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零五章 腰牌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第一百零五章 腰牌

  这时,半晌儿没有说话的刘二开口了,道:“我们也不认识字,谁知道你写的是什么呀?”

  张小花一愣,想:“是啊,二哥也不认识字,我写了他也是不懂的。”

  不过,马上转念,自己不认识,可以找别人去问呀,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也没停下。

  张小花的东西不多,几个月前来的时候,本就是想在镖局呆一会儿就回山庄的,根本就没有带什么东西,现在收拾的,也就是一些书籍和杂物,不多时就收拾完毕,于是,在马景和刘二的注视下,熟练的铺开纸,正准备找笔,就感觉有人走到屋外,抬头看去,正见张小虎推门进来。

  如今的张小花感觉甚是敏感,张小虎走到屋外,其实脚步也是极轻,马景二人并没有听到,张小花却是能清楚的感觉到。

  张小虎推门而入,见屋里有陌生人,不禁一怔,张小花见状赶紧相互介绍了,张小虎才赶快施礼,道:“马兄,小花在山庄,多蒙你照顾了。”

  马景也有模有样的回礼,说:“张兄不用客气,小花年纪小,也算是我们的小弟,照顾是应该的。”

  只有张小花一阵的腹诽,照拂是鲜有的,“小鞋”却是不断的。

  等张小花把两人来意说明,张小虎面上露出喜色,说:“两位来得还真好,我这本想送小花过去山庄的,可今日一大早就被李六爷叫了去,原来是今日有趟镖需要我们出去一趟,正好没了时间,两位能来,倒是了了我的心愿。”

  张小花一听,着急问:“二哥,这镖是到哪里的?有什么危险吗?这可是你第一趟出去呀,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的。”

  张小虎笑着说:“具体到哪里,我是不能告诉你,这是镖局的规矩,不过,应该没有问题,去的地方很近,不仅是我第一次去,这次镖局为了锻炼,把大部分没出去过的新人都派出去,还让我当副队长,想必是没有什么危险。况且,还有武功高强、经验丰富的保镖任队长,带着我们,你放心就是了。”

  听了这话,张小花才稍稍放了心。

  马景见张小花的小包袱已经收拾好,兄弟二人还依依不舍,就对张小虎说:“天色已经不早,张兄,我们还要在正午之前赶回山庄,不能在这里多呆了,这就带张小花回去,有时间你到我们山庄去玩吧。”

  张小虎一听,感觉说:“马兄说得甚是,赶紧回山庄交了差事是正道理,走吧,我送你们出去。”

  说完,拿起炕上的小包袱,请马景和刘二头前先行。

  浣溪山庄的马车就停在镖局的门口,依稀还是以前秋桐拉张小花去山庄时的那辆。

  张小虎站在马车前,看着自己的弟弟,这段时间的静养,倒是让张小花没少长肉,脸蛋都有些鼓了,个子也是没少长,但看到他依旧裹着的手掌,还是阵阵的辛酸。

  张小虎把小包袱放到车上,叮嘱他说:“记住刚才大夫说的话,先做恢复性的活动啊,千万不要干什么重活儿,你要是不小心,万一骨头再裂开的话,那可是大麻烦。”

  张小花听的有些不耐了,说:“知道了,二哥,你都说了好多遍了,山庄的活儿我不是也跟你说过嘛,没什么累人的,反正我现在左手也用的顺,不行就用左手呗。其实,我就是想早点练拳法,既然大夫现在不让,我就先等几天吧。”

  看张小花不想再听,自己今日也说得够多,也许再多说,反倒会让他疑心,张小虎就笑着点头,然后对马景和刘二说:“小花伤势已好,不过,大夫说暂时还不能完全使用右手,那山庄那边就请你们多多照顾,在下先谢谢你们了。”

  说完,深施一礼。

  马景和刘二赶紧回礼,连声答应。

  然后,三人上了马车,马车徐徐启动,疾驰而去,张小虎站在镖局门前,不停的挥手,直到马车消失在视野外,张小花挥动的小手也看不见了,方才转身进了镖局。

  一路上,马景拉住张小花问东问西,刚才听张小虎叮嘱张小花不要练拳,他心里就很纳闷的,记得张小花刚来的时候不是说自己不懂武功吗?怎么又会练拳?

  张小花在山庄跟着何天舒练习拳法,倒也没有避开马景他们的意思,可惜青衣小帽的他们跟缥缈派的弟子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平日也就是吃饭休息有个交集,其它的时间并不相互干涉,甚至青衣小帽们隐隐还有些自卑的,并不涉足缥缈派弟子的活动区域,这些张小花自然是不知晓的,他进山庄后,吃饭和干活是跟马景他们在一起,其它闲余时间就跟了何天舒他们在一起了,是故张小花学习拳法的事情,马景一丝一毫都不知道的。

  如今马景问起,张小花一五一十的说了,马景甚是奇怪,更多的则是艳慕,嘴里没说,心里却是嘀咕,自己如此资质,如此帅的英姿,何天舒怎么就没看上呢?难不成真的是天妒英姿?或许还是要叹息自己的运气,甚至想起明日早饭是不是要向缥缈派的弟子表示一下自己一向的善意?

