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变化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3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青春从遇见他开始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变化

  那淡淡的语气,平常的几个字,听在张小花的耳朵中,让他感到一阵的温暖,虽说是很正常的一点关怀,可古人云的好“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何天舒他们对张小花日常的点滴,跟以前张小花在青衣小帽间受的那些委屈一比,立刻就有了云泥之别。也怪不得张小花心存感激呢。

  叮嘱完张小花,何天舒他们就急匆匆的走了,药田的日常耕作还是很好处理,其实没有张小花也是无所谓的,只是那些是始终没有发芽的种子,却终究是何天舒心中的一座大山,一天不移除了一天都不得安生。

  张小花看他们走了,自己也赶紧回屋,屋里的饭食虽然简单,可张小花还是津津有味的吃完,也随即出门,做自己的和尚,撞自己的钟去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张小花就呆在自己的屋里,拿了树枝,小心的模拟早上找到的那种感觉,果然,等自己的速度不快不慢到了一定的程度,那暖流立刻就出现,张小花心里有了明悟,虽说这个暖流出现的缘由还是不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个剑招的这个变化应该用这个速度施展出来,才是最好的!

  既然有了这个了解,张小花就不断的用这个速度来施展这个剑招变化,那暖流也就不断的出现,张小花这才发现,从自己施展剑招变化的开始,那暖流就从自己左肩某一个地方出来,随着自己剑招变化的施展,顺着自己的肩膀向手掌流动,直到剑招的变化施展完毕,那暖流流动到自己左手的树枝上才消失。

  经过一个中午的练习,张小花终于将这个左手剑的招式变化铭记在心,剑招的速度也固定下来,达到了随手一个剑招的变化施展,就能有暖流出现,这才停下手来。

  而晚上的练习则出乎张小花的意料,在渝老的督促下,张小花又一次用右手施展,本以为还会如前次般没法成功的,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用左手剑那个速度练习,张小花右手也同样一上手就固定在那个速度,居然能够施展完成,虽说是堪堪完成,很多的地方有待改进,但毕竟张小花右手是刚刚伤愈的,应该是跟手指的不灵活有关吧。

  渝老也很是惊讶,早上看张小花来练的一般,自己想着根据他的资质,这剑招的变化,怎么说也得再练几天才能学会的,今日看来,自己是低估了他,渝老心里很是开怀,又让张小花练了一遍,看他是真的学会了,这才说:“张小花,想不到你还真这么快就学会了,有点出乎我的预料,不过,你也不必骄傲,我当日练这个剑招变化也就是半日而已,我的资质在江湖中是很一般的,如是换了一个天资聪慧的,估计看上两遍也就会的。”

  张小花自然没有任何的骄傲之情,立刻说:“渝老,你放心,我的资质我自己知道,这是我练习多遍的结果。”

  渝老甚是满意,说:“其实人力有时而穷的,也不必太在意,尽力即可。你能把这第一招变化学会,想必是有许多艰辛在里面的,我也知道。既然你已经学完第一个变化,我一会儿便教你第二个变化,不过,你现阶段还是不要太劳累了受伤的骨头,古人云的好,欲速则不达,你务必是要记住的。”

  张小花听到可以学习第二个变化,心里很是高兴,渝老的话倒也没怎么太在意。

  其实渝老本来是想早上传授张小花剑招变化的,可今天晚上看到张小花学会了第一个变化,心里高兴,也就趁着月光如华,在树林中演练起第二个变化,等张小花大致看了一遍,又详细的讲了,看到张小花眉头见松,知道是悟了,这才又缓缓的施展一遍,让张小花又仔细的看了,这才收手。

  虽说这剑招有十九种变化,但都是以这个剑招为基础的,第一种变化最是难学,等学了第一种,其它的变化也都是极为相似的,再来学习自然是很容易的,所以渝老在第二个变化上教授的时间大大少于第一个变化。

  可惜渝老还是高估了张小花的领悟力,虽然张小花应知道该怎么施展,或者说已经在心里学会了,可树枝在他的手里就无论如何都不能舞动的符合渝老的要求。

  在渝老紧皱的眉头中,张小花有些无奈的放下树枝,毕竟是右手又开始作痛,不能舍本逐末,伤了根本,看着张小花的沮丧,渝老无奈的拍拍他的肩膀,说:“无妨,还是多在心里琢磨吧,左右你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休息一下,明日接着练习。”

  说完,自顾自就转身离开。

  张小花见渝老走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凡是正常人都是不喜欢别人看扁的,就算是他知道自己资质不好,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人这么说,心中总是不服的,于是,他又拿起了树枝,不过,这次他倒是学了乖,并不用右手施展,而是先用左手拿起,先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变化在左手的样子,然后才使左手缓缓的舞动起来,如此这般几次,变化记熟,才又觅着中午的感觉,按第一种变化的速度施展开来,果然,这次又是那暖流出现,如中午一般无二。

