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九十一章 出庄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8: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第九十一章 出庄

  在张小花的耐心快要被磨光的时候,马景终于完成了自己出门的必修课。

  这才施施然,收拾起出门用的东西,自炕头的小柜中,拿出一些银两,用手掂量掂量,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张小花在旁边看着,摇摇头,想:“这笑容真像要去给鸡拜年的黄鼠狼。”

  不过,旋即,他自己又愣住了,看着马景手中的银子,他似乎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从郭庄出来的时候,带的银钱都是由张小虎保管的,上次在莲花镖局跟二哥分手时,自己只带来那个小包袱,里面可是没有任何的银钱,在山庄呆了月余没有用到银钱的地方,自然是想不起的,如今要出门,没有一点银钱可是不好办的。

  当然,张小花立刻又想起来,来山庄的时候,秋桐姐姐好像说过,在山庄干活,每月都有三钱银子拿的,只是,这银子怎么拿法,自己却是不知道的,这会儿总不能去找秋桐吧,来了山庄这么久,张小花也知道秋桐呆的地方是山庄的内院,住的大多都是女子,其它地方的小厮等人是不好直接去的,况且秋桐在山庄的地位好像也是不低的,自己这么冒失的为一点小事就去找,也显得自己失了计较,放着眼前的马景,干嘛不问他?

  想到这里,张小花上去笑着问马景:“马哥,我想问你个事情。”

  马景斜着眼说:“说吧,兄弟,山庄没哥不知道的事情。”

  随后,感觉张小花在看自己手中的银子,脸色一变,立刻就把银子揣入怀中,吧唧吧唧嘴,说:“除了这个借银子。”

  张小花说:“那个,马哥,确实是银子的事情。”

  马景坚决的一摆手,说:“这个,确实没有。”

  张小花笑着说:“这个,可以有的。”

  马景不悦了,说:“兄弟,哥说没有就是没有,哥是一言九鼎的。”

  张小花见马景不高兴,也就不再逗他,说:“马哥,兄弟不是问你借钱,只是想问你一下,这月钱的事情。”

  马景眼睛转转,看看张小花的神情,确定他不是想问自己借钱,这才大大松口气,开口说:“行啊,小子儿,来山庄没几天,会跟哥开玩笑了,真是长能耐呀。”

  张小花赶紧陪笑说:“瞧您说的,马哥,这不是在您的熏陶下,才进步的嘛,说到哪里,只要是说到我的进步,我这第一句话不都得是感谢马哥,第二句才能感谢别人嘛。”

  马景走上前,用力拍拍张小花的肩膀,用的力气不是很大,但张小花的肩膀却是一哆嗦,张小花心里也是一哆嗦,暗想:“这,一会儿,是不是得先去洗衣服?”

  拍拍张小花的肩膀,马景满意的说:“小花,你很好,哥再教你个好,这个感谢嘛,不必把哥放在第一个,放在第二个即可。”

  张小花愣了,虚心的问:“马哥,那第一个我要感谢父母吗?”

  马景语重心长的说:“错了,小花,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山庄,说孝敬爹娘感谢爹娘都对,心里面也要有山庄,要把山庄放在前面,别光说爹娘就完了,这个要把它提出来,当然,你感谢哥,哥很高兴,说明你不用加强德育的教育,还有进步的余地,对了,你还要感谢山庄的领导,是他们给了你感谢完山庄,还能感谢哥,和你爹爹你娘亲的权利。”

  张小花一副受教的样子,小鸡啄米般点头。

  马景说完,转头又问:“对了,小花,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张小花一副“我受不了的样子”,说:“马哥,我刚才就是想问问您,我这不是已经来山庄一个多月了嘛,没领过月钱,想问问您这月钱是怎么个领法儿?”

  马景盯着张小花,上下看看,若有所思,说:“小花啊,看你这身板儿,该长的也都长了,发育的也差不多了,是该考虑一些事情了,不过,哥还是要劝你一句,这醉香楼的小姐,见客的身价可是不低的,但靠你一个月的月钱,未必能够的,你要是一意孤行,估计还得在账房那边多借支几个月的,不过,说起这个借支我以前倒是干过,你一个新来的,人家未必能干的。”

  张小花哭笑不得,解释道:“马哥,瞧您说的,我可没有您那么高雅的爱好,我只是……”

  还没等张小花说完,马景就截住了,着急的说:“小花,哥再劝你一句啊,就算不去醉香楼,那些小街小巷的暗窑子,也是不能去的,想当年,哥一失足成千古恨,也是手头的银子不足,偶尔去了一趟,身上就染了脏病,那个痛不欲生呀,就不提了,现在想起来都难受,得了,兄弟,真不成,哥现在就先借你点,别弄坏了你的小身板儿。”

  说完,就要去开炕上的小柜,张小花赶紧拉住他,感动的说:“马哥听我说完好不?我只是想把这个月的月钱拿出来,到平阳城随便走走,买一点东西而已,您想的太多了。”

  马景试探的问:“小花,你确定?不用哥借给你钱?”

