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一十六章 药草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第一百一十六章 药草

  张小花放下书,跟二哥大致讲了这段时间的情况,张小虎关心的自然还是他的右手,无奈,张小花只好又在二哥面前举起右手,五指弯曲几下,看着弟弟有些消瘦的右手,还有感觉上有些灵活的手指,张小虎还是稍感欣慰的,也是满怀了期望,期待张小花的右手能恢复如初。

  又聊了片刻,张小花终于问道了正题:“二哥,你那个内功练得如何了?”

  听到张小花问自己的问题,张小虎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说:“你猜猜?”

  张小花看到二哥这个样子,自然知道的,惊喜道:“二哥,你成功了?”

  张小虎说:“是啊,从你那里回来后的几天,我成功的找到了气感。”

  张小花问:“那,二哥,是不是找到气感就是把内功心法练成了?”

  张小虎摇摇头,说:“还早呢,找到气感只是开头的第一步,接下来的路还是很长,只是能找到气感,说明我可以练内功了,有了方向,才能在丹田聚气,为以后身体的经脉内运气打下基础,若是连气感都找不到,就根本没有办法练内功心法的。”

  这席话说的张小花一头的雾水,他虽然这段时间也没少读书,甚至还有武侠的书,可从没接触过任何有关内功心法的东西,张小虎的这些专业名称却是让他挠头了。

  只好问:“二哥,你能告诉我,什么是气感,什么是丹田,什么是聚气和运气吗?”

  看着张小花的样子,张小虎想了想,起身到门外看了一眼,把门掩上,这才对张小花说:“其实,这些名称都是很平常的东西,任何人只要能修习内功心法,都是要必须知道的,也谈不上什么保密的,虽说曲三爷交代过,不能泄露了内功心法的内容,不过我想这些常识性的东西应该不在这个范围吧。”

  张小花听了,说:“二哥,若是真的不能讲就算了,我回去问何队长。”

  张小虎笑着说:“要是真不能讲,我就不告诉你了,这些我既然能讲给你听,又何必去问别人?”

  张小花高兴的跳了起来,说:“我就知道二哥对我好,那快些讲了听听。”

  张小虎整理了一下思路,娓娓道来:“说到内力,要先讲经脉,经脉是我们身体内分布的一些能运行真气的脉络,通过这些脉络能将真气送到全身的各处,而运用真气打出的招式,就还有内力。你听的明白吗?小花”

  张小花点头道:“我知道了,平常人打的一拳,只是有自己的力量,若是拳头的经脉中有真气,就还有内力,是不是这样?”

  张小虎点头不已,说:“说的没错,所以,这修炼内力就是一个真气的积累过程。真气的积累是有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叫气感,有了气感,就是有了第一缕的真气。真气平常都存储在一个叫丹田的地方,就在这里,在肚脐的下面,修炼和运功的时候,它就从丹田中出来,沿着全身的经脉或者你想要它去的地方流动。一般来讲,运功的过程就是聚气的过程,真气会越来越多,调动的真气多了,内力就越大。”

  张小花若有所思,道:“上次余得宜那个什么紫砂掌,用的内力,是不是就把真气从丹田调到手掌上,才产生那么大的力量吧。”

  张小虎点头,说:“是的,真气的搬运是个严谨的过程,要按照固定的路线运行,不能有所打扰,稍微有了干扰,就会偏离原有的路线,跑到岔路上去,轻则身体失去控制,重则丧失生命,这就是常说的走火入魔,其实,咱们以前练拳的时候,没有运用真气,是不会走火入魔的,呵呵。”

  张小花这才知道,原来走火入魔是这样的。

  然后,张小花又接着问:“那真气是怎么产生的?是不是从脚底板?或者是手指凭空出来的?”

  联系到自己那忽凉忽热的感觉,以及它在自己体内的运行,张小花隐隐感觉,这好像不是二哥所说的真气,反倒是使用剑招的时候产生的那个暖流有些像真气,不过,它确实从肩膀那里凭空出来的,并不是来自自己的丹田。

  张小虎想了想,说:“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每种内功心法都一样的,我练习的时候,是五心朝天坐在那里,鼻观口,口观心的,然后舌头抵着嘴的上鄂,想着有气体从自己的额头流入,再合着口中的津液吞咽,引导这些气体到自己的丹田。这个过程可是关键,我前段时间一直都在做这个,这最近才在丹田内真正的聚合了真气。”

  张小花愣了,这个过程跟自己真的差很远,不过,他仍不死心的问:“二哥,那真气是不是都必须存在丹田中,有没有从身体的一个地方进去,又从身体的另外地方出去的?”

  张小虎一愣,皱着眉头说:“这个,我倒是不好说的,不过,听曲三爷说,丹田是真气的中心,没有丹田就无法修炼内功的,而且,江湖中废人的武功就是要点破那人的丹田,我想,若是没有丹田,可能不行吧。而且,真气就是在你要用的时候,从丹田中搬运出来的,若是从一个地方进另一个地方出,那,你怎么用呀?能叫真气吗?”

