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官路圣手

第281章有激情

官路圣手 | 作者:无问西东 | 更新时间:2019-02-03 09:28: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三界迅雷资源群医妃惊世万域之王禁欲总裁,撩一送二!牧神记(牧神纪)神级龙卫神界等着本尊HP假如青梅又竹马永夜君王都市鬼谷医仙
  次日,何鸿远习惯性地早起,在床上练了半小时吐纳术,然后在门前场地上打了两趟鲁式太极。

  何建明拿着锄头,提着水壶、竹篮从屋里出来,见儿子当了领导,还能勤练身体,心里很是欣慰。他放下手上东西,跟着儿子比划了一会儿,感觉自己手脚僵硬,使不出太极拳的柔韧劲,笑呵呵地重拾农具便走。

  何鸿远连忙收功,跟在父亲身后,道:“爸,对太极拳的平缓招式,使着不习惯吧?”

  何建明道:“我打小就习南拳,喜欢站桩挥拳的那股威猛劲儿。”

  何鸿远笑道:“大开大合也罢,平缓柔韧也罢,练功都是为了强身健体。”

  父子俩出村,沿着河边小道走了几分钟,才上了田垅。朝阳微煦,寒风清冷,地上薄霜轻撒,田间作物上晶莹的露珠点点,沾湿了他们脚上的鞋子。

  何鸿远站在田垅间,回首转望村庄,见它三面环山,从山谷间下来的溪流成河,河道如银带般环绕着村庄一圈,又隐入视野尽头。村边一排排青翠的松柏,和清晨的炊烟一道,在薄薄的朝阳和雾霭中,构成一幅映衬在山水间的乡土画。

  他狠吸了几口带着泥土味的清新空气,见父亲何建明已挥锄挖地里芋头,便拿了水壶,去边上的水渠里装满水,为边上的自家菜地浇水。

  过一会儿,新挖出的芋头装了满满一篮子。何建明又用锄头削了一个大白菜和两个大包菜,父子俩一边整理着收成,一边唠嗑着以往种庄稼的趣事,比如何鸿远第一次插秧插成倒栽葱,要让根往天上长,比如他小时候骑耕牛身上,摔成一个小泥人。

  何鸿远在温馨的回忆中,蓦然想到周荧。这位从小就和病魔抗争,少有美好回忆的县长老婆,若是来到他家这菜地里,肯定会觉得处处透着新奇,再跟她说说他小时候的趣事、糗事,定能逗得她眉开眼笑。

  此时在京都的周荧,正和勤务员一起,挥帚清理着院子里的积雪。她身穿白色羊皮袄,搭配着咖啡色毛裤,脚穿厚实的雪地靴,容颜若冰雕玉琢,在积雪映衬下更添清幽亮丽。

  这是一座四合院,隐在单行道马路边的一排老槐树之后。院子里有一棵高大的石榴树,树下有青石石勺,勺中满是积雪。院子里东边向阳的地方,用红砖头圈出一块菜地,足足占了小半个院子,地里积雪深深,却可见枯黄的大蒜叶不甘寂寞地不时冒出。

  周荧站在离她足面半尺高的菜地边上,将扫到这边的积雪,往菜地里堆去。两名年轻的勤务员过来帮忙,一会儿就和她一起在菜地里堆出一个大雪人。

  她拍着冻得通红的手,在雪人面前跳着、欢呼着,如天真烂漫的少女一般。

  周老隔窗望着宝贝孙女欢快的身影,脸上浮出慈祥而欣慰的微笑。他身形高大,背部微微佝偻,满头银白色的短发,国字脸上满是岁月刻下的痕迹,但其寿眉下一对深邃如古井的眼睛,让他看上去睿智而气势深沉。

  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反手捶捶背,然后坐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一张报纸,在秘书庞德生的服侍下,细细浏览起来。

  报纸赫然是《东平日报》。这是周荧精心准备,带过来的一张报纸,首版头条刊登着温馨采写的那篇《民心民情重于一切——龙泽乡群众路线教育走访记》。她要让何鸿远和他主导的“路教”工作,在周老的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昨晚,周荧被周老爷派出的秘书和司机直接接回四合院。在这座古朴的四合院内,周老不顾护理人员劝告,硬是要等着孙女到来才开饭。对于一名年届九旬的老人来说,饿肚子可不是好事,体能得不到营养补充,很可能会出大问题。周老的专职护理霍医生拗不过他,她只好拿了一块根据周老身体状况定制的营养饼干,劝他先行吃上一点。

  周老一手拿着营养饼干,一手拄着拐杖,微微佝偻着身子,坐在中堂的太师椅上,隔着门前的一道塑料卷帘,眼巴巴地望着四合院的大门。此时他就是盼着亲人归的小老头,哪有半分曾经国家领导人的形象。

  门口响起汽车喇叭声,门房执勤人员连忙打开四合院大门。周荧下车,行李自然由周老的秘书庞德生提进来,她带着寒风掀开卷帘,冲进温暖如春的中堂,半跪在周老的膝前,双手覆着他拄着拐杖的手背,道:“爷爷,我回来了。”

  周老见她气色不错,心里欢喜,乐呵呵地道:“小鸟要归巢,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周荧见他手上的营养饼干,连忙拿着它,递到爷爷嘴边,喂养他一口一口地慢慢吃完。然后拉着他的手,贴到俏脸上,道:“爷爷,你的手,还是那么温暖。”

  周老反手抚摸着她的脸蛋,低头端详着她冻得通红的俏脸,乐得哈哈笑道:“好好好,荧儿这身子骨,能经得住冻,身体果然是大有起色。”

  周荧娇憨地道:“爷爷,人家不是在电话里跟你说过,有人把我的老毛病,给医治好了吗?”

