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八零撩夫日常

第169章 大结局

八零撩夫日常 | 作者:素年堇时 | 更新时间:2019-03-15 03:49: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梦里他和周甜结婚了,一开始他们过得很甜蜜。周甜帮着他做生意,家里的钱越赚越多,他们一家也从乡下搬到了县城,再从县城搬到了市里。

  不过家里有钱,他却始终有个遗憾,那就是周甜一直没能给他生个孩子。因为这事,他妈天天和他闹,让他离婚再娶一个。

  后来,他真的和周甜离婚了。新妻子确实给他生了可爱的宝宝,梦里他过得很好。只是在老了之后,突然有人上门告诉他,孩子不是他的。他气得去做亲子鉴定,结果在去鉴定途中发生车祸。

  再之后,他就被吓醒了。

  坐在床上大口的喘气,杨仁清心底全是寒意。再一摸后背,全都湿透了。可梦里的事情却迟迟没有消退。

  虽然梦很荒谬,可却让他更难受。

  他一开始喜欢的就是周甜,因为长辈说周甜身体有点问题,可能生不了孩子,这才给他选的周娟。如果当初他坚持,那周甜嫁的人是不是就是他呢?

  外面天光微亮,他已经没了睡意。

  下楼来,母亲正同奶奶在做早饭。隐隐约约他听到母亲道:“听说周甜怀孕了,这别不是怀了孩子才结婚的吧。”

  “不是吧,好像说是领了证了,本想晚点办婚礼的。结果发现怀孕了,才提前办的婚礼。不过不管怎么说,周家算是撞大运咯。”

  “周甜自己也不差啊,赚了那么多钱。”杨母感叹一声,“这当初我要是不让孩子他爹去悔婚,我今天是不是也能当个富家太太,还能抱孙子了?”

  后面的话杨仁清听不下去了,他心里憋闷的厉害。出门走走,却无意中走到周家的门口。

  原来落魄的黄泥屋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栋哪怕是县城都少见的小别墅。就算这里不变,那个时常在院子里哼着歌晾衣服的少女也不会再出现了。

  他们这辈子,已经是云和泥的区别。

  ……

  京中,周甜也不算无聊。

  没有和一般孕妇那样怀孕了就只在家吃吃喝喝,周甜依旧会处理公司的事情,只是没有以前那么劳累,她主要是为了让自己跟上时代的变化。免得脱离社会太久,到时候跟不上节奏。

  除却这些,空出的时间她会陪着家人。

  褚辞现在基本上得空了,都会在家陪着她。

  他还找了一些一起打发时间的事,比如练习毛笔字;虽然两人临摹字帖到最后,大多都是墨水涂了对方一脸。又或者是在张嫂充满担忧的眼神下练习厨艺,然后一同微笑着看邵忆安试吃。

  当然,周甜的手艺大家还是愿意试试的,毕竟吃不死人。至于褚辞的,呵呵,笑而不语。

  周哲周梦也爱往褚家跑,褚奶奶和褚辞都差不多是看着他们长大的,熟悉了也就不怎么拘着。

  褚辞干脆把褚家旁边的房子买了下来送给周甜,周甜让弟弟妹妹搬这里来住。靠的近了,他们过来吃饭什么都也方便。

  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周甜有一日突发奇想,想给宝宝盖一个游乐场。

  现在京里的娱乐措施很少,这笔投资下去,慢慢计划着做,等到孩子五六岁的时候,应该能建成了。

  于是她的日常生活又多了一个目标,同时她还聘请了以为工程师作为这个工程的顾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夫妻两人都有各自努力的目标,磨合期的矛盾竟然没有发生。相反的,周甜有时候有什么想法,褚辞都能帮着完善。游乐园的项目渐渐的从周甜一个人的目标变为夫妻两个人共同的方向。

  等到游乐园项目初步定下时,周甜的肚子也像皮球一样鼓了起来。

  预产期是在十一月底,进入十一月之后,周甜渐渐的就越来越不安。对于分娩的恐惧让她晚上时常睡不好。

  她有一种很不真实的预感,就算醒来之后,看着天花板也都脑子一片空白。

  偏偏褚辞在这个时候需要出国几天,在他离开的第一天晚上,周甜当晚就做了噩梦。梦里飞机失事,褚辞就在飞机上。

  醒来后,她立即打了电话过去,听到手机里传来褚辞的声音,她这才稍微安稳了些,重新补了个觉。

  当天晚上,周梦过来陪着她一起,但是这回她梦到了前世。

  前世周甜是也是有家的,不过她因为是女孩儿,一直都属于被漠视的那个。弟弟有的,她没有;做姐姐的要让着弟弟;做错了事她挨骂挨打,弟弟是没错的。

  初中的时候,家里就曾让她辍学去打工,不过被邻居给劝住了,她重新留在学校。

  后来大学,她选了个学费最低的学校,然后勤工俭学没再问家里要过一分钱。

  毕业后,她每年会给一笔钱给父母,然后剩余的自己存下——她想买房,给自己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对于父母,她不怨,至少他们没让自己饿死,还让自己读了书。