  随后,又问:“小花,你怎么问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呀?”

  张小花张张嘴,本想实话实说,可想到二哥刚才说的走火入魔的后果,怕说出来影响二哥的修炼,况且自己这个到底是什么,也说不清楚,说了反倒是让二哥担心的,索性就瞒着他吧,等自己弄了清楚再告诉不迟。

  拿定主意,张小花笑着说:“这不是对内力好奇嘛,好容易找到一个懂的还不多问一点?”

  张小虎拍拍胸脯,一副担心的样子说:“曲三爷还说,这个真气的修炼危险无比,一般都要在有经验的师父指点下进行,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的,你可不要瞎胡的修炼呀。”

  张小花笑着说:“我知道了,二哥,我倒是想修炼,可是哪里来的内功心法呀。”

  张小虎也笑了,说:“这倒也是。”

  随后,张小虎又问起张小花学的那个六合拳,当听到张小花只记住七个招式时,甚是瞠目结舌的,不知道如何安慰张小花才好。

  不过,看张小花自己都不以为然的样子,也就没说什么,其实还是很想问问他拳法学得如何,可想想也不会有太好的消息,怕揭了弟弟心上的疤,让他伤心,也就不再提起。

  兄弟二人相逢,随便聊聊,时间就过的飞快,转眼就是大半天过去,等到天都快黑了,张小花才告别二哥,回到浣溪山庄。

  回到山庄,天色已经尽黑,走在山庄的小路上,手里拿着那几本关于药材种植的书籍,张小花不禁有些好笑的,记得上次自己就是开了玩笑给李锦风的,他居然就当了真,还真够……不对,想到李锦风上次来山庄的样子,张小花立刻就明白了,这李公子还真是用心良苦,不过,想想秋桐姐姐对自己的好,还有李锦风的坦诚、质朴,张小花还是愿意为此做些什么的,只是,秋桐姐姐对李公子是什么感觉,自己还是不知道,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进了小院,路过何天舒的屋前,见屋里掌了灯,张小花知道,何天舒应该在屋呢,看看手中书籍,就来到门前,还没等他敲门,里面就传来何天舒略微沙哑的声音:“谁啊,进来吧。”

  张小花一愣,推门就进了屋,奇怪的问:“何队长,我还没敲门呢,你怎么就知道有人来?”

  何天舒见是张小花进来,也是笑笑说:“这个呀,等你练了内功就知道了,将内力运到耳部,就能听到周围几丈内的动静。”

  张小花惊奇道:“啊!有这么神奇呀。”

  何天舒道:“这要看内力的深厚程度了,有些人还能听十几丈呢。”

  张小花两眼的小星星,仰视呀。

  不过,他随即又想到自己好像有时候也能感觉到外面人的走动,不过,好像只是感觉吧。

  然后,何天舒问道:“今天告假去莲花镖局了吧,你哥哥在那里如何?”

  张小花高兴的说:“是啊,何队长,有段时间没见二哥了,去看看,他挺好的,在练内功呢。”

  “咦~”何天舒有些惊讶,道:“这么快就有气感了?”

  张小花骄傲的说:“是呀,我不是说过我二哥是个天才嘛。”

  何天舒一个爆栗奉上,说:“我只是没想到你二哥那么快有气感,可没说他是天才,气感这东西一般心有杂念的人,不容易上手,不过,像你二哥这样,也不算是天才的,缥缈派一般的弟子都是两三日都会得到气感的。”

  “o,这样啊。”张小花的嘴张的大大,自己以为二哥已经很是自己的偶像了,若是这样,缥缈派的弟子不都是自己的偶像?

  这偶像也太廉价了。

  张小花看着何天舒又问:“何队长是多长时间有的气感?”

  何天舒挠挠头,故作沉思状,道:“我好像是四天吧,资质不是太好的,才被分到药剂堂的。”

  “唉,”张小花叹气,低头状,说:“估计我就要去伙食房的。”

  “得了,缥缈派的伙食房那是那么容易进的呀。”何天舒倒没客气,老老实实的说。

  伤自尊呀,张小花不觉脸色不很好看。

  却不料,何天舒又说:“要是你幼年就入选缥缈派的话,也许会分到神机堂。”

  张小花脸色一喜,道:“神机堂?听上去很威风的,干嘛的?”

  何天舒道:“缥缈派早兵器的,你这两手的力气可是他们羡慕的。”

  “啊~这样啊。”张小花彻底明白,人家看上的不是自己的资质,不过,说起来也奇怪,以前自己的气力没这么大的,怎么现在这么厉害?

  难道是那个泉水?

  正想间,何天舒问:“对了,你来有什么事情吗?”

