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无限道武者路

第六百八十三章 再造小洪荒

无限道武者路 | 作者:饥饿2006 | 更新时间:2018-02-13 18:07: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洪荒祖龙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异能小神农神秘男神,求休战!校花之古武高手绝世邪神之纵横异界极品透视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三国重生马孟起网游之奴役众神
  意欲直指洪荒开辟之初,重开天地,再造乾坤的一斧,理论上自然高大上到无边了,但这一斧终究还是失败了,而且关键是郑吒竭尽所能也只看清了这一斧的起手式,对于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一派懵懂,不可理喻,无可意会。

  倒是在此之后,鼓尽余力,威势大衰的第二斧,郑吒基本清楚明白地洞悉它所造成的惊天之功——它竟然一举凿穿了时空长河,贯通了数百亿年后的某个未来,在远古洪荒与未来宇宙之间开辟出一条可供来往的时空通道,这不仅仅使得古巫的部分残族,以及陨落古巫的烙印可以逃向未来宇宙,而且还使得他们或者其他什么未来宇宙的存在有可能通过这个通道重返远古洪荒,堪称颠覆了时空因果法则,对郑吒震撼之深,眼界开拓之大,都是无与伦比,虽笔墨而不能形容。

  按照宇宙大爆炸理论,地球所在的宇宙已存在了一百多亿,不过从眼下获得的信息看,这个理论显然是有缺陷的,在形成宇宙形态之前,还有大爆炸理论未能解释的其他形态,而一切上溯到数百亿年的远古,则是洪荒十二界形态。自己一群人前往洪荒界,原本因为只是到了另一个比暗黑世界大上无数倍的特殊异界,却没想到却是来到数百亿年前,其中更关系九黎之族、华夏起源、仙秦所求所谋、以及主神空间与轮回者的种种干系,因果溯源,何其深远!

  当郑吒从庞大的信息冲击与震撼中恢复过来时,他才发觉自己全身上下的基因链已经基本贯通一体,结成某种神秘图腾,不可究察而又意蕴难明的力量正在自己体内流转酝酿。

  然而一如既往的,他并没有感觉这引发了什么冲突与不适,对于该如何运用发挥身上的新生图腾,也是毫无头绪可言。

  他默然自省,发觉时间不自觉已经过去了三天左右,而罗应龙与瓦格纳则早已不见了踪迹。

  “这一趟浪费了不少时间,但实力的提升却有些稀里糊涂,根本就说不清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把刚刚观摩到的那两记斧劈融入自己的招式……而且按照常理,所有轮回者,特别是四阶初轮回者想来都会照洪钧所说去做,如今十二柄都天神幡,应该大都已落入轮回者掌控了吧?”

  正当郑吒思绪不定间,洪钧淡漠的话音惊醒了他,“很好,你所继承的,原来正是最后一代‘盘’的烙印!”

  “‘盘’吗?那么这对于我来说又意味着什么?”郑吒皱眉发问,他当然很清楚‘盘’正是古巫一族的族长名号,而之前看到的吞下盘古真血,运用盘古开天斧的,自然也是此人了。而之前他所看到的最后一幕,则是在第二斧劈向未来之后,盘也在滚滚神煞之中全身崩溃瓦解,雄躯就此塌缩为一滴盘古真血,也是难逃陨落!

  洪钧回道:“既是‘盘’一系的图腾,那么你就暂时不必担心自身图腾与自己原有道路冲突的问题,只因‘盘’的图腾向来是包容最广,近乎兼容一切道路。自初代‘盘’摒弃了族裔、血脉之别,立志集结洪荒界一切突破先天血脉桎梏的异类为巫族起,历代‘盘’皆不惜以自身之躯为开创图腾道路之先驱,献身于图腾之道,所以历代‘盘’身上的图腾一直都是巫族图腾之通鉴总集,可惜由于包容太广,要成圣反而加倍艰难。你成就此系图腾,倒也不见得就能比其余同来者更强,不过你只要能将‘盘’的‘开天一式’稍为发挥一二,除了寥寥两三人之外,其余人等皆不足为道!”

  郑吒闻言一时不语,洪钧顿时有所觉察,恍然说道:“原来你所继承的盘之烙印不全,但看来却并非先天不全,而是遭后天分裂,难怪你参悟了‘开天一式’后,仍未能未能晋升大巫。这么说来,你当务之急,乃是补全烙印!

