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官榜

第八百章 被撤职,即时生效!

官榜 | 作者:隐为者 | 更新时间:2018-01-13 13:32: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阿伦海姆号丽璐※#8226;阿歌特他们决定拿出一百万资助研究生的实验,可以预想到研究生知道了会有多高兴。虽然这只是他需要的数目的十分之一。

  不过这段话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要说救世主的话,那应该就是指拉斐尔了,除了他还有谁会和西鲁韦拉对着干。巨大的船未免有点夸张,而且要想打得西鲁韦拉无力反抗也不是卡鲁提拉号能做得到的,毕竟西鲁韦拉也拥有多艘武装船。最后出现的海龙更是可疑,该不会这些都是当地人自己想象出来的吧!

  丽璐抿着嘴好一会儿没说话,然后抬起头说道:“这些钱,由我来出!”一瞬间,在场的两位男士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特别是卡米尔,他从来只知道丽璐喜欢把钱塞进自己的荷包,还没见过她把钱送给别人呢!

  真实情况到底是怎么样,阿伦海姆号的船员们还是没弄清楚。他们一路上并没有碰到卡鲁提拉号,看来只有等下次见到拉斐尔时才能知道了。

  大伙正在幻想着美好的前路时,费南德却懒洋洋地说道:“看来,印度的商人们很快就要倒大霉了!”

  沙里裘是个热衷于寻找传说的年轻人,不过在其他人眼里,他不过是个异想天开,借以逃避现实的人。大约一年前,沙里裘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块石板,并且说这就是非洲传说中的霸者之证。在非洲几乎是找不到一块石头的,而且那石头上刻的东西谁也看不懂,所以没人相信他的话。不过有一个人相信了,还愿意出五万枚银币将它买下,这个人就是埃斯皮诺沙。但是沙里裘却不肯卖,因为非洲的霸者之证上记载着一个大宝藏,若是能够找到的话,数目可是五万银币的上百倍。反抗埃斯皮诺沙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沙里裘被打得半死,石板也被抢走了。人们纷纷开始取笑沙里裘。但是几个月后,一个少年来找沙里裘,把那块被抢走的石板还给了他。沙里裘呆立半响,终于明白过来,眼前的少年就是打倒埃斯皮诺沙的人——拉斐尔※#8226;卡斯特路,他现在已经是全东非的英雄了。除了他,还有谁能拿到埃斯皮诺沙手里的东西呢。沙里裘立刻向他跪下,感谢他拯救了这里的人们,还要把霸者之证送给拉斐尔。拉斐尔不肯接受,实在推辞不掉便用十万枚银币卖下。沙里裘在一夜之中成了大富翁,他马上买了艘船出海探险去了。那些嘲笑过他的人再也不敢轻视他了,而且也渐渐相信霸者之证会给人带来财富。

  由于埃斯皮诺沙这个唯一的商业协会也垮台了,所以东非各港口之间的贸易一度停止,而伯格斯统就趁此机会与商人们建立起合作关系,蒙巴萨是第三站。

  这就是卡米尔熟悉的丽璐了。

  丽璐不理会旁边两个仿佛石像的男人,接着说道:“如果你们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的话,荷兰的土地面积就会增加,这样流浪的人就有地方住了;郁金香卖得好,他们就有活干,可以赚钱生活了。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大家都在拼命努力,我也要出一份力。虽然我不会种花,但是我是商人,我可以出钱。你不是说需要一千万吗?我现在还没有那么多,不过多少可以帮你一下了!卡米尔,你说呢?”

  要把几乎所有的财富都拱手送人,这种事可是没几个人会做的。当然也给自己留了一些必要的钱,但是这些相对于送人的部分根本没得比。不过阿伦海姆号的船长却很高兴地说道:“一百万对我这个聪明的商人来说是小意思嘛!只要往印度多跑几次,十个一百万也赚回来了!”的确,印度的香辣料在阿姆斯特丹xian起了一股红色风暴,一时成为当地的新宠儿,连郁金香都得kao边站。

  满以为还会遇到上次那种被拒之门外的情形,没想到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

  阿伦海姆号沿着原来的航线往阿姆斯特丹驶着,回程的路比第一次走的时候要顺利多了。在经过非洲时,他们又遇上了伯格斯统一行人,这次是在蒙巴萨。

  佛得角则另有不同的说法:在佛得角的正西面有一群小岛,当地人相信那些岛上住着神明,总有一天神明会来解救他们。一天晚上,岛上突然发出了耀眼的金光,一整夜都不间断。第二天就传来了西鲁韦拉被人推入海中淹死的消息。人们纷纷向西方跪拜,感谢神明。