  但也没有多爱。

  很多她一个人在外面打拼的时候,就觉得这天地间就只有她一个,她没半点牵挂。所以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很少对以前有怀念。

  她有时候觉得自己的血是冷的,能在失去家人之后,连梦都不会梦到。

  而今,她却突然梦到了。

  她梦到自己在被下葬的时候,她的父母就站在旁边流泪。等到坟地封土时,她的母亲突然嚎啕大哭,冲去墓地似乎想把她刨出来。

  她看到母亲伤心欲绝的神色,她看到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她的父亲眼底流露出的后悔。

  她想着,在知道自己没了的那一刻,她的父母是真的有为她难过过的。

  这些就够了。

  父女缘分一场,虽然开始不让人太愉快,但结束的时候你们为我掉过眼泪就够了。

  “姐……姐……”耳边传来喊声,周甜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被泪水糊了眼。

  “姐你没事吧。”周梦递给她纸巾,“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周甜擦了擦眼睛,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继续睡吧。”

  后半觉她睡得稍微好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褚辞就躺在她身边。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闭上眼睛重新睁开后,确定真的是他。

  “你怎么回来了?”她摸了摸他的下巴,上面有一点青色的胡茬。

  “小梦说你做噩梦了,一直在哭,我就赶了回来。是不是很害怕,别担心,很快这兔崽子就会出来了。我已经让医院那边准备好了,不会有事的。这次我还从国外请了医生来,你别怕,有我在呢。”褚辞亲了亲她,看着她还肿着的眼睛,心里微微的发酸。

  “没有,我就是想你了。”周甜抱着他,嗅着他身上的味道,“褚辞,”

  “我在。”

  “我……我好像要生了。”周甜突然捂着肚子道。

  褚辞连忙跳了起来。

  在之后就是一阵兵荒马乱,周甜被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医院。

  现在距离预产期还有十天的时间,没想到孩子竟然要提前生了。

  褚夫人要生了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原本要来找褚辞的几个部下只好调头去医院。

  到了医院后,褚辞人没见到,倒是听到产室里有人在骂:“褚辞你个混蛋,我再也不要生孩子了!!”

  这是褚夫人?

  心里想着,他们下意识看了看产室门口的褚老夫人。

  听出这位褚夫人来自小地方,这样说会不会让褚家长辈不喜?

  可褚老夫人脸上眼底却只有焦急和担忧,并没有任何不悦之色。

  看来褚老夫人确实如同传闻中的一样,很喜欢这位孙媳妇。

  新来的几位一边说着宽慰的话,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等知道褚辞进去陪产之后,面上都闪过一丝诧异。

  看来褚副部也很疼老婆啊,这以后要是有什么事,能不能求到这位褚夫人身上来呢?

  产室外的人等的焦急,产室里的人也度日如年。

  周甜这会儿已经痛得麻木了,连助产师在旁边说的话也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不知熬了多久,最后身下终于一松,随着耳边传来“生了生了”的惊喜声,她终于晕了过去。

  褚辞看着周甜闭眼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心莫名揪紧了一下。尽管旁边医生说产妇是因为脱力晕倒很常见,他仍旧放心不下。

  他的心很不安,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周甜如此没有生机的样子,就好像她会随时离开一般。

  因为这种不安,他一直陪在周甜的身边,希望她能早点醒来。

  然而,他的预感成了真。

  本来在昏睡几个小时后,产妇都会醒来,但是周甜却躺了整整两天都没睁开眼睛,而且生命迹象也越来越微弱。

  “各项检查都没问题,怎么产妇却……”来检查的医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好几位医生凑在一起商量,愣是束手无策。

  周梦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姐夫握着姐姐的手。忍不住的她眼睛就红了,她知道姐夫这是为了能第一时间感知到姐姐醒来。

  “舅舅,”邵忆安提着食盒走了进来,“先吃饭吧。张嫂特地做得菜,你先吃着。回头甜姐醒了,就让她喝下面的鸡汤,张嫂特地做的。”

  虽然做好的鸡汤已经凉掉了好几份,但是他仍旧每天坚持送来。

  “嗯。”褚辞低头吃饭,手却没有离开周甜。

  邵忆安看着病床上闭着眼睛的人,忍不住抬了抬头。

  医生说病人生机越来越弱,可能撑不了几天了。现在就希望那些个国外医生尽快赶来了。

  “舅舅,团团已经能睁开眼睛了。”邵忆安故意说着小表弟的事,企图让气氛轻松一点。

  “是吗?”想到儿子,褚辞扯了扯嘴角,想笑却没笑出来,“他妈都还没看到他的模样呢。”

  “放心吧,甜姐一定能看到的。她只是有点累了,很快就会醒的。”话说到一半,邵忆安自己都忍不住,捂着嘴出了病房。

  褚辞没有看他,只继续安安静静地吃着饭。

  接下来的两天,国外请的专家也终于抵达。不过在做了各种检查之后,他们得到的结果和之前查的结果一致——在什么结果都正常的情况下,病人的身体确实在衰竭。纵然用其他的方法吊着,可情况却依旧没有任何改善。

