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乡村活寡

第八百五十二章 这也太敏感了吧

乡村活寡 | 作者:苍穹神鹰 | 更新时间:2018-01-11 16:50: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学生九转道经鉴宝秘术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极品全能狂少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恃宠而婚小夫小妻小仙人御天邪神
  吴能见安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笑了笑,也不逗她了,而是伸手将她绽开的两片鲜红的小瓣瓣分开,安琪毕竟是刚破了身子没有几天的姑娘,下面自然极其敏感,鲍鱼嘴入口被吴能的手指分开,她顿时觉得气血往涌,一股暖流由而下地涌出来了。

  吴能清楚地看到了她鲜嫩的入口涌出了一股粘液,他将手指果然地弄到了她柔嫩的鲍鱼嘴里,安琪哪里受得了这个呀?“嗯啊、、、吴医生,你咋真弄呀?还这样治疗妇科病么?”说着,她情不自禁地将吴能的手指夹住了。

  “呵呵,我现在可不是在给你治疗,而是在给你做检查,我要通过你里面的气味来判断你是哪种妇科病。”说着,手指在她内壁搅动了几下。

  安琪受不了这样的折腾,扭动着身子,闭美眸,呼吸急促地吟唱了起来,“嗯啊、、往里一点更舒服。”

  吴能惊讶地看着她,调侃道,“姑娘,你以为我这跟你做呢?千万别把我当成你男朋友了,我仅仅是在给你检查身体,还往里一点,再往里一点能怎么着呀?你还挺投入的,但我会让你失望哦。”说着,将手指从她幼嫩的鲍鱼嘴里抽出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鲍鱼嘴里空了,安琪有点失落地睁开了美眸,羞涩地注视着他,心想,这个吴医生还挺正经的,他真要占我的便宜真方便呢!可他为什么不占呢?

  吴能通过闻她身体里的气味,有点疑惑地问道,“姑娘,你没病呀?你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气味完全正常,你没有妇科病吧?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吧!怎么会错呢?我是痒啊?”安琪见瞒不住吴能,只能死扛着了,她没办法告诉吴能,说她来看病是为了勾诱他的。

  “真的痒吗?我再看看,你别这么敏感行吗?我一碰你下面,你流那么多,我都看不清楚你里面的情况了,忍着点哈。”吴能说着,又将她的两片红嫩小瓣瓣掰开了,往里面仔细地观察。

  他刚把头往她的鲍鱼嘴边凑的时候,因为两片异常敏感的小瓣瓣被吴能捏着,小姑娘又忍不住泄了,一股粘液出来了,将入口堵住了,吴能不得不拿一点纸巾将她的粘液擦拭掉,可只要一碰她的宝地,她会流出来。

  而且,最要命的是,安琪的香唇里还总是发出令人崩溃的吟唱,弄得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欺负女人的吴能,下面很快紧绷绷的,他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妈的,这小姑娘怎么回事呀?这也太敏感了!“姑娘,我没法跟你检查了,你这一直流出来,我怎么看清你里面的情况呀?你这也太敏感了吧?”

  “我、、吴医生,要不你用你、、那个搞我吧!我现在里面好痒,我自愿给你的,不要你负责任。”安琪娇喘道。

  安琪为什么敢这么直接地勾诱吴能呢?因为她注意到了吴能下面的帐篷已经顶得老高了,霸气外露,一看知道他已经很想碰她了,要不然,帐篷不会这么的架势,甚至,她可以感受到他里面的弯曲弧度。

  因此,她决定冒险一试,如果吴能真的拔出家伙捅到了她的鲍鱼嘴里快活一番,毫无疑问,他算真的钩了,她十万块到手了。

  可吴能虽然好色,但并不是流氓,他也没有在治病的时候搞女患者的想法,自然不会当,而且,安琪如此直接的勾诱,已经让他有了足够的警惕性了。

  “姑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可是在医院,在我的病房里,如果我弄了你,外面的韩兵,美丽姐和兰子姐肯定会听到的,你不怕么?”吴能笑问道。

  “嗯、、怕是怕,我是见吴医生你也好像挺想的,你稍微注意点不行了么?吴医生,我真的好痒,你给我止止痒呗!我喜欢你,你一看是好人,医术又这么厉害,我崇拜你这样的成熟男人。”安琪开始用语言降服吴能。

  “呵呵,你老说你下面痒,我看看哈!你忍住了这次,要不然我不跟你治疗了,不管你说的话是不是真心的,我还是想先看看你到底患了啥病。”其实,吴能已经基本判断出了她的目的了,她过来是为了勾诱他的,而且一定是韩兵的鬼主意。

  安琪听了吴能这话,忙憋着被吴能摸起来的需求,让吴能再度用手指分开了她的鲍鱼嘴,这次,吴能先给她擦拭干净,再往里面看,他看的很仔细,没错,她什么病都没有,里面干干净净的,甚至,他看到了她不久前才被二少给捅穿了的处chu女膜,作为资深妇科医生,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姑娘,你确实没病,里面干干净净的,你跟我说实话吧!是韩兵让你来勾诱我的吧?”吴能放手后,单刀直入地问道。
乡村活寡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angcunhuogu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花都极品兵王都市不败至尊正牌美女总裁武吞万界妖怪大人帮帮忙一夜情深:萧少的心尖尖三界红包群未来神医在都市绝顶聪明大至尊恃宠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