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上膳书

340.神魔(上)

上膳书 | 作者:三水小草 | 更新时间:2019-02-03 09:29: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三界迅雷资源群医妃惊世万域之王禁欲总裁,撩一送二!牧神记(牧神纪)神级龙卫神界等着本尊HP假如青梅又竹马永夜君王都市鬼谷医仙
  “我记得……有些个小世界里说, 人是猴子变得……”宋丸子在心里乱糟糟地念叨着。

  微予梦送她去了不同的幻梦小世界中历练过,除了人是猴子变得的说法之外, 还有说法是人是被神用泥巴捏的。对宋丸子来说, 泥巴捏的倒还好些,人族称天为父称地为母, 泥巴好歹是地上的, 宋丸子早就习惯了。

  猴子的那个说法实在是让她心中戚戚了很久,偏生还是很有道理的样子,她为此还专门抓了两只猴儿研究过,当然没有什么结果,只有可怜呦被抢了几口零嘴儿。

  之所以在想这些, 是因为宋丸子还在看着神与魔的“故事”。

  天地初分于混沌后,灵气与魔气渐渐分明, 灵气混杂处生神, 魔气蔓延处生魔, 最初的岁月, 神魔尚能和平共处, 这片苍莽的世界是超出人想象的辽阔与空旷, 纵然来历不同, 可彼此相伴,也能排解寂寞。

  渐渐地,阳光穿透浓雾照耀着大地, 雾凝成水, 水聚成溪, 溪水又成雨雾,有花草生长,百兽初生,土堆越高成山,沟壑渐深成江海,宋丸子一直关注着神和魔,她还要从这些点滴中找到玄泱界天道对灵族赶尽杀绝的答案。

  神们无聊,他们模仿自己的样子造出了新的生灵,花中生出的女神造出了和她一样的女子,眼睛是灰色的,海中走来的男神造出了和他一样生有鱼尾的男子,宋丸子猜测,这些大概就是巫族和鲛人的祖先。

  魔也无聊,他却并不想创造跟他们一样的生灵,而是将丰沛的魔气灌入了其他生灵的身体里,由此有了各种更加强大的魔物。

  “哟,一个忙着养娃儿,一个忙着养宠。”宋丸子觉得神魔早期的生活还是十分有情趣的,可惜了,她师父说过,神魔之争一打起来就是几十万年,苍生毁尽,天地动荡,甚至世界都不知道打碎了多少个,可见当初这“你看我娃好看不?”“你瞅瞅我的小猫是不是模样周正?”的和谐画风并没有维持到最后。

  数十万年后,神魔的第一次纷争,也是从魔物和神创造出的灵族之间开始的。

  灵气与魔气驳杂在了一起,带着横流的血。

  宋丸子觉得这一切并非是突然发生的,灵族透过不同的方式在繁衍,从树上长出来,从海贝里跳出来,越来越多,魔物也一样,大魔物生小魔物。

  他们都需要更多的地盘。

  冲突无可避免,并且越来越大。

  灵族处于下风。

  为了战争的胜利,灵族向他们的神祈求更强大的力量。

  起初,神没有答应,他们结伴一起去找魔,想要谈一谈,可在去的路上,有魔物跳出来阻拦他们。

  神智未开的魔物横行惯了,并不知道这世上总有它不能惹的东西。

  神何曾被冒犯过?直接出手杀了魔物,却被魔看见了,魔奚落并赶走了神,还赠给了魔物更多的魔气,神恼怒了,也开始教给灵族更多的术法。

  灵族与魔物之间的战争越发激烈了,一年,两年,十年……千年。

  宋丸子这一生都没有见过如此可怕和野蛮的战争,与这些战争相比,侉人与人族之间的征战都显得像是小孩子打群架了,还是没超过八岁的那种。

  神与魔站在他们的孩子和宠物的身后,看着大地上血流如海。

  在旁观的宋丸子觉得自己有点晕,这两边只要有一方愿意低下头,事情就不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可令人绝望的是,没有。