  知道了张小花能耍几下拳法,马景就更想知道他在镖局是如何受的伤,等张小花把具体的情况说完,马景就立马打消了习武的念头,早早的收起自己的善意,明日还是恶目相向吧,开玩笑,练什么拳法,这刚刚学了一个月,没练会几个招式,就被人一掌打的要死要活,若是自己习武,一定会比张小花学得好,那人家还不一掌就把自己打死的?

  想想张小花说的,他的二哥张小虎比他厉害十倍,不一样被余得宜揍得满地找牙,差点一命呜呼?还是自己明智,没有走习武的道路,拍拍胸脯,暗自为自己踏上青衣小帽这个有光明前途的职业,欣喜不已。

  旁边的憨厚刘二,则只是听,偶尔微笑,表示赞同,忠实的表演一个跑龙套应该做的一切动作。

  马车一会儿就到了浣溪山庄,依旧是从旁门进入的。

  马车停在旁门,等待护卫的检查,马景和刘二不比秋桐,不需要什么腰牌,甚至还能带陌生人进山庄,他们老老实实地分别掏出自己的腰牌,交了上去,然后那护卫就看向张小花,张小花一愣,随即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可不,自己数月前出庄的时候,可是领过腰牌的,这会儿自然是要把那个腰牌缴还的,不过,那个腰牌自己倒是放哪里了呢?许久不用,似乎淡忘了。好像自己跟着李锦风学读书写字的时候,用它做过镇纸吧,刚才收拾包袱的时候,也没注意是否放进去的。

  小包袱是打了结的,结,这个东西,打起来容易,解开来难!张小花的左手以及受伤的右手,解得很费力。马景就在一旁,很自然就接过包袱,帮忙解开了,张小花翻了翻里面的事物,果然,在几本书中,找到了遗失的腰牌,捡起来随手就递给了马景。

  马景也没有在意,随便看了一眼,转身就要递给护卫,刚要伸手,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嘴里“咦”了一下,又缩手回来,仔细的看了看那个腰牌,上下左右看了个遍,然后皱着眉头问:“张小花,你这个腰牌怎么跟我们的不一样呢?”

  张小花楞了,接过腰牌仔细看看,说:“就是这个啊,我没别的腰牌,只有这个的,应该是上次出山庄的时候给的,难道这个腰牌不是咱们山庄的吗?坏了,那我是不是弄丢了?”

  马景也楞了,说:“这个腰牌应该是咱们山庄的,跟我们那个差不多,而且我看起来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张小花问道:“怎么?山庄的腰牌也分很多种?”

  马景扫盲般说:“是啊,根据干活儿的不同,每种人的腰牌是不同的,就像是咱们挨着的聂小二他们……哎呀,想起来了,聂小二刚来时,跟我一起去过平阳城,他的腰牌就是这样的。当时,我还拿着两个腰牌比来比去的看过,所以看着你的这个比较眼熟,你怎么能拿这种腰牌呢?”

  张小花苦笑着说:“马哥,我这不也第一次拿腰牌,我怎么会知道缘由呢?你还不如去问人家护卫呢。”

  马景一听,觉得有理,就把腰牌递给了护卫,护卫拿过,仔细验过,登记后就收了起来。这时马景恬着脸凑上去,问:“这位护卫大哥,问个问题啊。”

  那护卫点点头。

  马景问:“护卫大哥,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这位小兄弟能领到这种腰牌?”

  护卫听了,笑呵呵地,像看一个白痴一样,这样回答:“我也不知道呀,我只管验证是否是真的腰牌,放人进庄,至于谁用什么腰牌,我可不管,发腰牌的事情,你要到前面问发腰牌的人哟!”

  马景听得是满心的不爽,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不过,他可不敢流露不满的情绪,堆着一脸的假笑,连说谢谢。

  那护卫也没说什么,挥挥手,放那马车进庄,心里也是暗自诽谤:“我就知道你不满意,嘴里说谢谢,没准儿心里怎么说我呢。”

  马车把三人放到小院的门口,就去了别处。

  下车的张小花看着熟悉的外门,一阵的感慨,这时光飞逝,人是物非的,数月不见,竟有许多的感触,刚来时的自己如孩童般满目的陌生,一个月的时间,无数次的进出这个外门,还有外门旁边那个空地,自己很多的汗水还有几十个残缺不全的招式,然后自己一个外出,一转眼就是数月的时间过去,再回首时也是带伤的身,造化弄人,此一斑也。

