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一十四章 补齐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3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一百一十四章 补齐

  终于,张小虎知道了自己弟弟这个变态的记忆力。

  张小虎一连缓慢的把六合拳从头到尾打了三遍,问起张小花时,人家都是说没有记住,无奈的张小虎还要继续打第四遍。

  他刚摆了起手式,就被张小花阻止了,说:“二哥,先别打了,我来练一遍,你看看。”

  于是,在张小虎的指点之下,张小花磕磕碰碰的总算是把一套六合拳从头到尾练成了,张小花没感觉什么,张小虎却是一头的汗水,真是比自己练十遍都要累的呀。

  而旁边的李锦风更是不解,张小花习文的资质他是极为了解的,正是变态的记忆力才能让他在短时间内读完了《说文解字》,为何到了学习拳法,就成了这个样子?

  还真是不解呀。

  令李锦风吐血的事情还在后面,等张小虎稍事休息,就问张小花,是否已经练会了?用不用自己再教授一会儿?关怀之情尽在言语中。

  张小花却摇摇头说:“不用了,二哥,我能打完一遍就行。”

  李锦风也帮腔道:“小花,还是多练几遍吧,你二哥来一趟也不易,等他走了,你要是还想学的话,可就没办法找他了。”

  张小花皱皱眉说:“还是不用了吧,我已经学会了。”

  张小虎则以为他怕自己累,笑着说:“小花,没事的,二哥不累,来,我再练一遍你看看。”

  说完,又缓慢的打了一遍,而且边打边根据自己的招式,给他讲解自己的心得,比如什么时候出招,出招的角度,力道等等,张小花听得倒是频频的点头,心道:“二哥练地可真是到家。”

  不过,脸色却是不以为然的,看得旁边的李锦风很是摇头。

  等张小虎耍完,收了招式,站到一边,对张小花说:“小花,要不你也练一遍,让我看看,顺便再给你指点一下。”

  张小花连连摆手道:“不用了吧,二哥,你也知道的,我都学会了,你刚才说的我也都记住了。”

  张小虎有些不悦,道:“快快耍将起来,让我也看看,你到底是否学会的。”

  就算是到了此时,张小虎依旧对张小花以前跟自己说过的事情,并没有真的相信。

  什么拳法学不全,也许是别人教的不尽心吧,自己如此详尽的教授,若是如李锦风口中那张小花的资质,怎么可能学不会?

  可惜事实实在是打击人的信心。

  挨不过张小虎的催促,张小花只好拿了起手式,一招一式练起刚刚学会的六合拳,令两人大跌眼镜的是,彪悍的张小花刚打了六招就忘记了后面的招式,在张小虎的提醒下,又连接打了十几招,又出现了断点,无奈,张小虎一再提醒,终于在提醒了五六次的情况下,张小花才堪堪打完。

  看着张小花无辜的眼神,张小虎也很无奈的问:“小花,你平日学习拳法是不是都这样?”

  看着张小花肯定的点头,张小虎拍拍他的肩膀,道:“苦了你呀,小花。”

  李锦风凑过来,问:“小花,我觉得很是奇怪,这个招数也不是很繁杂的,虽说我没练习过拳法,不过,就凭我的记忆力,看你们两人刚才的演示,我也能打上好多的招式。”

  说完,李锦风老大书生捋了袖子就是练起六合拳,居然被他打了十几个招式这才罢手。

  然后问张小花:“你看,就我这个资质,都能学十几招的,你怎么就能记住六招?还真是奇怪。”

  张小花挠挠头道:“李大哥,说实话,我真不知道的,我练所有的拳法都是这样的,每套拳法都是忘记很多。”

  李锦风好似见到天地间第一大奇事,说:“真是不可思议的,你连《说文解字》都能背的下来,怎么可能连这个都记不住?”

  张小花奇道:“李大哥,这有什么奇怪的,《说文解字》不过是幼童的启蒙书籍,练拳可是很费脑袋的事情,不能相比的吧。”

  李锦风苦笑着,没有说话。

  这时,张小虎接口说:“那镖局的拳谱呢?也是文字的东西,你记住了吗?”

  张小花说:“那个倒是记得清楚。”

  张小虎一拍额头说:“这不就结了,明日我从书馆给你借六合拳的拳谱来。”

  张小花笑着说:“不用了,二哥,前几个月我记住的拳谱,都已经练过了,也基本上都忘记了。”

  “啊~”张小虎和李锦风皆张开大嘴。

  张小花说:“不管是拳谱还是别人教授的,我只要练过,都会忘记大半,没有忘记的,也都不再忘记,至于我能记住多少,只能等明天早上才知道的。”

  “晕~”李锦风一声惨叫,崇敬的眼神望着张小花,嘴里喃喃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求甚解!?”

  听了张小花的解说,在想想刚才张小花的情景,张小虎这才真的相信弟弟的所说,可是,他也只有摊摊手,无法相助,弟弟说过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自己的路只有自己适合,别人是爱莫能助呀。

  午饭是跟何天舒他们一起在饭厅吃的,张小虎和李锦风对浣溪山庄的伙食赞不绝口,不过,吃饭的时候,李锦风东张西望的样子,让张小花很是不解,这书生平日就讲究礼仪的,怎么今日如此的冒失?

