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回到山沟去种田

第六百零八章 形势倒逼

回到山沟去种田 | 作者:二子从周 | 更新时间:2018-04-16 22:22: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学生九转道经鉴宝秘术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极品全能狂少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恃宠而婚小夫小妻小仙人御天邪神
  第六百零八章形势倒逼

  两周时间翻眼即过,中间除了母猪全部配种,还有验收第一批国外过来的富硒豆粕玉米粕农副产品,还有乌金稻旱育秧选种,场地规划,还有亲鱼移塘做产前准备,最后还有兰花石斛培育,今年还新加入了一种孢子植物,桫椤。

  这是李家沟集团反哺青山绿水计划的又一项新尝试。

  二准那一个多亿回来,现在集团手里那叫一个松泛,有些东西就可以提前了,旅游方面继续投资,悬天崖脚巴窝改造工程,栈道改造工程可以开工建设了。

  旅游才搞过一个春节,李家沟和苗寨工程人员的人手开始出现紧缺的苗头了,于是阿冲叔小表哥升任集团基建工程监理,作为甲方代表,带着几个人负责与中标的栈道公司合作这两项事宜。

  至于朱朝安,有这心力也没这胆,吓不死他!

  转眼李家沟就草长莺飞,时间进入了农历二月。

  夹川政坛也经历了一场春雨,如刘爷所料,薛县长成了薛书记,王从军成了住建局局长。

  上任伊始,薛书记的施政演讲中就抛出了三个方案,一个是李家沟富硒生态农业开发区建设方案,一个是李家沟风景旅游开发区建设方案,一个是县城中以新夹川码头为依托的美食新城建设方案。

  多少人从中受益不知道,首先开心的就是百户民宿的老乡们,这是开年就给大红包哇!

  已经有县里人来打听木楼了,说是小产权都不计较,只要答应,价格好商量。我们都知道你们这房子本就是从憨包娃子那里捡来的,只要签下这五十年的转让协议,八十万也好,一百万也好,转手就能得现,多好个事情!

  然后乡亲们就翻白眼,真当我们乡下人傻呢?不就是一直仗着我们消息不通欺负老子们?

  道理皮娃早已经给我们掰开揉碎讲了千遍,资产评估报告我们也看过,这房子现在就值一百万了,还想骗老子五十年?!

  知道老子们啥旗号不?说起来吓不死你,我们可是李家沟团伙!啊不集团!

  哼哼!要不是皮娃说过来的都是客,依着老子们当年的脾气……算了不说了,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去猎户药师那里多转转取取经……

  剩下的三百户乡亲们一边眼红,一边狂拍脑门,唉嘛幸好,就说会前几天皮娃跟阿音为啥心急火燎地算积分划地块上赶着叫大家在宅基地置换协议上签字,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钉上几个桩子就算已经开工,原来就是防着这一手呢。

  嗯,明天叫上老大,去自家新木楼地基上补钉些桩子去,就皮娃那四根歪斜倒垮的木棍儿,老子怎么看着怎么不放心!

  ……

  大堂嫂也兴奋地打来的电话,二皮你娃眼好毒!我们的门店刚到手一个月,已经有人开价六百万了!然后小门店那边,也涨到了一百五十万,再等半年小门店出手,估计借你的钱都可以直接还了!

  当时只是为了方便接收河鲜,特意在码头附近选的地方,现在上哪儿说理去!

  ……

  笑呵呵地挂了手机,李君阁表情立刻变得沉重无比,对阿音说道:“这下被形势倒逼了!阿音,原来的三期计划必须改变。我走之前,你和朱叔叔朱朝安商议一下吧,三百户木楼,同时开工!”

  阿音正为手里边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闻言抬头:“啊?为啥?”

  李君阁说道:“照房子这个涨势下去,等到秋后会稀释掉我们集团多少股份?如果到那个时候还让乡亲们按五十万一栋折股份,乡亲们会不会有意见?那就又该有新的青萍长出来了……”

  阿音说道:“上次百栋木楼折股,明明依达姐姐说我们集团的资产评估有溢价的,你和凡梅嫂子都拦着;明明是你三十万修的木楼,折股的时候给乡亲们算成了五十万,照你的意思现在新楼还要加?怎么都是你吃亏?”

  李君阁哈哈大笑,将她搂在怀里:“这话听得真舒心,这媳妇现在开始顾家了啊……”

  阿音现在被李君阁搂着都不红脸了,只是声音放得更温柔:“二皮,你跟我说说吧,我有些看不懂。”

  李君阁微笑道:“这就是人心,比如你去一个城市打工,以前你打工两千一个月,现在老板给你三千一个月,于是你就开心得不得了,然后干了两个月一打听,结果这城市里打同样的工,都是五千一个月,然后你就不开心了。”

  “然后你去找老板,老板说这事情是当时你答应了的,我们签了合同的,你当时挺开心的啊,反正我不会给你补工钱,我只按合同来,你要跑路别怪我找你要违约金。”

  “从法理来说,老板错了吗?没错。但这事情合理吗?其实不合理。之后还能在一起愉快地玩耍吗?再也不能……”

  “这事情在法家那里,主要错在打工者。你为什么不事先调查清楚自己收入该是多少?虽然老板存在欺骗的行为,但是他的天性就是逐利的,你本就该防着他!现在咋整?合同签了就得执行!算了,以后多长点心吧……”

  “可这个事情在儒家这里,就是另一套判定了,首先就该罚老板,一个城市打工的应得的收入是多少,老板你心里没数?你开这个价,就是对打工者的欺骗!人家不了解这里的薪酬水平,你也不了解?”

