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九十七章 体悟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九十七章 体悟

  张小虎交待了一下,就出门去了,毕竟自己还是镖局的趟子手,每日也要点卯的,虽然是新人暂时没有任务,不用跟保镖一样,上路出远门,可镖局的一应事务也是很多,平日多留心,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学的,刚况且人家每月还给你月钱呢,不露个面如何能成?

  等张小虎出了门,屋里就清净了。

  张小花还是个十几岁的半大孩子,许久没有如此静静的呆着了,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右手的疼痛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他,张小花很想多睡会儿,可惜闭了眼再睁开,睁开眼想闭上,如此几次,索性不想睡觉了,眼睛直直望着屋顶,张小花不由想起自己的拳法。

  昨日张小虎跟余得宜一战,虽然最后在余得宜的内力之下,张小虎毫无还手之力,但如果单纯的说拳法,余得宜也并未占张小虎多大的便宜,想想余得宜那凶猛无铸的内劲,张小花不由的就是一阵的眼热。张小虎只是看到那紫色的手掌迅速无比的速度,并没有接触到内含的劲道,而张小花则是真真切切的摸到了,感觉到了在拳头跟手掌接触时,从那手掌中发出的无可匹敌的力量,像波涛涌现般传入自己的拳头,随之阻挡它的东西就被摧毁,自己也在内劲的冲击下抛飞出去,甚至张小花还记得晕过去之前,那股内力传入自己身体的感觉,虽然张小花没怎么练过武功,但他也知道,这并不是单纯的力量能达到的效果。

  更况且,余得宜使用内力后,所展示的轻身功夫,如兔起鹘落的身法让张小虎措手不及,这一切都是以内力为基础的,再往远处想想,当是温大侠和薛女侠离开时,用的应该也是轻功了,若是没有内力,肯定是不能施展的。

  想着想着,张小花不禁就一阵的渴望,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修习到真正的内功心法呀?可是,昨日看余得宜和上官云的意思,像自己这样没有背景的习武者,是没有可能有机会接触这类秘籍的。

  “唉”张小花叹口气,还是先想想自己的拳法如何学会吧。练基础的拳法都学不会,就算是人家教自己,自己也还是要辜负人家的心意吧。

  其实若是张小花知道人家余得宜在跟他交手的瞬间,已经收回几成内力,并没有全力以赴的话,不知道他是否还有继续练拳法的信心。

  其实在遇到李锦风和听到张小虎只练一套六合拳的时候,张小花已经朦胧的有了想法,只是一再耽搁,没有仔细的思考,如今受伤,正是一个契机,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如何的学习拳法。

  自己的资质不如二哥张小虎,甚至根据何队长的话,自己的资质应该不是一般的差,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必须要拿出别人百倍的时间和气力来练习才好,只是,自己这个头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时候在学堂测试时,据先生说也不是很笨的嘛,怎么就一练拳,就丢三落四的?不过,还好,总算是能记下一些招式,而且这些招式好像自己天生就会似地,并不再遗忘,否则,自己练一套,忘记一套,每天的竹篮打水,还玩个头呀。

  而这会儿,张小花很自然的又想起,何队长和聂小二等三人教授的拳法,那些已经记住的招式如流水般的在自己的脑海中流淌而过,任何的招式如清水中的卵石,清晰可见,而忘记的,就是忘记了,没有丝毫的印象。

  真的是怪事。

  张小花跟随浣溪山庄中的众人习武,学了好多套拳法,能记住的也就是三十来个招式,这些招数还是来自不同的拳法,彼此是不相关联的,甚至就是一套拳法中的几个招式,也不是相连的,平日张小花在练一套拳法中的几招时,也都是自己胡乱了、生硬硬的给连起来的,就连何队长看了都是撇嘴摇头的。如今,这三十来个招式在他脑海中流淌,慢慢的,张小花居然有些头昏,昏昏欲睡,不由的,这些招式的次序就有些混乱,突然,混乱的招式中有两个招式很严丝合缝的串联起来,这无意的一瞬,竟然让张小花精神一振,睡意全无,待他再次留意时,那两招式已经踪影全无。这个小小的意外,在他的脑海中蓦然掀起惊风骇浪,这是怎么回事?明明不是一套拳法中的招式如何能完美的连在一起?难道是自己的幻觉,还是有其它的原因?

  张小花越想越兴奋,不由的就想舞弄起招式,却是忘记了自己还躺在炕上,而且自己的右手还打着夹板,一时间碰了伤处,钻心的疼痛如约而至,疼得他叫出了声。

  这时,门外焦急的声音响起:“小花,怎么了?又开始疼了吗?”

