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九十六章 养伤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9: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永夜君王九幽天帝
  第九十六章 养伤

  张小虎唯有苦笑,一辈子衣食无忧?说得轻巧,无外乎给一笔银子而已。就算给笔足够张小花一辈子用的银两,谁又能保证张小花能靠这个银子过一辈子?若是银子出了意外,残了手的张小花能否衣食无忧?

  银子的多寡先且不说,一个花季少年郎的美好人生就这么被一掌毁掉,只能靠银子度日,没有了追求的人生,是张小花所希望的吗?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可能,所有的梦想,就是一个一辈子衣食无忧就能替代的?

  其他人也许不知道张小花的追求,但张小虎是知道的,张小花的资质暂且不提,他那渴望习武的心是却是自己也不能比拟的,若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习武,那他以后的生活,是否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

  张小花还只是个孩子!

  他能否承受如此的打击?

  张小虎如今又是万分的自责和懊悔,若是自己不答应比试,若是自己不来镖局,如果自己不提出到平阳城……一切是否能改变?

  看到张小虎脸上阴晴不定,曲三爷赶紧又说:“张小虎,你的资质很好,前一段时间已经在考虑你到习武馆学习的事情了,这次你又胜了余得宜,想必习武馆的众人也知道你有跟他们比肩的资质,等过几天,就让你去那里学习吧,趟子手这边的待遇照旧,有任务还是要出的,习武馆的学习不收你的银两。”

  张小虎苦笑说:“曲三爷,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弟弟……”

  曲三爷看了一眼余得宜,说:“张小虎,不用担心你弟弟的生活,等余得宜安置好你弟弟后,我会到浣溪山庄的庄主那里给他求情,只要浣溪山庄一日不倒,张小花就一日在浣溪山庄做事,我这张老脸还是有点薄面的,相信这点事情,我还是能替张小花讨到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张小虎只有点头致谢,那曲三爷和余得宜都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候,那习武馆的大夫来了,正如衙门的官差一般,总是在事情都处理完毕了,他们才姗姗来迟。虽然,那大夫是满嘴的酒味,但依旧被张小花的伤势所惊呆,张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只手,废了。”

  第二句话是:“这会儿头晕,不能仔细治疗,另请高明。”

  气得曲三爷一把拽了那大夫的脖子,问:“习武馆的大夫在值班期间规定不能饮酒,你怎么就不遵守呢?”

  那大夫理直气壮的说:“我这是在试验药酒的效力,昔日华佗尝百草,我辈应效仿之。我不亲自尝尝,如何能保证它给人治疗时的具体效果呢?”

  曲三爷一把把他扔在地上,对张小虎说:“走,带着张小花去大夫那里。”

  好在大夫的医馆也在习武馆的一隅,也好在还有没亲自品尝药酒的大夫在,一位年岁颇大的大夫,细心的把张小花那骨折的胳膊对齐,再极其耐心的把那已经震碎的手指骨,一点一点的拼好,可怜的张小花,在对胳膊时就醒来,在拼凑手指骨的时候,再次疼得晕了过去,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滴落,十指连心,并不是说着玩的。

  等大夫给张小花涂了上好的伤药,打上夹板,张小花这才再次悠悠醒来。

  忍着手上钻心的疼痛,无奈的看着打了夹板的手臂,张小花试探的问大夫:“我这伤几时才能好?”

  大夫怜惜的看看他,说:“孩子,悉心的养着吧,怎么着也得一年半载的。可怜呀。”

  张小花一听,大声说:“坏了,今天晚上还约了何队长教我拳法呢,这可如何是好?”

  大夫说:“还想着打拳,你这伤……”

  没等大夫把话说完,张小虎打断了他,说:“小花,你这伤也不是太大紧的,先就不要想着练拳的事情了,等伤养好了,再让何队长教你,实在不行,这不是有曲三爷吗?他可是我们习武馆的大高手,让他老人家教你。”

  张小花一听,喜出望外,看着旁边和蔼可亲望着自己的老头子,说:“您能教我拳法吗?曲三爷。”

  曲三爷当然是满口答应,说:“没问题,张小花,等你养好伤,我一定好好的教你,让你学得比你哥哥都厉害。”

  张小花道了谢,又想起来:“二哥,我这一受伤,山庄的活儿是干不了了,你赶紧去跟人家说说,别把我给赶走了,给我告个假,另外,二哥,这是我上个月的月钱,你看这养伤也得花钱,我还说把这钱给你,或者给爹娘捎回去呢。”

  说着,艰难地用左手,从怀中,把自己的那几钱银子掏了出来,递给张小虎。

  曲三爷见状,狠狠的瞪了余得宜一眼,说:“张小花,你的伤是余得宜打伤的,自然由他来负责掏药钱,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另外,我马上派人去浣溪山庄,把你的事情跟他们说一声,给你告个假,你就安心的在镖局养伤吧,这里有你哥哥,也能好好的照顾你,你看可好?”

