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零八章 欣喜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一百零八章 欣喜

  何天舒叹口气,说:“小花,不是我不愿意教你,可是,一呢,我学的内功心法是缥缈派弟子专用的,非本门弟子一律不得传授,若是发现私自传授,不仅我要被戒律堂惩罚,你也一样要被废除武功的;二呢,这内功心法的修炼不比拳法,它更要求资质的,若是资质不好,轻则修炼数年没有寸功,重则走火入魔伤及性命。你二哥是不是也这么告诉你的?他也不能教你内功吧。”

  张小花失望的点头,说:“是的,二哥也这么说。”

  何天舒摸摸张小花的脑袋说:“回去吧,每人都有自己的命,上天已经安排好了,若你有这个命,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能得偿所愿的,否则,就算是你费尽心机,也是一无所获。”

  张小花低啦着脑袋,失望的跟着何天舒回去了。

  油灯下,张小花仔细的看着一本书,这却不是什么拳法,而是李锦风留给他的一些书籍,养伤的期间,倒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晚上要看一些书的,不管是拳谱也好书籍也好,若是不看,似乎就是少了什么东西。

  能看的拳谱都看完了,只有看书籍,左右书籍是无数的,够张小花看一辈子。

  突然,在书上看到“温故知新”,“学而时习之”,张小花不由心有所动,小心放下书籍,闭目细想自己熟记的那些拳谱,今日并没有把这些告诉何天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缘由,就好似一个孩童得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并不会立刻告之大人们,孩童会在一个出人意料的时刻拿出来炫耀,让大人吃惊一下,自己再看着大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哈哈大笑,如此而已。

  张小花也是存了这般心思,但最主要的,他还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怕自己不能练好这些拳法,现在就说,还不如等自己真的练好,再说不迟。

  好在,随着张小花的思绪,那拳法一如河流,依旧能清晰的回忆起来,不过,张小花的神色未变,举起右手,看看手上的药布,用左手抚摸片刻,还是没有揭下。

  夜深了,张小花才吹熄灯,恬然入睡。

  以后的数日,张小花白天跟着聂小二熟悉各种药材的种植,晚上扎了马步,过得也甚是悠闲。

  只是张小花不知道,他有数月都未见的渝老,每天晚上都会过来看他们一眼的。

  这天晚上,张小花依旧在油灯下看书,就听到有人敲门。

  张小花一怔,晚间敲门,这还是第一遭,于是放下书本,开了门,借着屋里的灯光,居然是独臂的渝老。

  张小花很是惊讶,说:“渝老,您好,您快进屋吧。”

  等张小花把渝老让到屋内,请他坐到椅子上,这才说道:“渝老,我回来好多天了,都没见到您老人家,您是不是很忙呀?”

  渝老笑道:“别说你刚回来好几天,就是以前你在山庄呆的那一个月,你又见过我几回?”

  张小花说:“这不是好几个月都没见到您嘛,所以有些吃惊,您今天怎么到我这里来了?”

  渝老说:“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知道你回来了,过来看看你的伤势。”

  张小花有些受宠若惊了,说:“谢谢渝老关心,应该已经好了,等明天我让何队长看看,这就把外面的药布拆掉。”

  渝老摆摆手说:“不用等明天啦,我现在就帮你拆了吧,这骨头的伤势好与不好也不在这一天两天的。”

  张小花比较奇怪渝老的态度,从第一面起他对自己就不冷不淡,今日为何如此的关怀,倒是耐人寻味的。

  不过渝老毕竟是老人,也是关心自己,而张小花又是骨子透着尊老,所以张小花就任由渝老帮他拆除手上的药布。

  其实张小花的伤势已经好了,那药布也只是一种心理的寄托,正如渝老所说,今天拆明天拆还真没什么区别,所以,渝老虽然是一只右手,在张小花的辅助下,还是很轻易的就把药布拆除。

  张小花的右手跟以前没什么区别,就是皮肤显得异常苍白,大抵是不见光的缘由。

  渝老并没有马上观察张小花的手指,而是说:“你先攥拳试试。”

  张小花依言,尝试着把手指收缩,以前很平常的这个动作,如今却显得异常的笨拙,甚至手指有些不听使唤的样子,而且,张小花的手指蜷缩到一定的程度,居然怎么使劲都无法再进一步,也就是说张小花现在无法攥着拳头。

  张小花心中大急,说:“渝老,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手……我的手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渝老和颜悦色的说:“先别着急,伤后都是这样的,以后的一段时间,你要经常的练习这个伸缩手指,慢慢的才能恢复。现在让我给你看看骨头的细节吧。”

  然后,渝老用拇指和食指,细细的捏着张小花的手指,一寸一寸的观察,好大一会儿才检查完,渝老抬起头,油灯下,张小花并不能分辨出他的脸色。

  张小花有心问一下,可看看自己手,也没什么不妥,就没开这个口。

  渝老也并没有跟张小花说骨头恢复的如何,反而问他:“你为什么要习武?”