  张小花笑道:“马哥,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马景虽然误解了,但他要借钱给张小花的心情,却是让张小花感动不已,大大的削弱了他那双臭脚在张小花心中的影响。

  随后,马景向张小花解释道:“这山庄的月钱并不是每月都发放的,都是存在山庄的账房,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去账房支取,不用的话,就一直在账房放着,直到你哪天离开了山庄,再一并结算。当然,你也可以每月都去账房支取,然后像我这样自己存在柜子里。”

  张小花想了想,这第一个月的月钱还是先支取了,到平阳城买点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剩余的就拿给二哥张小虎,自己在山庄用不到银钱,也许二哥能用到呢,如果二哥也不用,就让他先留着吧,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想办法给家里人带回去。

  想到这里,张小花又问马景:“马哥,你知道不知道,这银子有什么办法能给我远在鲁镇的家里带过去?”

  马景笑着说:“这个好办,如果有你相识的人回鲁镇,你可以托他把你写的书信,连带着银两,一同带回去。若没有,则可以到车马行,让他们代为,不过,车马行做这样的事情,是要收钱的,具体收多少,那就要看鲁镇离这里有多远了,他们都有价格的,你去那里问问就知道了,不过,听说收费很不规范,也挺贵的,你说着官府怎么就不好好的整顿一下,这乱收费不是扰乱社会的秩序嘛。”

  “对了,”等马景说完话,又补充一句:“你真的不打算攒钱去醉香楼?那里我可是很熟识的,能给你介绍几个相好的。”

  等张小花拿桩站定,马景已经收拾了一应事物,走出小屋,张小花晃晃被马景说晕的脑袋,赶紧追出门去。

  接着,张小花跟着马景到账房领钱,账房是在庄子里另外的地方,走过去也是花了不少的时间,账房的先生是一个年老的学究,看到马景过来,明显地紧皱眉头,说:“马屁精,你怎么又来账房,这月的月钱不是早领过了?难不成又是来赊欠?”

  “马屁精?”张小花听了就想笑,这个名字还真配得上马景,这马景的名字念起来也神似,再想想马景平日的作为,还真有点马屁精的潜质,不过,自己来这么久,怎么没听别人叫过?

  马屁精这名字以前是被人常叫的,后来这庄中的小厮换过一茬,知晓的人也少了,叫的自然不多,平日马景来账房,这账房的先生这么叫,还觉得亲切,如今后面跟着个新来的小弟,这马景的脸上就有些红了,连忙上前说:“看童先生说的,我马景虽然不才,也不至于总是三番五次的来账房赊欠吧,能来赊欠的都是生活上有困难的,小子这才来是带新来的兄弟支取月钱罢了,你老人家就不要老盯着我了。”

  童老先生嘟囔着说:“说的没错,三番五次是没有,每年总也得来上七八次。”

  然后,转眼看向张小花,说:“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这次来账房是要全部支取,还是支取一部分?”

  张小花赶紧上前,恭敬的说:“童老先生,我叫张小花,我刚来一个月,月钱也不多,就全部支取出来吧。”

  童老先生看着张小花,不放心的说:“全部给你没关系,本就是你的钱,不过,你小子要注意,不要瞎胡花钱。”说完,眼神瞟向马景。

  那马景似乎是注意到了童老先生的目光,立时抬头望向账房的房顶,研究起房顶上绘制的那朵大牡丹花。

  张小花低眉顺眼说:“您放心,童老先生,我想先把钱交给我二哥,看他是否有使用,然后让二哥想法子给家中的爹娘捎回去。”

  童老先生一听,很高兴,说:“你很好,是好孩子,不像一些人,老拿了自己辛苦挣的钱,学别人风花雪月,结果,附庸风雅没得半分,却落了一身的毛病。”

  马景的脸更红了,也更加聚精会神的研究了。

  支取的手续其实很简单,就是对照名册,画个押或按个指印,因为张小花是第一次来,还得留下一个指印,不多时张小花就办好了,小心的把自己生平赚的第一笔银子小心的揣在怀中,张小花才告辞童老先生,童老先生倒是很喜欢张小花的样子,没少跟他说这儿说那儿的,就像是跟自己的孙子般亲切,看到张小花出来,马景的研究大计也告一段落,拉起张小花一溜烟的走了,留下童老先生张张嘴,没说出的话又咽下肚子。

  不过,等童老先生转身,却突然又停下身来,嘴里说:“不对呀,张小花的月钱怎么会比马屁精的多?刚才怎么没注意到?不会是管事写错了吧。”

  随后,童老先生又恢复了正常,慢慢的踱步走进屋里,心里说:“管事写错了,也不干我的事,反正我是按照写的给张小花支取的,这孩子看起来听不错,多领了就多领了,谁让你们写错呢?”

