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零七章 问题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2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问题

  等张小花慢条斯理的享受完回庄的第一次午餐,周围的人早已走光了。

  张小花本来跟何天舒来的就晚,张小花看到何天舒匆匆忙忙吃完,自己也要起身,却被何天舒阻止了,让他慢慢的吃,不要着急,反正下午也没给他安排什么活儿,于是张小花就听话的又坐下来,吃吃这个尝尝那个的,一直吃到自己感觉饱了,这才离开饭厅。

  午后的阳光很是和煦,特别是在吃饱饭的情况下,张小花休闲的走在阳光下,步伐很是轻快,难得如此美好的午后,正应好好的享受。

  可惜眯着眼睛的张小花被一个女声叫着了:“张小花?刚吃完饭吗?”

  一回头,正是秋桐在远处那个小院子看到了他。

  张小花欣喜地跑过去,叫道:“秋桐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秋桐笑着说:“庄主今天心情不好,我这是到饭厅去看看,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给庄主带点儿回去?”

  张小花关切的问:“庄主姐姐怎么了?”

  秋桐苦着脸说:“庄子的事情,你不懂,别多问。”

  “哦。”张小花很老实的岔开话题,道:“秋桐姐姐,我是上午才回山庄的。是马景和刘二去镖局接的我。”

  秋桐笑着说:“我知道,就是我让他们去的。这段时间我没有空,今天正巧田重喜说他们有人要到平阳城去采购东西,我就交代他们把你给带回来。”

  张小花感激的看着秋桐说:“秋桐姐姐,谢谢你哟,你对我真好,感觉就跟我刘倩姐姐一样。”

  “刘倩?”秋桐愣了,说:“那是谁?”

  张小花笑眯眯的说:“刘倩姐姐现在是我的大嫂。跟我大哥结婚前,我叫她姐姐。”

  秋桐笑了,说:“小花,因为你是个知道吃苦的好孩子,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你,也不光是我。”

  张小花雀跃,道:“是呀,还有庄主姐姐,什么时候我也得好好的感谢她的。”

  秋桐说:“嗯,会有机会的,现在就先记在心里吧。”

  张小花点点头,说:“我知道的,秋桐姐姐。”

  秋桐又问:“你现在的伤势都好了吧。”

  张小花说:“好了,大夫说除了不能拎重东西,其它事情都没太多的问题。”

  秋桐点头,说:“这次回来把你分到何队长那里,想必你也知道了吧,住的地方,他都给你安排好了吧。“

  张小花点头说:“是的,我一回来,喜哥就把我带到何队长那边,然后就给我安排了房间,这不,刚跟他们吃过饭,正准备回去呢。”

  秋桐说:“那好,你现在伤势并没完全好,也不要干太重的活儿,先跟着何队长长长经验吧,他那边有些问题很不好解决,估计也不用你干什么的。”

  张小花问:“什么问题?很严重吗?”

  秋桐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唉,这也是庄主的心病,要是你能解决,可就帮了庄主的大忙,比谢谢她可强多了。嗐,瞧我想的,小花,你不用上心的,姐姐就是说说而已,久病乱投医,他们都没办法,你一个小孩子能做什么。行了,我不跟你多说,我紧赶着要回去呢,你也注意身体啊,这伤刚好,身体正弱呢,可别再病了,那就雪上加霜了。”

  张小花笑着说:“好的,秋桐姐姐,我会小心的,我走了。”

  说完,两人摆摆手,各自回转。

  一路上,张小花还想:“这何队长和庄主他们碰到什么问题了,庄主都愁得吃不下去饭?不过既然他们都没办法,我就更没辙的,我先去看看再说吧。”

  不多时,张小花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他的包袱还在马景那屋,这会儿人家肯定是去干活了,现在自己去拿东西,不是太合适,还是等晚上他们回来再说吧。何队长虽然交代他下午不用干活,让他在屋休息,可他哪里静的下来?本就是十几岁的少年,没有坐下来的耐性,而且刚刚过去的几个月都是在炕上度过的,连张小虎的那个小屋都很少出去,这会儿得了机会,哪会独自在家?

  掩了门,张小花就顺着以前走过的小道,寻找何天舒他们去了。

  何天舒具体在哪里干活,他是不清楚的,不过,以前总听马景唠叨,大致的位置是知道的,离青衣小帽们也不是太远。

  一路行来,也看到不少的青衣小帽们在忙碌着浇水,锄草,不少人也都看到了张小花,有人还在交头接耳,甚至对他指指点点,张小花想想马景,自然知道他们的嫉妒,也不在意,只是埋头前行。

  何天舒他们的药田跟田重喜他们的是分开的,中间弄了些简单的障碍,禁止青衣小帽过去,远远的看着,倒也明显,以前张小花也仅仅远远的看看,并没有走近的想法。

  如今,漫步走过去,心里也没半点的紧张。

  等过了障碍,抬眼看去,这边跟那边也没什么大区别,都是几块药田而已,只不过,这里的药田长的不甚齐整,有些田中已经有药材长出,有些却是光秃秃的没有东西,似乎是刚开垦的一样。

  何天舒等四人也是在忙碌,等张小花走近了,这才发觉。

  何天舒笑着说:“张小花,怎么不在屋里休息,这就跑过来了?”