  只要你补全烙印,顺利晋升大巫,那么与当年的‘盘’便已无分高下,而盘古真血历经万年温养调和,已是烈性大减,你承受下来也不在话下。到时候,即可自取盘古真血!”

  听起来,竟似为他预订好了盘古真血,这份价值可就远在任何一柄都天神幡之上,不过郑吒闻言不解,“那又要如何补全盘之烙印?”

  洪钧淡然回道:“不必忧虑,我这就送你前往补全!”

  “等一等……”郑吒蓦地察出几分不妙,还待分说,但造化玉蝶的轮盘再次凭空浮现,将他罩在中间,一转之下,眼前景象已为之大变……

  ……………………………………

  薇薇安正在一处四下虚空明暗不定、如波澜起伏、如水流动的诡异光洞之中不断前行。

  看上去,这像是一个巨大的、却又谈不上湍急的深海漩涡,但是四周流动的不是谁,而是某种如水荡漾的清澈光波,光波从各个角度映出无数蜿蜒曲折的涡旋通道以及她的诸多变幻不定的形象,行动或急或缓,举止去向各有不同,无止境地分化衍化,间或又在波光涤荡之中彼此交错破碎,好一派光怪陆离之景。

  看似绚丽迷离,其实凶险无处不在,只因四周的光波,全是具体化的时光,若是一步走错,就有可能迷失于某处时空分岔,永远都找不到回归原来时空的路。

  薇薇安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只往光洞最深处而去,当她看到一柄处于光洞最核心位置的旗幡之后,便无惊无喜地点了点头:“原来烛龙幡就在这里!”

  此时旗幡下已有一名黑袍人,身上图腾交错弥布,与旗幡图腾连成一起。当见到薇薇安时,对方兜帽下的秀丽面容写满了惊异与忌惮,又以一种与她的容貌毫不陪衬,无比嘶哑难听的嗓音低喊出声:“薇薇安!”

  “喔?原来乌刻德丝你已经到了,不过以你的能力来说,只能是被直接送过来。”薇薇安对她点点头,平平淡淡说道,“幸苦你了,要不是你试图收取烛龙幡的动静,我也没那么容易找到这里来。”

  “站住!”见薇薇安继续上前,乌刻德丝厉声喝止,原本已经极为难听的嗓音更是越发刺耳,让听到的人恨不得自己耳朵聋掉。

  “喔?”薇薇安去向稍缓,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你大可不必这么紧张,这烛龙幡是王大宗傅指定要的,我暂时也没兴趣据为己有,如果担心我抢了你的功劳,就让你亲手奉上如何?”

  乌刻德丝依然无比警惕地看着她,摇头道:“我已经掌控住烛龙幡了,该怎么处置,自有主张,不用你操心!”

  “竟然无视了王大宗傅的要求和我的提议,听起来,你对自己很有自信呢!”薇薇安似有几分怜悯地摇摇头,依旧继续向烛龙幡逼近,“但我记得你似乎是死灵法师,不去找奢比尸幡,却运用烛龙幡,真能用得惯吗?”

  “很可惜,我的这一系死灵魔法,本质上正是时光之力!”乌刻德丝忽然一震烛龙幡,四周的时空涡旋随之洪涛潮涌,仿佛随时会轰然倾斜而下,“在烛龙幡支持下,我的‘冥神双手’威力足以十倍、百倍提升,即使是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只是量的增幅吗?那就没什么了。”薇薇安依旧风轻云淡,毫无压力地向前而去,“对于四阶高意味着什么,你一无所知!”

  “去死!”乌刻德丝一咬牙,蓦地催动烛龙幡,一道如同长河滚滚的时光波澜带着逝水难追的沧桑之感向薇薇安轰然泄下,将她彻底淹没其中。

  虽然乌刻德丝有着无数诡秘恐怖的亡灵咒法,但是她却清楚对于拥有心之壁的存在而言,一切花招都是无用,唯有直指本源,运用时光法则的攻击,才是最直接有效的!

  “正常状态下,我的‘冥神的右手’只能在敌人身上造成等同于数百近千年时间流逝的物质能量衰败,当如今借着烛龙幡,足以一下造成上万年程度的衰败,即使是四阶高也该承受不起!”

