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傲娇总裁要养妻

第四章 真相

傲娇总裁要养妻 | 作者:沐月无声 | 更新时间:2018-02-14 21:20: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万兽战神
  宁七苦笑,“你的世界不属于我,我也进不去你的世界。你给的资料我看了,间歇性失忆症,和解,我答应你。所以,你明天也不用来了,反正那一夜,只有我记得了。”

  话中的无奈,顾沉听出来了。但是他顾沉决定的事,又有谁能改变呢?

  顾沉放下手,伸手将宁七拉了起来抱入怀中。宁七双手缩着放在两人的之间,避免更多的肢体接触,脸色倒是挺淡定的。

  “这个交易,可以只有甲方决定,乙方只需要听从就可以了。我伤害了你,要对你负责的,你怎么能拒绝我呢?”顾沉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把头放在宁七的肩膀上,轻轻的的蹭着她的脖颈。像只可怜的小猫的,在向主人讨食。

  这个理由,宁七根本不相信。因为像他这种富家公子,身边的女人就如衣服,什么时候不喜欢了什么时候就换了。而她就是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谁又能信谁呢?谁有能在乎谁呢?

  宁七想推开顾沉,却被他抱在怀中动弹不得。放下手后,她与顾沉之间已没有间隙,顾沉便又把她抱紧了些。

  对于顾沉的这种行为,宁七表示很不理解,他到底是想为自己负责,还是想找一个老婆?

  “时间不早了,你走吧!我明天还要去学校。”宁七着实无奈的和顾沉解释。

  宁七的话说的很明白,但顾沉就像是膏药紧紧抱着她不松手,也不开口回道。两人站在路灯下,宁七迎光而立,顾沉逆光而拥。所以顾沉看着两人相拥而立的身影,眼神错综复杂,他好像是在笑,又好像是在难过。

  “你好好休息,我给你一个星期的试用期,一个星期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做我的未婚妻。”顾沉妥协,但这是他的条件。

  宁七回到家中,侧身躺着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前映射的月光,脑海中此刻全是顾沉的存在。

  因为家庭和时间的关系,宁七从来没有和朋友玩过,所以也没有交过一个朋友。就连她青春懵懂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喜欢上一个男孩子,都不曾勇敢的表达过自己的感情。那种光阴很孤独,在那个世界中,无论有多少个人经过,她只有她自己。而顾沉的突然闯入,打开了她内心最坚强的心门。而且,同时摧毁了她所有的尊严。

  但是当顾沉说出我保护你,我要为你负责这些话的时候,宁七真的很开心,因为有一个人真的经过了她的世界,而且还和她说话了。这种事宁七以为只有自己结婚后才发生,没想到却以这种事发生了。

  可是顾沉只是一个路人,不会在她的世界停留太久,所以她不该在意的。

  于是宁七心乱的平躺下,拉着被子盖过了头,不再想了。

  宁七同意和解,所以第二天她就去了警局签字。签过字后,宁七就出了警局,因为她不想被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虽然她不再清白,但是她还有人生路要走,该想开时就应该想开了些。

  宁七低头走出警局,抬头的那瞬间,站到了原地。在前面不远处,顾沉穿着白色的衬衫,手中抱着他的西服外套,靠着他的车门看着她。而他的神情已不是昨天晚上那般温柔的模样了,换句话说,或许这高冷严肃的模样才是他真实的模样。

  既然是不想继续下去的纠缠,宁七自然是选择了视而不见。

  宁七收回目光,转身朝着一边走着,毫不留恋。但顾沉却拿着手中的衣服追了过去,挡在了她的面前,然后转身低头看着宁七。宁七抬头,与他相视,但她的眼眸里看不到任何的波动,顾沉同样。

  “你追上我,应该不是让我履行合同的吧!或许,可以由我向你解释你今天来的原因。”宁七说出这些话,顾沉平静的眼眸中泛起明光,他找了个合适的站姿站好,似乎真的想听她要说什么。

