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极品透视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逆天伐王者

极品透视 | 作者:赤焰圣歌 | 更新时间:2018-02-12 19:03:3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通天武尊龙纹战神神武战王九幽天帝我家农场有条龙万兽战神
  阵法已经破了五重,如果王峰再不苏醒,或许再过个五六天,那王峰和燕君韵将会彻底的暴露在这个王者海族的面前。

  到时候他们的下场就是任这个王者海族宰割,燕君韵绝对拥有不了对抗的资本。

  所以隐隐间燕君韵也开始担忧了起来。

  看了一眼王峰,原本王峰干瘦的身躯如今恢复过来了不少,可是他到底多久苏醒,燕君韵的心里是一底都没有。

  上次王峰学习落日神通的时候,王峰问她时间过去了多久她竟然都不知道。

  而现在王峰让她帮忙护法,如果她还做不到的话,那她真的是一用都没有了,所以纵然是拼着自己遭受重创的心思,燕君韵也在全力的阻挡这王者海族。

  这几天的时间对于燕君韵来可谓是度日如年,如今的她看起来比几天前脆弱了不知道多少,面色苍白,嘴角甚至还有未曾干涸的鲜血。

  而在阵法之外,那个王者海族也是被气得不轻,这么多天了他竟然还不能回到自己居住的岛屿之上,他实在是想象不到这强占了自己老巢的人到底有多厉害。

  这老巢他已经霸占了超过千年,如今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让别人给强占了他肯定是极为的不愿意,所以纵然是冒着巨大的风险,他也要杀进去。

  他一定要杀了里面的人。

  “给我等着,要不了多久我就会亲手血刃你。”看着自己距离岛屿越来越近,这王者海族的声音愈发的阴冷。

  他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愤怒过了。

  只是对于他的话燕君韵没有进行任何的回应,因为她压根不想话。

  就这样,时间再一次度过了三天,三天之中,燕君韵的阵法接连被轰破了三座,这和燕君韵本身有很大的关系。

  毕竟坚持了这么多天的时间,她早就已经身心疲惫,如果不是心里挂念着王峰,或许阵法到现在已经全部破碎掉了。

  三天时间过去,王峰的恢复越来越好,只要脱掉老皮,∠♂∠♂∠♂∠♂,m.≡.co★m或许此刻的他已经高禾正常人无异了。

  只是他还是没有苏醒过来,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整个人的气息微弱到仿佛要消失了一样。

  “赶紧苏醒啊。”看到这一幕,燕君韵愈发的焦急了,只是她也明白,此刻的王峰还是不要去强行叫醒为妙,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这忽然去叫会不会影响到他。

  而且燕君韵现在也迫于想要证明自己不是那种没用的女人,所以纵然是承受了极大的创伤,她也在咬牙坚持着。

  看到这一幕,王峰左手臂之中的乌龟壳不时的就在大发感慨,其实想要王峰苏醒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这个女人竟然为了给王峰争取恢复时间不惜自己遭受重创,这种至情至爱的做法让乌龟壳都有些动容。

  可惜乌龟壳的恶鬼还对付不了一个活着的王者海族,要不然它现在都出去帮忙去了。

  和人类一样,海族的智慧同样不低,上次那主宰级别的怪物可是弄死了乌龟壳不少的恶鬼,它至今都还在心疼呢。

  如果这些恶鬼再死上一批,那可就真的没有多少了。

  所以它现在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若是燕君韵真的扛不住的时候,或许乌龟壳才会将王峰给唤醒过来吧。

  现在还是让他好好恢复一下吧。

  时间一的过去,那王者海族似乎也感觉到这阵法的威力越来越弱,所以他攻击起来开始变得愈发的卖力了,这一次他仅仅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再破一座阵法,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恐怕明天他就可以破掉所有的阵法,然后登上自己的老窝了。

  “还不苏醒吗?”眼看着自己布置的阵法仅仅只剩下了最后两重,燕君韵也将目光放到了王峰的身上。

  只是对于燕君韵的目光王峰一感受都没有。

  对于王峰来,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岛屿上,危险程度应该不高,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降临了。

  此刻的他还在逐渐的恢复之中。

  就这样,时间再一次过去了一天,这一天,燕君韵布置的阵法仅仅只剩下了最后一重,若是这一重阵法也破碎,那么燕君韵和王峰将毫无保留的显露在这个王者海族的视线之中。

  为了阻挡这王者海族,此刻的燕君韵面色苍白如锡箔纸,如果不是为了王峰,可能她早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不过都到这个时候了,燕君韵也明白她无法坚持下去了,因为她已经尽力了。

  “给我破!”