  乌刻德丝死死盯着时光洪涛冲刷之下的薇薇安,果然只是在眨眼间她的无双姿容果然就已彻底老化、腐朽,随即化作一具白骨。但随后无论如何冲刷,白骨都依然是白骨,没有一丝半点变化。

  数万年过去,普通白骨自然难免化灰,而四阶强者的骸骨还能保留下来却也不足为怪,不过让乌刻德丝睚眦欲裂的是——这具时光飞速流逝中的白骨依旧一如既往,行动自如地向自己逼近。

  “没有理由的,难道她未来的形态就是一成不变的一具不朽白骨,而且还能始终保持原有的能力与意识?”乌刻德丝心中发慌,蓦地狠下决心,“‘冥神的右手’如果对她无效,那就只能冒险运用还没能完全掌握的‘冥神的左手’,尝试追溯她过去的弱小状态加以攻击了!”

  乌刻德丝拼尽全力之下,滚滚冲刷薇薇安的时光洪流随之逆转倒流,慢慢的只见一具白骨重新恢复成无暇红颜,随即又在乌刻德丝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不断分化,化为无数人影……

  “怎么回事,她的过去,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状态?不对,这些人明明都不是她的模样,这又是什么幻术?”

  正当乌刻德丝被这彻底颠覆常理的一幕冲击得脑袋一片混乱时,只听薇薇安平淡而空灵话音幽幽传来:“不必惊讶,不用惶恐,再美妙的红颜,最终的结局也不过一具白骨,这是我的最终与永恒归宿,也是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的共同归宿!”

  乌刻德丝已经说不出话了,她的眼神越发混乱迷惘,更有着说不出的骇异,只因薇薇安被时光洪流冲刷而显示出的无数过去之中,竟然显出了她的身影!

  “常言道‘过去唯一,未来无穷’,这句话其实并不全对,对于芸芸众生而言,应是‘过去无穷,未来唯一’!”

  “勿论贵贱,勿论善恶,勿论智愚,勿论美丑,一切众生,未来皆化白骨!”

  “无论是我,还是你,还是一切众生,未来皆是永恒唯一!”

  “白骨是未来,白骨是唯一,白骨是为永恒不朽!”

  “我是一,也是万!”

  “我是我,也是你!”

  “觉醒本来面目吧,与我同归那永恒唯一!”

  带着如歌如咒的吟诵,薇薇安就这么一路风轻云淡地走到乌刻德丝面前,而此时对方已不再对她出手,甚至连敌意也已尽数消去。

  当薇薇安与烛龙幡的距离拉近到咫尺之间时,一道符印忽然从她身上飞出,带着浩渺恢弘的龙形天光,直打到烛龙幡之上。

  “我是我……也是你……”乌刻德丝只是呢喃自语,脸庞渐渐泛起一种似是明悟,似是解脱的宝光。在她双眸之中,有两朵苍白而纯澈的火焰正在悄然燃烧。

  …………………………………………

  “怎会是你?!”当见到不速而至的某个身穿纯黑披风,面带疤痕的身影,上条演武一脸写满了难以置信,宛若梦中的惊愕与迷茫。

  “喔,这不是东海队队长吗?这么说,这一场任务在某种程度上是全轮回法是真的!”恶魔郑吒的目光只是在上条演武身上稍作停留,又将重点关注转向他身侧一柄星芒闪烁的旗幡,点点头道;“很好,既然帝江幡就在这里,这件临时摊上的差事,总算可以交差了!”

  “大人还请止步!”

  见恶魔郑吒径自逼近,上条演武连忙震动帝江幡,随着一团犹如无数晶粉星尘一般的雾气在两人之间炸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顿时千倍、万倍地膨胀开来,眼看这一下就要拉远到遥不可及。

  两人如今所处空间上不见天下不着地,四面八方全是犹如迷雾一般弥漫浮动的无数晶莹粉尘,无所不在,再小的空间都是亿亿万万,数不胜数,然而又根本无法接触到,仿佛只是纯粹的空间背景点缀一般。而每当这些尘雾浮动、聚散、流转的时候,空间的远近、大小,方位就会随之出现变化,寻常的空间概念在这里完全受到颠覆。

  “哈?”