  当天晚上,在酒馆“鲸鱼”里,阿伦海姆号的船员们以6票同意0票反对的表决通过了船长大人的决定。真正出席的人只有五位,安杰洛的份就由丽璐代劳了。

  拉斐尔此刻正在卢安达至开普顿沿岸的某个部族里,也就是上次获赠象牙项链的地方。拉斐尔一直十分爱护那份礼物,所以又特地亲自来道谢。当然也要把埃斯皮诺沙和西鲁韦拉被消灭的事告诉他们。那些人用拉斐尔听不懂的语言叫了起来,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现在有多高兴了。他们可以不用再受人压迫了,也不用担心会被抓起来买到美洲大陆去了。虽然生活还是一样的艰苦,但毕竟是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了。因此,拉斐尔便提出了一个计划,把这个海湾建成港口,准备舒适的客栈和可口的食物。这个地方恰好是卢安达到开普顿一千五百海里水路的中间位置,如果能有个港口供远航的水手们休息一下,旅途会轻松很多。所以这个港口一定会大受欢迎。不管对部族的人也好,对海员也好,这都是一个很好的计划。而且所有的建设费用都由卡鲁提拉号来负责,以后也不会向他们征收税金。部族的人们感激不尽,几乎就要把拉斐尔当成神供起来了。建设几乎是从当天就开始了,当地人砍下树木建造码头和木屋,卡鲁提拉号到其他城市去采购必需品。两个月后,新港口“卡里比布”就将出现在非洲地图上。

  当初因为丽璐的帮忙,使得郁金香在汉堡大受欢迎,kao着这项贸易,他们渐渐积累了一部分资金,实验也得以继续进行。土地的面积大了,就需要更多的人手,他们招募了一些流浪汉,让他们劳动,并提供食宿。实验的效果很好,政府也开始关注了,给予了一定援助。现阶段,正是扩大规模的最好时机。但是这毕竟是一项庞大的计划,只kao郁金香的收入和政府的补助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必须寻找更强有力的支持者。

  “难道还需要我来解释吗?”费南德说道。

  阿伦海姆号在开普顿做了充分地休整,备齐海上所需要的各种物资,以免再遇到上次那种事,然后前往卢安达。

  当研究生在说的时候,无数个念头掠过丽璐的脑子。看到这么安静地听别人说话的丽璐,卡米尔反而觉得奇怪。

  每次都是这样,正经事说不了十分钟就马上转变为舌战。卡米尔伤脑筋地喝起了茶,他也懒得劝架了。连塞维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自顾自和埃米利奥讨论起新的烹饪方法来。

  费南德和埃米利奥早就过惯了居无定所的日子,也不会对哪个地方特别留恋,只要是有酒和食物的地方就可以了。结果所有的事情全都落在了卡米尔身上。

  费南德※#8226;迪阿斯“哼!他们怎么敢反对船长的决定呢!”

  阿伦海姆号没有在非洲停留,继续北上,进入地中海海域。安杰洛请求丽璐让他暂时离开,他想回家去探望一下妹妹。丽璐当即同意了,在里斯本让他下了船,并约定好一个月之后在老地方接他。考虑到从里斯本没有直达伊斯坦布尔的航线,安杰洛便买了一匹快马从陆路出发了。

  当地人告诉丽璐,这里来了一位救世主,他带着巨大的船只和勇敢的水手,把西鲁韦拉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西鲁韦拉想乘小船出逃,结果却遇上了海龙,一瞬间就全被吞没了。人们越讲越兴奋,只差没当场表演一番了。

  丽璐正犹豫着是要大打出手还是赶紧逃走,虽然两者都不是好办法,围上来的人们却突然将他们紧紧抱住说道:“上次真是对不起了。你们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卢安达再也找不到一个土偶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无论做什么都显得兴致高昂,甚至连说话的语调都变得轻快起来。有几个人马上就认出了丽璐一行人,他们曾被菲南※#8226;西鲁韦拉禁止通商,还抢劫了一个杂货店,早就是这里的名人了。那些曾经被打的人们一点一点向丽璐等人kao近,看那激动的样子,好像是要把他们生吞了似的。

  经过里斯本之后再航行个6、7天就可以到达阿姆斯特丹了。随着故乡越来越近,丽璐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她迫不及待地把阿姆斯特丹介绍给新伙伴塞维,还不时说起汉堡和伦敦。幸好塞维对此非常感兴趣,倒也省了卡米尔不少麻烦。

