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神都夜行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手心里的汗

神都夜行录 | 作者:诗跟远方 | 更新时间:2018-02-14 03:53: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永夜君王官路青云梯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九幽天帝
  冬雾弥漫洛阳城。

  天色整个黑了下来,李剑七留在了皇宫,而叶缺拿着那枚自己亲手挑选的香炉回到了天门道馆。除了香炉,在他的手中还有一盒钥匙,其中有将军府的,还有永安大街其余二十处临街店铺的。

  李淳智对于天门道馆的支持让叶缺稍稍有些意外,一国皇帝能看到一个小道馆的作用,并且能想到它以后的发展,足可见这位皇帝的良苦用心。当然也从侧面显示出,现在唐国的危机,已经开始要依靠民间的力量了。

  四面楚歌让这位即将登基的新帝,内心很焦虑。

  将香炉收到自己的乾坤袋之中,容后研究,将临街的其余店铺钥匙放到道馆,交给林大树,吩咐他尽快着手改造,最好能将这一整片尝试着联合到一起,甚至是占据一些街面的位置也无所谓,有皇帝支持,想来可以一路绿灯。

  “那个李剑七找你进皇宫有什么事情?没为难你吧?”红豆似乎一直都在道馆中等着叶缺。

  “没有,其实是皇帝找我。”叶缺回道。

  “晚上我睡哪里?”红豆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昨天晚上她是在屋顶睡的,那是特殊情况,喝醉了,怎样都无所谓,今晚肯定不行。

  “就在道馆吧,天色已经黑了,又起了这么大的雾。”叶缺随口说道。

  “在这里?”红豆指了指楼上,“一共只有三间休息的客房,都有人睡过,你让我睡哪间?”

  叶缺刚要说话,红豆就说道,“钱书画姐弟俩睡过的,我不用。”

  说完又接了一句,“你睡过的也不行。”

  林大树站在旁边听着这对话,忽然觉得自己还留在这里很不合适,明显就是一个大灯泡啊,这可是门主的私事,最好还是不要听下去了。

  “门主,那我先去察看一下这些临街的店铺。”林大树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

  再看叶缺,想了想之后说道,“那去钱府怎么样,他家的屋子很多,找一间干净没人住过的应该不难。”

  红豆又摇了摇头,“谁家都行,她家不行,寄人篱下我心里难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叶缺一时间还真有些头大。

  眼睛瞟了一眼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串铜钥匙,是林大树留下的,将军府的钥匙。

  “好,那就不去钱家,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叶缺随手抓起桌子上的钥匙,拽起红豆就离开了天门道馆。

  现在道馆的正式弟子越来越多,晚上留下的人也越来越多,修行之路何其漫长,真正走进来之后,哪里还会想其他的事情。日夜修炼,刻苦钻研的大有人在,据叶缺了解,已经有人开始着手修炼天门三境的功法了。

  天才在哪里都能见到。

  洛阳的民间一样处处都有。

  更何况他们修炼的还是叶缺精修之后的天书简化版,灵石之类的辅助材料缺少,福地洞天也没有,但是依靠功法的差距,似乎就已经补足了这些。

  换句话说,灵石也好,法宝也罢,都是外物,只要有耐心,总会有的。

  夜色迷雾之中,叶缺拉着红豆的手,慢慢走在永安大街上。

  叶缺拉的时候很随意,根本没有多想,但是真正开始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中行走,那指间的触感却越发明显。红豆没有挣脱,就像是已经习惯一样,从幽北到洛阳,这位小龙女可一直都赖在叶缺背上。

  可以说,叶缺是一路将红豆背回了洛阳。

  别说是手,就是红豆的大腿,叶缺都摸了不知道多少次。当然,不是流氓那种摸,背人哪里有肢体不接触的道理?

  可那时候算是无意识的,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叶缺主动的。

  淡淡的湿润雾气笼罩一切,似乎也遮蔽了两个人的尴尬,手牵着手,却谁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很快,叶缺就感觉到手心里开始变得湿润,并且似乎越来越烫。冬季的洛阳比幽北暖和,可再暖和也已经是深冬,无论如何,在不运行真元灵力的情况下,暴露在外的手心万万不会这般滚烫!

  紧接着,心跳也开始越来越快,砰砰砰的心跳声清晰可闻。

  有叶缺的心跳声,也有红豆的心跳声。

  两个人的步伐走的越来越慢,似乎谁都没有在意什么时候能到终点。走上长生桥的时候,叶缺手心里的手,忽然轻轻抽了回去。

  “怎么了?”叶缺下意识的问道,可话刚说出口,他就觉得有些难堪,毕竟是自己主动握住人家小姑娘的手,人家抽走算是正常,你还问怎么了?难道非让人家喊你一句耍流氓才心安?

  叶缺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这就是传说中的没脑子,不解风情吧!

  半响之间,红豆没有说话,两个人的脚步依然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协调,每一步迈出去都似乎一模一样。对于他俩的修为来说,要办到这样其实并不难。

  七十八步!

