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三国幼麟传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

三国幼麟传 | 作者:山药泥饭 | 更新时间:2018-04-17 10:24: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学生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九转道经鉴宝秘术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极品全能狂少小夫小妻小仙人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霸天武魂恃宠而婚
  千里之外,魏都邺城。

  时已至深夜,家家灯灭,万籁俱寂,只留一轮明月孤悬于天际。

  但此时此刻,魏王府的书房里依旧灯火通明,彻夜不息。

  已经升任为丞相长史的司马懿正襟危坐,奋笔疾书,不时抬眼望向主座。

  主座上坐着的正是已故魏王曹操的继承人,新任魏国之王、大汉丞相——曹丕曹子桓。

  曹丕年约三旬,星目薄唇,气度恢弘,只是他额上的眉头不时紧皱,无端添了三分阴鹫之气。

  此时,他着一身丧服,端坐于主位之上,一只手轻轻摩挲短须,一只手不住轻扣面前的案几,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距离曹操的灵柩被送入邺城安葬,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曹操留下了一个伟拥有广袤疆域的国度,数十万带甲之士,以及伴随而来的重重矛盾。

  他的突然逝世,野心家为止振奋;软弱者为止沮丧,魏国的局势瞬间变得波谲云诡,扑朔迷离。

  这三个月里,白日里的曹丕是披麻戴孝的孝子;但到了晚上,便化身为殚精竭虑,欲将局势稳定下来的魏王殿下。

  诚然,魏国的麻烦十分之多:近的有辽东的公孙氏,青州徐州之间的豪霸臧霸,远的有割据益州的刘备,和占据江东、荆州的孙权。

  但在曹丕看来,这些都不是最紧要的威胁。

  真正的危险来自内部——对于他的继位,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有支持汉天子秉政的声音,也有支持曹植、曹彰上位的声音。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快刀要斩乱麻,内乱不除,何以谈扫清天下?

  论及雄才大略,他自忖不及乃父曹操;但论及心思细密,他扪心自问不会比谁差上半筹。

  见招拆招,几个月内,他接连封大中大夫贾诩为太尉,御使大夫华歆为相国,大理王朗为御使大夫。

  这几位是他父亲曹操留下来的老臣。

  此番加封之后,如今的他们既是大汉的重臣,更是魏国的忠臣,他们不带头拥汉,还有谁敢跳出来胡言乱语?

  于是乎,至少在曹操丧期,大小臣工对新任的魏王都均表示臣服,国中没有发生大的叛乱。

  接着,曹丕命令他的兄弟们各自回归各自的封国,并且派遣专门的监国谒者予以监视。这就相当于把有争位可能的兄弟们软禁在各自的封地之中。

  这一策可谓釜底抽薪,于是乎,支持曹植、曹彰的势力登时偃旗息鼓,悄寂无声。

  两策齐出,国内宵小之辈噤若寒蝉,新旧权力得以平稳过度交接。

  此时的曹丕大权在握,但他犹未能松一口气,因为还有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亟待解决。

  支撑曹魏走到今时今日的两大核心势力——汝颍世家和谯沛武人,不仅面临着人才的更新换代,更面临着竞争与失和。

  曹丕深知,曹氏起家靠的便是这两个派系。在他父亲的时代,两个派系分工明确,大抵汝颍世家管后勤和内政,谯沛武人掌握军权、南征北讨。

  但汝颍世家中颇有些首鼠两端的家伙,譬如荀彧——那是汝颍世家上一代的领袖。

  于是他的父亲对汝颍世家,一直持不明显的打压态度:一来,军权对于汝颍世家而言,是不可染指的禁脔;二来,孔融、荀彧、杨修之死,都是例证。

  但在曹丕看来,今时今日的汝颍世家早已今非昔比,荀彧死后,汝颍世家逐渐团结到了新一代领袖——陈群的周围来了。

  在陈群的领导下,汝颖世家在他上位的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

  如今他在权力的竞争中胜出,这些支持过他的世家自然希望能够在新的政权中,得到更高的位置,这样的期望无可厚非。

  不过,曹丕也不想厚此薄彼,疏远谯沛武人。

  他虽然忌恨与他争夺太子之位的曹植,甚至忌恨其他兄弟,但谯沛夏侯氏、曹氏的叔伯兄弟,始终都是曹魏政权最有力量的柱石。

  只是夏侯惇刚刚被拜为上将军不过两个月,就逝世了;曹洪抠门至极、不提也罢;宗室中尚能充当擎天巨柱者,唯有曹仁一人。

  因此,将曹休、曹真、夏侯尚等几个与他从小玩到大的宗室伙伴推到台前,已经是刻不容缓之事了。

  新的王朝,必须有他们的位置。

  早些日子,曹丕已经将安抚汝颍世家的难题抛给新提拔的陈群——除了军权之外,他愿意用任何方式予以补偿。

  今夜他召集司马懿,正是为了商议,如何将军权从老一辈的将领手中,平稳过度到新的宗室将领手中。

  两人已经枯坐商谈了一夜,司马懿亦陆陆续续将曹丕口中的只言片语,转变成一道道待发的诏令。

  此时,司马懿终于放下手中毛笔,颔首道:“魏王的诏书,臣已经草拟完毕,正要呈献殿下。”