  这些自然是张小花和马景所不知道的,他们正往山庄外走。

  张小花上次进庄,是坐的马车,从一个很大的偏门进来的,而这账房却不是在那条路上,马景带他走的路,他是不知道的,其实就是还是从原来的路出去,估计张小花也是不明白的,这账房离偏门却是不远,两人不多时就走到了门前,这偏门依然有护卫把守着,估计是马景走的多了,那护卫也不刁难,虽然马景很想跟人家套套近乎,可人家生人勿近的样子,也让他明白自己还是远远的好,张小花虽然是第一次出庄子,不过,他在庄子的名册上已经有了记录,所以自然有另外的一套手续,也是很快就办妥,两人各领一个腰牌,两个腰牌有细微的区别,只不过,马景没有去注意,张小花就更不知道了,两人把腰牌揣在怀中,妥善的藏好,这才出了偏门。

  一出门,张小花楞了,问:“马哥,不对啊,我记得我上次进的不是这个门。”

  马景笑着说:“咱们这浣溪山庄有五个偏门,一个正门,谁知道你上次进的是哪个门,对了,兄弟,这个腰牌一定要收好,回头进庄的时候,还要收回的,如果是丢了,很是麻烦的,可千万要小心。”

  张小花点头说:“这个我自然晓得,不过,马哥,您晚上几时回?我得跟您一起进庄,否则,这么远的路,我怕找不到啊。”

  马景撇撇嘴说:“瞧你那小心样儿,进了庄不就是咱们的天下,还怕丢了,我晚上也不知道几时回,你要是愿意就在这个门房等着吧。”

  张小花苦着脸说:“那好吧,马哥,你记住早点回啊。”

  这时的张小花又一次选择性的忘记了马景的臭脚,忘记了每天远远的躲开马景的样子,幽怨的像一个等男人回家的小媳妇儿。

  如今已是六月的天儿了,正午时分,骄阳似火,张小花抬头看看火辣辣的太阳,暗自埋怨马景,早出门多好,这时赶路,不是要晒死人的。

  待到过了那条笔直的大道,张小花以为马景会走道边那阴凉的地方,却不料马景并没有走大路,而是,到了一个小巷的路边,一拐弯走了下去,张小花纳闷,追了上前,说:“马哥,你走错了吧,往大道走才对呀。”

  看着马景回头惊异的样子,张小花还以为自己搞错了,连忙说:“不会是马哥又饿了吧,看这天色,吃点东西也是应该的。”

  马景听这话,“扑哧”就乐了出来,嘲笑道:“兄弟,你不会是要步行走着到平阳城的吧。”

  张小花皱眉道:“去平阳城当然是要步行呀,咱们又没有自己的马车,庄子也没给咱们马车做呀。”

  马景笑道:“兄弟,难不成你从鲁镇到平阳城,是步行来的?”

  张小花道:“不是啊,我们是坐车马行的马车。哦,难道从咱们庄子到平阳城也有车马行的马车?”

  马景也不答话,挥挥手,示意张小花跟上。

  果然,张小花猜的没错,巷子的尽头有个大大的院子,院子上挂了个大大的横幅迎风招展,上书“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疾驰车”,下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旗帜,上书“疾驰”,原来还是那载了张小花来平阳城的那个车马行。

  张小花知道自已又孤陋寡闻,就不再说话,看着马景张罗,不多时,一个小小的仅能容下两三人坐的小马车,从院子里驶了出来,停在院子门口,等人上车。

  看着张小花呆呆的样子,马景拽着张小花登上了马车,嘴边还不忘说:“兄弟,念你这是第一次跟哥出去,这车马费就不用你掏了,下次再一起出去,你出去坐车。”

  张小花满怀喜悦的坐在马上,也懒的跟马景说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二哥了,也不知道他在莲花镖局过的怎么样,二哥当日测试时,那人不就说二哥是个习武的好苗子嘛,估计现在一定学了好多的拳法,再想想自己不伦不类的拳脚,张小花很有些期待早点看到二哥挥拳练武的样子。

  不过,这马车倒是很舒服,外边热得难受,想想上次自己和二哥从这里走到平阳城累的那个样子,这么久没想到能坐马车呢?也不知道,鲁镇是否有这种马车,要是有的话,从郭庄到鲁镇就很快了,也不用找人家的驴车,甚至从郭庄到八里沟也有这种马车就好了,也不用早早的起床,正午才到,想到八里沟,也不知道大哥跟大嫂过得如何?大哥的身子是否好利索了?还有爹娘的身体怎么样,家里的农田种的如何,自己开的那块地又种的什么,一切都让张小花很是挂念,不觉间,竟陷入沉思。

  马景在旁边看到张小花这个样子,以为正午了,小花在休息,也没跟他说话,要是他知道就简单坐一次马车就让张小花想了这么东西,非得笑得牙都要倒。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