  拎着自己的小包袱,张小花跟着马景和刘二进了院子,这时已是正午,不过,其他人并没有回来,院子里静悄悄的,张小花心思有些恍惚,跟着两人进了小屋,然后,随手就把包袱扔在自己原来住的炕上,又随便坐了下来,不过他很快就发现马景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而且那刘二也一反常态的看着自己,傻呵呵的笑,张小花不禁也是一愣,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再看看自己的脚上,也没有踩到狗屎呀?有什么好看的。

  可等他抬头四处张望的时候,不禁赶紧从炕上跳了下来,原来那炕上已经换成了别的被褥,炕上的小桌上摆放的东西也都不一样了。张小花这时才想到,自己来山庄前,人家刘二就是跟马景一个屋的,既然人家回来了,自己还不在山庄,自然是刘二继续住原来的屋子原来的炕,自己没在意,倒是惹人家笑话了。

  张小花红了脸正想说什么,刘二赶紧开口,说:“没关系的,张小花,你累了就先在炕上坐会儿吧,你伤病刚好,还是要多注意的好。”

  张小花一阵的感动,多好的人呀,在青衣小帽中真是难得。

  那刘二接着说:“要是你睡这个炕习惯的话,我去找喜哥,让他再给我安排房间,你就还和马哥一起住吧。”

  张小花如雷击般醒悟,连忙摆手道:“别,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是刘二哥原来住的炕,我自然是要让出来的,断没有继续睡的道路。还是我出去另外找地方吧。”

  刘二则说:“我睡哪里都是惯的,你一个伤病人,还是住原来的地方好,习惯的力量是无穷的,也有利于你恢复健康。”

  于是两人挣来抢去的,都要把这个最好的炕让给对方,旁边看的马景一阵的感慨,都是好人呀!也是我的人品好,跟我一起住的人也能被熏陶成君子。

  正在两人推诿之际,院子里传来一阵的嘈杂之声,想必是田重喜等人回来啦。

  张小花欣喜的跑出小屋,不仅是为了逃避刘二的热情,更是想看看这些在一起奋斗了一个月的“田友”,等张小花出现在院子里,众青衣小帽很是诧异,都围上来问东问西,其实张小花跟他们不是那么的熟悉,而且短短的一个月也没有真得融入他们的圈子,只是数月不见,大家倍感的新鲜,况且听说这张小花居然是在比武中被人打伤的,差点没了性命,自然是很好奇,这个说:“张小花,听说你力挑莲花镖局的那个大力士,被人恼羞成怒,一巴掌拍成重伤,是否是真的?”

  那个问:“张小花,听说你一连战了镖局十二个好手,最后是力竭身亡的,是不是真的?”

  还有人说:“张小花,听说你是被莲花镖局的女镖头用迷魂大法迷惑,还用了阴阳和合散才撂翻的,你可这是我们的偶像呀,对了那女镖头的线条如何?”

  张小花听了,一阵的头昏脑胀,这是哪儿跟哪儿呀,本想跟他们细细说说的,可是突然就没有了气力,懒得说上一个字,只是笑眯眯的咦咦啊啊的应付。

  田重喜却是站在圈子的外面,一脸的沉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大家喧闹够了,才板了脸,呵斥道:“大家都散了吧,张小花都回来了,想知道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和时间问,人家还没完全好,要是被你们碰个三长两短的,小心你们赔付张小花药费。”

  这句话还真是管用,众青衣小帽立刻跟张小花拉开了距离,就算是张小花现在摔倒,他们也一定不用担负责任的。

  田重喜又说:“赶快收拾一下去吃饭,然后,下午还有很多活儿要干,耽搁了,可别埋怨我扣你们的工钱。”

  这句话更是管用,谁想跟自己的工钱过不去?立刻就四散了,各回各屋,热情洋溢的关切之情立刻烟消云散。

  田重喜看了看那正在诧异众人行动迅速的张小花,说:“张小花,你跟我过来。”

  说完,也不等他,当前走回了自己的小屋。

  张小花看田重喜对自己不冷不淡的,感觉奇怪,不过现在也不是仔细思考的时候,看着田重喜已经要进屋了,赶快跟了上去。

  田重喜走进小屋,转身看着跑进屋的张小花,语气平淡的说:“张小花,你的伤势如何了?”

  张小花小心的看着田重喜,说:“没事了,喜哥,虽然没有完全好,不过,我可以用左手干活的,不会影响山庄派给咱们的活儿。”

  田重喜则说:“呵呵,这个可不归我管了,你伤势好,我也就放心了,毕竟以前你也是我的一个小兄弟,要是你有什么不测,我这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这话倒是说的奇怪,张小花依旧是不懂。

  不过,田重喜指着闲置那个炕上的一堆被褥,说:“那是你用的被褥,你看看少没少什么东西,然后跟着我走,我给你安排以后住的地方。”

  张小花一听,像是烧了尾巴的猴子,立时蹦了起来,说:“喜哥,拜托了,千万不要再把我安排在马哥的屋里,拜托,拜托。”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