  张小花感激的眼神,感谢的话,都让曲三爷心中酸酸的,说完,挥挥手就出去了,心里还念叨:“这可怜、可爱的孩子。”

  见曲三爷走了,余得宜这才敢开口说话:“张小花,这个,实在是对不住啊,我…我一时昏了头,不应该使用内力的,你放心,我一定给你赔偿,让你满意为止。”

  张小花看着这个纨绔子弟,也不知道说他什么才好,自己用拳头接住了他这一掌,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让他这掌打在二哥的胸脯,会是什么样子?用脚后跟想想也是知道的,如果,出现这样的后果,他还想着用银子来赔偿吗?唉,一定的,他一定还会想着用银子!张小花几乎都可以为他打包票。

  张小花无力的看着他,笑着点点头,余得宜才讪讪的离开,走得时候说:“张小花,你放心的养伤,我让大夫给你用最好的药,保证让你早日下地走路。”

  上官云和于伦安慰张小花几句,也跟着余得宜的背影,离去了。

  屋里还剩下李锦风,这书生看看张小花,却是不知道如何来安慰他,只是说:“小花,你是个好孩子,好人一定有好报,你会很快好起来的。等明日,我再来看你吧。”

  说完,拍拍张小花的头,这才离去,走到门口,好像想起什么似地,又回头对张小虎说:“张小虎,这次来镖局是跟你道歉的,上次在车马行答应你跟小花,带你们到镖局来的,我居然忘记了,很是抱歉,你一定要原谅我,唉,要是我今日拉了小花去别的地方,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说完,也不等张小虎说话,径直出门去了。

  张小虎听了这话,才想起早已忘记的这番“恩怨”,暗自摇头,要是你能把小花带去别的地方,那可真的给我道歉了。

  张小花在旁边说:“二哥,是我拉李公子来的,他也是看我来才想着过来给你道歉的,这人还真是奇怪,一提起在车马行等他的事情,他就要给我道歉,还想着要当面给你道歉呢,这下他晚上能睡着觉了。”

  张小虎听在心里,感觉别有一番滋味的,这人与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想想李锦风,再想想余得宜、上官云、于伦,还真是个个都不同呀。自己兄弟二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平阳城,虽不能说举步维艰,可目前这种情况,也是很让人举棋不定,是否把小花受伤的事情告诉远在郭庄的爹爹和娘亲,还是把小花送回家去养伤?

  不过,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既然已经出门,那就应该自己决定命运,如果把小花受伤的事情告诉家人,不说自己能否在平阳城再呆着,就算是他们知道了,又能给自己什么帮助?徒让他们悲伤和挂念,大哥年前受伤,不还是让村口的兽医老郭给整治的,想想老郭的兽医头衔,张小虎心里那个汗呀,坚决不能送小花回家。

  打定主意,张小虎也要听听张小花的意见,就跟他说了,张小花的意见跟张小虎异常的统一,小脑袋瓜拨浪鼓一样的摇着,就是不回家。

  这时,那老年大夫进了屋,看看张小花的样子,又把了把脉,对张小虎说:“张小虎,你弟弟这伤势很严重,虽说没有出血,可这连心的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刚才已经昏过去两次,你看他的脸色苍白,应该是疲倦了,你先带他回去休息吧,小心不要碰他的那个胳膊和手指,我已经尽力了,希望你弟弟能恢复的好吧。另外,刚才曲三爷已经交代,这药费等你不用考虑,我会给你弟弟用最好的药材的,唉,其实也用不了什么好的药材,这骨头折断,就是一个‘养’字,刚才涂的药膏里已经用了虎骨,这是我们镖局治疗骨伤最好的药材了,等会儿,我再开些安神,滋补的药材给你,让下人给你送过去。”

  然后,摸摸张小花的脑袋,微微叹口气,又转身出去了。

  张小虎看看自己的弟弟,果然是满脸的汗珠,脸色苍白,眼神也是透着疲倦,心疼之余,也是暗自责怪自己的粗心,这时爹娘不在身边,自己就是“长兄如父”了,怎么就这么没注意到弟弟的样子啊。

  于是,张小虎赶紧小心翼翼的把张小花从炕上抱起,准备把他挪到自己的小屋中,虽然张小虎已经小心,可毕竟是大男人,没有伺候人的经验,接连两次都碰到张小花的伤处,头次张小花没注意,疼得叫出了声,再次就起了意,咬牙忍着,那汗还是雨点般下来,看得张小虎那个心疼,愈发的小心了。

  好在一路上,慢慢的走,再也没碰到张小花的伤处,张小虎这才稍稍安心。

  张小虎的小屋很是宽敞,本是两人居住的,可上次张小虎跟镖师比试拳法得胜之后,李六爷就把另外一人调别的屋去了,让张小虎一人独居,也好仔细的研究自己的拳法,如今却是正好,多余的炕让张小花来养伤了。

