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修神外传

第九十章 对练

修神外传 | 作者:小段探花 | 更新时间:2018-02-10 05:58: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校园护花高手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第九十章 对练

  庆功宴在欧大帮主展望未来的画饼中,达到了第一个高潮,议事厅的众人如打鸡血般亢奋,彼此间频频举杯,似乎这整个江湖已经姓了缥缈。

  厅中自然还有清醒的人,比如,被众人环绕的始作俑者欧鹏,与其他长老拼酒的缥缈六虎,还有与莺声燕语众女弟子欢笑,浅尝辄止的欧燕,等等,江湖中从来都不缺少聪明人,只是少了能指挥愚人思想行为的伟人,也许知道有些话不可尽信,但看看血色的江湖,为何不能今日欢歌今日醉,与君共此时?

  议事堂外,暮色如歌。

  庆功宴后数日,水雨朋奔赴洛水,重掌洛水帮,在水雨朋的一再请求下,欧鹏勉强派了上官风流及一干精英随行,协助水雨朋处理洛水帮的事务。

  缥缈派跟洛水帮的血拼与合并,在门派纷斗的江湖的确是不起眼的一朵小浪花,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但在一些地方,却有不同的反应。

  万剑峰,议事厅,万成久听着下面的汇报,脸色阴沉,一掌拍着椅子的扶手上,说:“缥缈派这发展下去,我万剑峰如何应对?诸位,有什么好的合理化建议?不行的话,去基层找几个代表弄俩儿提案我们讨论一下。”

  传香教,一间花阁,清香渗人心扉,一双玉手,拿着一张碎花的宣纸,悦耳的声音响起:“欧大帮主,真非人也,奴家的眼光不错,却不知你能发展到什么地步,拭目以待呀。”

  大林寺,僻静的小屋,灯烛下,一干枯的手,拿了一个小纸条,看罢,两个指头一撮,竟让那纸条燃烧起来,燃罢的纸灰,飘然然落地,沙哑的声音响起:“真是笨,这么香的诱饵放到面前都没吃到,反被人连窝端了,让老子也白费一番力气,看来还得想辙呀,这缥缈派,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

  一个神秘的地方,一个神秘的人,一个神秘的声音:“这江湖还真的热闹,缥缈派嘛,怎么还没消亡?”

  不过这些,都不是欧鹏能知晓的,他和他的缥缈派正稳步的发展着。

  而江湖上的一切,张小花不知道,就算是缥缈派发生的一切,也都不是张小花能知晓的,他和他的拳法的学习,倒是进入了一个瓶颈。

  说是瓶颈,那是抬高张小花的修为,只是缥缈派四人在马马虎虎教完张小花一些基础的拳法后,再根据自己的所学,教授张小花诸如刘家拳、蔡家拳、李家拳、莫家拳、巫家拳、薛家拳时,出现了奇怪的现象,以往所教的拳法,张小花固然是越打越忘,过了夜后,总能记住一些,不管是三招还是四式。总是表明已经学过了,可后来的这些拳法,不管张小花前一天学会多少,过了一夜,等到次日,完全都是忘记的,即便是继续学习,再过一日,依然如此,何天舒彻底的抓耳挠腮了。

  在何天舒的心目中,这张小花没有经过修炼就能单臂拿起五百斤的重物,可谓天才,虽然这个重量对于江湖人讲,不算是太过骇然,但想想如果张小花练武之后的效果,单是想想就会动心的,虽说过了年纪,武功不能大成,以后的也不能如石牛一般扬名立万,但改变何天舒的现状却是绰绰有余的,可这个张小花的脑瓜?还真是没什么好说的,看着这孩子也不傻不笨的,怎么就学不会呢?这最基础的拳法都练不会,更别说张小花现在都还不知道存在的内功心法了,前几天,看着张小花虽然不能全部把教授的拳法记住,但好歹也能学会一点,何天舒以为让张小花学着学着,也许能开窍呢?可现如今,何天舒那是彻底的心灰意冷,张小花这个朽木,那是彻底的腐朽了,不堪雕刻了。

  于是,何天舒一句话:“张小花,你的修炼现在进入瓶颈了,突破这个瓶颈要靠机缘,暂时我就不教你别的拳法,你先修习以前的的拳法吧,等突破了瓶颈,我再教你吧。”就把张小花打发了,扔下张小花自己边扎马步,边翻来覆去的想那些残缺不全的拳法。

  只是,这张小花也是勤快,刻苦的很,每天太阳一露脸就起床,夜里不到深夜从不回屋,都在那个地方习武,不管是风里还是雨里,雷打都不动的,这种韧劲倒是让何天舒很是感动,但是想想他的脑瓜,何天舒还是放弃了别的想法。

  感动的不仅是何天舒,独臂渝老几乎也每日都来看张小花的习武,对于他的情况也是了如指掌,每次都是点头不已的,不过,这个点头是肯定张小花的刻苦,跟资质可是半点都不沾边。

  这天,晚间,风清星稀,何天舒心情很好,看张小花翻来覆去就那几招,心血一动,叫了暂停,说:“张小花,你也算是练了这么久,好歹会上一些拳法,今天让你跟真正的练武之人,过过招如何?”