  张小花欣喜,知道自己找对了路子,于是借着月光,练了起来。

  等第二个变化学会了,又将第一个变化施展,如此反复,竟似渝老教授他的就是左手剑。

  一夜无话,次日,张小花依旧是先打了一套一百单一残缺拳,又练了剑招的两个变化,等待渝老的到来,可等了片刻,不见人来,张小花也就不再等待。

  张小花的右手经过一夜的休息,已经恢复,不再酸痛,就又拿起树枝,如前般心里念着剑招的变化,依着一定的速度施展起第二种变化,说也奇怪,昨夜无论如何都不能完成的变化,经过一夜的休息,今日清晨他就能堪堪的施展出来,虽说不能如行云流水,但毕竟是学会了。

  张小花这才好似醒悟般,这剑招变化的学习,似乎是要先用左臂施展出来,自己真的学会了,这右手才能学会。可真是奇怪,难道是右手受伤的原因?

  而等晚间渝老再次考究张小花的学习进度,也是甚为奇怪的,不由老脸都有些红的了,都说因材施教,自己似乎是教授的方法不对,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授徒吧,这么简单的一个变化,自己怎么就说不清楚?还得让张小花回去仔细考虑,自己体悟才能学会。

  于是,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张小花,这个……我教的是不是不好?”

  张小花愣了,说:“没呀,渝老,您教的很好的。”

  渝老说:“唉,你就别说了,以前我就教过几个徒弟,总也学不好,在江湖中也没创出什么名堂。如今就教你剑招的几个变化,都让你学不明白。”

  张小花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有说:“渝老,只有您教我剑法,我很是感谢的,学不会是我资质不好,我记得跟我二哥说过,别人练一遍能学会,我就练十遍,二十遍,一百遍,直到学会为止。”

  渝老听了,心里很是赞同的,说:“你说的没错,江湖中人虽然不乏能人之辈,但毕竟那些都是凤毛麟角的,像你我等人皆是平常人,自然要花比别人更多的心思,才能有好的成绩,张小花,你做的很好。”

  随后,渝老也不考虑是自己的教授方法问题,还是张小花的领悟问题,还如前几日般,仔细的讲解招式的变化,再缓缓演示,直到张小花觉得听明白,自己就转身撤人,留下张小花一个人在那里练习,而次日早晨依旧不出现,让张小花自己体会,到了次日的晚上才出现考察张小花的学习进度。

  如此这般,倒也迅速,张小花以每天一个变化的速度学习着,直到学会第十六个变化。

  第十七个变化的学习却是出了问题。渝老教授后,张小花也记在心里,左手也是能施展,但那暖流却不出现,张小花以为是自己的速度有问题,又百般尝试,可就是不能如前面的变化出现暖流,而张小花又尝试用右手来施展,可怎么都是施展不出来的,总是有些细节的东西处理不了。

  张小花又独自练了两日,还是不能学会第十七个变化,渝老想了想,断定他是因为右手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能如常人般灵活,这才无法施展的,于是又开始教授第十八个变化和第十九个变化。

  果然没出渝老的预料,这最后的两个变化,张小花也是学不会的,折腾了几日,渝老就把张小花叫到树林中,说:“张小花,这剑招的十九种变化,我已经都教给你了。其实你能学会十六种,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不瞒你说,我本来以为你能学会一半的,如今你已经大大超过预期。”

  张小花听渝老这么说,心里有些酸酸,不过,情况确实如此,他也无法辩解半分。

  渝老接着说:“余下的三招变化,你应该已经记熟了,等你的右手完全恢复,再试着继续练习吧。其实,我传你剑招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命,如果你不招惹太过厉害的人物,相信这十六种变化应该能留下你的性命。另外,你现在学的至少变化的皮毛,并没有太大的威力,那个剑诀你还是要勤加背诵,等你有一天学会了内力,配合剑诀,才能真正发挥这剑法的威力。”

  张小花不由问道:“那真正的威力是什么样子呢?”

  渝老笑着说:“你看。”

  说着,拿着剑使劲刺了眼前那颗大树一剑,只见锋利的剑锋入木三分,随后,渝老又提气运功,施展剑招一剑刺去,就听“刺”的一声,那长剑深深刺入,竟似要穿透树身一般。

  张小花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渝老见张小花的样子,自然知道他的想法,说:“看到了吧,张小花,不学会内力,就如井底之蛙,始终就是在一个小圈子,永远无法理解内力的威力。就算你学了天下一等的剑法,可精妙的剑招始终只是个架子,没有内力这个灵魂,永远都不能说你是一等的高手。”

  看着张小花怅然若失的样子,又说:“我知道你想学内功,不过,我却不能传你,希望你以后有机会能学会高深的内功心法吧。好了,我能教你的也就是这些,你好好的练习,希望这剑招能以后帮你一把吧。”

  说完,一拂袖,就要转身离开。

  张小花不由张口叫道:“渝老。”

  渝老回头问:“什么事?”

