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一百零三章 探视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第一百零三章 探视

  天气逐渐的凉了,正是一个好秋。

  如今的张小花早已把莲花镖局的拳谱都看完,那些个刀谱、剑谱却一个都没有看,曾经有次张小虎在帮他还完最后一本拳谱后,顺手拿了一本剑谱,等到书馆管事登记时候,张小虎才记起自己只是恳求曲三爷借阅书馆的拳谱,忐忑的看着管事登记,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没多问,只是诧异这次怎么才仅仅借一本而已,这才让张小虎松口气。

  不过,张小花好像没有学习剑谱的资质,前后翻了不下十遍,就是看不懂里面的内容,倒是让他奇怪不已,这字也是认识的,剑的招式自己也看的明白,可就偏偏不懂,没有办法记下,于是只好丢到一边。

  从此张小虎也就不再到书馆借书了,这倒是让那忙碌的管事感觉很是诧异,闲暇的日子反倒让他万分的不适应。

  而张小花则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跟李锦风学习上了,只在傍晚才闭目回忆自己的拳法。

  这天,张小花坐在炕上,无聊的翻看李锦风带给他的一些典籍,正读得有趣之时,张小虎推门进来。

  张小花高兴的说:“二哥,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张小虎笑得有些勉强,说:“今天在习武馆练了一上午的拳法,有些累,另外……”

  说到这里,语气有些迟疑。

  张小花见二哥不往下说,也是很奇怪,说:“怎么了?二哥,武馆有什么事情吗?”

  张小虎低头想了想,说:“是这样的,小花,明天武馆准备要教我内功心法,所以今天让我早点回来休息一下,做好明天的准备工作。”

  张小花一听,乐了,差点从炕上蹦下来,说:“太好了,二哥,想不到武馆这么快就准备教你内功了,真是恭喜你哟,我还以为怎么也得过几年才会呢。哈哈哈,等你学会了,再来教我,我也能学内功心法了,让于伦他羡慕我吧,我是超人小花~”

  还没等张小花高兴完,突然他就想到了张小虎刚进屋时的表情,立时,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似乎有问题。

  果然,张小虎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喜悦。

  张小花不解的问:“二哥,怎么回事啊,估计是你不能教我吧。”

  张小虎肯定的点点头,说:“嗯,是的,小花,今天曲三爷跟我说准备明天教我内功心法的事情,我就问他,我学会了是否能教你。可是曲三爷却说,这内功心法是莲花镖局的不传之密,只有是莲花镖局的人,得到特别的许可才可以修炼的,别看习武馆这么多人都在学习,能让曲三爷同意学习内功心法的,还是寥寥无几。呵呵,你不知道,小花,曲三爷也会拉帮结派,非要暗示我要加入他们的阵营,这镖局是谁的,有什么派别我还都不知道呢,跟谁不是啊,我当然是乐意答应啦,人家说背靠大树能乘凉,我也不至于傻得不接这个橄榄枝。”

  张小花一脸的失落,瘪着嘴说:“什么破不传之秘,竟然如此的保密,要不,二哥,你偷偷教我,我谁都不说。好不好?”

  张小虎苦笑着说:“如是如此简单就好了,曲三爷又说,内功心法不比拳法和刀法等武功,内功的修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只有修炼到很深刻的境界,才能有资格去教授别人,我要是刚刚修炼就去教你,那说实在话就是害你,真正的会走火入魔。而等我修炼有成,再教你,估计你那时早就有别的机缘了吧。我想曲三爷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你说呢?小花。”

  张小花一摊手,说:“二哥,这个我怎么知道呢,我又没修炼过内功,唉,算了,不教就不教了,我也不稀罕这什么破内功,我自己的拳法都还没学会呢,等我把拳法练的跟你那么精通再说吧。”

  张小虎倒是有些不相信,追问说:“你真的不再缠着我让我教你了?”

  张小花嘻嘻一笑,说:“算了,真的算了,不过,你修炼的一些心得,还是要告诉我的,好不好?”

  张小虎摸摸下巴说:“这个吗,好像曲三爷没有提过,应该可以吧。”

  张小花鼓掌道:“就这么说定了,我倒是要看看,以后我能学到什么内功,到底是你学的好,还是我学的好。”

  张小虎心里一酸,说:“嗯,当然是你的好,我有感预感的。”

  其实,曲三爷还有一些话,张小虎并没有告诉张小花,张小花的右手已经废掉,不仅仅是不能干重活,拎重物,而且手掌上的经脉或许已经被毁掉,没有手掌上的经脉可以打通,哪里是完整的内功?也就是说张小花可能什么内功都无法修炼的。

  于是,每日间张小虎在屋里除了有时打打拳法,更多的时间则是盘膝坐在炕上,五心朝天,眼观鼻,鼻观心的修习内功,旁边的张小花看着二哥这个样子又是好奇又是好笑,难道这个泥菩萨的样子就是修炼内功?真是奇怪至极的,不过,他知道张小虎也是初学乍练,就是问了也说不清楚,就闭了嘴,在旁边小心的看了,唯恐发出声响,惊扰二哥。

