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一十章 剑法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2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第一百一十章 剑法

  张小花带着喜悦走向饭厅,这个清晨的收获是巨大的,也是他练拳法以来最充实,最为重要的一个早晨。

  一切都昭示着美好的未来,只缺那最后的东风。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张小花的眼前,他吓了一跳,赶紧止住脚步,等看清楚,才心有余悸拍拍心口,道:“渝老,您老人家的轻功厉害,也不至于这样在我面前炫耀吧,古人云的好,人吓人,吓死人的,这么神出鬼没的,好在我心脏很坚强。”

  渝老板着脸说:“你那个乱七八糟的拳法练的如何了?”

  张小花一愣,大声嚷道:“渝老,这是我的隐私,你怎么好偷窥呢?您要是想看,可以跟我说,您不说我怎么知道您要看呢?您这么不说就偷偷的看,可是很伤我的心呀,我要到庄主那里控告你的。”

  渝老撇撇嘴,说:“就你那些错误百出的招式,放到我的面前我都懒得去看,还偷窥呢,我才没那个闲工夫呢。”

  张小花笑着说:“您没看,怎么知道我在练拳法呢?还知道是乱七八糟?”

  渝老说:“就你那样天天躲在树下练拳,谁看不见似地?都只知道你记不住整套的拳法,不过不好意思说你罢了,你以为我没长耳朵?”

  张小花有些脸红了,本想把自己的进展跟渝老说一下,不过,自己做的是否正确,明天是否还能记得这些拳法,都还是未知,所以,他心里告诉自己:“我忍,还不行?”

  然后,抬头问渝老:“您就当我活动筋骨吧,也得鼓励我才对,没来由的打击我的积极性?得了,您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再不说,饭厅的饭可就被聂小二他们吃光了。”

  渝老白了张小花一眼说:“也没什么事,我就是跟你说声,晚上在你练拳的树下等我,我有事情找你。”

  张小花一耷拉脑袋,道:“渝老,被你打败了,您不说,我晚上就不去了吗?还用您特意告诉我?”

  渝老奸计得逞般,说:“我特意告诉你,是想让你重视一下,做好心理准备。其次呢,是今天早上有道菜是五花肉,据说做的很好吃,聂小二说每次你都跟他抢,刚才他看到我,让我告诉你,稍微晚点去,等他吃完了,再放你进去,估计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去吧。”

  张小花看着渝老为老不尊的样子,恶狠狠的说:“渝老,你狠。”

  说完,一溜烟窜向饭厅,好似有条狗在后面追。

  晚上,张小花依言在树下等待,渝老也没有说什么时候过来,于是他就不慌不忙的练起自己的那套拳法,一板一眼倒也煞有介事,等他断断续续的耍完,就听到旁边有人叫好声,抬眼一看,正是渝老。

  渝老赞许的说:“张小花,看你居然有几分小聪明,这些乱糟糟的招式居然被你练的有模有样,跟一套真的拳法,差不多呀,看来我得另眼相看了。”

  张小花不好意思的说:“渝老,我也没办法,您早上也说的,我真得记不住整套拳法,只好自己琢磨,总比没有拳法可练的好。”

  渝老点头说:“你这一心向武的决心真的很好,这世间成功的路有千万条,只要能找准一条,坚持下去,即使是没有结果,自己总也不会后悔,有朝一日,回首往昔,自己也能自豪的安慰自己,我是努力了。”

  张小花谢道:“多谢渝老指点,我自己会努力的。”

  渝老又问:“张小花,你这个拳法,好像断断续续的,练起来不能一气呵成,就像一句话不能说完,中间要停顿似地。虽说比试并不是要讲究套路,可不连贯的拳法会让你的招式不能练习到最佳的效果。”

  张小花苦笑着说:“渝老,听说武功的最高境界是无招胜有招的,我这断断续续的招式也许就是向无招进化呢。”

  渝老笑道:“无招的境界,我可不知道,那是传说中的境界,这个江湖也许只有顶尖的那几个有?或许这只是个传说。”

  张小花趁机问:“渝老,你那里有没有拳谱?我想看看,能借我吗?”

  渝老一愣,道:“拳谱?有啊,怎么你会看拳谱?不可能啊,你不是不识字吗?”

  张小花说:“渝老,您也太小看人了,以前我是不识字,可不代表我现在或者以后不认识字呀?”