  不过,还没等张小花想明白,李锦风自己就说了。

  在回小屋的路上,李锦风偷偷拉住张小花,悄声说:“小花,吃饭的时候,怎么没看到秋桐姑娘呀?”

  张小花这才恍然,这书生来此的目的不单是自己呀。

  他笑眯眯的说:“就在旁边的角落呀,你没看到?”

  李锦风不禁回头,远远的看看饭厅,纳闷道:“我怎么没看到?奇怪,当时我可是把饭厅看了个遍的。”

  随即,像是醒悟般,说:“饭厅就三个桌子,哪来的角落呀,根本就没女子的身影,小花,你是在唬我吧。”

  张小花笑道:“开来李大哥并没有昏头呀。哈哈,秋桐姐姐好像跟庄主他们在一起吃的,时间不在一起,而且也可能不在这个饭厅,具体的,我还真的不知道,反正我在这里吃饭的时候从没有见过秋桐姐姐的。”

  看着李锦风怅然的样子,张小花说:“不过,好像有次我吃完饭回屋,在这个路上曾经碰到过秋桐姐姐。”

  听了这话,李锦风眼睛马上亮起来,真是一步一等,接连回头,期望能看到期盼的身影,真是可惜,等他挪到了小院里,也没有看到伊人的影子。

  坐在屋里的椅子上,他是极想让张小花帮忙找找秋桐的,不过,他也知道张小花只是山庄的小厮,哪里能说到哪里就到哪里,想到哪里找人就到哪里找人的呀,而且听张小花的话语,他也是许久都没见到秋桐的,于是也就淡了心思,不过,眼睛还是不时往屋外瞟,期望发生什么。

  可惜,天不遂人愿的,一个下午,雨下不停,门前也是过了几人,可根本就没有女人的身影。

  看看天色已晚,张小虎和李锦风这才恋恋不舍的准备起身,张小虎自然是不舍得自己的弟弟,拉着手嘱咐这个嘱咐那个的,李锦风却又不舍哪个呢?

  浣溪山庄的保安还是很严格的,张小虎和李锦风进来的时候,是拿了腰牌,并有护卫送进来的,这出去自然也要有人相送。三人走出小屋,外边的雨已经淅淅沥沥,像是要停了,出于礼貌,张小虎和李锦风走出小院之前,还到何天舒的屋里道了别,张小虎也是请何天舒以后的日子多多的照顾自己这个弟弟,何天舒自然是满口答应,又说了些谦逊的客气话,三人这才离开小院。

  小院离偏门是有段距离的,一路上有青石铺路,倒也不泥泞,三人边行边谈,李锦风看到路边的田地不由的问:“小花,这田里种的是什么啊?有的是庄稼,我倒是认得,那些呢?看起来跟草一样的,难道是菜蔬?”

  张小花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说的好,就阻止了他的问话,道:“李大哥,庄子里有规矩的,很多东西都不能给外人说,您也不必多问了。”

  不过,随后一转念,又道:“若是您那里有什么种植草药的书籍,可以帮我搜集一些,我还是愿意多看看的。”

  李锦风听了,随即嘴角上翘,面带微笑。

  一路行来,天色已是晚了,暮色沉沉,雨点已经不再滴落,旁边的沟壑想起了蛙声和其它昆虫的响声,想是雨后了,出来透气。

  这般景象不由让兄弟二人想到了郭庄,张小虎提先说到:“小花,出来已经好久了,想不想家呀。”

  张小花黯然道:“想啊,自然是极想的,可是,还没有创出任何的名堂,若是让家人知道,平白添了烦恼。”

  张小虎也叹口气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总也要给他们报了平安吧,要不,爹爹和娘亲在家也是担忧挂怀的。”

  李锦风皱眉说:“张兄可以让熟人带个口信之类的给家中,不就行了?”

  张小虎苦笑道:“我兄弟二人孑然来此,并没有亲戚朋友在平阳城,哪里又有熟识的人帮忙带信?”

  李锦风笑道:“张兄却是忘记了,平阳城不是还有我这个同乡吗?”

  张小虎说:“我知道李公子是鲁镇来的,可您不也一直都在书院读书?记得公子也是孑然一身的,哪有时间给我们带口信?”

  李锦风点头说:“你说的没错,不过,书院冬夏两季一般都有假期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足够回家一趟的。这个夏天我在书院攻读,另外也帮助张小花启蒙,也就没有回鲁镇,等过段时间,我倒是可以帮你们捎了口信回去的。”

  张小花和张小虎异口同声的说:“真的,李公子,那可太感谢了。”

  李锦风摆摆手说:“两位不用客气了,都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应该是相互帮衬,我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何必呢?”