  抬头看时,张小虎已经紧跑进小屋,张小花看着二哥,咧咧嘴说:“没事,二哥,刚才不小心碰到伤处了。”

  “唉,你怎么这般不小心呀。”张小虎埋怨着张小花,一边细心的用毛巾擦掉他额头的汗珠,说:“早上走的时候,还让你小心呢,怎么就忘记了,可千万不要把骨头给长歪了。”

  “呵呵,我以后会小心的。”看着二哥跟娘亲一样的唠叨时,张小花感觉很温馨,急忙安慰张小虎。

  不过,随即张小花就纳闷地问张小虎:“二哥,你这刚出去一会儿,怎么就回来了?镖局没有事情了?”

  张小虎笑着说:“我这不刚到镖局一个来月嘛,还是新手,没什么事情,主要是熟悉镖局的事情,因为拳法练的好,李六爷让我专心练拳,其它事情很少找我,如今知道你受伤,人家也是通情达理的,让我多照顾照顾你,更况且,昨晚曲三爷还答应让我到习武馆学习,许是李六爷也知道了,今天就没怎么派我的活儿,我这就赶紧回来看你了。”

  张小花说:“那敢情好,你就在屋里练拳吧,昨日进来时,你好像就在屋里思考的吧。对了,二哥,你们趟子手平日都干什么活儿?”

  张小虎苦笑着说:“趟子手而已,又不是保镖,在镖局的地位比下人高一点罢了,什么活儿都是要干的,没有挑肥拣瘦的道路,哦,你呢?昨天就想问你,也没时间,你在浣溪山庄做什么?”

  “你猜猜?”张小花调皮的问张小虎。

  “有什么好猜的,记得上次秋桐姑娘带你走的时候,好像说是种草药?”

  张小花没好气的说:“你都知道了,还问?”

  “我只是想问问是不是真的种草药罢了,在那里干活你累不累?”张小虎无辜的说。

  “不累,不累,二哥,跟咱们家中庄稼差不多,而且还轻松的很。对了,你们镖局吃得如何?我们山庄那里……”说起别后的生活,张小花滔滔不绝起来,把自己在山庄的生活原原本本的跟二哥说了一遍。

  张小虎听的满心的高兴,原本就担心弟弟在陌生的地方受人欺负,不过,看来自己也是多虑,马景等人的小伎俩儿,只是给弟弟的成长施肥罢了,那粪便是极臭的,却是庄稼成长的宝贵肥料,没有别人的小小阴谋,如何能让弟弟很快的成长?

  回头再想想,张小花双臂有近千斤的力气,不去欺负别人就是烧高香了,自己干嘛还要为他担心?也许这就是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别样解释吧。

  不过等他听到缥缈派的何天舒教授张小花拳法,他可就楞了,说:“小花,还有这等好事儿?有人白白的叫你,还不用你为他们出力?”

  张小花笑着说:“是啊,要不怎么说秋桐姐姐好呢,对了,那个庄主姐姐更好,我都没见过,还让人教我拳法,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谢人家,对了,等我拳法学完,就去见见庄主姐姐,当面道谢,也要向李锦风学习,有恩一定要谢的。”

  想到张小花今生今世都不能再习武论拳时,张小虎心中一阵的凄苦,又实在不忍心打搅弟弟的兴致,忍着泪水说:“好的,小花,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江湖儿女自当快意恩仇,二哥等着你拳法学完的那天。”说完,摸摸张小花的脑门,起身去拿东西,掩饰快要掉落的泪珠。

  张小花说的痛快,自然没有注意二哥的异常,他说:“也许,我也未必能学完拳法。”

  张小虎一愣,赶紧回身说:“小花,不用担心你的伤,大夫说养上一阵就会好的,到时候就能再练拳法了。”

  张小花笑着说:“不是的,二哥,昨天大夫说的话我也听着呢,这伤大不了多养几天的,可是,可是……”

  张小虎着急的说:“可是什么?”

  这时,张小花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说:“二哥,我的资质可没你那么帅,学拳法一个月就能击败学拳数年的镖师,我学拳法都是练不全的,一套拳法只能练会几招。”

  张小虎一听,心里大定,说:“这算什么,我也只是拳法好而已,人家是不用内力跟我打斗的,要是真实的较量,怎么可能是别人的对手?唉,这个内功心法。还有,资质差,不要紧的,多练就是了,别人练一遍,你就练十遍,不行就二十遍,一百遍,我就不信不能练成!”

  听了二哥志气高昂的话,张小花还是讪讪的说:“二哥,你没明白的,我就是练一百遍,第二天醒来,还是忘记的干干净净。”

  “啊?有这回事?你真的练一百遍?”张小虎真的纳闷了。

  “一百遍倒是没有,四五十遍总是有的,可就是记不住。”张小花郁闷的说。

  “那还真是奇怪的事情,我听说这些普通的拳法,就算是一般人练上十遍也能大致记住的。”

  “不过,二哥,也有个奇怪的地方。”

  “怎么个奇怪法?”