  张小花说:“何队长,我闲不住,就跟着你们看吧,看懂了,以后干起来也是好上手。”

  何天舒说:“这边的药田跟那边没太多的区别,也就是因为药材比较重要,有些药材的种植可能需要更加细致罢了,我听田重喜说你在那边干的不错,又是从小在田间长大的,应该没问题的,等会儿,跟着聂小二好好看,让他把特别注意的地方说给你,就行了。不过……”

  张小花一愣,说:“不过什么?”

  何天舒道:“不过,希望你的记性不要像你练拳一般的糟糕,让人家聂小二说上一百八十遍。”

  张小花一阵脸红,说:“不会的,何队长,我的记性挺好的,李公子都夸过我的,不过我就是练拳不行,呵呵。”

  何天舒问:“哪个李公子?”

  张小花解释道:“就是李锦风李公子,在书院读书的,教我识字的启蒙先生。”

  何天舒眼睛一亮,说:“就是用《说文解字》给你启蒙的那个先生?呵呵,他还真有意思,有机会倒是想见他一面。”

  张小花说:“何队长也知道他有意思呀,等下次我见他,就跟他说,让他来看你。”

  何天舒摆摆手说:“别说来见我,有机会大家一起见个面罢了。”

  张小花说:“好的,李公子也是挺随和的人,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之后,聂小二就带着张小花一边干活儿,一边给他讲解。

  这边的药田确实比那边的复杂,每种药材的浇水时辰都不相同,浇水的量也不一,还有很多的注意事项,和具体的操作细节,都是需要用心记忆的。也亏了张小花平时的脑袋比练拳的时候好使,否则,还真让何天舒放心不下的。

  药剂堂照看的药田不是很多,仅仅几块而已,否则就不止是何天舒四人来了,可就是这几块田中,依旧有小半的地都没有种上药材,可就在张小花跟聂小二学习细节的时候,张小花居然看到何天舒带着一个人,在那些空地上浇水,还小心的蹲在那里,不时拿起土壤看看,皱着眉头思考什么。

  张小花很是奇怪,就问聂小二:“小二哥,你看何队长在干吗呢?怎么在空地上浇水,还发呆的。”

  聂小二瞪了张小花一眼说:“张小花,我警告你啊,以后不要再叫我小二哥了,怎么感觉像是在叫一个跑堂的?你聂哥怎么也算是缥缈派的弟子,江湖地位也是有的,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这个德行?最后一次啊,以后叫我小聂哥!”

  张小花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快告诉我何队长是怎么回事吧,小二哥。”

  聂小二鼻子都被气歪了,“哼”了一声,没再理他。张小花赶紧赔不是说:“好吧,好吧,小聂哥,我错了成不?您大人大量不要生气,好不好?”

  看聂小二依旧不说话,张小花眼珠子一转说:“你要是再生气,等我伤好了,我就找何队长,让他指派你教我学拳法!”

  聂小二一听,立刻投降,笑着说:“小花兄弟,你这就说远了,想学拳法跟你聂哥说就是了,咱们就不必烦劳何队长了,你看他这会儿不正在发愁事情嘛,还是让他老人家操心庄子的事情吧。其实,说到这个事情,还得从种药材开始,咱们这个药田的开垦你也许从马景他们那里知道了吧,是专门给药剂堂使用的,这里种的并不是普通的药材,而是咱们缥缈派从别的地方得来的已经在江湖中失传的一些药材,要不怎么不让马景他们种,反倒让我们巴巴得从缥缈山庄过来这里?”

  张小花点点头,说:“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可是跟这个空地有什么关系?”

  聂小二诡秘的笑道:“小花兄弟,你睁开你那睿智的眼光看看,或用你那严密的思维想想,若是空地,何队长会失心疯的往那里浇水吗?”

  张小花楞道:“难道那里不是空地?”