  张小花听得莫名其妙,不解的回答:“当然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呀。”

  “除了保护你的家人,如果你学会了武功,你还会做什么?”渝老追问道。

  张小花皱着眉头,老老实实的回答:“没,我还没想那么多,我现在只想先把拳法练会。”

  这次,轮到渝老皱眉头了,他又问:“那你学会了武功,会不会锄强扶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

  听了这话,张小花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自己父子在鲁镇被欺负的情景,还有大哥和自己被西翠山强人脚踏在地的情形,不禁热血上涌,吐口而出:“当然会的,若是习了武,有能力去帮助别人,扶助弱者,我当然会去做的。”

  渝老又追问:“那你能肯定弱者就是冤枉的,是应该被帮助的吗?”

  张小花不解道:“渝老,这个,我不就不太明白了,若是弱者没理由,怎么会招惹强者呢?”

  渝老笑着说:“这个问题有些难,你还小,不洞悉人心,以后也许会明白吧。”

  然后,又问道:“那如果你想锄强扶弱,可那强人的武功比你还要厉害,你会出手吗?”

  这句话倒是让张小花不知如何回答,鲁镇的一回,当然是张小龙挺身而出,是不畏强者的,结果也是惨重,自己历历在目,而刘先生和刘凯也谆谆叮嘱,要量力而行,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不过,瞬间,灵光闪过,张小花笑着说:“这不正是我要不断修习拳法,甚至内功的理由吗?”

  渝老一皱眉,旋即松开,也不再问张小花问题,倒是看了张小花的右手,说:“张小花,你右手的骨头虽然已经愈合,但毕竟受过内力的摧毁,已经不复往昔的,就像一个花瓶摔碎了,再粘好,依旧是能用,可花瓶内在的裂痕亦然存在,这是修补不好的,一个不小心,仍旧会破碎。这个对你在武学方面是很大的阻碍,你一定要有心理的准备。”

  张小花并没有明白问题的严重性,笑着说:“这个情况,镖局的大夫已经跟我说过,慢慢的恢复吧,骨头是能长的,毕竟跟花瓶不同。只要是能练拳,能修炼内功就行了,我也没想着要拯救整个江湖的。”

  渝老叹口气,也没再多说,只是点点头,让张小花早点就休息,转身就出去了。

  张小花送到门口,看着渝老夜色中的背影,很是纳闷,这老人家在自己屋呆了这么久,问了这么多的问题,到底是要干吗?张小花可不认为就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拆开药布,看看伤势那么简单。

  不过,到底是为了什么,张小花想了好久都没有明白,不过,时间是所有疑问的答案,时候到了,自然就知道了,张小花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连油灯都没有吹熄。

  翌日,早晨,张小花如常般到何天舒他们练武的地方,边走边伸缩着手指,不断的锻炼着。

  张小花依旧是第一个到的,他并没有扎马步,而是虚攥着拳头,试着摆了几个拳法的姿势。发现即使是没有攥拳头,他也仍然可以完整的把一个招式打出来,并没有半点的不适,只是有些招式中,右手拳掌之间变换的时候,有些呆滞,手指有些僵硬,想必通过自己的不停锻炼,以后会渐渐的好转吧。

  再想想前段时间,自己怕影响手指的恢复竟然不敢打拳,张小花不觉有些好笑,要是早知道这样,自己早就开始练拳,也不必天天看着何天舒他们练功,自己却巴巴的扎马步。

  不过,他倒是忘记了,药布没拆的时候,他是没有办法攥拳的。

  正在张小花眉飞色舞的耍弄的时候,何天舒等人也都过来了,何天舒笑着跟张小花打招呼:“张小花怎么起得这么早?是不是等不及要拆药布呀?”

  张小花笑嘻嘻的伸出右手,虚攥了拳头,炫耀般说:“何队长,你看,我的药布已经拆掉了,只是我的指头还不能完全的弯曲,还要多锻炼才好。”

  何天舒笑骂道:“你这孩子,还真心急,不是说好今天拆除嘛,你自己一个人如何就把药布给弄掉啦。”

  张小花认真的说:“何队长,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是听你话的,准备今天让你给我拆的,可是昨晚渝老到我房中,帮我拆掉的。”

  何天舒奇怪道:“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张小花就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何天舒说了,何天舒听得也是一头的雾水,不过,听到渝老考问张小花的几个问题,他倒是有些皱眉头,这分明是有欣赏的意思,考究的是张小花的心性,难不成渝老有心收徒?

  不过,渝老的来历何天舒不是特别的清楚,只是听人隐约的提起,也算是江湖中的一个人物,如果他对张小花青眼有加,那也是张小花的造化,可是张小花的手?何天舒不禁又起疑惑,随即心里一宽,这都是人家的事情,自己左右是无法收下张小花的,自己操那个心干吗?

