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乡村活寡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富婆的婚礼14

乡村活寡 | 作者:苍穹神鹰 | 更新时间:2018-01-27 11:54: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学生九转道经鉴宝秘术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极品全能狂少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恃宠而婚小夫小妻小仙人御天邪神
  三毛恨不得掐死春香,可是,却得到了全场爷们和娘儿们的欢欣鼓舞,都说这个主意好,新郎和新娘入洞房了,如果新娘没法尽义务了,伴娘替新娘尽义务理所当然,天经地义,气得三毛跑到客厅里生闷气去了,连观赏和监督的兴趣都没了,他知道,今晚他媳妇小菊一定会被村长日一次,而且他将一辈子为此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请大家搜索(八点看小说)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没办法,蛮荒之地,再无聊的恶俗都显得那么正常。

  三毛刚到客厅里找个凳子坐了下来,听得洞房里开始欢呼雀跃了起来,“噢噢噢,村长,背的时候手要放在小菊的小P股蛋子,哈哈、、对,往下一点点,哈哈、、小菊,村长摸到你那生孩子的地方么?爽不爽啊?”

  这些恶俗的话让三毛听得心如刀割,火冒三丈,但他也只能忍着,想到吴能平时对他和他家里人的好,想到吴能是村长,神医,他不敢在吴能的婚礼找不痛快,谁让自己刚才主动将媳妇献出来呢?要怪只能怪自己。

  只要这帮闹洞房的人不放过小菊,吴能这个新郎必须日了她,否则,会不吉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风俗变成了一种诅咒,没有一家人愿意为此去承担这种不吉利的后果,所以,每次碰到这种事情,当伴娘的女人,只能自认倒霉,伴娘的男人只能委屈地被戴了一顶特大的绿帽子。

  此时的洞房里,吴能刚背着小菊闹了一个圈,这帮围观的娘儿们都眼巴巴地望着吴能小裤裤里那一堆物体,而男人们则都在盯着小菊那松垮的小裤裤,希望从大裤筒看到他们想看的一幕,这里农村的女人不怎么穿什么蕾丝边小裤裤,都是穿大裤筒小裤裤,角度合适的话,的确可以看到里面的春光。

  望着这帮好事而看去都很渴望的男男女女,周芬显得很惊讶和不解,而陈美丽和兰子等女人早已司空见惯,陈美丽在寒山村呆了这么些年,对此已经麻木了,她知道,这真的是风俗,没办法。这帮白天好好的,一本正经的男人和女人,到了闹洞房的时候会变得恶俗和坏坏地,因为这个时候他们不用伪装自己,想怎么新郎新娘和玩伴郎伴娘怎么玩,没有人会责备他们,也没有人可以责备他们。

  “美丽,他们这闹洞房都这么闹吗?”周芬小声问道。

  “嗯,很正常,所以你不要觉得怪和不好意思,太正常了!看今天这架势,小菊肯定要陪能子睡觉的。。”陈美丽有这种预感。

  “啊?真陪呀?”周芬惊愕地问道。

  “嗯,肯定的,我有这种预感,否则,这帮人不会放过小菊的,你看他们这些爷们的眼神,都盯着小菊看呢!这帮娘儿们都盯着咱家能子的下面看,芬姐,他们不看到两人真做一次,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我跟你说,寒山村的女人,大部分想和能子有一腿,好多女人看着能子长大的,以前能子很皮,家里穷,夏天的时候,老不穿裤子,都见过他那个东西。。”陈美丽笑道。

  “啊?这你都知道呀?”周芬笑道。

  “当然了,我在这里呆多久呀?和这里的娘儿们都是姐们,她们啥话都跟我说呢!能子给她们看病的时候,她们故意说下面不舒服,让能子摸她们,她们也会趁机摸能子,当然,在诊室里那都是好玩,也没人动真格的。咱们家能子也让她们闹,从来没有和哪个女人玩真的。。”陈美丽说道。

  两人正聊着,猪八戒背媳妇的游戏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了,由背变成了抱,这下整个洞房现场沸腾了,“村长,你下午跟新娘子亲嘴的时候把下面的东西弄硬邦邦的,考验一下你的定力,你抱着伴娘亲的时候,如果你的基吧没有硬,我把我媳妇献给你,让你日一顿,行不?”柱子挑衅地笑道。

  “哈哈、、、、、、翠姑,别走哈!等下如果村长亲小菊的时候基吧没有硬,你得让村长日一顿了,你们几个娘儿们把翠姑给看着,别让她跑回家去,我们相信村长的定力。。”建军坏笑道。

  “我不信,村长,我跟你打这个赌,行吗?”柱子挑衅地笑道。

  “行,我跟你赌,翠姑,翠姑,你出来,让我看看,是不是依旧那么风采照人?”吴能坏笑道:然后朝女人堆里找。

  “村长,别找了,我帮你把翠姑推过去,翠姑,进去把!”有人将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推了进来,她是柱子的媳妇翠姑。

  翠姑在寒山村的女人当,五官长相一般,但身材不错,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两腿玉腿修长,P股蛋子滚圆紧实,体格好,干庄稼活利索,一般的女人要强悍多了。
乡村活寡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angcunhuogu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花都极品兵王都市不败至尊正牌美女总裁武吞万界妖怪大人帮帮忙一夜情深:萧少的心尖尖三界红包群未来神医在都市绝顶聪明大至尊恃宠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