  谈话间,就到了偏门,守门的护卫验明了腰牌,又让张小花在一个册子上签了字,这才放张小虎和李锦风出去。

  三人站在大门外,张小虎望着自己的弟弟,张小花也如小时般拽住二哥的衣衫,有些不愿撒手,虽说两人离的也不是太远,不过,这动辄就一个月不见,也难免不舍,倒是李锦风看得开,说:“兄弟二人总也是在一个平阳城生活的,若是小虎忙着练武,没时间想着来,等我闲暇了就去拉你前来吧,以后多来就是。”

  张小花想想也是,就放了手,随即说:“李大哥,我二哥若是没时间,你来也是好的,等哪天我见到秋桐姐姐,就跟她说你想见她,好不好?”

  李锦风听了,笑眯眯说:“这话说的我爱听,不怨我来看你一遭,不过,不用太过刻意的说我想见她,只稍稍提一下就行了?”

  张小花不解,问:“咦?这是为何?”

  李锦风说:“这个你不懂的,还是小孩子,等以后就知道了,按我说的做就是了。”

  张小花点头应允。

  然后,张小虎一步三回头的跟李锦风离开了浣溪山庄。

  直到看不到两人离开的身影,张小花才转身进了山庄。

  次日清晨,是个大晴天,碧空万里,一早张小花就跑到了经常练武的大树下。

  心里想着昨日张小虎的传授,手脚并用,慢慢依着记忆练起了六合拳,不出张小花的意料,那几十招的六合拳法被他以往的相当彻底,仅仅剩下七招。

  张小花将这七招反复的演练,确保不会遗忘,这才停手,然后就是扎了马步在那里,脑海中有开始熟门熟路的做起了组合的题目。不过,这组合就像是搭积木,越是到了最后,越是简单,一百单一招残缺的拳法,也就是有七个地方断裂着,每个地方都用那七个招式一一尝试,果然,成功率颇高,第一个地方只尝试了四次就找到了那个残缺的招式,张小花把它完美的溶于拳法中。以后的几个就更简单很快就剩下最后一个招式和最后一个断点,张小花欣喜之余更是忐忑,有些心惊胆战的在脑海中将它们放在一起。

  这次,天可怜见,没有让张小花失望,那招式完美的融入拳法,瞬间,张小花脑海中的那套已经补齐的拳法犹如瀑布挂了前川,一个小人在张小花的脑海中从头到尾流畅无比的打起了这套无名的拳法。

  待那小人打了几遍,张小花也是抑制不住手脚,也随着思路在树林的空地间,施展起来。

  这套拳法一共一百单八式,虽说是张小花第一次完整的施展,可这些招式也不知道在张小花的脑海中演练了多少遍,除了最后的七个招式,其它的招式也是张小花在这片空地上无数次的练习,如今张小花终于凑齐了,从头打到尾,一气呵成,真是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等张小花一遍打完,犹自不过瘾,又一连打了三遍,这才堪堪收手。

  这时的张小花,不仅是身体上无比的轻松舒畅,那精神上更是无比的愉悦,似乎是放开金锁走蛟龙,无比的自由,压在心头的重负终于甩掉,自己终于可以如旁人般完整的练一整套的拳法了。

  张小花的眼前一片的光明。

  日间,在田间干活儿的同时,张小花还不停的琢磨自己的这一百单八式拳法,每招每式的琢磨,记得自己的二哥曾说过,拳法中的招式有攻有守,才是完美,自己从百十来套拳法中“遗忘”出来的这些招式又是如何呢?

  等张小花一一琢磨完毕,这才发现,这一百单八式中只有三十六式是防御的招式,其余七十二式皆是进攻的招式,张小花不由的暗暗诧异,这七十二正是地煞之数,煞,乃天地之凶神,刚烈凶猛,正是进攻之要义;天地有道,地有损而天补之,三十六却正是天罡之数,罡,乃天地之坚强,正是防御之要义。张小花想起自己看的书籍中些许言语,心里很是怀疑,惊奇不已,也不知道自己想的是否正确。

  晚间,树林中,夜空如墨,繁星点点,却是无月。

  张小花独自在空地上练拳,一套拳法耍将下来,身体无比的爽利,又练了那剑法的十六个变化,这才席地而坐,昨日的大雨将地浇的有些泥泞,今日的太阳也没有完全将雨水晒干。

  张小花拽了一根小草,叼在嘴间,身子倚在树上,想起一个问题:“这但凡拳法都是有名字的,如罗汉拳,罗汉拳,南枝拳和二郎拳,自己这个拳法应该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小花拳?不好,太小气,东拼西凑拳?真难听,唉,还真不好办。”

  张小花有些怅然,随后将双手放在脑后,抱了头,躺倒还有些潮湿的草地上。

  眼神往上晴朗的夜空,远远的,无数的星光闪烁着,似乎张小花好久都没有这般看星星了,上次看星星,也还是小时候吧,还是外婆在的时候,在郭庄的小院,陪着外婆聊天吧。

  想到外婆,张小花更是神伤。

  外婆在天上还好吗?

  哪颗星星才是外婆居住的?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