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一十五章 北斗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一十五章 北斗

  望着天上星光闪烁,张小花无尽的思绪,蓦然,他觉着这个闪烁实在是熟悉,可又仔细想,却还是想不起来的。

  张小花有些苦笑,最近一段还真是奇了怪,偶尔都有一些东西让自己感到熟悉,可是细想却是没有头脑,那远在天际的星星又跟自己有何关系,怎么会能让自己有这样的感觉?

  望着望着,突然,张小花看到了天上璀璨的如同勺子的北斗七星,记起书籍上所言:“二月榆落,魁临於卯;八月麦生,天罡据酉”,“又思作七星北斗,以魁覆其头,以罡指前”,“阴阳之月,前三辰为天罡,后天辰为河魁,阴建之月反是”,天罡,不就是北斗星的斗柄,而北斗丛星中有三十六个天罡星不正暗合自己的三十六式防御的招式?

  张小花不禁喜上眉梢,拳法的名字是有了,曰:北斗拳。

  而那七十二式攻击招式所暗合的地煞,他却是抛在了脑后,不去考虑。那是,这个北斗拳的名字多响亮,听了知道是高级的货色,至于里面所包括的招式从哪里来的谁又知晓?若是张小花不说明,任别人绞尽脑汁也是想不出这些招式都是他从其它拳法中七拼八凑链起来的,以为这些招式已经被张小花忘记的是错误百出。

  想出了拳法的名字,张小花从地上一跃而起,又重新拾起斗志,不断的练习自己的北斗拳法。

  也不知练了多少遍,张小花有些乏了,正想练最后一遍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意外的情况。

  待张小花拿桩站定,摆起手势,从第一招开始打起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一种很微弱的,稍微凉飕飕的东西自脚趾处产生,顺着脚掌往腿上流去,张小花吓得赶紧停了下来,仔细的感觉,那凉凉的感觉立刻就消失了,张小花很是奇怪,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于是他又换了一个干燥的地方,重新施展,果然,只要他一开始练拳,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就会出来,自脚趾到脚掌,然后沿着腿向上流动。

  张小花想了想,还是收起了架势,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状况可是让他害怕的,若是走火入魔,那可怎么办呢?

  唉,自学成才还真是困难呀,张小花也不想想,他根本就没练过内功心法,哪里来的走火入魔?兴许听人说的多了,才记住了这个词吧。

  可是,张小花想了半天,也没头绪,这拳法终于补全了,却不能练,真是头痛,而且刚才不也练了半天了嘛,怎么就不见出这个问题?

  要不,改练剑法?想到剑法,张小花又想到了自己左手剑的那个暖流,心里一亮,难不成这个凉飕飕的感觉是跟那暖流相似的东西?

  想到这里,张小花有些明白了,恐惧之意渐去,决心已定,到底要看看这个感觉是怎么回事,能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

  于是,张小花神情一凛,摆出架势,从第一式开始施展,在张小花的感觉中,那凉飕飕的感觉随着招式的变化,一招一个变化,自左脚的脚趾出现,沿着小腿向上,流经左半身后,到达头部,恰是施展到五十四式,然后,又流经右半身,随着最后那一百单八个招式的收势,再度消失在右脚的脚趾处。

  打完拳法,张小花细细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没有什么不适的,似乎从没有什么凉流从身上经过,再想想刚才凉流在身体内的流动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是很顺畅,只是流过右手的时候,有些呆滞,张小花很是不解,不过不解就是不解,他无法向别人询问的,难不成就这样找何天舒,说:“何队长,我练拳的时候,脚趾头会有凉飕飕的感觉?”

  也许何天舒会先问张小花:“你的鞋和袜子不会漏风吧?”

  也许,这就是内功?张小花有些闪念。

  要是内功,那可就牛了,自己的拳法居然能修炼内功,嗯,那个北斗拳的名字似乎不能适合这样牛的拳法了,那该改成什么呢?

  张小花甚是纠结。

  突然他眼睛一亮,得了,就叫北斗神拳吧。

  多么响亮的名字呀,真是佩服自己的想法。

  至于那凉飕飕的东西是不是内力,还是等下次见到二哥的时候,仔细问问他内功心法是怎么修炼的吧,张小花拿定了主意,就准备回去,毕竟夜已经深了,明日还是要干活儿的。

  不过,凉凉的感觉驱使张小花又摆开架势,准备最后再体验一次。

  可等张小花练起拳来,可就懵了,那凉流居然不出现了!等张小花从头到尾把一百单八式都打完,也不见出来。

  张小花彻底晕菜,无言,拎着灯笼回去吧,好在没有想着跟人家何天舒说,就自己这个时灵时不灵的感觉,怎么说才能说明白?

  走在路上的张小花还不停的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个感觉有时有有时无呢?