  最后的希望落空了,邵忆安见到舅舅的眼睛一下子就暗了下去。

  瞬间他心里生出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让他想哭,想求甜姐醒过来。

  “谢谢林莱院士。”褚辞彬彬有礼地将所有人送出病房,让人安排后面的事。同时原本想来探望周甜被拒绝在外的人他也开始允许他们进入。

  他就沉默地站在病床边,看着他年轻的妻子闭着眼睛,一点点失去生机。

  在医生委婉的告诉病人差不多就是今晚上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没了无关紧要的人。周甜的至亲好友们都在病房外坐着,任然、宋佳,甚至杨志伟詹嫂子他们都来了。

  谁都不明白,怎么好好的喜事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那么好的那么努力生活的一个人,为什么老天就非得要带走她。

  詹嫂子抹着眼泪,她的身边,大女儿正扶着她,眼里也是泪。

  或许没有人知道,如果当初不是周甜姐提议让詹嫂子送她和妹妹们去读书,她现在也许只是个睁眼瞎,根本不可能会有现在的一切。周甜姐的一句话,改变的是她们姐妹的一生。

  病房里。

  灯没有开,只有仪器时不时发出的滴滴声。

  褚辞握着周甜的手,告诉着现在外面发生的事,“……安安昨天和人打了一架,因为那人说我是天煞孤星命。小的时候,也不是没人这样说过我,甚至二婶到现在都很害怕靠近我。我从前是不信命的,现在我信了。我后悔了,如果你没有嫁给我,是不是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也许我就不该出生,如果没有我,你们是不是都好好的活着。”

  “但还是很谢谢你,这一年是我过得很幸福。你放心,孩子我会好好教养他的。”

  “……”

  絮絮叨叨,褚辞基本上是想到哪说哪。

  天越来越沉,终于,房间里的仪器突然发出一声长鸣,“滴——”,代表着心跳的显示器也不再有起伏。

  “周甜!”褚辞忍不住喊了一声,声音犹如幼兽的呜咽,听得外面一行人瞬间泪如雨下。

  谁都明白,这一声代表的是什么。

  周甜,没了。

  ……

  周甜感觉手有些疼,像被什么东西抓紧了一般,疼得厉害。

  她下意识抽了抽手,没能挣脱。

  于是她再试了试,这回挣脱了,同时好像还听到了好几声倒吸凉气的声音。

  接着,耳边就传来尖锐而高亢地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诈尸啦!!!!”

  然后什么东西像是被撞倒一般,噼里啪啦的。

  周甜被吵得不行,她皱了皱眉,然后睁开沉重地眼皮。被灯光刺激的掉了一些眼泪后,眼睛这才渐渐适应了。

  睁开眼,她就见到她的面前一堆的人,全都用一种说不出的惊喜的眼神看着她,让她莫名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还没等她说话,她又见到站在自己床边的那个男人。

  “你怎么弄成这鬼样子……”周甜觉得自己怕是要完,竟然连说句话都累得不行。

  下一刻,她就见到褚辞一脸激动地看着她喊道:“医生!快让医生来!!!”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第二天一早,医院上下都在传着一个消息:据说那个长的特别好看的部长的妻子死而复生了!

  “昨天明明断了气的,多少人都在那抹眼泪啊,结果突然就睁开眼了。我一小姐妹本来准备收拾呢,结果给吓得,现在都还在发抖呢。”

  “死的都能活了,这别不是被什么东西被俯身了吧。”

  “这倒没有。人家什么都记得,是生完孩子就睡了一觉,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医生给全身检查了一遍,说是身体除了有些虚,其他的都已经在慢慢恢复了。”

  “那可真是奇了。”

  “谁说不是呢。”

  种种流言在医院里流传,甚至还有些人特地过来看是真是假。不过这里是高级病房,寻常人进不来,只有旁边的几个病友能过来串串门。

  周甜彻底清醒后,听邵忆安把事情从头到尾给她说了一遍之后,看着褚辞的眼神柔得都快化出水来了。

  她代替的是真正周甜的人生,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她又见到了“周甜”。

  “周甜”说很感谢她完成了她的三个愿望,让她不再留遗憾。两人还聊到了周家,聊到了很多事。最后还是“周甜”说她该回去了,她这才睁开了眼。

  没有想到她昏睡的时候会发生这么多事,看着褚辞憔悴的样子,她的心一点点被填满。

  “褚辞,”周甜朝着他伸出手。

  “我在。”

  “抱我。”

  接下来她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周甜侧过脸,在他耳边低声道:“我是因为你才回来的。还有,我爱你。”

  回应她的,是一个温柔到珍视的吻,“我知道。我也爱你。”

  有彼此在,他们终于不再孤单。

  ——本文完——
八零撩夫日常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balingliaofurich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乡村御医长官,矜持一点仙二代家的小白脸私房男医生手术直播间超级败家子最强丧尸后宫传说官运红途错上黑老大霸道帝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