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九十九章 习文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九十九章 习文

  不过等张小花兴高采烈的把那本破旧的拳谱拿到手,翻开时,顿时的哭笑不得,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呀,一个个的小人,比划着拳脚,还有不少的箭头画在书上,旁边还写了不少的蝇头小字,怎么看都是它认自己,自己不认它们,这可怎么读呢?

  不得已又合上拳谱,这才看到书的封面写着三个大字,只有一个自己认识“二”,张小花狐疑的问:“李大哥,这本是什么拳谱?”

  李锦风笑着指了那大大的三个字说:“上面不是写了吗?二郎拳。”

  “哦,原来是二郎拳。”张小花点点头,想了想,这套拳法自己是学过的,里面倒是学会了两招,于是再一次翻开拳谱,一页一页的找,可是,看那招都不像是自己学的呀,这可奇怪了,难道这本不是二郎拳,或者自己学的不是二郎拳?

  张小虎看张小花把一本拳谱翻来翻去,不停的找,奇怪的问:“小花,你干嘛一遍一遍的翻?这拳谱不是一页一页的看吗?”

  张小花抬头说:“二哥,这个二郎拳我是学过的,可是,我怎么就没找到我记住的那两个招式呢?”

  “啊?!这套拳法,你就记住两招?”张小虎诧异的问。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能记住其中的两招,好像这两招还不是连在一起的。”张小花不好意思的说。

  张小虎笑了说:“没关系,能记住就不错了,看我,就只会学一套拳法呢。嗯,把拳谱给我看看。”

  说完,从张小花的手里拿过拳谱,一页一页的细看,然后用手不停的比划着什么,过了半晌儿,张小虎说:“我明白了,小花,这个拳谱记载的名字是不是二郎拳,我是不知道的,但他确实是一种拳法,你看这第一个招式,左手在胸前立掌,这不是有个箭头吗,向上指着,就是说左手的掌法向上面打去,估计你记的那个动作是从胸前到打到位置这一连串的一个动作吧,所以哪个图你看着都不像。”

  张小花想了想,说:“二哥,你说的有道理,我再看看。”

  于是,张小花又翻了几遍拳谱,到了某个地方,突然惊喜的叫道:“二哥,我找到了,就是这个招式,嗯,没错,我记住的就是这个招式,不过,好像这个身子侧的更厉害一点,这个拳头击打出去的位置再靠下一点。”

  等张小虎过来看的时候,他又加了一句,说:“不过,这个应该是二郎拳的,何队长说我记的拳法好多跟他教的都不太一样,特别是好多的细节。”

  “嗯,无所谓,能会打就好了。”张小虎当然是不会介意这些细节的,大夫都已经说张小花没有办法再习武,现在说什么都无所谓的。

  张小虎看看那页书,说:“哦,你说的应该没错,我来比划一下。”

  说完,对照拳谱,张小虎把那招式,缓缓地打了出来,张小花说:“没错,二哥,就是这招。呵呵,原来拳谱是这么个好东西呀。”

  “不过,这书上写的是什么东西呢?”张小虎指着旁边的蝇头小字,问李锦风。

  李锦风接过拳谱,对着那文字念道:“斯艺打人如走路,看人如蒿草,但上如风响,起落似箭穿,此中之巧妙神化,不得真诀者不易领会也。不得口授者,又不易入此境也。此门此技理义为事,如要从正路,天下四海任人游,知吾思悟只为五德,能正者可得此正道也。有人学习此拳法,全在本身上中下束抱三合,手足俱齐乃为合拍。如与对方相接,一动手足俱动,要进手足先进(足先手后身次之)乃为要事。”

  张小虎兄弟两人皆是头大,齐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于是李锦风就估计字面的意思,给他们解说一遍,张小花低头不语,想了想说:“这些话,何队长在教我的时候,似乎说过的,不过,我记得不大清楚了。”

  那是,张小花又记得了多少?

  张小虎赞道:“有这个拳谱还真不错,就像是有个师父在旁边教自己一样。”

  张小花倒是没说什么,低头思索着什么,然后,抬头对着李锦风说:“李大哥,我想学认字,你看你能不能教我呀?”

  李锦风很是奇怪,看着张小花炯炯有神,期待的目光说:“小花,怎么突然想认字?哦,是不是想自己看这个拳谱啊?”

  张小花点点头,说:“是的,李大哥,你是习文,可能不知道,找习武的师父教拳法是很困难的一件事,而且,我练拳法资质不行,每套拳法都练不齐,估计没有一个师父愿意教我的,我想多练拳法,只有自己学,可这拳谱上的字我又不认识,如果练错了,可是不行,所以,我想还是跟你学认字,你看行吗?”