  聂小二一番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那是当然的,那里都是种了种子的。”

  张小花更不解了,说:“那怎么不发芽呢?其它的药田不都早发芽了,有的都长出老高了。”

  聂小二摊摊手说:“是啊,怎么不发芽呢?这就是何队长发愁的原因呀。我要是知道了,我就成队长了,或者,我就不会让何队长发愁了。”

  瞬间,张小花明白了,也知道早上见到秋桐时候,说的那番话的意思了,这药材的种子已经种下去半年多了,依旧没有发芽,想必是不知道缘由的,那就无法培植更多的药材,无法令失传的药材重新在缥缈派出现,怪不得何天舒发愁,庄主姐姐不吃饭呢。

  可惜,张小花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他只会种庄稼,现在呢,还会种植普通的药材,这些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能解决。

  看看可怜的何天舒,张小花还是把自己的心思放到现在的学习中,跟着聂小二慢慢的熟悉,争褥进入角色。

  下午就在张小花用心学习中过去了,晚上,张小花把自己的小包袱从马景屋里拿了出来,不顾马景一个劲儿想拉着自己的手,还有那幽怨的眼神,一溜烟的跑回自己的屋子,终于逃出了马景的“魔脚”,哪里还想多呆片刻?

  再想想人家刘二呆在那里,竟然没有任何的不适,张小花立刻对刘二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呀

  晚上依旧是何天舒他们练功的时间,张小花跟以前一样,来到了场地间,不多时,何天舒他们就来了,何天舒说:“张小花,你现在先不要打拳呢,试着扎个马步吧,看你的右臂是否能坚持。”

  张小花试了试,说:“何队长,手臂是没问题,不过,右手的药布还在,没法攥拳。”

  何天舒说:“那就先不攥拳,扎扎马步吧,你也有好几个月没有站马步了吧。”

  张小花一阵的脸红,说:“是啊,刚开始一天到晚都呆在炕上,不敢动弹,后来好点了,能走动,却是再伤了骨头,就是在屋子里走动,这个扎马步的事情,我是早就忘记了。”

  何天舒笑着说:“那是,这个马步你根本就没怎么练,怎么能上心呢?轻易得到的东西从来都不知道珍惜,这也不是你的错。估计,你那几招拳法也早就还给我了吧。”

  张小花争辩道:“没的,何队长,那几招拳法我都还记得呢,不信我练给你看。”

  说完就要拉了架势开练,何天舒赶紧阻止了,说:“别瞎逞能了,这会儿连拳头都攥不住,还怎么练拳?等过几天吧,不过,就你那几招拳法,忘记就忘记吧,重新练也许更好。”

  说完,哈哈笑了,自己练拳去了。

  张小花也没话说,只好,扎了马步,看人家练。

  看着聂小二等人练了一套又一套的拳法,掌法,还有剑法等,张小花很是羡慕,自己什么时候才有这么一天呀。

  何天舒却是在一棵树下练拳,动作很慢,但张小花明显的能感觉出那一招一式的威力,招式之间能带动一种力量,并不像自己练拳那样,只是招式,只有在进攻的招式中才带有纯粹的力量,他不由的心里一动,这是不是就是张小虎说的内功?

  于是张小花就聚精会神的看何天舒练拳,希望能从中发现什么。可惜,等何天舒一套拳法练完,他只是感觉到人家拳法中的虎虎生风,其它的却什么都没看出来,甚至连那招式都是模模糊糊的。

  难道那个忘记招式的张小花又回来了?

  还是浣溪山庄的风水不如莲花镖局好?

  何天舒练完拳法,走到张小花的跟前,看着张小花一动不动的身姿,满意的说:“张小花,你这个马步扎得还真好,除了右臂,其它的地方,跟我以前教的一点都没有变样,你这个扎马步的水平还真不是一般盖的。等我们缥缈派有什么扎马步的比赛,我一定要推荐你去,绝对能拿第一的。”

  张小花欢喜道:“真的,何队长,有这样的机会,你一定叫上我啊,大概什么时候?”

  何天舒笑着说:“好的,没问题,等猴年马月的时候,我一定叫上你。好了,你也收了吧,早点休息。明日,你还是跟着聂小二吧,反正你一个人也不想呆在屋里。”

  张小花跳了起来,说:“好也,我知道了。”

  不过,心里还想,猴年马月是什么时候?

  跟着何天舒的后面,张小花忍不住问起:“何队长,你刚才练拳的时候,是不是使用了内力?”

  何天舒停住脚步,回身问:“你怎么知道的?”

  张小花说:“我看你练拳跟我不一样,招式中好像蕴藏了力量。我的招收就纯粹是招式。”

  何天舒默然,说:“你的眼光或者感觉还真不错,是这样的。”

  张小花试探道:“何队长,这个内功心法,你……你能教我吗?”

  何天舒笑着手:“内功心法?你是从莲花镖局那里知道的?”

  张小花说:“是的,我听我二哥说的,他在镖局当趟子手,现在在习武馆学习内功。”

  何天舒愣了,问:“你二哥是趟子手,反倒是在习武馆学内功?”

  张小花道:“是啊,是这样的。”

  何天舒说:“看来,你二哥可不像你,他应该是个习武的好手吧,一般习武馆可都是挑一些精英才传授内功心法的。”

  张小花骄傲的说:“是啊,我二哥就是个天才,所以才能到习武馆学内功。”

  随后,还是期待地问:“您看,我能不能学呢?”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