  “就是,不管什么拳法,我只要练一遍,等第二天醒来,能记住多少就是多少,再也不会忘记,可就是再练五十遍,也不会再记住一招一式的。”

  张小虎心里一动,说:“这样啊,小花,也许你真不适合练武的,这样吧,等你伤好之后,就不要练武了,干点别的如何?要不就好好的养养花,种种草,反正浣溪山庄也需要这样的技术型人才。”

  “不行啊,二哥,技术性人才的待遇还要看庄主的眼光,她不待见了,待遇就会低的,而且,听说退休后的月钱标准也没有力量型的多,我看,我还是多多练拳吧,如果浣溪山庄给的月钱好,就在那里呆着养老,否则就找地方跳槽。”张小花满怀信心的憧憬。(恶搞啊,看官别介意)

  张小虎见张小花的决心不小,也没敢多加劝说,唯恐他知道自己的伤势很严重,说:“那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过,技不压身,多学一点总是好的,现时的医保养老体系不健全,还是多给自己考虑的好。”

  张小花笑着说:“我知道,二哥,对了,我刚才发现……算了,等我弄明白再说吧。”

  张小虎见他欲言又止,也没追问。

  不过,张小花却又追问起来:“二哥,昨日听说你只练六合拳,我以为你是专心一套拳法,宁缺毋滥,不知道我理解的可是正确?还是你另有理由,能不能说来听听?”

  看着张小花恬着脸的样子,张小虎一阵的好笑,不说这本不是什么很大的秘密,就算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自己这个再不能练武的弟弟问起,自己又怎能不说。他笑着说:“小花,你说的也很对,宁缺毋滥!其实我也练过其它拳法,比如罗汉拳,不过,练完,我就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这每套拳法都是有守有功的,不过这两套拳法的攻守的比例不同而已,而且,这两套拳法的攻击方位,攻击的部位,以及防守的方式,防守的部位也都大同小异,不同的地方就是架势的不同而已,于是我就想,那是否每套拳法都是这样的?人的身体就这么大,等进攻和防守的部位也就这么大,是不是每套拳法都是攻击这些部位,防守也都是这些部位,只是招式不同罢了。根据这个思路,我就又跟着别人学了其它几种拳法,如郎家拳,如来掌等,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想,所以,最后,我干脆什么拳法都不学了,只是专一的练这个六合拳,一则这个六合拳是我第一次练的拳法,二则这套拳法招法很是繁杂,几乎囊括了能防守和进攻的所有方位,学了它,其它的拳法也都包括了。你想想,我一个月中,只专门的学这一套拳法,对这个六合拳的招招式式了如指掌。总胜过别人学了这套又学那套,变来变去只是一些招式不同罢了,攻击和防守的效果却是没有任何的长进,大把的时间都浪费在无用的招式变幻中。其实,现实的比试也证明了这一点,如果光是比拳法的精妙,不加入内力,仅仅修习这一套六合拳,即可跟一些练过很多套拳法的人比试而不落下风的。”

  张小花听了,一阵骇然,这二哥,真真是个天才呀!

  其实也不是张小花一个人的观点,如果有任何的武学大师,听了张小虎的这席话,都会引为知己的,这拳法一道,无外乎如此,江湖中流传的个个流派只是招式各异,说起本质,不外乎攻守二道,这张小虎仅仅入门月余就有如此体会,只能用天才来形容了,只是,这莲花镖局仅仅一尘世小隅,如何能有大师降临,只能让张小虎这颗明珠蒙尘啦。

  想想张小虎的话,真是如真知灼见的,可这却是张小虎的修习心得,张小花却是半分都不能使用的,就凭他每套拳法只记住几招的资质,如何能做到攻守兼备?

  唉,郁闷啊,这人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不过,光练这个拳法还是不行的。”张小虎接着说:“一方面,没有内力配合,这拳法就是没用的纸老虎,你昨天也见了,只要那余得宜使用了内力,这拳法之道就立时落入下风,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华丽的招式都是会灰飞烟灭的。另一方面,我练习的这个六合拳只是江湖流传很广的拳法,听说这江湖中还有很多的门派,他们修炼的拳法跟这个有截然的不同,攻击和防守的方位,更加的诡秘,更加的深奥,如果这普通的六合拳遇到他们秘传的拳法,却不知道结果如何?唉,期待呀。不知道那近在咫尺的缥缈派中,传授的拳法又是什么?”

  张小虎眼望窗外,一阵的迷茫。

  看着张小虎的郁闷,张小花安慰道:“二哥,不必气馁,像你这样的资质,如果被缥缈派知道了,一定会收入门下的。”

  张小虎说:“嗯,知道啦,小花,不用你安慰我,能有今日这般学到拳法已经让我很满足了,我又哪有那么多的奢望。”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