  张小花看着何天舒,说:“何队长,你看我能行吗?”

  何天舒笑着说:“怎么不行,武林高手也是从基础的一招一式练起的,你不用怕,我让小二手下留情,跟你喂喂招即可。”

  说完,对着旁边练拳的一个缥缈派弟子说:“聂小二,过来,跟张小花对对招,你就他练练招式即可,不用当真啊。”

  聂小二收招过来,说:“好的,何队长,我晓得了。”

  然后,双脚合拢,双掌向前,拿了个起手式,张小花一看,哟,熟悉啊,这不是罗汉拳的起手式吗?虽然,这是他第一次跟人对照,手心早已出了汗,可是还是也如聂小二般,摆起个起手式,随后,聂小二喊道:“张小花,你先动手吧。”

  张小花应声道:“好的,聂兄小心。”

  说完,抬腿,向前,右拳一推,打向聂小二,那聂小二见张小花拳头越来越大,等到了眼前,身形一挫,左手叼住张小花的腕子,右手一拳就击中张小花的鼻梁。

  但凡人的鼻梁,都是软弱之地,虽说聂小二留了情,张小花依然是眼泪长流,竟然是什么都看不见了,也顾不上打拳了,回手就用衣衫擦起了眼泪。

  等张小花擦完眼泪,看看聂小二,神色坚毅的说:“来,聂兄,我们继续。”

  说完,两人又摆开姿势,这轮交手一如第一次的翻版,只是张小花向前冲的太过迅速,聂小二收拳不住,那第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张小花的鼻梁上,立刻,张小花鼻血长流。

  张小花立时跳出圈子,边擦鼻血,边喊着:“不打了,不打了,你耍赖,你怎么不按套路来?”

  众人皆是愕然,若不是这段时间跟张小花相处,神经锻炼的比较坚韧,这句话就足以让他们短路了。

  可怜的张小花,他以为是按照套路来比划的,众人皆感慨:“自学成才的,果然不行,还是全日制,有师傅教的,正规学历的好啊。”

  等张小花收拾完,何天舒这才把比斗的意思跟他说了,张小花这才明白,说的也是啊,如果只是比套路,每个人把自己得意的拳法打将一边即可,哪来的鲜血,拿来的性命赌斗?

  这第三次张小花倒是拿了小心,慢慢的跟着聂小二的步伐和招式,开始递上了一点点的招式,虽然生疏异常,却着实是迈出了第一步。

  只是那手,那胳膊,那腿,生硬的很,如刚入花丛的初哥儿,顾了左不顾右,顾了上又不顾下,真如笨重的狗熊般,而反看聂小二,竟是拿了摆弄的态度,将拳脚耍的漂亮之极,如花蝴蝶般飞来飞去,那张小花的拳脚是一丝一毫都站不上他,而自己的身上,脸上,腿上没少挨聂小二的打,最后,张小花也是气极了,看着聂小二使了个招式,感觉用二郎拳的一招合适,就使了全身的力气,一拳向聂小二打去,那拳头“呼”地一声就到了聂小二的眼前,那劲道似乎一点都不逊于那天打向何天舒的那拳,在张小花的想法中,怎么也得把聂小二打的飞出去吧,怎么说这也是有五百斤力道的拳头啊。

  可事实,却远远出乎张小花的意料之外,那聂小二见拳头打来,不慌不忙,拳头变掌,一手用金丝缠碗,拿了张小花的拳头,一手前探,抓住张小花的衣襟,然后脚步一旋,一个四两拨千斤之术,带了张小花的身体,顺着他拳头的方向,一拉,瞬间,张小花那小小的身躯,如离弦之箭般,就离开地面,飞了出去,好在前面就是药田,土地松软,种的也是平常的药材,何天舒见此,也没阻止。

  其实,何天舒对于张小花失去信心,也在于此,力气是有了,但不会使用的法门,就如三岁的孩童能玩千斤的流星锤,固然能让人称奇,但一个不小心,就是砸到自己脑袋的结果,到时候,丢的还是自己的性命。

  而张小花虽然能有千斤之力,但对于拳法之途却如朽木,无法使用自己的力气,这聂小二不过是缥缈派的末流弟子,一个简单的四两拨千斤就能要了张小花的命,更何况别人?