  李锦风说:“没问题的,小花,反正你这段时间在炕上修养,我给你那拳谱就是想让你打发无聊,你如果能认字,一方面长了见识,一方面又打发时间,当然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我怎么能不同意?不过……”

  张小花急忙说:“不过什么啊,李大哥。”

  李锦风看张小花着急的样子,笑了,说:“教你认字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咱们一会儿就开始,我说的不过呢,是只靠拳谱练拳,只能是闭门造车,万没有师父教的好,毕竟师父是自己练过这拳法的,俗话说的好‘实践出真知’,这没有经过师父教授,是不是会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啊,那可怎么办?”张小花无语了。

  旁边的张小虎赶紧说:“没关系,小花,你先认字,先把这个二郎拳的拳谱学会了,看跟你自己学的有什么区别,慢慢体会就是了,至于走火入魔的事情,我想你在学新的拳法的时候,我事先去找找学过这个拳法的镖师或者其他人,先问问看有什么好注意的,想必就会安全很多吧。”

  张小花笑道:“二哥的主意,真好,嗯,我这就开始学认字。”

  张小花高兴的有些忘形,不由动了身形,“哎呀”一声,钻心的疼痛传来,张小花不由叫了起来。

  张小虎和李锦风赶紧走到炕前,也不敢去碰他那受伤的胳膊,只是按住张小花的身体,说:“小心点,千万别乱动,手指头长歪了,就不能练拳了。”

  于是,张小花在休养之余,又开始了自己的认字之旅。李锦风也是好为人师的主儿,带了这个超大的学生,很是高兴,竟然是兴致勃勃,每隔两天就会来骚扰一次,弄得张小虎有些不厌其烦了,不过人家是好心,不收费的教自己的弟弟,倒是不好说什么的,不得已,把自己练拳的地方也改成了镖局的广场,而自己练拳的方法跟别人又是有些不同的,有时居然有不少的人来围观,真是很莫名其妙的。

  这日,张小虎正在广场上练的有些心浮气躁的,正准备搞定收工呢,突然有人跑过来,说曲三爷有请,让他到习武馆去一趟。张小虎一愣,随后大喜,估计是找自己说去习武馆修习的事情,赶紧谢过来人,收拾一下,往后院去了。

  曲三爷的屋子在习武馆的一侧,同样是个精舍,这时,余得宜正陪着曲三爷说话。就听曲三爷关切地问余得宜:“得宜啊,你的内伤恢复的如何了?”

  余得宜说:“多谢曲伯伯挂怀,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曲三爷看看余得宜红润的脸色,点头,说:“这内功修习一途讲究戒骄戒躁,循序渐进的,你这性子一向的浮躁,恐有波折呀。俗话说的好‘做人就是习武’,要想学好武功,就要先做好人,否则很容易竹篮打水的。”

  余得宜赶紧点头说:“谢伯伯指点。”

  随后,曲三爷又说:“得宜呀,这次你跟张小虎的比试,做得却是不妥,张小虎不过就是一介新进的趟子手,他武功再高,资质再好,比起你来说,还是远远不如的,你怎么就看不得别人的虚荣呢?行啊,你教训教训他就是了,可怎么就在比试拳法中使用了内力呢?这可是比试的大忌呀,会让江湖中人看不起的,好在这是镖局里面的事情,旁人不知晓的,否则可是影响你的声誉,以后可是一定要注意的。”

  余得宜脸色发红,说:“曲伯伯,我这不是也打得顺手了,忘记了身遭的一切,顺手就把紫砂掌给使出来了,您也知道,我练紫砂掌二十来年,都是习惯了的,有时候不自觉的就用了。”

  曲三爷说:“嗯,也有一定的道理,不过这张小虎居然逼的你用紫砂掌,倒也有点意思,我倒想看看他能走多远?嗯,你觉得这个人如何?”

  余得宜想了想说:“从交手的拳法看,他确实是有些真本领的,刚学拳法就能领悟六合拳的精髓,甚至有自己的理解,是个可造之才。不过,这没有内力的拳法就像没了牙齿的老虎,也没什么可怕的。想想当时,我内力一到,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张小虎都想婴儿一样的笨拙。”

  曲三爷嗤之以鼻,说:“他自然是不能跟你比的,你从小就练习家传的紫砂掌,沉浸其中数十载,不能胜过他才是奇怪的,好在你那一掌是被他弟弟接住了,要是真印实了在他胸口,那他早就一命呜呼了,你也就惹了人命官司。虽说这江湖不忌讳拼杀,可在平阳城内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总是说不过去的,虽说无大碍,可以给你爹添麻烦不是?”

  余得宜赶紧再次起身说:“得宜知道了,谢伯伯教诲。”

  曲三爷捻捻胡子说:“好在他弟弟出拳及时,你内力控制也好,适时的回收,拼了自己受内伤,也没出大岔子,也算处理得当了。”

  这时,余得宜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说:“曲伯伯,这内劲的控制我还是有分寸的,若是单纯的由我自己回撤,我断不会受内伤的。”

  “哦?”曲三爷有些奇怪了,问:“难道还有别的内情?”