  渝老想了想,说:“对了,上次我到你屋去的时候,你正在看书,不是你小子趁着养伤的时候,学会认字了吧。”

  张小花笑着说:“渝老英明。”

  渝老笑道:“可是拳谱跟认字不同的,会认字未必就能读懂拳谱的。”

  张小花说:“这个渝老放心,我在莲花镖局看过他们收藏的拳谱。应该能看懂的。”

  渝老说:“那好吧,有时间你就到我的房里来吧,我给你找拳谱看。”

  张小花笑道:“那就多谢渝老了。”

  随即,问:“对了,渝老,今晚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渝老看看天边的圆月,一种怀念的口吻,说:“没有置身江湖,幻想江湖的绚烂,一旦深入江湖,岁月催人老啊,知道吗,张小花,有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有你一脚踏入这个江湖,不过你是否愿意,那江湖的风浪就会吹了你,让你不得已的随波逐流。”

  张小花不解道:“渝老,跟我说这干嘛,我还没想到入这个江湖呢。”

  渝老看着张小花,认真的说:“张小花,只要你想着习武,想学拳法武功,那就必然要沾染江湖,这个你是躲避不了的,虽然你还小,可,你似乎已经选了这个道路,除非,你现在就放弃习武,一心在这个山庄种种田,耕耕地。”

  张小花摇头,说;“我习武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家人,江湖的热血,我虽然很是羡慕,可就我这两把刷子,还早得很。对了,您不会今天就给我讲这个江湖吧。”

  渝老说:“你不要着急,张小花,我告诉你江湖的凶险,是想让你知道,如果你坚持要习武,就要有身入江湖的觉悟,而在江湖中生存,最重要的是有保命的手段。”

  张小花依旧不解。

  渝老叹口气,说:“其实,说这么多,还有一个心思就是,让你知道江湖的险恶,打消你习武的念头。你右手伤势的严重,你似乎还不真的明白。”

  张小花着急问:“有多严重呀,渝老,大夫不是说还可以练拳吗?”

  渝老说:“大夫也并没有骗你,练拳是可以的,但其实你这个右手是已经废掉了,不太可能真正的跟人比试。”

  张小花大惊,说:“这是怎么回事?渝老,您一定要跟我说明白。”

  于是,渝老就把张小花的伤势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张小花脸色灰白,他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以为骨头长好就是了,不会跟以前有什么区别的,而如今听渝老这么说,才知道事情远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既然自己的拳头无法有效的打击别人,那自然就是废掉的,那练拳法又有什么用?

  看到张小花的神情有异,渝老没接着说话,静静的等了一会儿。

  等张小花的情绪稍稍平伏,又问:“那,你现在还想习武吗?”

  张小花依旧点头,眼光坚定,说:“习武,为什么不呢?您刚才不是说,找到自己的道路,就要一直走到底,就算没有结果,也不会后悔,我的右手废掉,可还有左手,就算是用左手,我也一样能练好拳法,一样能保护我的家人。”

  渝老不出所料的神情,说:“你这孩子,还真是一条路走到黑的主儿。我今天来有两个目的,刚才已经说一个了,既然你不想放弃习武,那我还有第二个建议,你是否愿意听听?”

  张小花吸了一下嘴唇,说:“当然愿意的,渝老,我知道您是为我好。”

  渝老欣慰的说:“知道就好,也不知道你哪里打动我了,竟让我怎么看你都顺眼。”

  随即,接着说:“其实在江湖中混日子,能救命的不仅仅是拳头。更多的人是用兵器的,比如,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器。现如今你的拳头废了,还可以练兵器的。”

  张小花眼睛一亮,说:“对呀,渝老,您还真厉害,这个都知道。”

  渝老苦笑道:“这只是江湖的常识而已,只有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不懂罢了,不要这么仰慕我,会让我惭愧的。”

  张小花笑道:“没办法,我只能仰视您了,不过,您觉得我应该练什么兵器呢?”

  渝老说:“其实练什么兵器都是可以的,只要能练精即可,虽说,江湖有云,‘枪为百兵之王’,‘百练棍千练刀万练剑’之类的传言,可个人的资质和机会不同,也未必都是练一种兵器的。你右手这种情况,练棍法是最好的。”

  张小花皱眉:“棍法?没见过人练呀,渝老,我去哪里找人教呢?”

  渝老乐了,说:“就你这个资质,就你这个右手,怎么会有人教你棍法?想也别想?”

  张小花发愁道:“那么简单的棍法都没人教,您讲这么多有什么用?”

  渝老等了片刻,说:“我不会棍法。”

  张小花撇撇嘴,说:“你都不会棍法,还怎么教我?”

