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零四章 回庄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第一百零四章 回庄

  等张小花坐稳,这才笑嘻嘻的问:“小花,你跟这个秋桐是不是很熟悉?”

  张小花说:“当然了,我去浣溪山庄就是秋桐姐姐让我去的,当然是很熟悉的啦。”

  “那秋桐的年纪有多大?哪里人氏?家中是否还有其他人?还有,她是否……是否有婚配?”李锦风一连说出一长串儿的问题。

  张小花倒是楞了,喃喃地说:“我们熟归熟,可是……见过也就二三面,你问的这些问题,我还真不是太清楚,要不下次我见秋桐姐姐的时候,我帮你问问吧。”

  李锦风食指放在嘴中间,“嘘~”了一声,说:“这些事情当面问她,多不好意思,等你有时间,找机会慢慢的问就好了,不过,要特别的注意,不要让她知道是我要问的哟?”

  张小花一愣,问:“为何?本就是你想知道的嘛,干嘛还这么偷偷摸摸的。”

  李锦风背了手,望着窗外,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花呀,你还小,等长大了自己就知道啦。”

  张小花一头的雾水,问道:“这句话出自哪里?我怎么就没听说过呢?”

  李锦风笑笑说:“小花,这天下间的书籍多了去,穷我辈一生也难得读上一成,是故学海无涯而我心有涯,只有时常的多读书读好书,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这句话呢,是传说中一本书中的歌谣,具体的意思等你有机会看到,自然就知道啦,现在说了你也不大明白的。”

  张小花嘴上撇撇,心里却是赞同的,自己刚学这么几天而已,那李锦风可是读书读了几十年的,学问见识当然不能跟他比,现阶段,他说什么当然就是什么,没办法跟他辩解,不是一个重量级呀。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李锦风有意无意的总是问张小花关于秋桐的事情,可惜张小花到了浣溪山庄,还真的没再见秋桐一面,知道的仅仅是从旁人嘴中说出的一点琐碎,就这些也听得李锦风很有趣味,后来李锦风突然想起,问张小花:“小花,你到平阳城也没几日,怎么就突然认识了秋桐?我来平阳城比你久的多,怎么就没这个机会?”

  张小花就把遇到秋桐的过程说了一遍,李锦风叹息不已,道:“这么好的机会,都被你遇到,要是我就好了,我必能把那个偷儿拎到秋桐的眼前。”

  张小花再次撇撇嘴,道:“要是你,我的饭碗在哪里?有异性没朋友的家伙。连某家的衣食父母都要算计呀。再说了,就你那样子,还抓小偷,那天不是我,你的钱袋被人摸去,你也是不会知道的。”

  李锦风一听,眼睛不禁一亮,说:“这么说,我跟秋桐都是遇到小偷,也都是因为你,我们的钱袋才没有丢失,看来,我跟秋桐还真是有缘分呀。”

  看着李锦风一幅极其自恋的样子,张小花翻了翻白眼,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就算是用张小花的脚后跟想,也知道李锦风对秋桐很有意思,不过,李锦风这样强拉缘分的主儿,张小花还是第一次见到,估计在平阳城也是第一遭的。

  倘若这样也是缘分的话,那月老的红线也忒不值钱了。

  晚间,张小虎回来,张小花把今天的事情跟他说了,张小虎很是高兴,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之前曲三爷是答应过浣溪山庄的事情,可张小花一天不得到山庄的消息,他自然就一天不感到踏实。秋桐他也是见过的,张小花去浣溪山庄就是她带去的,秋桐的话,张小虎还是很相信的。

  余下的几日,张小花虽然还是躺在炕上养伤,可心里却是像是有个猫在抓,怎么都不想再呆在炕上,老是想着回山庄,就连李锦风带给他的书籍,都无心阅读,而张小虎也是有些烦躁,毕竟内功的修炼不比练拳法,容易见到效果,这内功心法学了这么长的时间,他竟然还没有摸到门槛,自然不能静心。

  于是兄弟两人在屋时,不免大眼瞪小眼,一阵的无聊,张小花就问张小虎:“二哥,要不我先回浣溪山庄吧,在镖局呆了几个月,连这个屋子都没怎么出去,我也腻味了,山庄那边怎么说我也认识一些人,那边的地方也大,跟咱们郭庄似地,左右我现在也能动,不怕骨头再伤着,你看呢?”