  “我们最好先跟费南德他们商量一下比较好……”卡米尔谨慎的说话立刻被丽璐打断。

  丽璐对卢安达可是一肚子的不满,卢安达的那些木偶们曾害得她整整一个月没吃饱肚子,所以丽璐甚至不愿在此停kao,想到前面的港口圣多美再休息。不过快要见底的水和事物,还有水手们积累的疲劳却不允许她这么做,丽璐只得满脸不高兴地进了港。

  虽然当地人不知道瑞典商人是什么样子,但是瑞典军人在此是很受欢迎的,所以伯格斯统的计划进行地相当顺利。

  算算丽璐已经有差不多十个月没有见到阿姆斯特丹的大街了,自然十分怀念。一看到熟悉的景象,丽璐就丢下船长的义务,整天和塞维到处去玩。她向塞维说明城里的每一样事物,从路边的石阶到古老的教堂,从小吃店到女孩子裙子上的花边,一个也没放过。她又向以前的朋友们讲述自己的出海经历,特别是讲到和舒伯特※#8226;格拉斯对峙的那段,引得女孩子们一阵阵尖叫,男孩子们则羡慕地不得了。

  卡米尔被丽璐这一番有见识、有条理的话给吓到了。这小丫头向来只会强词夺理,可是自从去了印度之后,她的说话也好,思考方式也好,都在改变,时常会让卡米尔有种“这真的是丽璐吗”的感觉。

  先前还吓得躲在卡米尔身后的丽璐,一听到对方的说话,立刻跳出来大骂起他们来。那些人连连道歉,说那时因为不得不听命于西鲁韦拉,所以做了很多不友好的事。换言之,现在他们已经不再受西鲁韦拉的控制了。除了埃米利奥,其他人立刻就想到了这一点。

  同时,一些小商业协会也逐渐兴起,一般都是有几个常年跑船的人或渔人联合发起的,交易范围还只限于相邻两个港口之间。不过要不了三年,这里就将恢复成十年前的盛况了。

  埃米利奥※#8226;菲隆阿伦海姆号沿东非海岸一路南下,最后到达开普顿。这里流传着一个“???”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名叫沙里裘。

  一路上,丽璐还是很担心先一步回西非的拉斐尔,因为他要面对的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不知对方会再设下什么陷阱。费南德便安慰她说:“放心吧!拉斐尔可不像你那么头脑简单。他可是很有船长的样子呢!”这话顿时惹来丽璐的大叫,不过她倒真的不再担心了。而且这么充满活力的丽璐也让漫长的海上生活变得不再枯燥。只有卡米尔在小声嘀咕:“哪里像个十七岁的淑女啊!”

  不管怎么说,这种变化是在善良、智慧和正义的神的引导下,而不是有邪念的神所引导。卡米尔便一口同意了丽璐的决定。话又说回来,卡米尔似乎还没有拒绝过任何丽璐的要求。

  热闹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宁静又飘散在阿姆斯特丹的夜晚,睡神用缀着钻石的黑色天鹅绒毯子包裹起整个城市,让疲惫的海上旅人们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丽璐便和卡米尔来到了海边的实验地,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一小片郁金香花园,现在不仅面积扩大了差不多十倍,而且人也多了不少。那位研究生一看到丽璐和卡米尔,就冲他们跑来,涨红着脸兴奋地说起这里的事情来。

  塞维※#8226;达※#8226;汉开普顿本身也开始变得有模有样起来了,不再只有旅馆、餐馆和酒馆,集市和交易所也出现了,目前只和索法拉有定期的海上贸易。那是因为从开普顿到西非最近的一个港口卢安达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当初阿伦海姆号的船员们就差点饿死在这段路上,如此长距离的航行是不适合小型商队的。而且西非的交易基本上都控制在菲南※#8226;西鲁韦拉手上,其他商业协会都必须听他的命令行事,所以那里并不是理想的贸易地。

  丽璐每天过着充实又快乐的日子,几乎像是出海以前的时光。直到有一天,卡米尔说他遇到了种郁金香的研究生,研究生邀请他们新的实验成果。丽璐这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要回来。

  “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丽璐瞪着眼睛问道。

  到了圣乔治,传闻又变了。某天,西鲁韦拉的公馆遭到一伙人的袭击,房子全被烧毁。但是那天西鲁韦拉正巧去了圣多美,逃过一劫。等他回来之后,自然气得暴跳如雷,下令全城搜查嫌犯,却没有任何结果。当天晚上,海面上又传来了海魔女的歌声,西鲁韦拉被歌声所诱惑,消失在大海中。第二天,人们只看到沙滩上留下来的两排脚印。