  当叶缺默默数到第七十八步的时候,自己手心里忽然又钻进来一只手,滑滑的,软软的,但没有了刚才的湿润感。

  “手心里痒。”平日里霸气外露的红豆,这时候声音却异常的小,似乎是生怕别人听到一样。

  说完这句话,似乎是生怕叶缺没听懂,又补了一句,“而且很湿。”

  “我擦了擦手。”

  短短三句话,真切的表现出这位小龙女的单纯可爱,未经世事。

  “手心里痒?很湿?我擦擦手?”叶缺听完红豆的话,有些发愣,然后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直接用自己的手,交叉着握住红豆的手,握的死死的,似乎生怕丢了一样。

  “干嘛这么用力?”红豆小声的嘟囔道。

  “啊?很疼吗?”叶缺呆呆的说道,这位别看灵魂都已经上百岁,其实也是个雏儿,儿女情长的事情什么都不懂。

  “不疼,就是问你干嘛那么用力?”红豆声音淡定的说道,“我又不会跑。”

  “那我轻点。”叶缺说着将握着红豆的手,稍稍松开。

  夜色浓雾中,两个人手牵着手,慢慢的走着,谁都看不到谁,也不敢看,脸颊都有些微红,心跳都有些加速。

  “你手心里又出汗了?”

  “能不能不要老是动?”

  “很痒,知道吗?”

  “你再这样我不让你握了啊!”

  “轻点好吗?”

  “我生气了!”

  “放开我。”

  “痒痒……”

  “好好,我让你握还不行吗。”

  “你这人怎么这样!”

  “你知道在故事里,你这样的人该怎么形容吗?”

  “我怎么忽然觉得你很像一个流氓呢?”

  “不对,应该叫色胚!”

  “你以前也这么握其他姑娘吗?”

  “没握过?”

  “鬼才相信!”

  “算了,以前是以前,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敢握其他姑娘的手,你就死定了!”

  “我会把你吃掉的!说到做到!”

  从天门道馆走到将军府,正常走来,最多半个时辰就能到。叶缺跟红豆却足足走了一个时辰,一边走一边说,路,走的很慢,却似乎谁都没有感觉到,甚至是浓雾渐渐消散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

  反正叶缺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红豆的手上,耳边不断传来这位小龙女嘟嘟囔囔的抱怨声。

  可再抱怨又能怎样?手都被我握住了,难不成想跑?叶缺可是堂堂的‘戮妖修罗’,会那么简单让你挣脱?握住了就别想再甩开。也就是在这一段路程中,叶缺真真正正的思考了一番,自己或许真的该确定一位修真伴侣了。

  缘分这个东西,真的是妙不可言。

  到了,想躲都躲不掉,甩也甩不开。

  浓雾消散,只剩下一层淡淡的轻纱,将军府门前那尊断了腿的大狮子,就像是完全被水汽洗刷了一遍似得,石头面儿上透着一滴一滴的露水,大门上的铜把手也被雾气浸透,摸上去锈迹斑斑中带着一股粘稠感。

  “到家了。”

  叶缺轻声说了一句,然后松开红豆的手,从衣袖中取出一串钥匙,准备挨个去试。可第一把钥匙插进去,咔嚓一声,门锁就被打开了,似乎天定的一般,这里一直都在等待着叶缺的到来。

  轻轻一推。

  吱钮一声,大门缓缓打开。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叶缺牵着红豆的手,抬腿就走进了这座跟他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府邸,洛阳将军府。

  半月无人,这府邸之中已然是一片荒凉,脚下处处生着杂草,墙壁上更是一片灰尘,甚至在角落里还能看到一些蜘蛛网。转个弯,是一个很大的院落,此时满地都是枯黄的落叶,旁边的大树,树枝折了一半,枝枝杈杈全都耷拉在地上。

  院落旁是一条狭长的连廊,连廊旁是一座鱼塘,塘中已无水,塘底甚至还能看到金鱼的骨头。连廊的中间有一座红亭,红亭上的匾坏了一半,两边的对联上明显被刀剑砍过,剑痕斑驳。

  脚下出现了星星点点的血迹,早已经成了紫黑色的血斑,应该是当时抄家时所为,远处的厅堂,正门打开,其中半扇门,门框都被卸下来一半。

  叶缺面无表情的走着,他自己可能没有感觉,但红豆却能明显感受到,握着自己的手,力度越来越重。叶缺走进将军府的时候,大门并没有关上,而此时已是后半夜,永安大街上一个行人都看不到。

  然而,将军府斜对面的一个角落里,几个人影忽然一闪而没,穿过大街,消失在淡淡的薄雾之中。

神都夜行录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shenduyexingl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嚣张王爷:呆萌王妃快入怀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溺爱成瘾:少将霸宠小甜心霸王硬上弓:总裁惹不起重生之老婆大人你不乖道士不好惹一世专宠:冻龄男友已上线三国之龙图天下步步诱婚:总裁狂宠契约妻唐先生,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