  其实,这修炼内力讲究的就是一个静,在自己的体内由静方能生动,从而产生内力,一般初学者都是用专门的静室来练习的。张小虎在习武馆的时候也都是用静室的,回到屋里,明知不太适合修习内力,但他是刻苦惯了的人,一刻都不得闲,拳法没有进步的余地,自然就朝内功心法努力了,当然,屋里只是他一个人倒也无妨,只是有了旁人,却也端是危险的。好在张小花有伤在身,不太好动弹,也知道不能打扰二哥的,这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天,张小虎去了武馆习武,留下张小花在屋,正坐在炕上无聊,有人敲门,等人进来,正是李锦风李先生。

  李锦风笑嘻嘻的进屋,手里还拿了些书籍,他这段时间自己忙于功课,也是许久没来,先是问问张小花的伤势,听说已经大好,心里也是高兴,然后又跟张小花聊聊上次留下的书籍,而张小花也是读的很认真,心中存了不少的疑问,于是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很是热闹,有些问题甚至引起两人的激烈辩解。

  两人正说间,又有人敲门,张小花甚是奇怪,自己二哥这屋,基本没人来的,怎么今日就有两人敲门?他扬声说到:“进来吧。”

  可是,门并没有开,人也没有进来,张小花更是奇怪,这是谁呢?再次喊:“屋里有人,进来吧。”

  人依旧没进来。

  李锦风看看张小花,走到门前,开了门,看到外面有个年轻的女子站在那里,就拱手施礼说:“这位姑娘,请问找谁?”

  那女子奇怪的说:“我是不是找错了,这间屋子是张小虎住的吗?”

  李锦风见状赶紧说:“姑娘找到没错,这就是张小虎住的屋子,不过他暂时不在。”

  “哦,这样啊。”那女子神情一松,说:“那他弟弟张小花在不在呢?我是浣溪山庄的人,过来看看他。”

  李锦风听了,说:“在呢,张小花正坐在炕上,他有伤在身,大夫交代最近是关键时期,尽量不下炕,所以没有出来,您请进吧。”

  那女子说:“刚才说话的人就是张小花?”

  李锦风奇怪道:“是啊,就是他让您进来的,难道您没听他说过话?”

  女子说:“声音好像不太对呀。”

  说完,李锦风请那女子进屋,女子进屋后,张小花看清楚是谁,极为高兴,喊着:“秋桐姐姐,你怎么来了。”

  说着,就要从炕上蹦下来。

  秋桐紧行几步,按住他的肩膀,说:“张小花,别下炕,你的朋友不是说大夫不让你动的嘛,快坐下吧。”

  张小花快乐的说:“没关系的,秋桐姐姐,早几日就在炕下玩的,只不过被大夫看到,说这是最后一段时间,要千万小心,莫碰了骨头前功尽弃,这才让我守着这个炕,其实都是没事的,你看。”

  说完,就要轮轮胳膊,那李锦风见了,赶紧跑过来,按住了,说:“别逞强了,能过几天在耍吧。”

  张小花见两人关心自己,也就呵呵笑了,重新坐回了炕上,对秋桐说:“秋桐姐姐,这是我的启蒙先生,叫李锦风。”

  秋桐又是奇怪,道:“启蒙先生?”

  李锦风红着脸说:“秋桐姑娘,别听张小花瞎说,我只是跟他一同来平阳城的学子罢了,跟他和他哥哥一见如故,最近见他受伤,这才过来看看。”

  随后,就把自己教张小花认字的事情简单的说了,最后说:“也没什么的,小花很是聪明,我也是举手之劳,称不上什么启蒙先生的。”

  秋桐听了,也是高兴,说:“你教小花认字,自然就是启蒙的先生,这个名份是当定的,不过,你当他是弟弟,他叫你李大哥,也是未尝不可呀。对了,张小花,你居然能写字了,可真是厉害,等伤势好了,可要写给姐姐看哟。”

  张小花一听,就要起身,说:“我是用左手写字的,秋桐姐姐,现在就能给你写。”

  秋桐一听,这才恍然,居然是用左手呀。

  连忙说:“不用,不用这么着急,等以后吧。”

  可张小花有了显摆的机会,就像是有好玩的东西,净想着跟别人分享,非要现在就写,于是李锦风就把笔墨放到炕上,结果张小花写的几个字,真得如李锦风夸奖般的好,让秋桐很是替张小花高兴,一个劲儿得夸赞他。

  张小花笑的就更高兴了。

  问过了近况,秋桐才说明来意:“几个月前曲三叔派人到庄主那里说你在镖局受了伤,要住在镖局养伤,我就想跟庄主说让你回庄子养,这镖局都是大老爷们儿,那懂得照顾你呀,可庄主说你怎么也算是镖局过去的人,况且你的亲哥哥在这里,若是让你到山庄养着,你哥哥也是很挂念的,反倒不好,这才没让我来接你。而接下来,我又有些事情去了南方一趟,最近才刚回来,见你依旧未回山庄,今日正好趁着有事情到平阳城,就来看看你,既然伤势大好,左右也不差这几天干脆在镖局养得彻底好了再回吧。”