  张小虎把张小花小心的放在炕上,找出自己的被褥给他盖上,虽说现在已经是热天,可他唯恐自己的弟弟伤势加重,还是找了稍微有些厚的被褥给张小花使用。

  不多时,医馆的下人把煎好的药送过来,张小虎给弟弟喂了药,看他满脸都是汗水,正想给他洗洗,那收拾药碗的下人却说,大夫刚才忘记交代,病人的骨头刚刚接好,近段时间不要多动,身上有汗也暂且忍着,不要擦拭,以免动了伤处。张小虎听了,只好熄了心思。

  这时的天色已经渐黑,送走送药的下人,等张小虎回头看张小花时,张小花已经眼睛迷离,渐渐的入睡了。也是,这可怜的孩子,受了如此大的折磨,也该早点享受属于自己的宁谧。

  张小虎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弟,安静的睡脸,还有经常因疼痛而皱眉的神情,时而懊悔时而心疼,直到夜幕落下,身形也丝毫未动。

  夜深了,张小虎伏在张小花的炕边,怀着复杂的心情,沉沉入睡,他知道自己睡觉较深,怕弟弟有什么事情叫自己,以前弟弟是晚上一觉睡到天亮的,如今受了伤,却是不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这才特意没到自己的炕上睡觉。

  张小花也是让人省心的孩子,自黄昏入睡,一直到子夜前,时时还皱眉,过了子时,就一副安稳的神情,恬然入睡,这时的张小虎才放下了心,困意上涌,伏在炕边,睡着了。

  夜色蒙蒙,张小花梦中的闪烁有异平时,那闪烁的节奏似乎有些急促,自左手手腕处那奇异的波动,不为人觉的传遍全身,更多的则是流向受伤的地方,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就在这人眼不见的黑暗中发生着,有坏的,也有好的。

  当凌晨的阳光升起,那波动也嘎然而止,张小花的眼睛随即睁开,习惯性的抽抽鼻子,就想起身,可是右手剧烈的疼痛让他“哎呀“叫出声来,这下可就惊动了张小虎,猛地直起身来,喊道:“小花,怎么了?”

  看到二哥的脸,又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还有右手传过来钻心的疼痛,张小花这才记起这里是莲花镖局,而不是自己做事的浣溪山庄,旁边是自己嫡亲的二哥,也不是脚臭的马景,张小花咧咧嘴,说:“没事,二哥,刚睡醒,不小心动了一下右手。”

  张小虎心疼的说:“哦,以后小心点,虽然是已经打了夹板,可手指要是用劲儿的话,还是会把骨头能错位的,要是长的歪了,再重新接,可是费劲的,听说还要再次打断重新来过的,你可千万不要动。”

  张小花一听,吐了一下舌头,说:“这么残忍呀,打断重新来?不是骗人的吧。”

  张小虎笑着说:“程大夫是不会骗人的,他可是莲花镖局最好的大夫。”

  张小花这才知道,昨日那老年大夫居然是镖局最好的大夫,真正是高人不露相,没看出来呀。

  这时,张小花的肚子突然“咕噜噜”地响了起来,声响极大,张小虎听了,笑着说:“小花,肚子都响了,饿了吧,我去给你弄饭吃。”

  张小花有些脸红,说:“嗯,赶紧去吧,二哥,我昨天中午和晚上都没吃饭,到了现在能不饿吗?”

  可怜的小花,昨天中午就没吃饭,本想到二哥这里蹭点吃的,到了镖局就碰上余得宜,然后就开打,接着就受伤,晚上自然是没有吃,只灌了一肚子的苦药汁,养伤自然是要营养的,也难怪五脏六腑提意见。

  还没等张小虎起身出门,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于伦拿了饭菜过来,一问方知,是拜余得宜的托付,那余得宜昨日也受了内伤,这会儿也在炕上卧着,不能前来表示歉意,这才托付于伦代为,张小虎知道于伦的来意,也就不再客气,接过饭盒,放在桌上,准备给小花喂食。

  于伦并没有进屋,言明中午还要来送饭,才告辞走了。

  这早餐却是于伦费了心思,有很多滋补的东西,也都是极易消化的,张小花吃起来很是香甜,味道也是一级棒,竟比浣溪山庄的早餐都要好吃,张小花吃的是一干二净,不由的暗自思量,是不是要一直这么受伤下去。

  张小虎喂着张小花吃完,看弟弟吃着香甜,想是身体虚弱需要营养,能吃说明身体有恢复的迹象,也是暗自高兴的。

  收拾完碗筷,放在一边,对张小花说:“小花,你自己在屋休息吧,我也要出去吃饭,等吃完饭,镖局还有别的事情,我先忙活那边的事务,等得了空闲我就回来,我会把事情跟李六爷说明的,想必他也会让我早点回来的。”

  张小花则说:“没事,二哥,你忙你的,我就在这里呆着,慢慢的养呗。”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唐终极交易商春暖花开遇见你凶残弗利萨神雕群芳谱废后为妃女子监狱里的男人仙朝凡途我的房间通向星际垃圾场医色生香:我的院长美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