  “你是逐利的,但是你需要逐你应得之利!这是前提!该给五千你只给三千,就要被坚决打击!”

  “为什么?因为就是老板你这样的行为,为了自己的一丁点小利,搅起了纠纷争执,动荡了社会安宁,败坏了人心道德!这才是大事,是我儒家的逆鳞!”

  “儒家所鼓励的,是打工者永远不要长那点心,所打击的,是让来这城市里的打工者长那些心的那些人!”

  “只有这样,世风才会越养越淳厚,人心才会越来越崇尚道德,追求信义。”

  “你去翻翻历史,看看历代清流,大知识分子,遇到这种事情,板子是打在谁身上!这也是古代士农工商,商排末位的根本原因!”

  “上次给你讲过子报父仇不罪,讲得不细,其实子报父仇,有很多的引申,到了后来儒法的巅峰时期,是这样规定的……”

  “如果祖父母,父母为人所杀,子孙当时杀死行凶者,这是激愤,无罪。”

  “事后不告官擅自杀死行凶者,杖六十,也就是折三十板……”

  “告官后罪犯当时逃脱,未被官府抓到,后被子孙撞到杀死,杖一百,也就是折五十板……”

  “如果杀人者已入罪,遇到赦减,改为发配,但是后来潜逃回乡被杀死,子孙杖一百,流三千里……”

  “如果杀人者发配期满回乡,国法已伸,不当为仇,后被子孙杀死的,才按故意杀人论处,子孙判无期,或者死刑待决……”

  “如果杀人者回乡后找子孙争闹,讽刺,欺凌,被子孙杀死的,按杀人判但是必须减刑,一般拟杖一百,流三千里……”

  “阿音,细品这些条文,你可以看出历代执政,对人心的扶育考虑得多么细致。”

  “事情转回李家沟,眼睛落到那些房子上,明明房子到手的时候已经值一百万了,可估价还是之前协议上的五十万执行,然后还要乡亲们心里没点想法,可能吗?”

  “用租给我们的地里产出的乌金稻折三十万修房子是一码事,但交付之后的房子该折多少钱入股是另一码事,怎么能混为一谈?乡亲们一时没搞明白,就好像刚进城的打工者,可如果我们就理所应当地认为该利用这点,跟刚刚雇人那老板有什么区别?”

  “虽然签了协议,但是签了协议的就是合理的?我不这样认为,而且我觉得乡亲们也不会这样认为。”

  “其他人如果事不关己,现代教育会使他们站在我们这边,可要是房子是他们自家的,我认为一百个中有九十九个会站在乡亲们那边。”

  “因此法律只能压下表面的抗辩,但是却压不下内心的不满。”

  “然后风就从青萍上起来了,心里的裂痕就出现了。好吧现在二皮变了,李家人也变了,阿音也不公道了,法律也不能保护我了,这世道没处说理了……”

  “然后记忆力好的李家沟人或者就会想到,好像当年李家沟的老祖先人们,在法律不能保护自家的时候,也是有一套办法的噢……”

  “当然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能那么嚣张,不过我房前屋后撒点老鼠药药耗子总没问题吧?什么有白大在就没耗子?白大是耗子精能管一村的耗子?刚刚还有只死老鼠被麻头叼走了呢……哟麻头挂了呀……可怜哟……呃,不好意思,你们的法律不会怪到老子头上吧?”

  “阿音叫我们用无患子皂角水,诶,老娘就喜欢用洗衣粉洗衣服,这都多少年的老习惯了咋就改不过来呢……乡下人家手笨,一件衣服一不留神用去一袋洗衣粉,天幸洗衣粉便宜,就这样用还比用天然皂省不少呢!”

  “唉,谁叫我家男人没本事呢?明明一百万的房子被折成了五十万,以后都用不起天然的东西喽,还是化工产品省钱哟……”

  “阿音我们也不能拖累你们的那啥几把大事业,要不你把我家从那啥环能系统里摘出来,我们自力更生挖条沟,还跟以前一样往五溪河里排好不?”

  “哼!多少辈儿的人情义理不念,要跟老娘老子讲协议**律,老娘老子们就先教教你们怎么做人!”

  “……然后呢,以前可爱的乡亲,就变成了所谓的‘刁民’;然后我们两年来的努力,就没了……其实从我们走到乡亲们对立面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彻底失败了……”

  “所以,有些事情咋一看不可理喻,其实分析后恰恰才是合情合理的,只不过很多时候人的思路,被冷冰冰的法则导入了死胡同而已……”

  “所以我们还是以交付日那天的评估价入股吧,让这青萍消失于无形。”

  “但是乡亲们的资产里房地产占了百分之百,我皮娃只占了百分之四十,涨一天我就吃亏一天,这个亏太大,所以要加快进度,早日交付。”

  “这才是我心里合理的减损方式,而不是拿着协议文本简单粗暴一刀切。”
回到山沟去种田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huidaoshangouquzhongt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花都极品兵王都市不败至尊正牌美女总裁武吞万界妖怪大人帮帮忙一夜情深:萧少的心尖尖三界红包群未来神医在都市绝顶聪明大至尊恃宠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