  宁七也不拖拖拉拉,直入主题,“顾总作为顾氏首席执行官,每天的工作都已经焦头烂额了。又怎会有时间来我家和我说一些不符合你身份的话,顾总此举只不过是想得到我的和解同意而已,但是很意外的我把你推了出去,而你没有得到我的和解同意。你把我调查的很清楚,也知道我的软肋,所以当昨天晚上我说要与鱼死网破的时候,你改变了方式,而我把早已准备好的答案告诉你了,同意和解。但是我还没有签字,所以你也没有放弃,给了我一个约定。直到刚刚我从警局签字出来,你才放心,而那个约定也随之消散了。顾总,我不是纠缠的人,所以请你不要告知我的家人,我们就继续做不能相交的平行线,好吗?”

  这个解释顾沉没有任何异议,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本意。只不过,突然被她这么简单的就说了出来,顾沉感觉很没有面子。他似乎是成为了一个小人,一个背弃承诺的小人。

  “你的解释一百分的话,我会给你一分,不是你说的不对,而是很完美。但是,你却把最重要的九十九分,回答错了。”

  这些话宁七不是很理解,按顾沉的意思她回答的很对,但是那重要的九十九分是什么?

  “我的答案已经告诉你了,你的答案,我没有兴趣知道,我还要回学校,再见。”宁七足够礼貌的向顾沉说明她的意思,他是个大忙人,应该没有兴趣和她这样一个不想关的人纠缠不清。

  顾沉听清楚了她的话,于是果断的侧身给她让出路,不和她纠缠,但是目光却是一直在盯着她。宁七心中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时,又顿住了脚步,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已经吃了避孕药,还去医院检查过,不会有怀孕的事发生。”

  这场意料之外的事情结束后,宁七的生活恢复了宁静,而她与顾沉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家教的那份工作,宁七肯定是不能再做了。再说现在实习的工作也辞了,宁七只能赶紧另找一份工作,好应付她父亲的检查。

  宁七是在全国排名第二的江华大学上学,她主修心理学,对于国画是从小就开始学习的,赢过很多大奖,甚至在国际上也小有名气。但是因为对国画不是很多人注意,所以就很少人知道她已经是一名著名的大画家。

  周末不用上班,顾深和苏妍恩昨夜运动过度,今天很晚才起床。

  两人坐在客厅安静的吃饭,苏妍恩知道顾深的生活习惯,所以在顾深快吃完时放下手中的筷子,去为他准备水果。

  “今天还要去找他谈判吗?他是个老顽固,和顾沉的父亲从小就认识,虽然顾沉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二十年,但是他心中的那份情意依然坚固,你倒不如换条路,和他好好相处,或许还有可能。”苏妍恩边切着水果,边对他说。

  顾深听着,忽然放下筷子,起身走到了她的身后,双手穿过她的腰肢,把她抱在怀中。苏妍恩没在意,继续切着水果。

  “我们相识二十六年,你担忧的总是我担忧的事,你从来没有担心过我,更没有说过担心我的话,这些才是我想听到的。”顾深在她耳边轻声言语,苏妍恩停下手中的水果刀,有些呆愣。

  “是吗?可你一直以来在乎的不就是这些事吗?你的人好好的就站在我面前,我有什么可担心的。”苏妍恩辩解。

  顾深听着她毫无感情的话,慢慢松开了手,转身离开了。苏妍恩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将水果装盘,放到了餐桌上。然后就回房间,收拾那一片狼藉了。

  他们之间不是没有爱情,是因为太熟悉了,爱情变淡了,所以有时候除了工作他们真的没有什么别的话可以说了。

  顾深是顾沉的同父异母的哥哥,二十六年前,顾父抛弃了顾深和他的母亲,娶了顾沉的的母亲。之后,顾深的母亲因生病住院没有能力照顾顾深,所以顾父就以收养为由,收养了顾深。那时候顾深四岁,顾沉一岁。而苏妍恩是顾家管家苏成的女儿,比顾沉大一岁,顾沉小时候喊的第一个人就是,姐姐。所以苏妍恩对顾沉格外照顾。