  张小花不好意思的说:“秋桐姐姐,还有庄主姐姐,你们对我真好,我才在山庄刚做了一个月,就停了,还躺在这里养伤,山庄的活儿都耽搁了吧,真是对不住你们的。”

  秋桐笑着说:“无妨的,我们都当你是可爱的小弟弟,虽然庄主还没见过你,不过她可是个心肠软的好人,你这么小小年纪就出来,这会儿还受了伤,她怎么能怪你呢?况且,那刘二在你受伤后的一个月就回来了,你也并无耽搁庄中的事情啊。”

  “啊?”张小花惊叫:“刘二回来了,那……那我还能回山庄吗?你们不会不要我了吧。”

  秋桐笑道:“不会的,小花,曲三叔已经跟庄主说好的,让你以后就呆在浣溪山庄啦,哪里都不用去的,再说山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刘二的事情你不做了,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嘛,庄主断断不会不要你的。”

  听了这话,张小花才拍拍胸脯说:“好险,受了伤,再没人要我,那可亏大发了。侥幸,侥幸。”

  秋桐看了一眼李锦风,说:“也亏了你这个李大哥,其实如今的你已不比以前了,能识文断字,还会写这样的好字,其实到哪里都是可以生活的,当然在庄子里,有庄主的庇护,当然比外面强很多,庄主如果知道你能识字,肯定也是万分高兴的。所以,你还得好好的谢谢你这个启蒙先生呀。”

  张小花正色道:“秋桐姐姐说的极是,李大哥对的好,我真是没话说,只是我无法报答,只有等以后了。”

  李锦风推脱说:“小花不必如此,能教你学习,也是满足了我好为人师的欲望,能在别人面前耍耍当先生的威风,也是你给我的机会,我也不谢你,你也不谢我,报答二字以后更是休提的。”

  秋桐看看李锦风,感觉这人说的倒是有些意思,不像平日所见的酸俗之人。

  然后,对张小花说:“小花,这几个月不见,你的声音怎么就变了呢、以前有些细声细气,现在则是有些沙哑和低沉,不是这个伤势还有体内的内伤没有治疗好吧。”

  张小花一愣,抬头仔细的发声“咦咦啊啊~”,纳闷地说:“没什么变化呀,秋桐姐。”

  秋桐一笑,说:“要是没有变,刚才我在屋外怎么都没有听出来?”

  张小花挠挠头说:“医馆的大夫没说有内伤的,听余得宜说,他的内力并没有冲入我的经脉,只是伤了拳头。”

  这时,李锦风插嘴说:“这个,秋桐姑娘,年轻人在十几岁的时候,都会变声的,以前的可以叫做童声,很是尖锐,小花现在正在变声,有些沙哑,等过了这段时间,声音就定型,说话就没有以前那样的可以高亢,不过,小花的声音听起来还很不错,蛮有磁性的。”

  秋桐笑道:“李先生还真是学识渊博,这些东西都知道。”

  李锦风有些脸发红,谦虚道:“这些都是书上说的,我只是稍微涉猎,结合实际就知道了,不敢居功。”

  秋桐看他这样子,对他的印象愈发的好了。

  随后,秋桐又问:“小花,你这伤大概什么时候能好,我算算时间,等下次我来平阳城办事,把你一并接回去得了。”

  张小花想想说:“其实,现在就可以回的,不过,估计镖局的大夫不会答应,我觉得十天左右应该没有问题的。”

  秋桐听了,很爽利的说:“那好,过十天我就过来接你吧,反正庄子有不少的事情要来平阳城,就算我不来,也派个其他人来。”

  李锦风却说:“秋桐姑娘,小花的伤势也不定到时就好,不如等他好了,我跟他二哥一起把他送过去吧,也省得你老是惦记过来接的事情了。”

  秋桐听了觉得有理,就说:“也好,过十天,我要是能来,就过来接,不行你们就把小花送过去吧,去看看山庄的环境,你们也放心小花吧。”

  说完,又说了一会儿的话,秋桐这才告辞回去,张小花死活要下炕,送到门口,恋恋不舍的看着她拐过走廊。

  待秋桐走远不见,张小花才转身回屋。

  进了屋才发现李锦风并没有跟着进来,回身一看,这厮依旧呆呆得望着那空无一人的走廊,似乎在想着什么,张小花喊道:“李大哥,干嘛呢?又碰到熟人了?”

  李锦风这才回过身,笑着对张小花说:“哪有什么熟人?这镖局上下都是武夫,没几个能看得上我这文弱书生,哪能交得到朋友。”

  说着,扶着张小花的右手,小心让他上炕。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