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争执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8-03-13 20:37: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帝国霸主药香卿王妃龙血武帝帝少专宠:娇妻,放肆撩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花间高手绝世邪神九龙至尊女校小保安
  房俊的确是在告状,但是谁叫窦静有错在先?以私利而忘国事,这可是大罪。

  旁边的魏徵不干了……

  老头瞪着眼珠子,怒叱道:“谗言媚上、挑拨离间,房俊你妄为人臣,简直就是大唐最大之奸佞!那窦静如何得罪于你,居然这般在陛下面前进谗言,要置人于死地?”

  房俊也怒了,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

  “那窦静见私利而忘国事,满脑子勾心斗角,心思龌蹉至极,枉为人臣!编撰《农书》一事,自有京兆府与河间郡王负责钱财花费,窦静却迟迟不肯召集天下农官入京,以至于白白耽搁一年。试问,郑国公到底收受窦静多少钱财好处,方才能够颠倒黑白,为其张目?”

  房俊毫不客气,张口反驳。

  最讨厌窦静这种处处藏着小心思,将国事作为自己谋取私利手段的官员。这种人比之无能的官员更加让人愤恨,所造成的破坏力也更大,房俊倒是宁愿他们尸位素餐……

  当然,李孝恭也是想要借助《农书》提升一下自己的名气,但是性质却与窦静截然相反,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宁愿耽搁国事,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推动国事,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魏徵快要气疯了!

  他这一辈子以刚硬秉直而著称,哪怕是面对皇帝亦敢犯颜直谏,底气便是他两袖清风、为人正派!可现在房俊说什么?收受了窦静的钱财好处?居然当面指责自己受贿?

  娘咧!

  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头彻底炸了!

  若说之前只是政治理念的争执,那么现在房俊的言语已经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层面。将清廉守正作为人生信条的魏徵,别管是真心为人如此还是政治追求如此,总之绝对不允许别人侮辱他的官声!

  老头浑不似风烛残年的老朽,一个箭步便窜到房俊面前,戟指怒骂,吐沫星子喷了房俊一脸:“无知小儿,焉敢如此侮辱老夫?老夫一辈子清廉如水,何曾收受过别人半分好处?”

  房俊摸了摸鼻子,说道:“下官曾送给您一副棺材板儿……”

  棺材板儿……

  魏徵差点气得倒仰,怒道:“放屁!何谓收賄受賄?老夫的确收了你的棺材板不假,可若是因此袒护与你,那才算得上是收賄受賄,你既然未曾在老夫这里受到好处,自然只是寻常的馈赠!你小子读书读傻了?居然连《贞观律》都不清楚?”

  房俊眨眨眼:“下官送给您一副珍贵的紫檀木寿材,您尚且不肯为下官美言几句,现在却如此维护于那窦静,下官倒是想要问问……您收受窦静的礼物,究竟得有多么贵重?”

  “我我我……我去你滴娘咧!”魏徵气得老脸血红:“竖子!焉敢辱我清誉?老夫今日与你不死不休!”

  魏徵算是看明白了,这房俊就是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

  谁特么在乎一副棺材板儿?分明就是拿这件事恶心自己,给自己添堵!

  两旁的官员一看魏徵张牙舞爪的冲着房俊就去了,顿时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将魏徵死死拦住,苦苦相劝。

  “郑国公何必如此气愤?”

  “快快消消气,莫要动手,莫要动手……”

  房家的农夫仆役在一旁看得满眼冒星星,自家二郎果然是猛人啊!

  魏徵是谁?

  那可是连皇帝都敢怼、不但敢怼还能怼得老老实实的牛人!

  整个关中的纨绔哪一个见到魏徵不是犹如耗子见了猫,心惊胆颤避之唯恐不及?生怕被魏徵一道奏章弹劾一回,回家就得被长辈将屁股打成八瓣儿……

  可是瞅瞅咱家二郎,义正辞严毫无惧色!

  猛,果然是猛!

  李二陛下原本正美滋滋的看戏呢,房俊将魏徵怼得恼羞成怒,他这心里舒坦啊!

  一直以来,都是魏徵义正辞严的诤谏,控诉他这位皇帝这样这样不行,那样那样不对,自己算是受够了这老二的气!何曾见过魏徵这般被人怼得无言反驳,想要动手挠人?

  虽然知道房俊不过实在胡搅蛮缠,但是那心情简直美滴狠!

