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无睹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无睹

  次日是个大雨的天气,一场秋雨一场寒,天气已然是冷了。

  雨天的药田倒是没什么活的,何天舒带领聂小二他们到药田那边转悠了一圈就回了。

  张小花惦记着自己的拳法,等何天舒回来,迫不及待地打听到渝老住的地方,撑了雨伞就向后院走去。

  渝老住的地方离张小花他们的小院还有段距离,离饭厅倒是很近,张小花不由恶意的想,是不是因为渝老年纪大,走路不便,怕耽搁吃饭,才这么安排的?

  这大雨天纵是渝老那般的武艺,也没到雨中漫步滴水不沾的境界,所以他也是呆着屋里,没有出去,张小花敲敲门,就进到屋里。

  渝老屋里很是简单,比张小花那个小屋还要整洁,只是多了几个柜子,张小花进屋时候渝老正坐在炕上盘膝打坐,见进屋的是张小花,这才慢悠悠的下了炕,看着张小花被雨点打湿的肩膀,说:“张小花,这么大的雨,你不在屋里呆着,思考那个剑招,跑到我这里干嘛?难道经过一夜的功夫,你又有进步?”

  张小花一声苦笑道:“渝老,你以为我是五十年一出的天才呀,就那学会的十六个变化,就能让我琢磨一辈子,都不见得能练的了若指掌,更别说那其它的三种变化了,你看看我的手。”

  说着,举起右手在渝老面前,手指弯曲的抓了几下。

  接着说:“也许等我的右手完全能攥了拳,才能把剩余三个变化的精髓学会吧。”

  渝老这时倒是安慰起张小花说:“你也不必放弃的,天将降大任于人,必先苦其心志,这也许是上天对你的考验吧。”

  张小花不置可否,说:“这句话我倒是在书籍上读过,也许吧。”

  然后,一皱眉,说:“渝老,你别把话题带偏了,我今日是来找你借拳谱看的,你以前可是答应过的呀。”

  渝老单手一拍额头,说:“看我这个记性,还真是老了,差点忘记了。不过,你学拳法……”

  张小花一笑,说:“渝老,是不是又要劝说我?”

  渝老默然。

  张小花说:“人这一生在世,总得有些追求,我来平阳城之前就是想习武的,若是因为手臂的伤势而放弃,那岂不是显得很草率?更况且,我这伤势也是不大紧的,渝老您不是也只有一个右臂?您不一样是个江湖中的高手?”

  渝老苦笑,说:“我就知道你会那我说这事儿的。其实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先不说我的武功在未受伤前,在江湖上也只是二流的角色,现在没了左臂,功力更是打了折扣,不及顶峰的六成。而且,我是在武功大成之后才受的伤,虽然对武功有影响,却没有你这般严重,像你这样,还没有习武的时候就已然手掌出现如此大的问题,说实在话,练什么武功都是难以大成的。就如一个人在未成年前家道中落,你如是让他中兴家业,必是千难万难的,而如是在他创业成功后,家道破落,再让他创业,自然是比前者简单的多,甚至会破而后立,更加辉煌。”

  张小花听着渝老的话,脸色阴沉的如同外边的天空,等了会儿,才说:“可是,我终究是不甘的。”

  渝老叹口气,说:“看你练拳的疯狂,我就知道你放不下,这才教你的剑招,呵呵,随你吧,拳谱在那边的书架上,我许久没看了。”

  张小花依言走到一个书架前,果然,在架子上摆了不少的书,仔细看看有拳谱,也有剑谱,收集倒也丰富,可是张小花把那十来本拳谱翻来翻去看了个遍,发现这些都是自己以前在莲花镖局都看过的,也是一些江湖中比较流行的拳法。

  渝老也看张小花看看这个翻翻那个,很是奇怪,问道:“你想看哪本拿去就是了,记着还我。”

  张小花回头问:“渝老,有没有别的拳谱,这些好像都是江湖中很常见的拳法呀。”

  渝老笑道:“张小花,这些拳法虽说是江湖中很常见的,可也不是一般人就能找到的,你挑一个先去看,若是有什么不明白尽可以来问我的。派中的专用拳法,我这里自然是没有的,你也不必多翻。若是能传授,我早就跟你说了。”

  张小花好奇的问:“那你能告诉我派中都传授什么武功?或是拳法?”