  眼看着对方阻止自己靠近帝江幡,恶魔郑吒略有些意外地冷笑一声,手中一柄大剑轻挑,已将铺面而来的一团尘雾撕开,整个人也仿佛瞬移一般猛地出现在帝江幡近侧,但随着又一团尘雾炸开,距离又遭一下拉得更远。

  “大人,我奉洪钧大主祭之命收取帝江幡,如今实在不能想让,还请见谅!”一边催动帝江幡,上条演武一边大声解释,“请您马上离开这里,先去觐见洪钧大主祭,以你的大巫境界,大主祭必将有更好的安排,您的所得所获必会远超于我!”

  “洪钧大主祭?也就一直苟到现在的五阶古巫了……看来你已经是纳头便拜,卖身投靠了……”恶魔郑吒一边如砍瓜切菜般随意剖开一波又一波无尽膨胀的空间尘雾,一边以嘲讽的语气说道,“不过对于一个藏头藏尾的老东西,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去觐见,让我听从安排?他要是还有能耐,为什么不自己过来见我一面?”

  “大人,如果我们自相残杀,所得所获只会被仙秦盘剥殆尽!”虽然依仗了帝江幡让恶魔郑吒一直未能顺利逼近,但巨大的压力仍让上条演武身上冷汗不断渗出,连声大喊,“唯有我们团结一心,听从大主祭的指引与安排,才有完整继承古巫遗产的机会!”

  “我们被指定为继承人……你保证?又凭什么保证?”恶魔郑吒讥嘲之意越发明显,“别再废话了,既然选择了与我为敌,就爽快出手,别奢望靠着嘴皮功夫占便宜!”

  “我有自知之明,哪怕凭着帝江幡,也没有胜过大人的希望!”眼看着说服无效,上条演武下定决心,顾虑尽去,语气转为毅然决然,“不过凭着帝江幡无限空间能量的支持,我未尝不能与大人玉石俱焚!”

  “那么,请大人接招吧!”

  话音放落,一道刀光于上条演武身前绽放,所到之处空间错落,迂回转折之间,已于瞬间一化为三。

  下一瞬,三道刀光各自交错转折,顿化为九,再一瞬又化二十七、瞬瞬、瞬瞬瞬两百四十三、瞬瞬瞬瞬七百二十九……

  只是一眨眼不到的功夫,上条演武斩出的刀光数量就如滚雪球一般屡屡裂变增生到将方圆数十里空间都彻底填满的地步,就如一枚新生的恒星一般,了无止境地向外不断膨胀爆涌!

  恶魔郑吒嘴角依旧挂着一丝嘲讽,满不在乎地迎着无尽刀光继续前行,随着身上黑火燃起,这些刀光一接触黑火便如坠深渊,彻底消失不见。

  上条演武平静地看着这一切,对于这一结果他早有所料,事实上他的刀斩仅仅是高维折叠错位空间而造成的物质能量分离,甚至还不是真正撕裂了空间,这样的攻击虽然对于普通物质来说是无坚不摧,但等闲四阶中的心之壁却完全足以防御下来。

  不过眼下却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刀斩的量!

  看似无尽裂变增值的刀,实质只有一刀,每一次裂变增值,都是一次折叠空间的结果,正如一张纸在反复折叠的情况下,折痕也会呈指数增长。而现实中一张纸其实基本都无法反复折叠超过七次以上,不过如今依仗帝江幡之力,上条演武几乎可以做到无限折叠附近的空间。

  理论上仅仅是折叠,不会损毁空间本身,正如仅仅折叠一张纸不会撕裂纸。然而量变却会引发质变,如果将一张纸反反复复折叠数百万数千万甚至上亿次,那么再坚韧的纸都会因饱受磨损而分崩离析甚至化为飞灰。而空间也是如此,当附近空间无止境地反复层叠到某一个临界点后,就必定会引发大面积的连锁崩溃粉碎,让所在范围内的一切都彻底化为乌有,哪怕再强大的心之壁防御也难逃一劫!