  张小虎思索一下,点头说:“也好,看你在这里神不守舍,也没什么趣味,等明日我找医馆的大夫最后再看一下,就送你回去吧。对了,听你说那个车马行就有车,等大夫看完,咱们就找那个车马行,弄个车送你回去吧。”

  张小花想了想,说:“二哥,听我那个同屋马景说,坐这个马车好像还很不便宜的,我看我还是自己走回去吧,反正这么长时间没活动,走走也是好的,对了,这是我在浣溪山庄干活的月钱,你先拿着,等有时间给爹爹和娘亲带回去吧。”说着,张小花从怀中掏出揣了好几个月的银钱,递给张小虎,接着说:“这次来镖局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你,把这个银子给你,结果在这里一呆就是几个月,真是造化弄人啊。”

  张小虎看着弟弟小小手掌中的这些银两,心里酸酸的,不知说什么好,过了许久,才开口:“小花,这些银两你先收起来吧,出门在外不比在家,诸多的不便,你自己在山庄,我也不在你身边,需要银子的地方多,你也给自己多买点东西吧,家里的爹娘要的是你身体好,过的好,只有你先顾好自己了,再考虑给他们捎回去吧。”

  张小花执意把银钱放到张小虎的手中,说:“没关系的,二哥,我在山庄也不出来,在那里什么都是现成的,吃的,穿的都不要我自己买,我还有什么要买的?再说,这是我第一次领到月钱,有很重要的纪念意义,一定要给爹娘的,他们把我养这么大,很是辛苦,这银子算是我长大的标志,也是我孝敬他们的心意。”

  张小虎笑着说:“这李锦风还真不错,把你教的文质彬彬的,说起话来都是好多的道理,嗯,你这么说我就先收起来,等有机会让别人带回去。不过,你大病初愈,还是不要劳累的好,我在镖局已经领了好几个月的月钱了,我给你出钱,坐那马车回去。”

  张小花却是不乐意的,一阵推脱,张小虎心疼弟弟,一个劲儿的坚持,等到临睡,也没个结果。

  第二日,一大早,张小花就让张小虎带着自己来到医馆,还是让那位老大夫看的,大夫仔细的看过,然后依旧裹了药布,笑着对张小花说:“这骨头长的很齐整,恢复的很好,而且时间出乎我意料的短,看来这段时间把你憋得够呛吧,从今天起,你就可以自由的活动自己右手了,不过,起初一定不要用力,暂时就是一般的伸缩,记住千万不要用右手提重物,干活儿的时候,也尽量用左手,对了,吃饭的时候要尽量用右手,好多锻炼右手的灵活性。”

  张小花则着急的问:“那什么时候能打拳呢?”

  大夫看看张小花期待的眼神,又看看张小虎,和蔼的说:“嗯,你先活动活动右手吧,等过几天把这个药布除去了,就可以尝试着打打拳,不过,一定要记住,练拳法只是强身健体的,争强好胜却不是练拳的目的,以后一定尽量少跟别人比试或惹起事端。”

  张小花一愣,这不打架还练拳法干嘛?不过,他还是似懂非懂的点了头。

  张小花兴高采烈的跟着张小虎往回走,边走边跃跃欲试的想舞动胳膊,张小虎赶紧阻止他,说:“大夫虽说已经让你活动,不过也得有个限度,别这么大幅度的活动,还是先尽量稍稍的活动,等再过一阵再练你那个拳法吧。对了,我觉得李公子说的也有道理,你不妨多看书,也许习文更有趣呢?”张小虎还是试图劝说张小花。

  张小花赶紧安生的走路,不以为然的回答:“习文多无聊,虽然那些书籍看起来很有意思,不过要是天天的钻研,却是没意思,我还是想练拳法,练内功。”

  张小虎说:“唉,还练什么内功,先不说你还不知道从哪里能学到内功心法,我这个内功心法都练这么久,一点进展都没有,习武太艰难了。”

  张小花则笑着说:“二哥,你不是常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嘛,怎么这时就说这丧气的话?”

  张小虎苦笑说:“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铁了,唉,不多说了,也许到时你就知道这个的艰难。现在说,你怎么都不相信的。不过,既然你坚持要练武,那一定要循序而渐进的,慢慢的活动自己的右手,到合适的时候,再开始练拳法。”

  两人说着就回到了小屋,这时张小虎的屋前正等着一个人,见到张小虎回来,急匆匆的说:“张小虎,你跑哪里去了?李六爷着急找你呢。”

  看来人急匆匆的样子,张小虎也没来得及跟张小花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先不要回山庄,等自己回来再说。

  张小花有心要自己走的,不过,看二哥瞪自己的眼神,还是乖乖的候在屋里。

  正等的无趣间,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张小花,张小花,你在哪儿?”