  张小花这才想起自己进屋的缘由,于是问:“何队长,这段时间看你老是愁眉苦脸,听聂小二说,是不是那些不会发芽的药材呀。”

  “嗯,是的,都快一年了,我有些发愁。”何天舒叹口气,不由的就跟张小花说了:“这些药材是今年年初种上的,不知道为何,总不发芽,其实我在这里呆着也是无妨,可是这样下去会坏了派中的大事的,很多的药物都要靠这些药材呢,那……”

  说着,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讪讪的说:“反正,我觉得有些愧疚。”

  张小花举起手中的书籍,说:“哦,我到镖局找二哥的时候,李锦风李公子拿了几本药材的书给我,我想拿来让您看看,是不是又什么帮助。”

  何天舒听了,笑着拍拍张小花的肩膀,说:“张小花,谢谢你,你还真上心呀。”

  “不过,”何天舒接过那几本书,大致看了一下,歉意的说:“我虽然能识文断字,可也只是限于武学的书籍,这个东西我可是看不懂的,而且,药剂堂的那群长老们都在天天研究这个,估计他们也没少看的,若是这里面有解决的办法,他们早就应该发现了。”

  张小花却是不以为然,说:“这书的内容是人写的,每个人看到的东西,体会到的东西也未必相同,古人云的好,集思广益,也是有好处的。”

  何天舒无语,他可没有从普通拳谱学出“北斗神拳”的经验,自然嗤之以鼻的,不过,随即他脑袋一转,说:“这样吧,张小花,咱们这几个人,只有你在文学方面有过人的天赋(话外音,武学的天赋一塌糊涂),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先把这些书看看,然后,如果不够,我再给你从药剂堂那边多借一些,你看如何?”

  张小花愣了,这是什么事儿呀,我只不过是好心给你推荐一个思路,你就把这个任务压在我的身上,那以后还让我说话吗?但凡提供个合理化建议,都是一句,“好主意,就交给你了。”,这谁受得了?纯粹的官僚主义嘛。

  不过,对于何天舒的命令,张小花还是无力拒绝的,只好点头应允,看到张小花无奈的样子,何天舒也是同样的无奈,把这样的担子让给半大的孩子,即是不想打灭张小花的热情,也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能找到方法是最好的,找不到也是无妨,左右不过是让他多看几本书,不过结局大概就是后者,何天舒用脚后跟都猜得出来。

  张小花耷拉着脑袋,拎着几本书籍回到自己的小屋,点起油灯,并没有着急翻开书本,而是转身打了灯笼,出门到树林间练习自己的拳法和剑术。

  剑术是用来保命的玩意儿,自然是越纯熟越好的,经过这多日的练习,左手剑中那暖流自肩膀处到手指尖的速度似乎是快了不少,而自己左手出剑的速度似乎也变快了,而且角度也比以前更诡异,张小花简直都摸不透这左手剑是怎么练的,难道这个招式变化随着自己的练习也会进化?

  右手剑则还是老样子,并没有跟着左手剑变化,但自己的右手手指却是明显的感觉到灵活,那伤势正向预期的方向发展。

  最让张小花感到兴奋的,还是自己拼凑的北斗神拳,一百单八招并没有像左手剑那般的变化,而是跟以前学的一样,虽说是跟人家教的或拳谱记载的不同,但已经固定下来,那流动的感觉依旧是连续练习九遍就出来一次,唯一的变化就是感知中,那流动好像壮大了一点。

  不过,张小花还是有些沮丧,这流动要是能留在自己体内多好?自己也能使用,这平白的出现,平白的消失,倒是做什么用呀?难不成是在自己体内旅游?真是想不明白的。

  日常的练习完毕,张小花才回到屋里,从书本中找到上午自己已经看过一点的那本,津津有味的接着阅读。反正他屋里的书本已经读完了,暂时也没地方去找可以阅读的东西,如今的张小花已经养成了良好的读书习惯,平日里不看书是不行的,就把这些专业的书籍当做是闲暇时的消遣吧。

  于是在张小花的生活中,除了日常的早中晚三次练功之外,又多了阅读这个科目,除了在药田干活儿以外,张小花都是拿着一本书的。

  张小花不仅仅是简单的阅读,很多的时候,还是对照着书本中的内容,进行理论和实践的结合,可是何天舒他们管理的药田毕竟是少,而且种类也是不多,况且这里面有很多的药材书中并没有记载,不得已,张小花经常去田重喜他们的药田中寻找实物。

  田重喜倒是没什么,毕竟是管事的觉悟,百问不厌,对张小花的学习态度很是欣赏,而马景等青衣小帽可就不这么想,也许是嫉妒张小花吃了一等餐,也许是嫉妒张小花能识文断字,冷嘲热讽的话是不断,张小花哪里听得进去?只当是犬吠吧。

  就在这犬吠不断,一地鸡毛中,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