  渝老想了想,还是摇头说:“这些事情,若是有缘,你早晚会知道,若是没有,告诉你有什么用,徒增烦恼罢了。”

  随后,又指着那些拳谱说:“别小看这些拳谱,虽然是最普通的,可也是最实用的,经过多少年,多少人的检验,若是你能精通,也是了不起的事情。”

  张小花不禁红了脸,道:“这个,渝老,我的资质您也知道,我总是忘记招式,没办法呀。”

  渝老眨巴眨巴眼睛,说:“那你就更应该好好的看一本拳谱呀,这样才能好好的记忆。”

  张小花说:“不是这样的,渝老,唉,算了,我就看这本吧。”

  看说不过渝老,张小花也不打算解释,随手从里面抽出一本拳谱,也没看是什么名字,放入怀中,跟渝老道了别,兴趣缺缺的回去了。

  渝老看张小花消瘦的背影,无奈的摇头,低声说:“这孩子,唉,还真是有点倔呀。”

  既然有了些情绪,也就不再打坐,走下炕头,来到张小花刚才看的书架旁,看着满是灰尘的书架,渝老不免有些怅然,自己也不知有多久没有看这些东西了,自受伤后,自己可是少了很多的雄心壮志,没了如张小花一般的动力呀,也许自己应该再做些什么?

  等渝老叹息完,转身之间,突然发现书架间的缝隙还夹了本书,拿棍子小心地勾出来,也是一本拳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进去的。

  渝老吹吹上面的灰尘,随手放在架子上。

  张小花揣着拳谱,撑着伞,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心里很是郁闷,说实话期望越大失望真是越大,自己本以为能到渝老那里淘上几本没学过的拳谱,能补齐自己的招式,可谁知道,竟然是一无所获。这个结果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

  不过回头想想,这也很是正常,那莲花镖局的习武馆本就是教书育人的地方,自然有充足的拳谱收藏,而渝老不过是兴趣爱好罢了,自己能看完习武馆的拳谱,渝老那里的应该不会再有新的发现,其实,若是真的在渝老那里,找到了自己在镖局没看过拳谱,那倒是奇怪的事情了。

  之前,是自己太心切了。

  想到这节,张小花的郁闷也少了大半,剩下的就是到哪里去找拳谱?

  难道要自己去缥缈派找?

  这个,太不现实。

  不多时,张小花就走回了小院。

  一进小院门,张小花就远远的看到自己小屋的门是开着的。

  张小花不由的一阵奇怪,难道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关门?不对呀,自己好像是关了门才出去的。

  走近了,才听到屋里有熟悉的话语传出来,虽然是在雨声中听的不甚真切,可张小花还是加快了脚步,紧跑几步,来到门口,喊道:“二哥,是你吗?”

  屋内果然响起了张小虎的声音:“小花,你回来了?”

  等张小花进了屋,才看清,屋里除了张小虎,还有何天舒和李锦风两人。

  张小虎则是走到门口来的,接过张小花手中的伞,帮他收起来,就像是在镖局张小虎的屋里那样的细心。

  何天舒站在屋的中间,看张小花回来,就对张小虎和李锦风说:“张小花回来了,我就不陪你们了,以后欢迎你们常来啊。”

  张小虎和李锦风赶紧说:“多谢何队长,以后有机会,咱们多交流。”

  何天舒冲张小花点点头,说:“好好招待你的哥哥和朋友。”

  然后,就出门回屋了。

  张小花目送何天舒离开,回头兴奋的问:“二哥,你今天怎么突然跑我这里来了?对了,还有李公子,你也闲了吗?”

  李锦风走上前,笑着说:“你小子,跑的倒挺快的,上次说好的我去送你回山庄,等我约莫着你好的差不多了,再到镖局的时候,你跟你二哥都不在,一打听才知道,你早就回来了,你二哥居然也跑出去了,让我白跑一趟。今天是我休息,在书院呆着无聊,就出来了,想来看看你呢,又不知怎么找你,这才拉了你的二哥过来。”

  张小花又问:“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出去还顺利吗?”

  张小虎笑眯眯的说:“回来有几天了,不是跟你说就在平阳城附近吗,也不是很远,这是缥缈派的势力,我们就是出去长长经验,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看着张小花的右手说:“一直想过来看看你,也不知道你的手恢复的如何了,今天大雨镖局没事情,正在屋里呆着,李公子就来了,呵呵,我们就一起过来看看你。”

  张小花知道二哥和李锦风担心自己,就伸出右手,用力的虚抓几下,说:“你们看,已经没事了,何队长说只要勤加练习,还是很有希望恢复的。”

  张小虎也不点破,说:“那是最好的,慢慢的多练习吧。”

  李锦风也是很高兴,说:“太好了,很快我就能看到你打拳了,对了,我看你的炕上和桌子上都摆着书籍,看来平日你也是专心读书的,很不错啊,居然是文武双修呀。”

  张小花有些不好意思了,说:“我可没有李公子说的那么好,不过是没事的时候,瞎看罢了。”

  随后,张小花又把自己看书籍遇到的一些问题跟李锦风聊了聊,问题不少,可等李锦风一一回答完毕,不由对张小花刮目相看,道:“张小花,你还真不错,这些问题若是不深入的看进去,是不会有如此深刻的感触,你还真厉害,服了你。”

  听到李锦风夸自己的弟弟,张小虎很是高兴,等两人讨论完毕,这才插嘴问:“小花,你还练拳法吗?”