  张小花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喜得从炕上跳下来,还未出屋,就高声应道:“在这里呢,马哥,我在这里。”

  原来,外面来的正是张小花的同屋马景。

  这会儿的张小花有数个月未见这位同屋,连着心里对他的一些怨念,甚至那臭脚都丢在脑后,疾步冲出屋子。

  等他到门口的时候,那马景也觅着声音寻了过来,看到张小花从屋子里出来,也是很高兴,上前就要握住张小花的右手,这时的张小花已经用惯了左手,自然而然的就把左手伸出,马景一愣,赶紧换了手,等张小花明白过来,那抠脚的景象立刻浮现在脑海,可是迟了,左手早就被马景热情的抓在手中,那右手也是很自然的拍在张小花的肩膀上,张小花缩手也不是,收肩也不是,只听马景热情洋溢的说:“兄弟呀,许久不见,哥可是想你的很呀,怎么你这声音也变的好听?竟然直追哥而来,有几分哥当年的风采呀。”

  张小花缩缩手,想把马景让进屋,可马景把他的手握的紧紧,不等他说话,接着说:“兄弟,那天你知道吗,我心里惦记着回庄给你带路,未到子时我就回庄了,在庄子门口没有见到你,以为你自己回屋了,可是屋里也没有你的人影,我就奇怪了,你说你要是不回,我就不用回那么早了,人家小桃……哦,我就在庄子门口多等你一会儿呀,要不你晚上回来不就是找不到住的地方了嘛。而且,你第二天依旧没有回来,我就更想你了,唉,你说喜哥也是的,虽说咱们是同屋,可是你的活儿也不能都让我一个人干呀,好歹也让旁人分担一点吧?没有你的日子,我可是累得够呛啊,我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等你呀,可是,听喜哥说,你居然手受伤了,我晕,这总不能把你的活儿都撂给我吧?好在喜哥还有点人性,没都让我干,不过,比起以前也是累啊,你看我这都瘦的,就是那时留下的后遗症。”

  张小花赔笑说:“马哥,真是辛苦,小弟这边赔罪,以后小弟要多多的仰慕马哥呀。”

  说完,趁势要抽出左手,但刚抽出,随即就被马景更热烈的握住,就见马景眼泪汪汪的说:“兄弟,你也看出来了?不过,不要仰慕哥啊,哥只是个活雷锋。”

  张小花哭笑不得,只有伸着左手,任由马景握住,心里却是暗暗发誓:“一会儿一定要洗上十次八次手,而且一定要练好身法,下次绝对不让马景近身半步。”

  随后,马景又把山庄众青衣小帽的生活琐事,鸡毛蒜皮的口角,极为八卦的说了个遍,只可惜张小花尽想着洗手,他只是对牛弹琴,做明珠暗投状,最后马景才做收尾陈词:“好在,你受伤后一个来月,我最紧密的战友兼同屋,刘二回来,才把我从劳动的苦海中拯救出来,对了,你还没有见过刘二吧,过来,我给你引见引见。”

  说完,就拉了张小花的手,侧身让开,显出他身后一个矮胖的憨厚身形,那马景身材已然不高,这胖子居然比马景还矮上几分,也难怪被马景挡在被张小花所不见,只是,这人身高是比不过马景,可身体胖得却几乎有马景的两个,想想浣溪山庄的饭食,张小花有些明白。张小花赶紧趁势抽出手,向矮胖的刘二施礼道:“刘二哥,早就听到你的名号,今日才相见。”

  那刘二也还礼,说话甚是低沉:“张小花,你好啊,伤已经好了吧。”

  张小花说:“谢谢刘二哥关心,已经大好。”

  然后,张小花对两人说:“二位大哥,请到屋里坐吧。”

  马景举步又止,看看天色说:“小花,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这次来不是专程看你的。”

  张小花一阵的失望,说:“怎么这么快就走?要不坐会儿,聊会儿天,等我二哥回来,我跟你们一起走吧,反正我伤也好了,正跟二哥商量要回山庄呢。”

  马景接着说:“嗯,我不是专程来看你的,而是出来办事,顺便接你回山庄的。”

  马景把那个“看”字咬的很重,张小花听了,一阵恍然,唉,这马景习性不改呀。

  张小花说:“这样吧,马哥,刘二哥,你们先进屋,我去找二哥,跟他说一声就行,马上跟你们走。”

  两人听了,这才进屋。

  可是,等两人进屋,张小花举步走出小院,这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张小虎,镖局的人不少,地方也大,张小花可没白痴的以为镖局的每个人都会认识张小虎,习武馆自己倒还依稀有一点印象,不过今日张小虎却是被李六爷叫走,趟子手在哪里,自己却还是不知道的,于是,只有暂时回屋再说。

  回到小屋,马景就问:“怎么这么快就跟你二哥说完了?”

  张小花苦笑道:“还没呢,我也不知二哥去了哪里,我还是先收拾东西吧,要不一会儿就给他写个条子吧。”

  马景一愣,说:“你会写字?我记得你好像不太认识字吧。”

  张小花得意洋洋的说:“马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更况且我们都三个多月未见,难道我就不能会写字?”

  马景羡慕道:“小花,你不是诳你哥吧,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三个月能会写字的人呀。”

  张小花一边收拾一边说:“那好呀,等我收拾一下,就给你表演,看我到底能不能写。”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