  渝老又说:“本门的武功在没有收徒的情况下是不会外传的。”

  张小花喜出望外,道:“师父在上,请受小徒一拜。”

  说完,就要叩头施礼。

  却被渝老单臂托住,说:“拉倒吧,就你这个资质,让我教你,还不得把我给气死。还是省省吧,让我多活几年。”

  等张小花站稳,接着说:“虽然不能收你为徒,但很是恰巧,我还会一招剑法,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学到的,倒可以考虑传你。”

  张小花极度喜悦道:“真的,渝老,您可以教我剑法。”

  渝老笑道:“这招剑法不是我师门秘传,我自然有决定权,可以教你的。”

  张小花说:“那,就多谢渝老了,咦~,怎么就一招剑法?你不能多教几招?不要对我太过吝啬了吧。”

  渝老哭笑不得,说:“张小花呀,你太缺乏江湖基础,什么时候我得好好给你启蒙一下。这剑法不同于拳法,拳法是一套完整的,内含进攻和防守的招收,一整套的连续,可以强身健体,甚至有些拳法还是修炼内功的辅助方法,而剑法固然大部分都是成套的,可以从头到尾如拳法般耍将出来,可也有一招,一招的剑法。”

  张小花不解道:“一招,该怎么耍呢?总不成跟我练的拳法般,摆个姿势在那里吧。”

  渝老解释道:“兵器之间的比试,讲究一招制敌,若是用剑拼了半天才分出上下,那是落了下乘。高手之间比试剑法,不动则已,一动必分输赢。”

  张小花吐吐舌头,说:“那渝老这仅仅一招的剑法,是否就是上乘?”

  渝老含笑道:“上乘与否,都是看使剑的人,若是我使出来便是杀人的剑法,而你使出来也许就是供人观看的。”

  不过,张小花还是问;“我怎么也不明白,就是一个剑招,怎么就能练呢?”

  渝老说:“这个剑法是否是一套的,或者是否还有别的招式,我却不知,我当时只是练会了仅仅一招十九种变化。”

  张小花瞠目结舌了,说:“一招?十九种变化?”

  渝老笑眯眯的说:“是啊,就是这一招,就有十九种的变化,皆是进攻的招法。想必,还有其他防御的变化或者招式吧,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张小花又问:“那,渝老,我想问问,剑法是否还有一点跟拳法不同?就是一招剑法中一般都会含着不同的几种变化吧。”

  渝老点头,道:“你说的没错,通常的剑法都是这样的。”

  张小花这才明白,为何自己能看懂拳谱,而看不懂剑谱,原来两者的招式上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呀。

  想到能学到更为高深的剑法,张小花更为热切,说:“渝老,那您现在就教我吧。”

  渝老说:“今天晚上我只是先跟你说一下,具体要等白天才能教的,夜晚你是看不清楚剑招变化的细微不同,不好学习的。”

  张小花又说:“那,渝老,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这个剑招的威力呢?”

  渝老沉思片刻,蓦然单手从剑鞘中抽出长剑,一个诡秘的角度,刺向张小花的喉咙,虽然张小花能感觉到这个剑势和方位,但自己的身体反应却没有那么快,还没等张小花动一下,那剑尖已经顶在他的下颌,张小花也不理睬,一拳砸向长剑,只见那长剑仅仅一缩,闪电般换一个角度,停在他的眼前。

  张小花看着停在他眼前的剑尖,心中生出一种无力感,这种诡秘的剑法,实在是太厉害了。

  渝老见张小花不动了,这才收起长剑,重新入鞘。

  说:“如何?张小花,这招好行?”

  张小花没好气的说:“对付我这个菜鸟当然行,就是不知道别人如何?比如何队长。”

  渝老傲然道:“在这招剑法面前,你跟何天舒都是一样的。”

  张小花更加的满眼星星,想赶快把这么厉害的东西学到手,可渝老还是不着急,说:“我既然答应你,巴巴地来找你,自然会把剑招传授给你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件事情。”

  张小花说:“您请讲,就算是给您洗十年的袜子,我也愿意。”

  渝老说:“这第一件就是,我传你剑法的事情,不得告诉别人,就算是别人知道你会这招剑法,也不能说是我教授你的。”

  张小花不解,却也不多问,只是说:“那就是说,何队长,还有我二哥也不能说啦。”

  渝老点头。

  张小花又说:“那,这剑招,是否能传给我二哥呢?”

  渝老想了想,说:“这个剑招太过犀利,若是传遍广泛,会在武林掀起风浪,还是不传的好。”

  张小花答应了。

  渝老接着说:“这第二件就是,这招剑法施展出来,有去无回,必然见血,有伤天和,我希望你在轻易之间不要施展,不到生命攸关的时刻,也不要施展,明白吗?”

  张小花若有所思,渝老见他明白了,就说:“想必你现在也是明白了,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剑法,我今日教你,就是想让你保命而已,并没想着让你发扬光大的,希望你能不负我的苦心,剑上不要多沾染无辜的鲜血。”

  张小花诚恳的施礼道:“渝老,您的心思我明白了,我一定会谨记您今夜所说的话,不会伤及无辜的。”

  渝老笑着说:“其实以你的心性,我也是放心的,看你这段时间从早到晚,操劳之余还潜心习武,虽说资质不好,但能不畏艰苦,孜孜不倦,想必以后会有出息的。这剑招能让你学会,也算是明珠不用蒙尘了,不过,若是以后到了江湖,还是要多长些心眼,不要太过热血冲动,因为眼见未必属实的。”

  张小花一脸的不解,眼见未必属实?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