  张小花苦笑着说:“还练呢,不过没什么进展。”

  张小虎倒是误解了,以为他还是丢三忘四的练,并不知道张小花的真实情况,笑着说:“没关系,慢慢练,总有一天会练成的。”

  张小花说:“知道的,二哥,我也没放弃,还在努力呢。对了,你的那个内功心法呢?”

  看着张小花期待的样子,张小虎也是苦笑道:“唉,你也别羡慕我,这个内功心法也不是那么神秘的,等你修炼的时候就知道了,我现在也勉强有些气感罢了,这一段时间在外面跑镖,倒是没自己练,空闲的时候也只是练自己那套六合拳,不过呢,我倒也听你的话,有时候也练练那个南枝拳,毕竟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有些体会了。”

  张小花很高兴的听着二哥的话,为二哥的进步所高兴,突然,他好像抓住些什么似地,可细细想来却是不明白,于是他,用左手抓住张小虎的胳膊,急迫的问:“二哥,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张小虎的嘴都歪了,疼的“呵呵”抽冷气,说:“小花,你快放手,轻着点,干嘛用这么大力呀。”

  张小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松手,讪讪说:“嘻嘻,二哥,不好意思啊,你刚才说的话,好像让我想到什么,别介意呀,快点再说一遍。”

  张小虎莫名其妙了,说:“不就是说听你的建议,练南枝拳嘛,跟以前的拳法相互借鉴一下。”

  张小花想了想,摇摇头,说:“不是这个,还有呢?”

  张小虎皱眉说:“再有就是内功心法也没有你想象的那般神秘呀,我现在也就是有一点气感,别的也没说什么的。”

  张小花又想了想,还是摇头。

  张小虎没法,道:“就是这么多,也没说什么呀,跑镖的时候,不能静下心练内功心法,只能练拳法,我除了六合拳,也就是南枝拳,别的不是很熟的。”

  听到“六合拳”这三个字,张小花的脑海一阵闪光,呵呵,对了就是这个六合拳,怪不得刚才听到二哥说什么呢,让自己触动如此的大,自己连续了百十来种拳法,就是这个六合拳没有学,唉,什么叫熟视无睹呢?就是说的这种情况吧。

  其实说来事情也是极为巧合,何天舒教授张小花拳法的时候,张小花说过他见过人家施展六合拳,可怎么都没有练成一招半式,而这六合拳又是出名的繁杂,等何天舒见到张小花那恐怖的记忆力后,死活是想不起教他这套拳法,也许是他选择性的忘记吧。

  而张小花在莲花镖局读拳谱的那段时间,镖局并不是没有六合拳的拳谱,可是因为张小虎练习六合拳出名的原因,很多人都去书馆借来六合拳的拳谱研究,想从中再学到一些东西,所以,书馆的拳谱早就被人借去,张小花自然是看不到的。

  而张小虎在镖局练六合拳的日子,张小花又在专心的读别的拳谱,当然没有想到去学二哥这个拿手的拳法,甚至,刚才在渝老的屋里,那掉在书架缝隙里的拳谱,也许就是六合拳的拳谱吧。

  总之,种种机缘巧合,让张小花到最后,才想到自己还有一套最最熟悉的拳法,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的拳法,六合拳,他还没有学!

  唉,造化弄人呀。

  不过,既然又找到一套自己没有学会的拳法,张小花依旧喜忧参半的,这六合拳法也许能凑齐,也许不能,总之自己这次是不能抱太大的期望,只希望能从里面学到一招半式即可的。

  而能教授自己这个拳法的,就是自己的嫡亲二哥,那张小花也就不必客气的,当场就要让张小虎摆开架势教自己。

  张小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说了一会儿话,这个弟弟就一惊一乍的让自己教他六合拳,虽说自己并不介意,可看看旁边站的李锦风,又打量了一下这个稍显狭窄的小屋,张小虎有些犹豫。

  李锦风似乎看出张小虎的犹豫,赶紧说:“张兄不必在意我,我知道小花的性子,再说他也是我的启蒙学生,能看到他的进步,我也是很高兴的。”

  张小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莽撞,说:“不好意思啊,李公子,等我学完这个拳法就跟你说话啊。”

  张小虎又说:“小花,这个屋子是不是有些小?可能施展不开的呀,我在镖局的屋子比这个大,才能在屋里施展的。”

  张小花捏了捏下巴说:“没关系的,二哥,你慢慢的打,把我教会就是了,左右这些招式我都会忘记的。”

  李锦风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是什么事儿呀,教你拳法,你还说会忘记的,那教你干嘛?

  张小虎倒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歪着脑袋想了片刻,说:“好吧,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开始教你。”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