  “快了,只要再过不到两秒……”

  只是一个呼吸功夫,无处不在的乱飙刀光便已增值到十亿量级,而且还在向上无止境的狂飙,虽然斩向恶魔郑吒的那一部分刀光尽遭湮灭,但这一小部分损失根本无关痛痒。

  上条演武已能敏感地感应到四周的空间正在发出某种绷紧到极限的微妙颠颤震鸣,无所不在的无量空间星尘正在疯狂闪烁明灭,已经下了死志的他心中并无恐惧,有的只是淡淡的遗憾。

  “可惜,我终究不是凭着自己的力量与这个男人同归于尽……”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随着直观深邃无底,余光璀璨斑斓的诡异黑火凭空一闪而逝,原本充斥视野的刀光一下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彻底烟消云散,而上条演武期待的无差别大粉碎大崩溃,自然也成了泡影。

  上条演武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上一瞬还完好无损,如今而又突然变得仿佛被烈火灼烧烘烤过相当长的时间,已彻底枯槁寸裂的双手,又抬头看向已经近在咫尺的恶魔郑吒,平静而诚恳地发出请求,“在我死之前,大人能否告知我,我究竟是怎么落败的吗?”

  “相比面对我就像鹌鹑一样缩成一团的弱者,你干得还算不太难看。”恶魔郑吒收起讥讽,略有几分赞赏说道,“这一招随着时间的推移,威力倒是不俗,可惜起手太弱了。所以只需顺着你的刀追根溯源,将你的第一刀扼杀在萌芽,你的所有后即招式也自然会随之消失。不过这一攻击效果,要过一段时间后才会覆盖原本的时间线!”

  “逆着时间线,攻击对手的过去吗?”上条演武恍然点头,“原来四阶中的‘心之壁’是涉及空间领域,而四阶高则开始涉及时间领域,能够在死前领略四阶高的风采,我死而无憾!”

  “或许,你暂时还死不了……”恶魔郑吒忽然咧嘴露出一个充满危险的笑意,“你的救星好像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在一团炸开的星尘之中,处于一个轮环中心的郑吒正一脸震惊望来。

  “真的是你?!”

  ……………………………………

  当某位男子将一道符印弹入眼前一柄由无穷闪耀雷光凝聚的旗幡时,四周的雷霆之海随之出现深远的变化,一位仿佛集结天地灵秀的少女如龙神出海一般从中浮现,衣裙飘荡,风采飘逸,发丝之间还有如凝露一般的璀璨雷珠滚动滴落,见了男子,便笑吟吟问道:“夫君此行,可有妨碍?”

  这位少女,俨然却是王宗超曾在神机处所遇的,自称华胥的那一位女性大宗傅。

  “仅存的五阶巫圣一直避而不出,又能有何妨碍?”男子笑而摇头,“不仅仅是我,其他两名四阶高看来也还没接触到五阶巫圣,倒是其余四阶中以下轮回者大都与其有所接触,正如这家伙。”

  华胥看了看趴倒在雷霆旗幡之下,全身金色凌厉雷光闪烁流转的一个壮汉,饶有兴趣问道:“竟然能以肉身承受六劫以上雷霆,这个人又是谁啊?”

  “一名强化了宙斯血统的四阶初轮回者,在仙秦时得了‘琉金塑骨’强化,到古巫遗地后又得了强良一系的古巫图腾,正在试图收取强良幡,不愿合作,反而试图运用强良幡击杀我,被我顺手打晕了。”男子一笑回道,“他已与强良幡彻底绑定,不过究竟是以人驭幡,还是以人祭幡,可不好说。”

  “刚刚获得了平生未见的强大力量,的确难免迷失。”华胥摇头而叹;“好歹也是一名叱咤风云,几乎不弱于拳意实质境界的强者,不过终究却不过是被用来钓出都天神幡的鱼钩而已……”

  “在这一场延绵万古,横跨诸天的大局之中,又有几人不是棋子,就连嬴政都不敢妄言自己就是奕手吧?”男子对此说法很是淡然,转而向华胥问道,“嬴政那边,镇服烛龙、帝江二幡应无太大问题,不过这强良幡属性可暴烈许多……”

  “夫君这可是小觑于我了?”华胥莞尔一笑,“这强良幡沟通起八劫雷霆都有些勉强,这古巫一族,在强良之道上造诣可谓欠缺良多,又岂能难道我?”