  随后,曲三爷一拍脑袋说:“对了,我怎么就忘记了,这张小虎的弟弟,跟他一起来镖局测试的时候,可是举起过五百斤的石锁,怪不得你会受内伤呢,他拳头的劲道冲入你的体内,肯定会打乱你的运功经脉的。”

  余得宜心有余悸的说:“是啊,当是那力量冲入我手掌的时候,可是吓得我差点魂飞天外的,亏了是纯粹的力量,若是内力,趁我内力回撤之际,跟着侵入我的经脉,我可不仅仅就是受这样的内伤了。”

  曲三爷拍拍他的肩膀说:“如今倒是不必担心了,他弟弟手掌被废,今世是无法再练武功了,单靠左手那天生的神力,却也翻不出大的风浪,可惜了呀。不过,我听浣溪山庄的人说,他的资质比普通人都差,跟山庄一个叫何天舒的人学拳法,学了一个月,居然连一套拳法都没有完整的学会,真是蠢的要命,手掌废了,不能练武,也不能说是可惜,或许有别的机遇,也算是你的功德了。”

  余得宜不太相信问:“这人的资质有这么差?他哥哥差不多是一个天才呀。”

  曲三爷笑道:“我是听一个跟他们在一起的缥缈派的弟子说的,应该没错的,我本来也觉得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天生神力,有培养的前途,心里可惜不已的。听了这话,才……”。

  正说间,突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曲三爷问:“谁呀?”

  门外答道:“我是张小虎,曲三爷,是您让我来的吧。”

  曲三爷一听,跟余得宜对视一眼,扬声说:“张小虎啊,快进来吧。”

  张小虎这才推门进屋,看到屋里的余得宜,微微惊愕了一下,先是给曲三爷见礼,随后给余得宜施礼。

  余得宜赶紧还礼,说:“张小虎,几日不见,你弟弟的伤势如何了?我这几日也在屋里将养内伤,没时间过去探视,还请多多见谅啊。”

  张小虎赶紧说:“无妨的,我弟弟恢复的也是很好,这几日已没有前几日那般的疼痛了,想必很快就会好吧,余少不用太挂念。倒是余少的身体如何了?”

  余得宜笑着说:“托张兄的福,也是一天好似一天,这不今日能出门了,赶紧到曲三爷这里领罪来了。”

  曲三爷接口说:“是啊,余得宜刚才还一直跟我说他的过错,不过,张小虎啊,这刀枪无眼,比武失手是难免的,希望你能原谅他。”

  张小虎说:“曲三爷,余少,请放心,我和弟弟都知道这个道理,特别是小花,他并没有丝毫怨恨的意思,就更谈不上原谅不原谅的了。”

  “哈哈哈”曲三爷笑出了声,说:“张小虎,你跟余得宜以后都是莲花镖局的骨干精英,彼此间的合作还有很多,看到你们冰释前嫌,我也是很高兴的啊。”

  张小虎和余得宜也在一边陪笑。

  然后,三人分别落座。

  曲三爷说:“张小虎,这次让你过来,是想跟你说一声,浣溪山庄那边我都处理好了,你弟弟以后就可以呆在浣溪山庄干活了,只要他愿意,干多久都没有关系的,我这可是拼了老脸找的他们庄主才说下来的。”

  张小虎赶紧起身说:“那就多谢曲三爷了。”

  曲三爷说:“应该的,你快坐下。”

  等张小虎坐下,才又说:“如今就让你弟弟在镖局养着吧,等伤势好转再回去不迟。另外你的事情呢,我已经跟李老六商量过了,等明日,你就来习武馆听讲习武吧,不过,趟子手那边的差事,你还是要做的,有什么镖要走,你也是要出去的,不过平日没有什么事情,就在习武馆学习,你看如何?”

  张小虎大喜,说:“那实在是太麻烦曲三爷了。”

  曲三爷笑道:“没什么的,能为在镖局中找到你这样的习武天才,我也是三生有幸的,以后我们镖局就全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张小虎和余得宜赶紧说:“不敢,还得看长辈的提携。”

  然后,曲三爷又勉励张小虎两句,就让他回去。

  可是,等张小虎起身,又对曲三爷施礼说:“曲三爷,还有个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曲三爷笑着说:“无妨,你说说看。”

  张小虎说:“我弟弟这不是卧床养伤嘛,闲的无聊,想找几本拳谱来看,可我也没地方给他找,听说习武馆里有些拳谱,您看能不能借了一些给他看看?”

  曲三爷低头沉思片刻,说:“这个可以有的,这孩子这么好学,咱们一定要支持的,我这就写个条子,你拿去,随便你借吧,只要他喜欢看,不过,一定要嘱咐他不可外传的,知道吗?”

  张小虎更加欣喜若狂,拿了曲三爷的条子,千恩万谢的,高兴走了。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