  张小花张张嘴,过了片刻才说:“谢谢您,渝老。”

  渝老笑道:“不必了,张小花,好好的修炼吧,希望你能成功。”

  说完,飘然离去了。

  张小花看着渝老独臂的身影,心里很是感激,自己跟渝老非亲非故,以前也不是常见面,居然蒙人家这么大的恩情,传授了一招剑法,虽然人家不太在意,可自己能不放在心里?

  其实,刚才张小花叫着渝老是想告诉他自己左手剑的事情,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如何说起?那十六个变化在自己的左手有大部分已经面目全非,自己现在告诉渝老是想让渝老知道自己并不是废柴?自己能触类旁通,左手也能用剑?不过,等他想到渝老用了内力剑招的威力后,又不想说了,自己的这点小聪明算什么呀,还是不要拿出来卖弄吧。

  不过,那暖流是这么回事,张小花还真想问问渝老。

  站了片刻,渝老已经远了,张小花这才收蹑心神,拿起那根树枝,在树林中耍将起来,剑招的几个变化练完,心里很是无趣,而且右手也是酸痛,就换了左手,左手使起剑招的变化,却又不同,暖流在左臂流淌,甚是舒服,而这剑招的十六个变化经过张小花的变异后,竟也能连起来舞动一般,从第一种变化到第十六种变化,再加上步伐身法的变化,真如一套剑法般,练得张小花很是酣畅淋漓,不觉间就不停的练起来,进入一种很安静的状态,只想舞动左手的剑,仿佛这刻张小花就是为剑而生般,从第一种变化练到第十六种变化,接着又连上第一种变化,如此循环,也不知练了多久,直到张小花觉得胸中有股闷气,欲吐出去,可就是找不到一个宣泄的口子,随着剑招的舞动,好像找到了目标,张小花一边张口,长长舒口气,将那闷气呼出,一边跟着剑招的变化,将左手中的树枝向前刺出,左臂的暖流自然也跟着流动,眼见那树枝就碰上了前面的大树,就听“啪”得一声闷响,那树枝竟刺入树干中,随后,寸寸断裂,掉在地上。

  张小花这才如梦方醒,呆呆的看着手中依旧握住的一截树枝,再看看前面树干中插着的一截树枝,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的。

  要是刚才渝老用力将长剑插入树干三分,张小花感觉如果用自己的力气,将长剑插入也许能到五分的,但如渝老运内力那般,张小花当然是不能的,而将这细细的树枝插入树干,张小花那是做梦都想不到的,自己算是个高手吗?

  不过,等他走上前,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那插入树干的树枝,也没怎么用力就轻易的将它“拔”了出来,这才看到,树干上留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坑,仅仅是一个坑而已,张小花不由的自嘲起来,看自己也是一个刚拿到几十两银子的穷光蛋,以为知道是天下最富的人,却不知这一点银子在真正的富翁眼中就是个笑话,自己以为自己武功厉害,能把树枝插入到树干中,现在看来,也不过仅仅就是一个小坑。

  摇摇头,张小花随手把手中那截树枝扔掉。

  感觉天色已晚,就拎了灯笼,慢慢的走回屋去。

  只留下那个小小的坑留在树干上。

  可怜的张小花正在为自己的骄傲而懊悔时,他却不知道,这次他可真的是妄自菲薄了。即便是渝老,在只用树枝的情况下,也不敢说自己就能把树枝插在树干上,留下一个坑,如是渝老看到张小花的这一“剑”,必然也是要掉眼珠的,可惜张小花刚才只是看到了长剑的锋利,虽说也知道树枝的“钝”不容易插入树干,可是一贯的态度却确定了他判断的失误,唉,古人云的好,细节决定成败呀。张小花,似乎还是很嫩的,他要走的路还很长。

  只是,走在路上的张小花可没有这个觉悟,早就抛弃了刚才的喜悦,心里在念叨着,这剑招已经从渝老那里学了,拳谱什么时候去渝老那里拿才合适呢?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盛世溺宠:帝少蜜爱小甜妻泰佛秘闻独家婚宠都市桃色医仙我妻娇艳同妻的逆袭已经习惯拥抱你无敌村医系统没有神奇宝贝的精灵大师大明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