  可是等到魏徵当真要挠人了,他却不得出言干涉……

  总归不能让两位大臣在自己面前大打出手吧?

  李二陛下咳嗽两声,冷声道:“都给朕闭嘴!”

  皇帝的话自然不能不听,哪怕魏徵气得七窍冒烟,也不得不收住脚步,可是心里不忿啊!

  “陛下明鉴,房俊此子无中生有、造谣诽谤,老夫一生清廉为官、方正为人,何曾收受过旁人的一分一毫?现如今临老了,却要被竖子污蔑,还请陛下为老臣做主!”

  魏徵满脸怒气,面红耳赤。

  李二陛下嗯了一声,淡然看了房俊一眼,说道:“魏卿清廉方正,实乃朝臣之楷模,千古未有之诤臣!尔岂能这般损坏魏卿之名誉?朕念你年幼无知,不与你过多计较,速速赔礼道歉,否则朕绝不轻饶!”

  房俊耸耸肩,态度诚恳,对着魏徵深深一揖,语气诚挚:“郑国公息怒,晚辈年幼不知深浅,所言非是本心,不过是一时糊涂,还望郑国公海涵。您老胸怀广大,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晚辈一般见识了吧……”

  魏徵怒极反笑。

  你特么都堂堂京兆尹了,从二品的高官,现在跟我说年幼无知?

  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不过房俊不要脸,他还真就没辙……

  不过是私下谈话,房俊的话语虽然不中听,但也只是话赶话的赶到这里,现在态度诚恳、姿态低的一塌糊涂,他还能如何?就算自己不依不饶,皇帝也不干啊……

  “哼哼!寡廉鲜耻至极!”

  魏徵怒喝一声,对着皇帝拱拱手算是见礼了,便拂袖而去。

  见到李二陛下面色不豫,房俊撇撇嘴,低声道:“这老头失礼至极,陛下何不治其一个欺君罔上之罪?”

  一旁的农官眼皮直跳。

  真特么的阴险啊,这房二郎下眼药的功夫,着实了得。看来回去之后必须跟自家窦寺卿好生汇报一番,千万不能惹这个房二郎,魏徵一身铁骨自然不惧房俊这种小手段,可是自家窦寺卿……

  李二陛下瞪了房俊一眼,叱道:“闭嘴!本来好好的心情,都被你这个棒槌搞得没了,魏卿一身傲骨两袖清风,哪里由得你这般诋毁污蔑?罚俸一年,回去给朕好生反思反思,若是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魏徵乃是他一手树立起来的典型,以此衬托自己虚言纳谏,岂能轻易因为房俊的两句话就毁去?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房俊不过是说说而已,大抵是魏徵维护窦静的态度令房俊不爽,所以给这老头填填堵……

  “喏!微臣知错,回头就亲上郑国公府上赔礼道歉。”房俊低眉顺眼,对于罚了一年工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只要别打板子就行……

  李二陛下背负双手,站在濛濛细雨当中,眺望着山坡上一片片良田,问道:“冯智戴那边可有回复?”

  岭南,一直是李二陛下心中最最关注之地。

  自前隋开始,岭南便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而游离于中枢之外,即便是隋炀帝那般雄才大略,亦未能将其真正纳入中枢之控制。不过岭南冯氏识时务,主动依附中枢,因此岭南被纳入版图之内。

  实则却是一个獨立王国,军政大权尽皆在冯氏之手……

  房俊对于冯智戴的邀请,的确是一步妙棋。

  简简单单的一个试探,便能够让冯氏无所逃遁,无论是真心归顺大唐亦或是虚与委蛇待机而动,都必须拿出一个态度出来。

  加入“东大唐商号”公开岭南地理道路,冯氏便是真心归顺大唐,李二陛下自然不吝于赏赐,即便是一个与国同休的爵位亦无所谓。

  反之,则冯氏必然是心怀异志,有意于借助岭南与世隔绝的环境割地称王,甚至自立为帝……

  无论冯氏会选择那条路,对于帝国来说都可以从容布置,不至于事到临头仓皇无措,导致事情恶化无法弥补,付出惨重的代价。

  由此一点亦可看出房俊之能力,李二陛下又怎么舍得当真处罚他?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幽冥仙君烈火狂妃:兽性王爷,硬要宠餐饮巨头都市之僵尸宗主重生之大纨绔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龙珠之武天宗师海贼之黑暗时代不吃鸡我要死了逆猎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