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第六十九章 做事

唐朝工科生 | 作者:鲨鱼禅师 | 更新时间:2018-04-17 02:01: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学生九转道经鉴宝秘术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极品全能狂少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恃宠而婚小夫小妻小仙人御天邪神
  明里暗里办学多年,张德带出来的学生数量还是相当可观的,至于阶层普遍处于小有产者之下,大量集中在雇工、失地农民、家生子、破产市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一个让张德比较无语的情况就是,授田三百亩左右的府兵家庭,其子弟受教育的几率,竟然会比一个武汉地区失地农民的子弟还要低。

  归根究底,有了三百亩永业田,也供不出一个读书人。以前宣纸没有的时候,更加艰难,而宣纸的诞生,石板印刷术以及各种类型印刷术的推广,大量初级教材的编撰,也不过是让一部分人“近水楼台先得月”。

  朝野兴起的办学热潮虽然如火如荼,但这种热情,就和王朝兴替一般,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教育及受教育,都是长期投入难见回本的行为。世家能够坚持投入教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世家能够以百年为单位来总结,而百年中,教育成果自然能够显露出来。

  至于泥腿子,至于苍头黔首,能挺过“三十而老,四十而亡”,就已经算不错了。

  老张偷偷摸摸哆哆嗦嗦十几二十年,才瞒天过海有了武汉当下之局面。那些个原本咬牙切齿愚夫愚妇,在尝到甜头之后,又怎么可能回过头去?

  只可惜,张德尽管稍稍地做到了教育权下放,然而荆楚大地的读书人想要“得志”,很显然只有进入体制。老张给不了那么多仕途上升渠道,而大部分的荆楚才子,又无力去对抗体制,更遑论造反之类。

  不得已之下,有人效仿陶渊明,但同样有人另辟蹊径。

  “老熊,拿到没?”

  “废话,老子又不是干杀头的买卖,弄个批文买点罐头而已,有甚难的?”

  入秋之后,罐头生产销售,会进入半管制状态。只有等漠北、碛西方面表示太平无事,这些物资才会重新流入市场。

  朝廷也不是傻子,更何况,罐头是兵部严格控制边军库存的,一旦库存达到某个警戒线,比如敦煌宫的军需罐头锐减到三分之一,那么敦煌宫就会大量采买,整个市场就会被一抽而空。

  所以,能够在秋冬时节,拿到一批罐头,这是相当有关系有人脉的事情。

  “入娘的,有你的啊老熊,真拿到啦!”

  “笑话!老子当年算学全校第一!山长专门留了个算学馆教授位子给我,只是我不去罢了。”

  “你第一怎地?你第一也不如丁蟹,人现在可是官!昆山布、华亭盐,二县的账目他一人挑,今年朝廷遴选吏员为官,兴许直接就混个主薄了。人才几岁?你都比人家大了十岁,有甚说头?”

  “滚滚滚,还要不要罐头了?”

  “要,要啊,怎么不要。嘿,这回咱们可算是捞着当口了。”

  “对了,我这罐头的批文到手,肉干怎么说?”

  说话间,同样出去跑的几个同窗回转过来,其中一个骑马来的,气喘吁吁下了马来,双手撑着膝盖,喘了好一会儿,这才艰难地抬手晃了晃:“不成不成,黄州的腊肉,都被苏州人买走了,都是现款,整整六船生丝。”

  “我的娘……”

  “咸肉呢?”

  “咸屁个肉,腊肉、熏肉、咸肉、咸鸡、咸鸭……娘的连墨鱼干都被清空。眼下南岸北岸,不管是江夏、武昌、汉阳、汊川、蒲圻、黄陂,吃个豆腐脑都淡出鸟来,知道为什么?他娘的连虾米都卖空了。”

  “怎地恁大动静!”

  几个人都是惊叫,“昨日不是还好好的吗?”

  “就我们是聪明人?别人是猪狗?杜秀才那老匹夫早他娘的跟江东豪商打了招呼,只是江东那里不搭理他,后来找上了山长,然后华润号作保,发卖‘债票’。现在有了华润号作保,江东人全涌来江西,都他娘的现钱!你们没瞧见,汉阳码头光白似雪的上等丝绢,五十条船!”

  都是学数学的,这群老同学掰扯了一下,掐指一算,直接懵逼:“冯氏这是要做南海龙王是怎地?要恁多东西?”

  “他娘的鬼知道?”

  “要不去问问山长?”

  一群人顿时看傻逼一样看着提问的,刚进去混了批文,然后还去打听机密,这观察使府是自家开的澡堂?

  疯狂的不止这些人,连带着江东江西的豪商世族,都参与了进来。有的直接跟冯氏合作,但更多的,则是掏钱买“债票”。这可比把钱存家里生锈强多了,保底五个点的利润,还有什么好说的?

  至于冯氏能赚多少,那是冯氏的事情。

  江汉观察使府内,崔珏正皱着眉头问张德:“阿郎,你就不管管?如今乌烟瘴气的,怕是惊动京城,惹了事端出来。”

  “怎么?我还以为你是要给老大人说个门路呢。”

  “呸,阿耶哪是那般人?”

  崔珏红着脸,瞪了一眼张德。

  “老大人不是,可徐州你们那些个崔氏族人,有几个胃口差的?”

  言罢,老张对崔珏道,“我也不过是给那些个闲了没事干的找点事情做,放心,哪怕翻天,也翻不了武汉的天。”

  南海五金丰富,质地上乘,这如今是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但同样的,南海路途遥远,风浪凶残,这也是个众人皆知的事实。

  这么些年,武汉甚至受武汉影响的襄州地区,都出现了大量能够识文断字的普通阶层。其中不乏“心灰意冷”“醉心学术”之流,也不乏愤愤不平四处抨击之辈,而与之正相关增长的还有武汉及周边地区的资金。

  放在前朝,几千上万“怀才不遇”的读书人,加上几千上万“腰缠万贯”的有钱人,然后还有十好几万苦哈哈的奴工雇工苦工……早他妈造反了。

  这不造反混一把大的,等着过年呐。

  然而老张对纯粹的造反,是相当无感的,造反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造反,造反过后怎么做,才是老张看重的。

  但很显然,这光景突然来一通乱炸,也不过就是威力放大版本的“巨野余孽”,成不了气候不说,还拖延了小霸王学习机的修炼。

  工科狗就这么点爱好,怎么可能允许随随便便的就被熊孩子把九十九合一的卡带给掰折了?

  “南海艰险,冯氏怎地会这般冒险?”

  “因为工部带了人,准备在交州置办水泥厂、港口、精铁厂、冶铜厂……”老张笑了笑,“李道兴自己上的奏疏,原本是为了表功请功的,可谁曾想,事情恰好跟西北麻农凑一起了。于是南海宣慰使,肩头担子再重一点,也没什么嘛。”

  “也不曾见朝廷公文有甚么动作啊?”

  “要修路了,还要修堤修塘坝,全都是在交州。”

  老张淡然道,“朝廷要彻底吃住交州。”。

  a

  
唐朝工科生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tangchaogongke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花都极品兵王都市不败至尊正牌美女总裁武吞万界妖怪大人帮帮忙一夜情深:萧少的心尖尖三界红包群未来神医在都市绝顶聪明大至尊恃宠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