  过不多时,果然,灰头土脸的张小花安全的回来了,只是衣衫上多了灰尘,头发上多了泥草而已,这时的张小花并没有何天舒想想的懊悔和丧气,反倒是惊喜异常的样子,走到聂小二面前,就紧忙着问这是什么拳法,前几天怎么都不教他。

  聂小二无辜的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指着何天舒说:“兄弟,这个还得让何队长跟你说吧。”

  张小花快步过来,央求何天舒教他这种拳法,何天舒哭笑不得,说:“张小花,你愿意学习武功的劲头,我是万分支持的,不过做任何事情都要循序而进的,不打好基础,学任何高深的武功都不会成功。这小二用的武功并不是一种拳法,只是对拳法招式的一种运用,你连基础的拳法都没有学全,我拿什么教你?况且,这四两拨千斤之术,不仅仅是要姿势,更有力量的运用之道,这里面有缥缈派的独有法门,你现在不是缥缈弟子,我却不敢教授于你的,就算是你想学习,我也得请示庄主,等有关领导批示之后,我才能考虑的。”

  之后,何天舒歉意的笑道:“再透露一点,这批示要一层一层的请示,再一层一层的批下来,到了我这里,不知道猴年马月了,这高层的作风是有待商榷的,你还是安稳的练你的拳法,过了你的瓶颈,再做打算吧。”

  张小花被何天舒拒绝,微微有些难过,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过得了庄主的一丝青睐,能有缘学拳法已经很不错了,而看何天舒对自己也并不藏私,自己这段是学了不少,不过,自己的拳法也确实差的太多,在没学全和得到何天舒的首肯前,他也没有资格去埋怨什么的。

  张小花人生的第一场武功比试就此落幕,对于聂小二来说,只是一场游戏,而张小花却认识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至少他知道比试是不按套路来的,那,似乎,他突然灵光一闪,自己不学全套路不一样可以比武?那,为何,何队长还一直要他把拳法都学全了,再谈进一步的学习呢?

  这个疑问久久的留在张小花的脑海,没有答案。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习武的热情,在缥缈派的何队长等人洗洗睡了之后,张小花依旧还是练他的那些破烂不堪的拳法。

  张小花到浣溪山庄有月余了,平日里平整药田,锄锄草,浇浇水,干得还是往日在郭庄的勾当,早上和晚上还练练拳,小日子过得甚是惬意,而且伙食也是美妙的紧,肉食不断,在张小花的眼中,这里就是神仙过的日子,早就把什么乡愁,一股脑丢在一边,甚至都差点忘记还有个亲二哥就在不远的平阳城呢。

  而浣溪山庄的小厮每月都是有那么几天是放假的,可以出去也可以在自己的房间休息,在庄内休息,自然是很轻松,管事是不大管的,要是出去,就很麻烦,不仅要到管事那里报批,还要到山庄的指定地方备案,发放腰牌,给你约定了回庄的时辰,才放你出去。

  这日,张小花练完自己的拳脚,皱着眉头走进小屋,却发现这马景,居然在用一个铜盆洗脚,张小花大吃一惊,赶紧转头,奇怪的想:“这太阳还是照常从东部升起的呀。却不知今日这邋遢的马景,竟然洗脚了?”

  想着,就快步上前,关心的用手摸了马景的额头,再试试自己的额头,纳闷的说:“马哥,你没有发烧呀。”

  马景怒道:“我自然是没病,干嘛发烧?这么好的日子,能出去呼吸新鲜的空气,我为什么要病呢?”

  张小花不解道:“马哥,这话怎讲?这庄子中的空气每日都是很清新的,只是除了咱们这间屋。”

  马景撇撇嘴,说:“你这土老帽,懂什么,庄子的空气再清新,也没有醉香楼的花粉味道香。”

  张小花恍然,自己虽然没去过这些地方,也架不住这马景每日在耳边唠叨那里的妙处,自然也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张小花心里一动,说:“马哥,老听你提起醉香楼,看来你今日是要去那里了?”

  马景小心的看看四周,小声说:“你小子,年纪不大,懂的倒多,机灵的很,你马哥就是要去照顾一下她们的生意。怎得?你也要去?”

  张小花陪着小心,说:“马哥,你搞错了,我只是想问问,我来山庄有一个月了吧,也没出过山庄,听说咱们每月都能出去的,我想跟着马哥到平阳城去一趟,醉香楼是不去的,到处逛逛也是好的。”

  马景歪头想了想,估计这张小花也不会把自己的大事给耽搁了,也就点点头,算是答应,张小花心中大喜,口中称谢,然后就麻利的收拾了一下,坐在炕边等马景。

  本以为马景很快就会收拾好,可看着马景收拾这个,捣鼓那个,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的干干净净,从里到外也都换了个彻底,张小花看起来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这哪里是邋遢的马景,简直就是一个英俊潇洒的白脸小郎君。

  张小花看得是目瞪口呆,看看外面太阳也日上三竿,时辰已是不早,这马景打扮的比大姑娘上轿用的时间都长,他忍不住催促一下,说:“马哥,您能不能快点?这天色已经不早了。”

  哪知道,马景依旧是不慌不忙,一遍又一遍的照着镜子,说:“不忙,不忙,醉香楼的姑娘这会儿估计还都在梦中呢,我去那么早干嘛?”

  张小花气的鼻子都歪了,差点昏倒在炕上,好在跟马景混的时间长,如今见识也广,立时拿了马步扎住,这才堪堪不倒。
修神外传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xiushenwai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位面之召唤大军斗破之远方的团扇时光煮雨,我在等你思念是一种病青玄道主美漫世界霸王轨迹直播之盗墓大师来自仙门的败类扛上八大太子玄天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