  曹丕一摆手,摇头道:“不必。仲达的才华孤深知之,你且念来,孤听之。“

  司马懿闻言,轻轻一吹竹简上未干的墨迹,躬身念道:

  “曹仁护国有功,拜为车骑将军,统率荆、扬、益州军事,进封陈侯,增邑二千……”

  “迁曹休为镇南将军,假节,都督诸军事,屯驻汝南郡召陵县,抵御孙权……”

  “夏侯尚扶先王灵柩有功,封平陵亭侯,拜散骑常侍,迁中领军……”

  念道这儿,司马懿忽顿住了。

  曹丕等了一会儿,抬目疑问道:“还有子丹(曹真字)呢,如何不念了?”

  司马懿叹了口气,抱拳道:“曹真虽然鸷勇,为先王所倚重,但终究只是养子,血脉稀薄,骤然提拔,只怕有招物议。“

  曹丕皱眉道:“他是孤的手足兄弟,是孤最为信任之人,孤本属意由他执掌中军大权,镇守洛阳京畿之地……仲达,依你之见,这该如何是好?”

  司马懿稍一思索,起身抱拳道:“早在先王在世时,武威郡颜俊、张掖郡和鸾、酒泉郡黄华、西平郡麹演等人便曾并举郡反,自号将军,相互攻击。今年殿下复置凉州,以安定太守邹岐为刺史,但这些远人拒而不认,张掖郡张进更是挟持太守在酒泉反叛,率军阻拦邹岐赴任……”

  “故臣以为,凉州虽乱,正是英雄用武之地也。殿下可遣曹真前往镇守凉州,一旦有了军功,再行提拔自也不迟,也可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曹丕听到这儿,紧皱的眉头终于舒缓展开,不住颔首道:“还是仲达你想得周道。唔,着即,以真为镇西将军,假节,都督雍、凉州诸军事。”

  司马懿闻言,顿时一惊。

  节代表皇帝的身分,凡持有节的使臣,就代表皇帝亲临,象征皇帝与国家,可行使诛杀的权力。

  魏王将这项特权给予同为宗室的曹休也就罢了,但他同样将这项特权赐予血缘关系更弱的曹真,可见曹真在魏王心中的地位,实在与宗室是一般无二的。

  如此一来,魏国三辅以至河西四郡,便数曹真的权位最大了,连名臣张既、苏则二人都要归他统辖了。

  司马懿不及多想,刷刷落笔疾书。

  堪堪写罢,忽闻曹丕目视南方,叹道:“若子丹能打通西域,重置西域长史府;若文烈(曹休)能击败孙权,令他送子来质便好了。须知不仅他们需要功劳,孤更需要这开疆阔土、四海来朝的大功劳……”

  司马懿抬头去望,但见曹丕面上渐渐显出严厉的神色,恨恨道:

  “父王薨后不到一个月,那个刘协居然擅自改年号为‘延康’,早不改,晚不改,偏偏在这个时候……“

  司马懿躬身宽慰道:

  “殿下息怒。大汉朝廷虽然日渐式微,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汉天子麾下依旧百官俱全,还有一批死忠之人试图逆转天命,改元‘延康’只是他们试探殿下的手段之一罢了。殿下切勿中计。”

  曹丕闻言更怒道:

  “他们以为父王薨了,孤便可以任由他们揉捏了么?哼,想得太也简单!只待孤平定内忧外患、建立足够功勋之时,便是这些人追悔莫及之日!”

  司马懿身为太子四友之一,与曹丕相知相识多年,对他所言之事自然心知肚明。

  但这毕竟是大逆不道之事,他躬身沉默,不敢接话,气氛一时有些僵持。

  曹丕亦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过身来,歉然一笑,又叹了口气,幽幽道:

  “这件事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即使孤愿做一个忠臣孝子,孤身边的大臣不会答应,刘协身边的大臣更不会答应!仲达,你应该明白,这已是我曹氏唯一的生路……”

  “是时候表明态度了!”曹丕正感怀间,司马懿抬头正视,正色道:“臣向来相信自己的眼光……只愿意服侍天命在身之人!”

  曹丕闻言一愣,等回味过来后,脸上忽浮现出轻松的笑,心道:

  “孤身边总算还有你们这群人,毕竟算不得是孤家寡人啊!”

  多年的陪伴使司马懿明白,眼前这位君王骨子里是个纵情之人,只是此前一直生活在他那伟大父亲的阴影之下,变得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变得习惯权谋诡计,变得时刻将他的内心隐藏在温良恭俭让之下。

  但到了今时今日,天下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快意恩仇的脚步了。

  “这是子桓最好的年岁,与我而言,也是最好的时代。”

  司马懿想到这里,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三国幼麟传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sanguoyoulin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史上最强师叔修神邪尊金卡至尊最强慈善系统特种兵之特别有种异世系统之全能高手鬼眼金睛垂钓诸天我是杀毒软件都市修真之超级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