  研究生卡米尔※#8226;马利奴斯※#8226;奥芬埃西安杰洛※#8226;普契尼十个月前阿伦海姆号第一次出海的时候,只有三万元家底,多亏了丽璐的精明和费南德的智慧,才使每一次交易都大获其利。辛辛苦苦攒到现在,竟有了一百多万,这个数字即使连地中海的顶尖商人听了也会称赞的。

  别以为这样的事情,听起来是多么荒谬的,黄胆身为刑队队长,

  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其实你要是真的这样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恰恰因为他是所谓的队长,所以黄胆做起这种事情来,才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真的要是没有这个身份在,你以为黄胆敢这么嚣张吗?

  这样的事情,如果在平常遇到的话,苏沐或许还会讲讲道理,但是现在的苏沐,整个人的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满脑子都是人命案件,哪里有心情在这里陪着黄胆这样的人玩这样的游戏。

  “知道他是谁吗?这是我们古澜市高开区管委会主任,你们谁敢动手抓人?”张冠平眼见事情紧迫,迫不得已之下,便直接亮明身份。

  而随着身份的亮出来,果然是震慑住全场,就算是黄胆,在听到苏沐的真正身份之后,心弦都忍不住一颤,不是吧?怎么会这样?苏沐不就是仗着黄婕才能够这样的姘头吗?为什么会冒出一个管委会主任来?地级市的高开区管委会主任,那想必应该是处级了吧?

  莫非这下真的捅到马蜂窝了!

  “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作为刑警,他们这几个人可都是老油条,知道谁能招惹谁不能招惹,像是苏沐这样的人,没有亮明身份之前,怎么做都好说。

  但现在,形势明显急剧下转!

  他们现在要是真的再敢动手的话,如果苏沐的身份真的是属实的,那么这一切可就有的说道了。他们愿意跟着黄胆过来,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想跟着黄胆一条道走到黑,就会不管不顾的做任何事情。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黄胆也真的是有些抓瞎了。

  但黄胆现在不知道怎么办,苏沐可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机会给过你们,你们却偏偏不抓住,那就没得说,怎么都要将你这个混账警察拿下。现在苏沐是怎么瞧黄家的人怎么不顺眼,整个黄家联合起来欺负黄婕这样一个女子,现在又想着借自己,威胁黄婕,苏沐如何能够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这盛京市,苏沐能够找的人,琢磨过来琢磨过去,发现除却叶安邦之外,还真的是没有别的人。虽然说方涯现在和苏沐关系也不错,但真的要是因为这样的事情麻烦了方涯,那个人情让他还的就未免太容易了。

  “钟哥,是我!”苏沐就当着黄胆他们的面,直接拨通了钟泉的电话。

  钟泉那?也是有点小疑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要知道今天可是周末,昨天苏沐刚从叶安邦家里出来,怎么今天就又有什么事情了吗?

  还是说苏沐这次是要离开了!不过钟泉现在也是很为高兴的,因为不出意外的话,黄志阳这次恐怕是**不离十会扶正了。

  而黄志阳要是真的能够扶正,那么最大的功臣可是苏沐。

  “苏沐,怎么了?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钟泉听出来苏沐的声音有些焦急便直奔主题道。

  “钟哥,是真的又要麻烦你了,事情是这样的”

  当苏沐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之后,钟泉那边的神情也变的异常严肃起来“稍等,我马上就解决这事。”

  苏沐挂掉电话之后,扫向黄胆,没有多说一句话,就那样保持着冷漠。

  就是这样的冷漠,看在黄胆眼里,是那样的具有威慑力。钟哥?钟哥是谁?黄胆心里在猜测着,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动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黄胆回头一瞧,发现走过来的人,为首的赫然是徐少恭。

  “徐局,您怎么来了?、,黄胆急忙上前笑着道。

  “我怎么来了,我要是再不来的话,你黄胆就要给我分局惹出不知道多大的祸事。黄胆,我问你,是谁让你出警?你又准备干什么?知不知道你想要做的事情,应该走什么样的程序?知不知道苏主任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你有资格处理吗?”徐少恭劈头盖脸的便是一顿臭骂。

  眼前的的势已经很明朗,苏沐低沉的脸色,已径是很能说明问题。

  徐少恭现在就盼着,黄胆刚才没有惹出多么大的事情才好,否则的话,事情就真的闹大发了。

  “徐局,我?”黄胆还想着辩解,徐少恭却没有听的意思,直接打断“你就等着吧,这事不算完!”

