看书,他越是感到这个药材种植的繁杂和深奥,真是为有人能写出这么多的东西而仰慕不已,同时也十分的感谢李锦风能教自己识文断字,也十分感谢浣溪山庄能给自己看书的机会,十分感谢庄主把这些书借给自己,最后,也要感谢爹娘能放自己出来,嗯,把爹娘放到最后感谢应该不会被人说吧。呵呵呵,对了,哪天见到庄主是不是跟她提提,给自己的爹娘也找个活儿干呢?

  古人云的好,懂得的越多,不懂的也就越多,张小花如今正处于这种境界。

  随着何天舒拿来那些书本的阅读,张小花越来越感到自己懂得太少,其实这是的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主要目的,忘记了要去找那些种子为何不发芽的缘由。他其实也很赞同药剂堂堂主的说法,简单的看几本书,那是不可能解决何天舒他们遇到的问题,其实反过来在想,若是单靠看书就能解决,那药剂堂的长老早就出手了。

  只不过,张小花已经痴迷于这个神奇的药草世界。

  话说这日午后,张小花习完拳法回到屋中,照例拿起书籍准备越多,这才想起,所有的书本早在昨晚已经读完,张小花翻翻那些书本,甚觉无聊,张小花看书有个毛病,看过之后的书本极不喜欢再看第二遍的,那何天舒拿过来的书籍虽多,也架不住张小花日也读,夜也学的。突然,张小花想起,何天舒那书本过来的时候说过的,如果这些书籍都读完了,可是去庄主那里再借的,找秋桐也是可以,想想自己也许久没见到过秋桐姐姐了,趁这个机会也去瞧瞧。

  拿定主意,张小花就抱着书籍来找何天舒。

  何天舒的屋门是紧闭的,张小花在外边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应,想必是出去了。这下张小花犯愁了,自己从没有进过内庄,秋桐姐姐在哪里,自己是不知道的,更别说是庄主了。

  正准备回屋,张小花又想起,自己上次进里面找过渝老的,渝老肯定是知道的,就抱着书本,进了小圆门,向内院走去。

  又过了几道院子,来到渝老住的地方,真是不巧,渝老也不在,张小花这可气馁了,今日是何日子?自己没看黄历,居然诸事不顺?

  不过,既然已经进来,就再往里去找找吧,左右见到一两人,就可以问问,自己也是缥缈山庄的人,也不怕被他们误会。可他却是忘记,平日那青衣小帽和药剂堂的几人都很少进内院的,那里都是些女孩子住的地方。

  正在张小花闷头往里面闯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一声尖叫:“哪里来的小孩子?怎么跑到这里?”

  张小花一愣,不由停了脚步,难道是说自己?

  等他侧身看时,果然在这个小院的棚子下,站了一个姑娘,拿了洗过的衣服,正想晾衣服。

  张小花赶紧施礼,说:“我是外头药田的,何天舒队长的手下,想进来找秋桐姐姐。”

  那姑娘听了这话,一脸的疑惑,放下衣服走过来,上下打量张小花一番,说:“何队长的人啊,怎么没听说过?你这么小,怎么能从药剂堂出来呢?”

  张小花自然是知道他误解自己是缥缈派的人,也不好解释,就说:“我也刚来不久的,并不是药剂堂的,所以姐姐大概不认识,您只要寻了秋桐姐姐过来就自然知道。”

  那姑娘觉得也有道理,就说:“既然是新来的,也许不知道庄中的规矩,这内院没有吩咐是不能擅闯的,看你年纪尚小,估计何队长也就大意了,下次可千万不能了,要是被庄主知道,会打你板子的。”

  张小花大骇,吐吐舌头说:“这般严重,我可真不知道。”

  心里却是暗诽:“何队长也真是的,怎么不仔细告诉我,还让我自己找庄主?这板子打在屁股上的滋味,估计是不好受的。怎么田重喜也没吱一声呀?还真是奇怪。”

  其实这也算是一个误会,田重喜跟何天舒知道他是秋桐带进来的人,以为庄内的规矩秋桐自然已经交代过的,而秋桐则把他当自己的弟弟看,当然是觉得没有什么可以避讳的地方,而且,带张小花进来后,本是要过来交代一番的,可是被庄主那句“自己奋斗”给阻住了脚步,早把这个事情扔在脑后,更神奇的是张小花在镖局养伤数月,在大家的心目中已经是“老人”了,其实他还真的很“新鲜”。

