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裙上之臣

第095章 徐将军受伤了

裙上之臣 | 作者:青铜穗 | 更新时间:2019-03-13 10:02: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周梁回来后,人手宽裕些了,长缨让他去了盯王照这边,黄绩仍在木料场管着派料事务。

  接下来几日徐澜没来卫所,霍溶也没有露面。

  但长缨还是在惦记着案情这边,于公于私,查到了现在,她都没有安心坐得住的道理。

  便打算下晌去趟码头看看,结果晌午谭姝音着人送了一篮子新鲜大樱桃来,她少不得又先拐去谭家串串门。

  路过苏家时恰好遇着苏馨容伴着两名妇人自门内走出来。

  这两位年纪不相上下,一位与苏馨容面容眉眼相似,瘦削身材。

  另一位则富态些,言语温和,行动也衿持,八分新的锦衣绣服,头插着两三枝金钗,不扎眼也不显寒酸。

  长缨猜着是谁,便收眉敛目,打算直接路过。

  苏馨容瞧见了,简直是成心给她添堵:“沈将军这是往哪里去?”

  长缨无奈,扭转身打了个招呼:“是苏将军啊。我去谭府,您有事么?”

  说着她将目光移到庞氏与徐夫人脸上顿了顿,颌首致了致意。

  苏馨容扯扯嘴角:“我无事。看到你路过,就想怎么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还以为有什么急事。”

  “说急也急,说不急也不急。您要是无事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回头衙署里再叙。”

  长缨皮笑肉不笑地与她唱完戏,点点头,转身走了。

  徐夫人对着她背影看了会儿,扭头问苏馨容:“这位就是你们家隔壁住的那位沈长缨将军?”

  苏馨容神色微顿:“徐伯母也知道她?”

  徐夫人微微一笑,没说什么,抬步上了街。

  长缨到达谭家的时候霍溶刚好在听佟琪带回来的禀报。

  “连续在船上潜伏了三日,拿下不少钱韫贪赃妄法的罪证,但却没有得到任何他与王照以及商船有勾结的线索。

  “而吴莅这边,也派了人时刻跟踪,他到过钱韫船上四次,但同样没有发现他有与王照有私交。”

  “王照这边呢?”霍溶问。

  “王照这边就问题大了。”佟琪随着他走到窗前,说道:“王照前往河岸石碑传信的当日夜里,他就造访了漕运司另一个监兑刘蔚,虽然碰面时长不过两刻钟,但却是挑在夜里见的面。

  “而刘蔚与吴莅同为漕运司里督收地谷粮的监兑,据传曾经有过龃龉。”

  霍溶侧了侧身:“刘蔚?”

  “正是。”佟琪道,“随后小的又着人去查了查此人的住处,发现他与吴莅的公事房窗口方向,刚刚好都面朝着石碑。”

  霍溶神色渐沉,抬手抚了抚窗棱,他道:“有点意思。”

  他负手转身,沿着屏风踱了几步,而后道:“深查刘蔚背景。”

  佟琪称是,又扬扬手里的卷宗:“钱韫这些罪证,可要呈交皇上?”

  霍溶接在手里翻了两下,还了给他道:“暂且不必。就这么撂倒他,太不值了。”

  长缨跟谭姝音说了几句话,谭绍就回府了,原来是前军都督府有信来,让至浙江都司亲领。

  见她在,随即也停步问及船坞里的事,长缨顺势把早前几日她和霍溶探得的消息也说了,谭绍未曾有明确批示。

  长缨也理解他有自己的顾虑,在没有足够的后备力量之前,贸然跟漕运司宣战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再说了几句日常,也就出了来。

  正待要回府牵马往码头去,不想吴妈竟然迈着小脚儿急匆匆地来了:“徐将军受伤了!”

  长缨愣在那里,谭姝音走出来:“怎么搞的?好端端地怎么会受伤?”

  “奴婢还不清楚!方才也是听隔壁苏家动静挺大的,就出来看了看。

  “然后见苏家两位姑娘皆急急地往徐家去了,他们家大太太也去了,还交代下人赶紧传军医到徐家给徐将军医伤,奴婢这才赶紧过来禀报的!”

  谭姝音迅速地与长缨对视,接而都抬步上了街头!

  徐家这会子已经挤满了人,长缨迈进角门,只见下人们皆纷纷在正院里进进出出,一个个神色张惶,连进来了她们也未曾抽出空来加理会。

  徐夫人沉稳而凝重的声音也正在传出来:“先来人把大爷衣服剪开!不要堵在床前!”

  长缨听到这声音,心下不由一沉,到了需要剪衣服的地步,这已经不会是皮肉小伤了!

  她以为他这几日只是去商船上暗查,不知怎么会落下这么一身伤回来的?

  “别着急,我们先去跟徐夫人见个礼。”姝音捏了捏她的手,引着她朝已经走出来的徐夫人走过去。

  长缨顿感好笑,徐澜受伤她是担心,但又何至于着急?

  不过这当口也不便跟她拘泥这些,毕竟徐澜的伤情更加重要。

  到了徐夫人面前,她施了礼:“徐将军麾下的副千户长沈长缨,见过夫人。不知徐将军他伤势如何?”

  苏馨容姐妹亦在旁侧站着,庞氏也在,都对她的出现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关注。

  徐夫人因为造访过谭府,早已经认得谭姝音,与她见过礼后就转向了长缨,打量了她两眼后她说道:“伤在腰背和腿上,人清醒,只是有些疲倦。

  “他是昨夜里出去的,听随从说也是昨夜里出的事,今日一早辗转摆脱凶手脱的围。回头等大夫来过,你们或许可以进内说话。”

  长缨谢过,立在廊下往房门处望去。

  好在很快大夫就来了,随后就近的几位将领与妻眷也来了,徐夫人一时间要张罗大夫诊治,一时间又要张罗待客,但一番行事下来却不慌不忙,眉眼之间忧色甚浓,却未到忧急哭泣的地步,也令长缨暗暗起敬。

  比较起来,一路吆喝乍乎不止的庞氏倒像是比她这个正经母亲还更忧心似的。

  长缨坐在西厢小厅内,望着下人们自房里端一拨接一拨端出来的衣裳碎片与血水等,不由得攥拳别开了眼睛。

  “怎么了?”姝音有察觉。

  她摇摇头:“无妨,可能太久没见过这场面,有点犯晕。”

  说来也怪,她本不是这么矫情的人,这几年大伤虽然没有,小伤却也没少过,哪里会这么沉不住气。

  可不知怎么,刚刚看到这些的时候,她脑海里莫名就浮现出了一些凌乱模糊的血腥画面,就仿佛她曾经亲眼看到了谁伤成了什么模样似的。
裙上之臣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qunshangzhic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乡村御医长官,矜持一点仙二代家的小白脸私房男医生手术直播间超级败家子最强丧尸后宫传说官运红途错上黑老大霸道帝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