  直到夜深,张小花熟睡,都是没有结果。

  又是一天的清晨,张小花早早就来到了树林的空地上,先是练了一会儿左手剑,如今那左臂的暖流却是被张小花练的时时出现,虽然一直也再没用树枝去刺大树,张小花自己也觉得这个暖流对自己有利无弊的。随后,又练了一阵的右手剑,张小花感觉经过多日的练习,似乎自己的右手手指灵活了一点,只是感觉,具体是不是他倒是不知道的。

  等剑招的变化练完,张小花又开始练他那套北斗神拳。

  练了几遍,那凉流并没有出现,张小花很是失望,明明知道不是自己的错觉,可就不见它再次出现,还真是没有好的办法呀。

  看看天色尚早,青衣小帽们估计都还没醒,何天舒他们也刚刚起来练拳吧,于是张小花又开始练拳,没办法呀,他除了那个剑招就会这套拳法,剑招练的时间长了,手指会痛,只有练这个了。

  就在张小花沉浸在练拳的快感中,突然,那感觉又出现了,不过,这次并不是凉飕飕的感觉,而是有些温暖。张小花顿时高兴起来,一招一式细细的体悟,唯恐漏了什么,可一切还是“昨日重现”,丝毫没什么怪异之处,而等张小花施展完毕,再次施展的时候,那感觉又是不见。

  顿时,张小花明白了,这不管是暖流还是凉流的出现,是跟自己打拳的次数是有关的,等自己完整的打到一定数量的时候,那感觉就会出现一次,然后就要重新计数,再积累到一定的数目,它就会再次出现。

  张小花仔细的想了想,知道了,今天早上,自己共打了十遍,正是那第九遍,暖流的感觉才出来!

  既然有了这个发现,张小花似乎也知道了,自己这套北斗神拳,每次练九遍,等暖流凉流流遍全身,就是达到了最佳的效果,而张小花每日都是早晚练拳的,那一百单八式一套下来时间也是不短,能练九遍已是大耗时间,怎么练不能练上第二个九遍的,那九遍之外的练习,也许就是没有效果的吧。

  当然,这些都是张小花的猜测。

  以后的数日,张小花都是躲在树林里练他的北斗神拳,而为了更好的练习,张小花在午后休息的时间,也要来树林的。而且,经过数次的摸索,张小花还发现,早晨练北斗神拳的时候,脚趾出现的是不冷不热的感觉,中午则是有些发烫的感觉,而到了晚上则是凉飕飕的感觉,一日三不同,张小花很是奇怪。

  刚开始,张小花还是有些忐忑,毕竟是天上掉下来的东西,谁知道好坏?可经过数日的练习,全身上下并没有任何的不适,这正常就意味着没坏处,张小花自然就放心下来。

  渝老,自教授完张小花剑招,刚开始的几日还偶尔来看看他的练功情况,也没近前,只是远远的看,对张小花的勤奋很是首肯,后来就不再过来了。而最近一段时间,渝老又发现张小花连中午的时候也不休息,心里不觉有些心疼,其实渝老对于张小花的感觉开始很是一般,只觉得这个孩子踏实,勤奋而已,对于武学有异乎寻常的执着,只是资质极差,倒也没有起别的想法,直到后来,看张小花右手残疾,骨头被内力震碎,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练着拳法,即便是没有师父指点,依旧“拳”耕不缀,于是再想想自己失去的左臂,就起了同病相怜的恻隐之心,将自己得到的一个不知名的剑招倾囊相授,即便是由于张小花的资质,他并没有学全,但渝老还是有些喜欢上这个稍微倔强的“笨”孩子。

  看到张小花中午也要习武,自然是知道他想把剑法或拳法练的更好,不过,适可而止这个道理渝老是很明白的,渝老担心张小花练拳过度,反倒是伤了身体,所以,一个中午,在张小花练剑的时候,悄然出现。

  渝老出现的时候,张小花恰巧在练右手剑,见渝老诡秘的身形,张小花一愣,随即笑了,并不收起剑招,拿了树枝,冲渝老就刺了过去,渝老见树枝过来,也是一愣,随即身形转换,躲了过去,张小花并不收手,抬腿一步近前,又换另一种变化,继续刺出,这剑招是渝老教授,他对于内中变化自然了如指掌,见张小花与他对练,心中甚喜,也不还击,只是变幻身形跟着张小花的剑势,等张小花十六种变化使完,那树枝叶没有沾在身上一星半点儿。

  张小花收了剑招,把树枝收起,渝老这才停下身形,笑眯眯的说:“张小花,学得不错,这十几种变化使的甚是犀利,若不是我熟识这剑招的变化,也好险被你的树枝刺到的。”

  然后,有道:“这段时间你右手的手指灵活了许多,剑招的许多变化都施展的很纯熟,不过,力道还远远不够,应该是手指还使不上劲吧。”

  张小花含笑点头,说:“是的,渝老,这段时间,经过剑招的变化锻炼,手指挺灵活的,以前练一二遍手指都会酸痛的,现在却是好了很多。”

  渝老又道:“那也不必骄傲,最后的三个变化,是不是还没练成?”