  神,成了灵族的神明。

  魔,成了魔物的信仰。

  他们双方发现了念力的存在,并且发现这种力量是不同于灵力与魔力的第三种力量,战争越残酷,他们能获得的力量就越强大。

  昔日一起派遣寂寞的小小情谊彻底消散了,曾经当作孩子和爱宠的,他们也只把他们当成了力量的来源。

  宋丸子想要冷笑,才发现自己找不到自己的嘴,可惜了,这般一场戏,道尽天地间一直存在的贪念,她却不能吃点小吃伴着些味道下肚。

  最好是酸的。

  晕眩的感觉渐渐淡了,宋丸子真心觉得这些神魔也好,甚至不如凡人,虽然只有双手之力,可很多凡人哪怕看见素不相识的弱小都会出手相助,这些神魔……

  “呵,什么东西。”

  神魔都以为灵族和魔物都是源源不断的,可当战争进入第八千年的时候,初生的灵族变得孱弱幼小懵懂无知,需要精心的照顾和喂养才能长大,浓郁的魔气注入魔物的体内,也不能让魔物瞬间变强,而是让它们爆体而亡。

  灵族的生长变得异常艰难,魔物想要变强也需要漫长岁月的积累,当灵族和魔物都死伤殆尽的时候,战争进行不下去了。

  大地上又恢复了和平,层层血污被尘土掩埋,渐渐生出了摇曳的花。

  宋丸子端详了一会儿,那花从头到尾都不能吃。

  她已经对神魔的故事有些厌烦了,后面的事情,她大概已经能猜到五六分——灵族与魔物之间的战争暂时停止,神与魔对力量的渴望却不会停止,能够提供念力的生灵少了,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就该是和尚打破头了。

  下雨了么?

  不是,是有人在哭。

  宋丸子“看”见了那位眼睛是灰色的女神,不过哭的不是她,是另一位男神,他的身材极为高大,造出来的灵族也是身高几十丈的巨人,当初杀死拦路魔物的也是他,没想到……扑在女神怀里掉眼泪的样子,真是让人意外地可怜巴巴。

  虽然巫神只恰恰比他的头高一点而已。

  “我们创造他们,就是为了看他们这般死去么?”这位神在质问。

  宋丸子的心里一松,是的,应该发出这样的质问的,不管是神还是魔。

  不是问天,不是问地,是问自己,是生于这世间的生灵,在问自己。

  真好,这质问,只比贪念晚生出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有的。

  神是没有名字的,宋丸子给灰眼睛的女神起名叫巫神,这哭的叫力神,当然还有其余水神和火神之类。

  巫神拍了拍力神的肩膀道:“我找到了一个地方,用来安置我创造出的灵,从前我告诉他们,他们不战斗,他们的家园就会被魔气占据,现在我告诉他们,征战是我的事。”

  征战是我的事。

  宋丸子将这话回味了一番,还是想找点儿吃的伴着一起下肚。

  最好是辣的,又香又辣的那种最好,才能衬了这片刻的爽气。

  力神趴在巫神的怀里用力点头。

  宋丸子先被辣到的是眼睛。

  巫神是第一个开始真正保护灵族的神,她画下了一片区域,那里灵气丰沛,灵兽盈野,在那里,她创造出的灵族休养生息,看着鸾鸟飞过长长的河流,宋丸子知道,那个地方很多年之后会被称为沃野。

  哭唧唧的力神是第二个,他一脚踹出来了一个新的小世界,然后把他那些高大的“小宝贝”一股脑儿塞了过去。

  看着那小世界里虫蛇横行,高大的灵族们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宋丸子觉得跟细心的巫神比,力神对他“孩子”们的态度基本算是管生不管养,管杀不管埋,就这样还好意思哭?

  水神和火神也学了力神的样子弄了一个小世界,一半是水,一半是火……水火分明得让宋丸子觉得心里都热了起来。

  水火无争……原来那个世界的创立,真的是为了再没有纷争。

  然而,与长达几十万年甚至更久的诸神岁月相比,一切的柔软温情都那么短暂。

  无论是神的庇佑,还是某个神和某个魔之间一点非同寻常的往来,都只是血色长卷上的一笔飞白。

  为了争夺念力,神魔之间终于还是大打出手,没有飞溅的鲜血和残肢,只有毁天灭地的可怖力量,宋丸子明知道自己所见的不过是幻象而已,却还仍时时生出想要逃走的恐惧,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在战火中被毁灭了,可这不是最可怕的。

  宋丸子看见过某个灵族在魔的蛊惑下整族堕魔,然后被创造了他们的神亲手毁掉。

  也看见过幼小的魔物被灵气吸引,随着神的步伐走到了光下,那一刻它皮毛善良,双眸似乎含有泪水,随即在神的手下灰飞烟灭。

  无数争斗下面,是神魔双方手段频出,只为了争夺魔物与灵族产生的念力。

  “念力……”

  宋丸子心有所动,她自己身上便有念力加身,实在想不到这种力量竟然是神魔相争的开端,生死簿让她从创始之初看到现在,看到了神魔对这种力量的贪婪与执着。

  难道天道为的也是念力么?