  不过,他的年纪确实小,那姑娘也不在意,交代一声“别再往里了,我去帮你寻秋桐。”就疾步往里面去了。

  张小花只好等在那里,好奇的打量这个小院子,这个院子比张小花他们住的那个小一点的,不过,收拾的异常干净,甚至在墙角等处,还种了一些花草,很容易让张小花想到自己的大嫂,刘倩不就是喜欢在院子中种些花花草草的?

  等他看到那姑娘刚刚正要晾晒的衣服时,低头想了一下,就走上前去,把抱着的书本放在石桌上,用盆中的清水稍微洗洗手,就帮着把盆中的衣物一一晾晒起来。

  这些都是张小花以前在家时,经常帮助娘亲做的,自然熟门熟路,一会儿就做完了。而且,晾晒的时候,又不免想到家里的事情。

  然后,张小花又抱了书本等在门口,心里很是奇怪,自己虽说是常想家的,可在药田那边,却没这般的频繁,这才进内院一会儿,不是想爹娘就是想大嫂,却是怎么回事?

  正想间,张小花感觉有人从远处走来,虽说还没有听到脚步声,但张小花能明显的感觉到。果然,很快的,那姑娘就领着秋桐过来了,秋桐远远就看到张小花,高兴的说:“果然是你呀,张小花,秋菊说一个小孩子找,却说不出名字,我猜想就是你。”

  看着那秋菊满脸的通红,张小花那个汗啊,,这也是个粗心的家伙,都不问自己的名字就跑了进去,只好说:“秋菊姐姐跑的快,我也忘记告诉她了。”

  秋桐笑着道:“小花倒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帮人遮掩,不过秋菊这个粗心可是满庄都知道的。好了,跟我进来吧,今日怎么突然过来找我?”

  说完,带着张小花往里面走去。

  那秋菊看两人走远,脸上的红晕方自散去,暗骂自己的粗心,可等她抬腿想要继续干自己的活儿时,却看到晾晒的衣物,那个脸呀,就更是通红,这个小屁孩儿倒是勤快,知道帮别人干活儿,可是,这女孩子的衣物又怎么能让一个男的晾晒?急变是个十几岁的大男孩!

  秋菊站在院子里,不知道自己是否再把某些衣物取下来重新清洗?

  无限的纠结~

  而走往内院的张小花哪里知道自己好事变坏事,兴高采烈的告诉秋桐自己的来意。

  秋桐听到张小花正在读关于药草的书,很是高兴,不由像抚摸弟弟一样,摸摸张小花的脑袋,笑着说:“小花,你还真厉害,刚来的时候还是大字不认识几个的,这会儿居然能读书了,要是你真能帮庄主解决了种子的问题,那就太好了。”

  张小花则认真的说:“秋桐姐姐,我认字还多亏了上次你见到的那个李公子呢,哦,对了,他上次跟我二哥还来过咱们庄子,还说想见见你的。”

  秋桐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笑着说:“是不是李公子让你这么说的?”

  张小花连忙解释道:“我是想跟你这么说的,可李公子不让,就让随便提提他就行。要不,下次他再来,你去问他吧。”

  秋桐则笑着说:“再说吧,现在还是先帮庄主解决问题的好。”

  张小花赶忙说:“李公子刚开始也给我几本这样的书的。”

  不过,看秋桐似乎不想提这个,又连忙说:“不过,我觉得,光看这样的书,只是理论,还是不行,最好是要结合实践的。这理论是来自于实践,却高于实践,高人把他们的实践记载成书,供我们学习,我们学完了,还要回归到实践中,才能真正的检验理论,变成我们自己的知识,就是实践出真知吧。”

  秋桐听了这话,不由停了脚步,说:“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张小花见秋桐停下,自己也站住,说:“都是我这段时间看这些书领悟的,难道我说错了?”

  秋桐则笑着说:“你没说错的,这些话好像庄主也经常说的。我还以为别人告诉你的。好了,快走吧,庄主她们好像在大厅有什么事情,我去帮你找书。”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