  听到这个,张小花苦了脸,还真被渝老说对了,这最后的三种变化,无论张小花如何练习,总是练不会,不是步伐跟不上,就是步伐跟上了,树枝刺不出去,总之身体整个一个不协调。

  看到张小花这样,渝老说:“即便是练不会,你也不用如此没黑没夜的练习呀,我不是跟你说过适可而止吗?有的时候,休息就是最好的修炼。”

  张小花十分的感动,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渝老又和蔼的问:“那剑诀你背的如何?”

  张小花依言把那剑诀又一字一句的背诵一遍,渝老听他背诵的一字不差,心里更是欣慰,拍拍张小花的肩膀,说:“很好,居然一字不差,想必是下了苦工夫,好了,今日就练到这里吧,好好休息,别太累,走,跟我一起回去。”

  其实,张小花真的想说:“渝老,您放过我吧,我还有北斗神拳没有练完呢,能不能让我再练会儿?”

  可是看着老人家关切的神情,张小花还是耷拉着脑袋,乖乖的跟着他回去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小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早中晚三次练武,平日就在药田干活儿,那些活儿对于张小花这个乡下的孩子,实在是太过简单,只稍稍心细就可以做的很完美,至于何天舒他们担忧的草药种植,张小花是半点意见都是欠奉,他可只知道把种子撒下就会长芽的主儿,如何会晓得为何不会出芽?

  这时的张小花方知二哥张小虎专心一套拳法的滋味,那熟稔的招式信手拈来,如行云流水,如舞动的诗篇,只有在呼呼生风的拳来脚去中,张小花才能感觉到一种真我的滋味,他喜欢这种动的感觉。而夜深的时候,油灯下,张小花也时常看一些杂记,典籍,从字里行间他也读到了自己没有接触的生活,没有去过的地方,似乎在那书本中,还有另外的一个世界,在慢慢的打开它的视野,他渐渐的爱上这样的生活。

  虽然,张小花一直都认为自己修炼的北斗神拳能产生内力,可那内力是怎么回事,自己总归是不知道的,一直想问问何天舒的,但看着何天舒每日皱着的眉头,张小花就不敢去打扰他,若是问聂小二,他又是不想,如果自己练的是内功倒也罢了,如果不是,那还不是被他们笑死?

  思前想后,张小花还是决定到莲花镖局一趟,好好听听张小虎的意见。

  先向何天舒告了假,张小花从偏门的护卫那里领了腰牌,这才从容的走出浣溪山庄。

  走到路上的第一个想法自然就是那个“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疾驰车”的疾驰车马行,虽说张小花极想坐坐马车,可想想怀里的银子,乡间的爹娘,还是忍住了渴望,其实张小花这时的身子,纵是跑着去镖局也是无妨,想坐马车只是小孩子的一个理想罢了。

  等张小花克服了这个想法,就一路时走时跑的,很快就来到了莲花镖局。

  今日镖局似乎是不忙,门前可以罗雀,护卫倒是认得张小花,看着那长的越发像张小虎的他,打了声招呼就让他进去了。

  张小花来到二哥的屋子,却发现张小虎并没有在屋,好在屋子也没有上锁,估计是在镖局的,就推门而入。

  屋里甚是整洁,想必是张小虎每日都要打扫的,再想想自己屋里的凌乱,张小花不由一阵的脸红。屋里还是老样子,并没太多的变化,不过,在桌子上倒是摆了一摞的书籍,张小花很是奇怪,什么时候二哥也开始认字了?

  等他走上前,才发现,那些书竟然是一些草药种植方面的,还有几本厚厚的史书,张小花恍然,自己上次跟李锦风说的话,他还真的当真了,竟寻了些这方面的书过来,想必是没时间找自己,先放在二哥这里吧。

  闲来无事,张小花随手就从里面抽出一本,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书上写的东西挺多的,多是讲解某些草药师如何种植,如何管理的,跟他日常所做很有关联,所以对比自己的经验和日常的操作,张小花居然找出了不少平日经常忽略的错误,于是他就更加认真的读起来。

  正在张小花全神贯注的阅读中,张小虎推门而入,看到张小花在屋里,很是高兴,叫道;“小花,你什么时候来的?”

  张小花看看天色,说:“来一阵了,这不,你没在屋,我自己看书呢。”

  张小虎笑着说:“哦,那些书是李公子给你带来的,说等下次一起看你的时候带过去,这次你来了,我们就省事了,走的时候自己带走吧。”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