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抗日之烽火战神

第三百八十四章 风雨欲来

抗日之烽火战神 | 作者:阳伯父点蚊香 | 更新时间:2018-03-13 23:30: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帝国霸主药香卿王妃龙血武帝帝少专宠:娇妻,放肆撩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花间高手绝世邪神九龙至尊女校小保安
  “玉英去哪了?”

  即使是到了孙玉民的怀里,可初九仍是哭闹着不停,把他也闹的不胜其烦,出声询问帮着哄初九的陈莱。

  “我不知道。”陈莱同样对小家伙的哭闹束手无策,随口回应了孙玉民一句后,她又接着说道:“刚刚门口有一个刘团副找,我先没想到是谁,后来看到背影才知道是小山。”

  “刘小山?”孙玉民有些惊讶,随即就想到了那天看到的一幕,想到了那个陌生的军官,连忙又追问了一句:“他们是往哪个方向走的?除了刘小山外,还有没有别人。”

  “那边,我只看到了她们两个。”陈莱手往小丫头她们离开的方向指去。

  …………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以后不要给别人当传声筒,他们有本事就去我住那去找。”

  小丫头对于刘小山的出现是非常的生气,一路上不停地埋怨。

  “我也不想呀,可是你知道的,咱们有把柄在他们手上。”刘小山显得很无奈,他是比小丫头年纪还小一些,可现在也是个副团长了,身上的军人味还是有一些,说这句话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神情却极度的和他这个人不相符合,简直就是个老头子一样。

  “还是那个姓罗的吗?”小丫头才没心思去管刘小山是个什么表情,她连初九的哭闹都顾不上,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是的!”

  “他人在哪?”

  “前面不远的一处宅子里。”

  “带路。”小丫头的话语中很多的不耐烦,甚至还在责备着:“你倒是走快点呀,都团副了还像个娘们。”

  刘小山不敢还嘴,被怼得满脸通红。

  一进屋子,小丫头就看见了那张她厌恶的脸,听到了那个让她反感的声音:“刘姑娘,您这个大贵人可真难请呀!”

  “姓罗的,你胆子也够大,我哥上次说的话,你居然敢忘到九宵云外,就不怕撞见他吗?”

  “我当然怕呀,孙军长那可是威名赫赫的战神,我这等小物自然是高山仰止,敬佩不已,害怕不已。”贫嘴的这个人正是那次和小丫头吵架被孙玉民给撞见的那个军官,他虽然穿着军装,可是行为举止都太不像个军人,反倒是有点像大街上的地痞流氓。“再说了,就算是被孙军长给碰见,这不是还有着你吗?别说不会保我这话,罗某人有个脾性,那就是死都要找个垫背的!”

  听着这明显带着威胁的话语,小丫头虽有些生气,可却没有当场发火,她问道:“你有什么事?快说,本姑娘没工夫在这和你斗嘴玩。”

  “我有什么事,你不是一清二楚吗,何必还要反问于我?”罗姓军官阴阳怪气地回答,帽檐下的那双小小的三角眼,阴霾地看着小丫头冷笑着。

  “我早就说过了,现在我除了帮我哥带孩子外,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管,这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你这是在故意躲避呗,这点小心思谁不知道似的。”罗姓军官冷冰冰地说道:“以前你使这招拖过去也就算了,但是从今天起,”他说到这儿又自我否定稍稍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对,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要完成我交代给你的任务,否则后果你自己想。”

  “后果我早就想过了,不就是个死吗?我告诉你姓罗的,姑奶奶我今天来这,就没打算活下去。”别看小丫头娇滴滴的,可说起狠话的这个劲,还是让人有些发寒。

  “你以为你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吗?就算你现在自尽在我面前,那些东西照样会送到孙军长的手中。”罗姓军官并没有受到小丫头话的影响,而且还将了一军:“你自己去想,死带给你的并不是解脱,反而是另一种痛苦。当孙军长知道那时在去重庆的小火轮上,他之所以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甚至差点把命给丢掉,而这一切都是出自亲妹妹之手,他会作何反应呀!是会为你的死而伤心呢?还是会为你的出卖背叛而痛心呢?”