  看到自己岛边缘,外面那个王者海族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振奋之色,耗费了这么多天的时间,他终于打进来了。

  只要再破一座阵,他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地盘上面了。

  所以此刻他出手可谓是丝毫保留都没有,就像是一颗流星砸向了阵法一样,在这一拳之下,阵法被强行轰碎,而操控燕君韵更是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径直的被掀飞了出去。

  “我还以为是什么强横的存在,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涅槃境的修士。”随着阵法破碎,这王者海族的视线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落到了燕君韵的身上。

  因为阵法破碎的时候遭创的人是燕君韵,所以根据人的条件反射,他当然首先注意到的是燕君韵了。

  “既然你想要占据我的地方,那你就准备去死吧。”王者要杀涅槃境无疑简单,这几天这王者海族可谓是心中窝着一股火呢。

  所以不管燕君韵是不是女子,此刻的他都决定杀掉对方,因为只有杀死了对方,他才能平息自己内心之中的愤怒。

  看着这海族所化的人类的攻击袭来,燕君韵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了王峰所在的方向,自己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应该算是对得起他了吧?

  可惜终究还是没能将对方挡住,她死没关系,可是她不想王峰也跟着自己一起遭殃,王峰之前的惨状她是亲眼所见的,所以她不想让王峰的伤势变得更重,如果不是这样,恐怕她早就已经叫王峰去了。

  为了挡住对方,她使尽了浑身解数,这样一来,自己是不是也算有用了?

  只是她哪里会知道,王峰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她不过是自己想多了,如果知晓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王峰纵然是冒着受更重的伤势他也会带着燕君韵离开这里。

  凭借王峰的手段,或者杀死王者有些艰难,可是他要跑路的话,这一般的王者还真是拦不住他。

  “再见!”

  看着王峰仍旧如同死尸一样盘坐在地上,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燕君韵的眼角划落。

  原本王峰是恢复的好好的,可是就在刚刚王峰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伤心传来了一阵悸动,这一股悸动让王峰顿时出了醒转过来的迹象。

  特别是当燕君韵即将要被这个王者海族攻击到的时候,那一股心悸完全的转变成为了刺痛,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峰根本就没有办法坐定,他瞬间惊醒了过来。

  看着一个人类的拳头正迅速的袭向燕君韵,王峰只感觉到怒从心中起,这一刻他直接发出了一声大喝:“给我住手!”

  话间,王峰的气息毫无保留的宣泄了出来,与此同时,圣蓝之心的威压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爆发而出。

  这个地方是禁忌之海,这里到处都是海族修士,而圣蓝之心作为他们海族的最高全力象征,这东西对于这些海族有先天性的压制,对于他们来,圣蓝之心或许就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丰碑一样。

  虽然这王者海族是两栖生物,可是他的血液里终究还是沾染有海族的鲜血,所以在王峰的圣蓝之心压制下,他原本冲向燕君韵的拳头顷刻之间就冲着大地之下坠落而去。

  他猝不及防之下也未能抗住那一股从天而降的威压。

  随着这王者海族坠落,王峰身影一闪也来到了燕君韵的身上。

  将其瞬间收入自己的丹田之中,王峰的身躯忽然发生了龟裂。

  原本干瘦的老皮此刻正在不断的从王峰的身上脱落,新生的肌肤正在不断的显现而出。

  经过了长达近十天的恢复,王峰的肉身终于在琉璃青莲树以及丹药的帮助之下恢复了过来。

  虽然这还没有彻底的恢复完全,但至少王峰也有了行动之力。

  心神沉入自己的丹田,王峰一下子就变得惊怒无比,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燕君韵目前的惨状。

  自己恢复的这一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自己的树苗力量灌输进燕君韵的身躯,王峰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了这一尊王者海族。

  对于别人来,王者海族肯定十分的厉害,因为毕竟是王者的境界摆在那里,这不强悍都不行。

  可是王峰拥有圣蓝之心,只要是个海族在王峰的面前都会受到圣蓝之心的压制,所以面前这个王者海族想要在王峰的面前爆发出完完全全的王者力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

  看着王峰,这个王者海族也是心头惊怒,因为他没有想到除了那个布控阵法阻挡自己的人之外,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

  而且这个人的境界同样低下,想到自己刚刚竟然被一股莫名的威压弄得跌落虚空,他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这一回他丢人可是丢大了。

  “不要管我是谁,你只需要明白,我是杀你的人。”话间王峰的五指一伸,顿时一柄长剑在他的手中出现。

  这是镇压那主宰凶物的战剑,就是因为这一柄剑王峰的肉身才会变得无比虚弱,也正是这一柄战剑燕君韵才会变成现在这一副样子。

  所以王峰就要用这战剑来对付这王者海族,能够镇压主宰凶物的战剑肯定非同一般。

  抓着这一柄战剑,王峰有种要与天齐的豪迈,仿佛有一首激扬的战歌在他的耳边响起一样,他的血液在这一刻都飞快的沸腾了起来。

  王者又如何?今天王峰就要借助自身的力量,逆天伐王者!

  此剑在手,此刻的王峰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股无形的剑气从他的身上传递而出,让这个王者海族都心惊不已。

  他完全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五一出门了,大家先投月票,等回来就爆发,多谢大家!
极品透视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jipintou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仙学院娱乐之席卷全球惊世琴音:逆天大小姐寡妇探尸混沌修真诀师妹你节操掉了侯爷的打脸日常我的占有欲少年官涯无悔师父再轻薄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