  周老道:“待会儿让霍阿姨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呵呵。”

  霍阿姨四十多岁,中等个子,白皙的脸上挂着雍容的笑,高挺的鼻梁上戴着一幅眼镜,眼角微微可见鱼眉纹,却为添了几份知性沉着气度。作为周老的专职护理,她实际上是中央保健局的医疗保健专家,在周老身边服务了好几个年头。

  她走到爷孙俩身旁,道:“首长,荧小姐,该吃饭了。”

  她和周荧一起扶着周老起身,不忘打量周荧一眼,道:“嚯,观荧小姐的面色,气色不错呀。等吃完饭,我得为荧小姐检查一下身体。”

  以往她没少帮周荧调理身子,知道周荧的身体状况。先天性心血管畸形、肺动脉干异常关闭,导致的运动后呼吸困难、心肌梗塞,这种先天性病症,像她这样享受政务院特殊津贴的医疗专家,都没有良好的根治方案,只能通过调理周荧的身体,延缓其病情发作频率。

  她方才见周荧箭步如飞地冲进中堂,心里可是悬着呢。她估计这位荧小姐许久未见爷爷,太过兴奋,剧烈运动后,可能会嘴唇绀青,面无血色,很快就会昏厥。此时见其呼吸正常,脸色因兴奋和奔跑后,白里透红,如红粉敷面,心里不由得暗暗称奇,自然得要为其检查一番。

  周老听霍阿姨这般说,心里更是高兴,呵呵笑道:“先吃饭。吃完饭,让霍阿姨检验一下荧儿说的摸骨术的奇迹。”

  摸骨术?

  霍阿姨暗暗称奇。作为资深医疗保健专家,她从未听过这个术语。但这一术语从周老口中说出,却绝非凭空而来。

  爷孙俩的晚餐非常简单,三菜一汤,红烧狮子头、青蒸鳕鱼、地瓜炖大白菜和豆腐汤。这还是为了照顾周荧的口味,加了一道红烧狮子头。周老作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一以贯之地保持着艰苦朴素的革命作风。

  周老重传统,在家里讲究食不语。他喝了一小碗小米粥,吃了一碟鳕鱼和大白菜,再喝一小碗豆腐汤,便放下手中餐具,乐呵呵地瞅着宝贝孙女开怀大吃。

  前几天,女儿周淑慧来探望周老的时候,抱怨侄女周荧不懂事,打伤了方家的方春生,弄得周家很被动。闹不好周、方两家,要从姻亲转变成死敌,如今方家势如中天,周家形势堪忧呀。

  周老对女儿的来意,心知肚明。他膝下二子一女,大儿子周秉国任财务部常务副部长,正部级官员;二儿子周秉正任鲁东省副省长;周淑慧任国家商业银行京都分行行长。周老退下来后,从不为子女的事,向中央打招呼,三位子女上升后劲乏力,一个劲儿地想通过联姻等手段,保住周家在京都一流世家的地位。毕竟周老已九十高龄,虽是正国级退下来,但他若仙逝,周家没有一位副国级以上的人物撑门面,门庭自会冷落下来,加以时日,周家势力便会被其它世家蚕食掉。

  周淑慧为两位兄长打前锋,意图请周老发个话。只要周老一开口,周、方两家的纷争,便不算什么事。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家从政务院总理位上退下来,门生故吏遍天下,他的话在华夏国地面上,好使着呢。

  当时周老仅让女儿传一句话给长子周秉国:凭本心。一句话,仅三个字,让儿女们思量去。

  现在他见宝贝孙女能吃能喝、笑颜逐开,比什么都强。打了方家浪荡子又怎样?周、方两家联姻不成又怎样?老是计较着家族利益,把老一辈闹革命的本心,都要忘得一干二净。

  家里人都说周荧捅了马蜂窝。在周老的心里,反倒觉得周荧这马蜂窝捅得好,捅得堂堂正正,很有革命者激情。当初多少知识青年奔红都,就是因为有着渴望冲破来自旧社会和封建家族枷锁束缚的革命激情。

  凭本心,有激情。他眼前这位乖孙女能做到,他的三位子女,可能到现在都想不明白。

  他耐心地等周荧吃完饭。霍阿姨过来扶着他,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算是消消食。然后三人来到霍阿姨的专门工作室,由她为周荧检查身体。

  虽然这里配备的医疗电子设备不多,但最关键的如心肺复苏仪、血糖检测仪等电子仪器,皆属国内最高端产品。周荧躺在病床上,由霍阿姨以心肺复苏仪检查身体,它带有检测功能,由电脑读取数据。

  “荧小姐,深呼吸。好,再吸气、憋气;好,再缓缓呼气……”
官路圣手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guanlushengsho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总裁的废妻濒危物种交尾学院小小僵尸闹洪荒神级龙卫斗罗大陆之封锁苍穹邪灵都市重生世纪之交精灵之捕虫少年HP假如青梅又竹马神界等着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