  自从顾深来了之后,顾父顾母就不断的吵架,那时苏妍恩就会把顾沉带走,给他讲笑话,而顾深就站在一边看着苏妍恩。

  直到顾沉五岁那年,顾父顾母因吵架,顾母未注意脚下,滚下楼梯当场而死。而那时顾沉正端着他为母亲做的木船站在楼梯口,那血淋淋的一幕,就发生在他的眼前。

  顾父因为过失杀人被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顾家瞬间家破人亡,幸好有苏成长年在顾家的照料,顾氏才彻底没有倒闭。在那件事之后,顾沉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就患上了间歇想失忆症,对于那日的事忘得干干净净。甚至是在他以后的人生中,对与极度伤心和开心的事他全都不记得。

  在之后的二十年中,苏妍恩一直守着顾沉,而顾深则一直守着苏妍恩。顾氏也在三人长大后慢慢开始稳定,并逐渐扩大,成为全国著名的食品公司。

  宁七现在是大三快毕业了,要准备考研。工作也辞了,所以她身上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

  在图书馆借了几本有关国画和心理学的书,宁七就回家了。因为她没有朋友,在学校待着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就回家了。

  宁七走到长椅附近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想着那天的场景和那天的,顾沉。

  “小七”一个很温暖的声音从宁七身后传来,宁七疑惑的转身,却在看到的那一刻哑口无言。

  这个世界上你有没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既爱着,又无可奈何着,却恨不了。对宁七来说,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人。

  那人走到宁七面前,用他灿烂的笑容温暖了七一直冰冷的内心。他伸手,僵硬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宁七看得痴迷,心不由的就悸动了起来。

  “你还是这么可爱,和当初一样,就是不爱笑。”他摸过宁七的头发后,又举起另一只手,一起捏着她软软的脸颊。

  宁七被他的这一举得,瞬间脸红到了耳根后边,整个人现在都在发热。因为这个人就是她的初恋,她偷偷喜欢了一年的男生。

  那个人看着宁七呆愣的表情,于是放下手,微微弯腰,用纯真的眼神看着宁七惊讶的眼睛。

  “难道小七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高中同学,向俊,也是你的后桌。”他温暖的声音在宁七耳边徘徊,宁七感觉好不切实际。

  那个时候的宁七并未注意他,只是有一次校运动会,宁七坐在观众席上自动屏蔽一切噪声,安静的看着书。同学们兴高采烈的欢呼,加油,整个操场混乱一片,班主任来了几次,叹了几口气,又转身走了几次,最后直接放弃了。

  当时她拿那起书想去厕所,目光却意外被跑道上的一幕吸引,于是不自觉的就停下了脚步,默默注视着。

  一个穿着七号衣服的男生跑在第一,在拐弯处,第二的那名男生反超,但是却意外摔倒了,观众席上一片吸声。而那个被反超的第一快步上前把他扶了起来,两个人没有走到终点,但这不是让宁七心动的原因。让宁七动心的原因是,那个男生知道了自己是最后一名,反而装作第一名的样子,回到跑道上,张开双臂冲到了在终点处等待的朋友的怀抱中。

  或许,他是不想让他们失望。那时,他在朋友的身边,笑的比阳光还要灿烂。而宁七,在看到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时,不自觉的也跟着笑了,只是她自己并未察觉。

  这份初恋,从那天起就存在了宁七的心中。那个人,就是向俊。

  向俊看着宁七还在发呆,以为是自己吓到她了,于是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

  “哦,向,向俊”宁七终于回过神,目光渐渐集中起来,惊喜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因为是初恋,所以宁七为了自己的形象,小动作的拉着衣角,不自然的摸了一下头发,好让它们看起来平整一些。

  “向俊,你住在这这里吗?“宁七终于开口问他。

  向俊看到宁七恢复到了正常,脸上又挂满了笑容,“我在这里做家教,刚才走过时看到很像你,所以就过来打招呼。”

  
傲娇总裁要养妻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aojiaozongcaiyaoyang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能大玩主学园都市某触手虅的新生活七零之就宠你上膳书纵意人生游戏发展中我的贤者大人男颜醉人[星际]叶小姐,你很坑!重活之我欲为王