  不算完你又能怎么样?

  黄胆眼瞅着徐少恭这么不给面子,心里面窝着的那股火也蹭蹭的冒了出来,你徐少恭不就是靠着张报国的,要知道我也是有后台的。真的要是将我逼急了,我就去我老叔那里告你一状,让你吃不车兜着走。

  直到这时,黄胆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天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误。

  在黄胆的心中,还是认为这是盛京市的鲤越区,黄子文是这里的区长。你苏沐就算是一个管委会主任,那又如何?你能够和黄子文相比吗?你就算再有权利,你也管不到我不是?黄胆压根就没有想到,能够让徐少恭这么紧张的苏沐,又怎么会只是一个普通的管委会主任那么简单。

  “苏主任!”徐少恭走上前声卒稍微压低着道。

  别管怎么说,在这鲤越区徐少恭好歹也是一个名人,身为公安分局的局长,那也是有头有脸的角色。在这样的地方,被人瞧见很为正常。

  所以徐少恭虽然话语比较恭敬,但神态之上却并没有怎么谦卑。真的要是那么做了,该感到不舒服的就应该是苏沐了。

  “你是?”苏沐皱眉道。

  “自我介绍下,我是徐少恭,是鲤越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徐少恭急忙道。

  公安分局的局长?怎么个意思?难道说出动一个黄胆还不够,连你这样的局长都要亲自过来抓我了吗?苏沐一时间,怒气蹭蹭的上窜着。脸色也越来越阴沉,盯着徐少恭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徐少恭瞧着苏沐的脸色,就知道可能是坏事了,心底暗暗痛骂着黄胆的同时,再次凑上前,在距离苏沐只有不到一米时,低声说道:“苏主任,我在来之前,听张局说起过你。”

  就是这样一句话,便让苏沐的神情变淡不少,瞧着徐少恭的眼神,也多出一种柔和。原来这个徐少恭是张报国的人,而现在他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想必就不会和黄胆是一伙的。

  “徐局,我和张局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不过我对张局也倒是敬仰的很,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倒是可以和张局坐下来聊聊天。不过徐局,我现在真的有事,需要马上离开。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分局的某些同志硬是说我涉嫌什么外交事件,非要将我抓走。正好你过来了,你就给评评理吧。”苏沐平静道。

  “苏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徐少恭转身瞧向黄胆,神态间明显多出一种冷漠,徐少恭知道这里是公共场所,没瞧见现在四周已经有很多人在看热闹了。所以说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事情给解决掉,多耽搁一会,就会给他们形成难以挽回的恶劣影响。

  “黄胆,苏主任说的是真的吗?”

  黄胆瞧着徐少恭的神情,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了,徐少恭过来肯定是为苏沐站台的。既然这样的话,那自己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你我反正不是一路人,就算是没有这事,你都准备收拾我。遇到这事肯定会痛下杀手的。与其让你就这样宰掉,倒不如我奋力反抗之。

  “徐局,事情不像是你想的那样,其实这事是真的有外交事件涉嫌在内的,因为被打的藤井一夫是岛国前来的投资商人。苏沐涉嫌殴打他,所以我们才会想着带苏沐回去的。这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再说我们带多沐回去,也只是想着就事论事而已。”黄胆犟嘴道。

  掌控力有问题啊!

  就是黄胆这样的几句话,便让苏沐知道,徐少恭对公安分局的掌控力并没有多强。要知道刑侦队队长的位置,在整个分局之内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现在这么重要的位置,徐少恭却没有掌握在手中。黄胆不但没有对徐少恭有着太多的恭敬,话语中还流露出挑衅的意思。

  这难道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说起来徐尖恭现在也真够郁闷的,没有想到黄胆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反驳他,这是让他真的有种丢人的感觉。想到黄胆平常仗着黄子文的胡作非为,徐少恭想到这次苏沐事件绝对不会那样罢休,心中便坚定一个念头。

  而就在徐少恭刚想着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起,那边传来的是张报国有些愤怒的声音。张报国其实也够郁闷的,怎么都没有想到,短短的两天之内,遇到的事情都和苏沐有关系。难道说苏沐和盛京市的公安局就这样不对头吗?为什么每次都会有事发生。

  只是貌似这事还都不是苏沐主动挑起的,这才是让张报国更加郁闷的。

  “是,张局,我马上转达!”徐少恭从张报国那里得到命令之后,再次瞧向黄胆时,语气比刚才已经要明显加重许多“黄胆,从现在起,你被撤职了,即时生效!”

  ♂♂

官榜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guanb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