  “你不要再说了!”小丫头捂住了自己的双耳,痛苦地哀求道。她可以死,她可以现在就去死,可是就是接受不了这人嘴里所说的事情,如果说她早就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话,那么孙玉民和初九就是她最后的牵挂,也是她最想守护的那点牵挂。她可以被全天下的误解,也可以做被所有人所唾弃,但这些人里面绝不包括孙玉民。

  “我不说可以,只要你乖乖听话,只要你能按照我的话去做,我可以包证,这件事情孙军长永远都不会知道。”罗姓军官就像是掐住了蛇的七寸一样抓住了小丫头的命门,而犀利泼辣鬼灵精怪的她,在这个萎缩的男人面前,显得是那么的孤独无助。

  “你们倒底要我做什么?”小丫头的神情很颓废,她抱着自己的头蹲了下去,声音中都能听出她整个人都已经颤抖。

  “很简单,告诉我那个新来的姓刘的到孙军长身边来的目的,他昨天晚上和孙军长说了些什么?”曹姓军官语气中带着胜利者的得意。

  “我绝不会告诉你的,让我背叛我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让他误会一辈子,我也绝不可能再去做伤害他的事。”

  “不,你错了,我和你一样,包括我们戴局长都是一样,都不会去伤害孙军长,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保护孙军长,不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接触到并伤害到孙军长。”

  “你撒谎,当初在小火轮上也是一样,说那药只是会让大哥晕睡,并不会伤害他,可实际上却是差点要了他的命。”

  “那只是个失误,我们若是真的想要孙军长的性命,会让你们三个人平平安安地下船吗?”曹姓军官解释了一句,他那双狭隘的透着精光的小眼睛,一直在看着小丫头的一举一动,在他面前,小丫头就像是一只任他摆弄的棋子,就像是一个任他亵渎的玩具,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就算是失误也是不行,我不会愚蠢到帮你们去谋害我哥。”小丫头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坚定的理由。她可以死,她可以身败名裂,可她决不允许再因为自己而伤害到大哥。

  “糊涂、愚昧,无可救药。”曹姓军官斥骂着小丫头,他说道:“孙军长是党国的有功之臣,我们奉命来保护他,就是不要让乱七八糟、别有用心的靠近他,伤害他。你听清楚了,我们是来保护他的,而不是你嘴里所说的谋害他,真正要来谋害和连累他的是那个新来的姓刘的,他是个共党,你想一想,让一个共党留在孙军长的身边,这是不是要陷他入死地?如果这件事情让上峰知道了,孙军长就是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楚。”

  “你放屁,刘大哥根本就不是共C党,他是跟着大哥一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所有的人都可能是共C党,但是他绝对不会。”小丫头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违心的,昨晚发生的事情可是一幕幕都印在她的脑海里,帮着共C党逼宫大哥的就是他,虽然不能说他就是共C党,但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可是让他为了保护大哥而去出卖刘大哥,小丫头也是绝计做不到的,她不愿去做这个选择,也是无从选择。

  “无知,愚蠢!”曹姓军官还在“大义凛然”地骂着小丫头,就像他真的是来保护孙玉民似的。“你有多久没和他在一起了,怎么就会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共C党。这次他从安徽跑来湖南,一路上可是杀了我们不少兄弟,他的共C党的身份早就可以坐实了。”

  “我不会相信你的!”小丫头找不到反驳的话语,索性就用这句话搪塞。

  “女人就是目光短浅,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但刘团副的话你总该信吧,让他告诉你,如果不除去那个新来的,孙军长将会面临什么危险的境地。”曹姓军官见自己无法说服小丫头,对着刘小山使了个眼色,可见到的同样是一副不情愿样子的刘小山,他有些恼火了,骂了一句:“女人看不清形势也就算了,你一个大男人,还是个团副,难不成眼睛也长脚底下了吗?”