  “很好,那么这第一步计划便可顺利施行,这强良幡就交给你了。”

  “五阶巫圣实力与动机皆难测,夫君千万完之后,人就重新融入雷霆之海消失,她并非真身到此,而是神念显化的分身。

  ……………………………………

  在一无所有,连上下四方远近大小一切方位与距离概念都不存在的虚无之中,可谓混沌空虚,可谓渊面黑暗,忽然,有一缕光辉凭空而生。

  初时如丝如缕,转眼间已是如龙如洪,铺天盖地,浩荡光流摧枯拉朽地冲破无边无际的苍茫混沌,在虚无之中开辟出一处自有际涯的虚空界域。

  紧接着,蕴含无穷无量信息的光流又在界域之中辉映投射出山山水水日月星辰万象万物,苍莽壮阔,具体而微,玄机天成!

  一切景象尽皆生动鲜明,却仿佛只是海市蜃楼一般,只是折射着来自另一个时空维度的诸般风景,并无任何的能量与物质蕴含其中。

  忽然,只见暴虐雷霆与漫漫雷光滚滚而至,吞没了这一方虚幻世界。

  大音希声的虚无轰鸣在雷霆之中连绵迸发,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弹指,每一个瞬间,都有千万次爆发和静默,犹如不断步向**的宏大交响乐章一般,宛如世界开辟的巨响在这一方虚幻世界之中酝酿,磅礴的力量不断从雷霆席卷而来,化作了熔炼虚无的庞大熔炉。

  滚滚雷光之中,九尊高冠阔袍的伟岸神人各屹一方如花似果的小位面,将这一方苍莽庞大的虚幻世界围在中间。每一尊神人,身上都分化出十二万九千六百道强大无匹神念,来去交织成笼罩四极八荒的无穷玄奥法理禁制,引导调和着雷霆与一方虚幻世界结合,发生着一系列繁复到极点的性质干涉变化。这却是九位已经到了“造物主”境界的七劫鬼仙,正将自己毕生所学所悟尽情施展出来,烙印到这一方虚幻世界之上。

  一时间,这一方虚幻世界在电光与雷火之中轰鸣运转,在毁灭的电光中熔炼,在重生的雷火中凝聚。

  当这一切酝酿继续到一个顶点之后,随着一声仿佛开天辟地的巨响,真实和虚幻的边际被彻底打破。一个由六环层叠相扣,交错衍复结构,十二柄擎天立地的旗幡各为支柱,外围浩瀚能量洪流编织成宏伟图腾,一层叠着一层,近乎无止境般蔓延扩散的壮阔雄奇世界由虚转实,真正于一方虚无之中冉冉诞生!

  与此同时,九位造物主所在的小位面各自升起一座宏伟的七层祭台,每一座都以一位造物主为首,以下近十位六劫鬼仙、数十位五劫鬼仙,上百四劫鬼仙、以及以下成千上万雷劫鬼仙分层屹立,开始进行规模宏大的祭拜仪式!

  “祭迎东方木德木正祖神句芒归位!”

  “祭迎南方火德火正祖神祝融归位!”

  “祭迎西方金德金正祖神辱收归位!”

  “祭迎北方水德水正祖神共工归位!”

  “祭迎中央土德土正祖神后土归位!”

  ……………………

  先祭四方五行,再祭天地宇宙,生死雷霆诸神,随着撼动太虚的庞大祭祀之力波动,一尊又一尊的巨神各自踏破虚空而来,各与一柄旗幡合为一体,各司各执一方造化威能,大道权柄,齐心协力将一方新生世界稳固下来。

  “好一番开辟天地,再造乾坤的旷世伟业!”也身在一方祭台上的齐藤一感慨万端地看着这一幕幕,眼前不说这九大造物主以及数以万计的雷劫鬼仙,单是这十二尊对应洪荒十二本源的巨神,每一尊都拥有着更胜天照、阿蒙十倍的旷世神威,这是仙秦两千余年来亿万军马的香火愿力以及征战各方,巧取豪夺之下的恐怖积累,诸方合力之下,正是一方真实世界开辟诞生的无比宏大情景。

  然而齐藤一的感慨万端之中又带着一丝疑惑,以他曾经接触一方世界的本源具现——“世界之石”而超乎寻常六劫鬼仙的眼界,足以看得出虽然集结了如斯庞大伟力,但这个即将成型的真实世界仍随时有崩溃瓦解的危险。

  原本以这种力量,哪怕创造类似暗黑位面,天堂地狱庇护所三位一体结构与规模的世界都已堪称有余了,然而眼下他们试图创造的世界之格局宏伟,构造之玄奥,各方大道规则搭配之精妙绝伦却是到了一种以他的目光也是无法解读无从理解的地步。他心中暗揣:以此推论,这个世界的创造难度也是远远超乎七劫鬼仙的上限,连八、九劫鬼仙都未必应对得来。