  且看且思索,转眼又是数万年。

  随着战争的不断蔓延,神魔所使用的力量越来越可怕了,等神魔回过神来的时候,战场之上已经不剩什么了,无数的灵族和魔兽在战争中灭种,广阔无垠的大世界几乎成为了废墟。

  看着那些瑟缩在破败角落里的灵族和魔兽,看着比混沌时期还要荒芜的世界,争斗了几千年的神和魔回过神来,都默然了。

  他们惊觉他们身上的念力不再增长,就连把灵族送去了小世界的神们也一样。

  被他们一手创造出来的灵族和魔物不再信仰他们。

  信仰,也许是出于离开故土的憎恨,也许是在长久的战火中被消磨殆尽。

  宋丸子却看得清清楚楚,只是因为时间罢了。

  漫长的时光里,无论是被安置在小世界的灵族还是在战争中东躲西藏的灵族与魔兽,他们都已经重新找到了自己的活法儿,在新的“活法儿”里,并没有神与魔的位置。

  万物有灵,适者生存,能求着神的时候自然信神,神忙着打架顾不上他们了,他们自然就不信了。

  何其简单的道理。

  简单得像是一锅粥,米粒分明。

  宋丸子觉得自己真的看了太久了,她饿了。

  说好的时间,竟然这么久都没结束么?

  生死簿前,阎罗叹了口气,道:“这般下去,她怕是要看很久。”

  苏远秋仍然拉着宋丸子的手,闻言,他慢慢抬起头,看向阎罗,表情温文如故。

  阎罗继续说:“这般下去,她怕是要赶不上你的投胎了。”

  “请问,还有多久?”

  “约是三十六个时辰。”

  年轻的男人看看与宋丸子交握在一起的手,原来到头来,还是他的时辰要先到了,也好。

  “鬼官大人,还要请您借我纸笔一用。”

  脖子上挂着黑驴蹄子的鬼官点点头,不知从何处摸来了素绢和笔墨。

  “与修士结缘就是这么麻烦,绝笔信都要写两次,不过你放心,轮回一过,前尘尽消,你们这一生也算多了几日的缘分,已经远胜旁人了。”

  仙路凡尘,从来歧路,能有一段同行,见多识广如阎罗,都说不好这是缘还是孽。

  苏远秋默默点头,接过了素绢,至此,他终于松开了宋丸子的手,然后席地而坐,笔墨挥洒,毫无停顿,他写道:

  “今生一别,千古如尘,我心慕君,如星不歇。”

  抬起头,黄泉之地没有星辰,苏远秋还是笑了,还笑着看了宋丸子一眼,那一眼极深。

  “歇”字的最后一笔拖得极长,长得像是一把刀,想要割破万世宿命,想要碎去轮回生死,却终究,只是一个撇。

  阎罗在一旁并不是枯等,不断有鬼差凑过来,请她处理些公事。

  本来正在看着一卷册子,头顶粉色的球球一动,阎罗抬起头,一阵长风吹了过来。

  苏远秋坐在地上,手中一松,淋漓着墨点的素绢就飞了出去,被那风带着,被吹到了远处,落入了水中。

  出言制止了想要摄回那素绢的鬼官,苏远秋笑着说:“还请鬼官大人重赠素绢,之前,我写错了。”

  写错了?

  那什么是对的呢?

  坐在地上接过新的素绢,苏远秋眼睛缓缓闭上又睁开,脸上的笑容消失又重新出现。

  手中一动,他又写道:

  “从此后,你走你的登仙路,我过我的奈何桥。”

  只当我们,从不相欠。
上膳书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shangshans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总裁的废妻濒危物种交尾学院小小僵尸闹洪荒神级龙卫斗罗大陆之封锁苍穹邪灵都市重生世纪之交精灵之捕虫少年HP假如青梅又竹马神界等着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