  “你嫌命长是吗?”刘小山本来在一边看到这人在骂小丫头就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听到这家伙把矛头对准了自己,立马火就上来了,当即冲了上去,抓住他的衣领,抡起拳头就要开揍。

  “打呀,最好打死我,最好把军统的人都打死,否则你们两个谋害孙军长的证据,一定会摆到他的面前。”罗姓军官仗着手中有着把柄,一点都不畏怯,见到刘小山扬起拳头,他甚至还把脸给凑了过去。

  “你……”刘小山的拳头最终还是没打下去,面对着这样的威胁,小丫头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他又能如何呢。虽然是很气愤,可是他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松开了这姓曹的军官。

  “我没时间在这和你俩在这磨,聪明点的就快说出来,那个姓刘的是不是在策反孙军长?他们昨晚上说了些什么?”

  他话语中的不耐烦和逼问,让抱头蹲在地上的小丫头打了个激灵,这个动作虽然微细,却没有逃过姓罗的那双三角小眼,他像是得到了什么宝物一般,兴奋地笑了起来:“让我猜对了吧!早就知道这个姓刘的就是来策反的!”

  “他没有,他不是!”小丫头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本能反应落在了别人的眼里,无心人自然不会当回事,可有心人却肯定会拿来小题大作,像姓曹的正愁找不到机会和借口呢,这个动作无疑不是证明他说的是正确的,所以小丫头急了,赶紧跳起来反辩。

  “没有?不是?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你觉得戴局长会相信吗?你觉得委员长会相信吗?”曹姓军官狂妄地笑了起来,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兴奋,声音很是猥琐:“孙玉民,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的战神吗?你不是不把我们军统,不把我们戴局长放在眼里吗?今儿个终于让我们抓到了你的把柄了,看你怎么个死法!”

  他话语中的恨意让小丫头心里咯噔了一下,最害怕和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大哥,不能让任何人危及到大哥,谁都不可以!这个一直盘旋在小丫头脑中的念头忽然间被无限地放大。

  曹姓军官还在得意的笑着,他甚至还在幻想着,自己一旦把这个消息传上去,那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立马可得。

  可是他的幻想没能在眼前浮现多久,猛然间喉咙就被一只冰凉的小手给抓住。

  不用眼睛看他都能感觉到抓住自己喉管的不是男人的手,男人的手不会这么小,也不会这么光滑和冰凉,这明显就是女人的手。这屋子里除去小丫头外,还能有哪个女人。

  他没参与过小火轮上“抓捕”小丫头和刘小山的行动,自然不会知道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女生,其实是这个屋子里身手最好的人,刘小山虽然是带兵的团副,可和经过特训的小丫头比起来,那真是差得不只一截半截。

  曹姓军官很想斥责小丫头,更想吼骂她,可是喉管被捏住以后,除去竭力发出的一两声嘶鸣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很想用手去扒开扭住自己喉管的小手,可是根本就没有力量把手抬起来,那只小小的、冰凉的小手,就像是抓住了蛇的七寸一样,让他无力反抗。

  她不敢,她绝计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她可是有着天大的把柄在军统手上,怎么会敢杀死代表军统的自己呢!对,她肯定不敢。曹姓军官还在做着这等美梦,本来已经胀成猪肝色的脸上又露出了讥讽的笑意,本来已经极度恐惧的眼睛里又闪烁出蔑视的光芒。

  小丫头只是一时冲动才会下此狠手,她本来就没有要姓罗命的打算,可当看到这家伙死到临头,还是如此的嚣张跋扈,还是如此地轻视于她,一股热血猛地冲上了老门,化作一股仇恨的力量从脑子里传到了手臂上再传到了手指尖。

  咔嚓!

  几声细小但清脆的声音从这个曹姓军官脖子上传来,把处于惊愕中的刘小山给惊醒过来,他忙阻止道:“玉英姐,不能杀他,不能杀他……”

  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刘小山能清楚地看到那个曹姓军官的头已经耷拉到一边,脸紫胀得可怕,嘴角边上还残存着一条血迹。
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kangrizhifenghuozhans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幽冥仙君烈火狂妃:兽性王爷,硬要宠餐饮巨头都市之僵尸宗主重生之大纨绔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龙珠之武天宗师海贼之黑暗时代不吃鸡我要死了逆猎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