  如此规模与格局的世界,自然不会凭空而生。以齐藤一的目光,足以看出它实际上是某种惊天动地的神通将存在于另一个时空的某个真实世界的全部信息都投影到这一方虚空的结果。对于这里的所有雷劫鬼仙与香火神祗来说,这也就相当于图纸与印模皆备,只要依样画葫芦照着造也就可以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难度依然是难以想象的大,就像哪怕图纸与原材料都具备,又集中了一大批古代能工巧匠,但由于起码差了一个时代的巨大鸿沟,要凭此就打造出一枚卫星精度陀螺仪,那也是强人所难。以齐藤一估计,要百分百复制出一方一切细节具备,连其中所有生灵的躯体与意识都丝毫不差的世界那是想都不用想的,最有可能是这方世界连各基本框架都搭不起来就宣告崩溃!

  果然,随着时间推移,代表洪荒十二本源的十二尊香火神祗开始出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激烈的冲突与不协,哪怕一众雷劫鬼仙竭尽所能从中斡旋,也是难以扭转不断恶化的架势。

  “洪荒十二本源原本就存在不可调和的冲突,哪怕以香火愿力外加我等加以扭曲调和,也无法在此时此刻避免这一根本矛盾,时间稍长衍生的神煞必定越来越强烈!”

  “一定要将十二洪荒正神完美导入小洪荒界六轮循环大势之中,才能最大程度避免冲突。”

  “但我等只是得了帝江、烛龙、强良三幡的真意,其余诸幡都只是衍生时空投影,真意大有残缺!”

  “而且香火凝聚的十二洪荒正神与古巫十二都天神幡投影不相契合,要彻底融合还需许多时日,更关键是——我们缺少居中镇压的阵图中枢、天道核心!”

  “古巫图腾乃是以生灵血脉为基,说到底还需将十二洪荒正神尽快转化血肉生灵,甚至还需要再造逝去的古巫,这需要超大规模的血祭,这可曾准备好?”

  “传闻小洪荒界的天道核心也就是造化玉碟!这造化玉碟,又可曾到手?”

  此时虚空之中九大造物主交流的神念已带上几分前所未有的焦灼,紧接着就听在弥漫的雷光最深处,一个还有几分慵懒的女声传来:“造化玉碟还有巫圣在看着呢,哪有那么简单到手的道理?”

  当即便有造物主发出回应:“华大宗傅虽所言在理,但若无造化玉蝶为核心,又无足够血祭,这再造小洪荒界之大计必败无疑!”

  华胥不急不慌,老神在在地回道:“这些原本都有准备啦,血祭是计划让司马动手;而天道核心,则准备利用‘混沌’。”

  “竟然是以‘混沌’为核心?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未免太不可测了,这一方世界随时可能被‘混沌’吞噬!”

  “都说只是原本的计划,现在有了更完美的选择,自然排不上啦……”

  “那么所谓的‘完美选择’,究竟是……”

  神念交流未必,就见一道犹如亿万星辰串联的长鞭划破虚空,银河天坠一般直向眼前一方新生世界核心落下。

  “是陛下的‘赶山鞭’!”

  赶山鞭虽名为“赶山”,但其实却蕴含最为本源的空间挪移法则,若威能真正发挥出来,不说赶山,就是移星换月也只在反掌之间。而此时此刻,众多鬼仙都有一种感觉,被赶山鞭挪移而来的存在,当真堪比真正的星辰,沉重如斯,难以撼动,与之相比,万物皆为虚幻,脆弱如梦!

  只听一声仿佛可以将整个世界轰塌,莽莽洪荒共鸣的轰然巨响,原本如同风中飘摇的凌乱纸屋一般的脆弱新生世界就如被压上一枚沉重鉄砣般在轰震之中彻底稳定下来。来者若只看外表明明只是一名普通男子,但当他从世界中心缓缓站起时,从他全身上下千余窍穴吞吐的庞大元气以及千轮万晕的璀璨光环就无止境地漫涌扩散,直至弥四极照八荒,将所有人所能感知的一切轻易笼罩进去。8)

  
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wuxiandaowuzhel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