  然后,他又想到张小花回答的那几个问题,暗道,这张小花还真是个老实的孩子,若是别的稍微机灵一点,早就顺着杆子上爬了,不说个漫天的莲花,肯定不会甘休,至少也得表个态吧,为了正义,为了和平,为了江湖人的幸福,唉,哪知这个张小花就晓得保护自己的家人,就晓得练拳法,居然没听出渝老话中有话,如果听出了,要真是一个大马趴,跪在地上,死活求着渝老收录,也许就成了吧。

  可惜呀。

  不过,若是真这样,他还是张小花吗?

  何天舒摇摇头,这样的张小花虚头巴脑,可不是众人喜欢的那个脚踏实地的张小花,这个江湖,还是需要能干实事的人物呀。

  张小花看何天舒又是摇头,又是皱眉,不由问:“何队长,渝老这么做,也是为我好,想看看我的伤势,你可不要生气呀。”

  何天舒哭笑不得,瞪了他一眼说:“我就那么小心眼儿?为人家抢先拆了你的药布生气么?”

  张小花吐吐舌头,不敢说话。

  然后说:“何队长,既然你没生气,那我这个药布已经拆除,我想练拳法了,你看,能不能在旁边指点我一下呢?”

  何天舒一听,立时后退半步,做好施展轻功的准备,说:“这样吧,你先做恢复性的活动,把以前的拳法先温习一下,新的拳法嘛,等我交代聂小二,让他教你,好不好?”

  说完,也不等张小花回答,一个闪身,轻功身法展开,一溜烟跑了。

  留下张小花奇怪的说:“怎么跑那么快呀,何队长,我没打算让你教我的,我已经记忆了好多的完整拳法,只是想让你在旁边看一下而已,你怎么就跑了呢?”

  然后,正待找聂小二等人,却发现也都是踪影皆无?

  张小花一阵的艳慕呀,有轻功真好。

  既然没有人在旁边指点,张小花也并不在意,自己脑海中那么多的拳法,每套自己都记忆深刻,若想完整的打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倒是不用旁人教的。

  想着,张小花嘴角就慢慢地翘了上去,心中暗想:“等我把拳法都练好了,看我不拿了簸箕收集你们掉下的下巴。”

  于是,张小花拿起架势,开始了伤愈后的第一次练拳。

  张小花如今脑海中记忆的拳谱很多,他也没有刻意的挑选,只是从里面随意找了一套,眯着眼睛,觅着自己的记忆,就跟着脑海中的那个人影,打了起来。

  第一遍打完,堪称完美,几乎跟张小花的记忆一模一样,张小花内心极度的欢喜,难道自己真的不是废柴?何队长的教授方式有问题?难道自己只有看了拳谱,记忆在脑海中,才能真正的学会完整的拳法?

  一连串的疑问,促使张小花立刻打了第二遍,结果也很是满意,他并没有漏下任何的招式,可惜,天色已经不早,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张小花验证第三遍,他就匆匆得赶向饭厅。

  而张小花并没有,或者也根本没有注意到,脑海中那个人影已经淡了很多,不复以前清晰。

  现在的张小花已经进入了角色,跟着聂小二干一些初级的活儿,他已经很习惯的用左手了,做什么事情左手也都能很灵活的完成,可在不是很忙,或者自己感觉有时间的情况下,张小花也坚持使用右手,虽然右手有些笨拙。今天,他就很特意的使用右手,比如拿小铲子,拿小剪刀等,因为他知道,只有尽早的锻炼右手,他才能尽早的真正练好拳法,因为他今日已经能完整的打好一套拳法了,想想心里就是一阵的火热。

  晚饭后,张小花早早就来到练拳的地方,不过,他并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又往外面走了一阵,远远的离开何天舒他们,不过他也不必担心何天舒找不到他,虽然远,但有灯笼挂在树上,大老远都看得到。

  也正如张小花所想,何天舒他们一出门就老远看到张小花的灯笼,以为他是害羞,不好意思展示他残缺不全的招式,甚至何天舒还在心里夸奖张小花,这伤好了,倒知道害羞了,以前打拳可是脸皮厚的紧,一招一招的忘都不带脸红的啊。

  张小花站在树下,平复了一下情绪,慢慢的又把早上那套拳法打了一遍,居然还能打完,并没有差一招一式,心里自然是万分的高兴,终于能确认自己可以打完一套拳法,哪能不高兴?

  正想跑过去给何天舒报喜,可想到人家也在练功,等明天也来得及,于是又开始琢磨着能不能再打第二套拳法,说打就打,左右那些拳谱的招式都在自己的脑海,张小花马不停蹄又开练第二套,果然,效果如第一套一般的明显,依旧是能完整的打出来。

  于是,张小花兴奋极了,把那两套拳法从头到尾打将开来,一遍又一遍。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